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三章 称尊之名引众怒【四更】
    黄龙真人调动灵力喊出的话,在乱星海上空久久盘旋不散。

    裸的挑衅喊话,惊得刚刚起身的秦浩轩一屁股差点坐在地上,这掌教……真行啊……真服了他老人家了!看到没办法装弱,便直接挑衅所有仇家门派仙苗境弟子!

    掌教真人这话喊出来……哪家的仇人还不都是要脸之辈吗?如此一来,岂不是都要挑选门下最精锐的仙苗弟子来战?

    而且……仙苗第一人……这话喊出去……便是没什么仇怨的……诸多认为自己门下弟子才是仙苗境第一人的势力们,岂不是也要来让弟子争一争这个名号了?

    掌教真人……为了赚钱……真是……有点不要脸了啊……秦浩轩抬手捂住眼睛哭笑不得……

    在场的黄龙仇人们也好,还是其他门派的掌教也罢,听到黄龙这话喊出来,顿时面色阴沉的发黑,大家也知道他这话充满了挑衅,摆明了打算利用秦浩轩赚钱……

    可……他这么喊话……如果自己怂了……那脸往哪里摆啊!

    一时间……黄龙真人被众多同辈高手心中暗骂‘王八蛋’,而秦浩轩作为黄龙真人的帮凶,也在众人的心中荣升到了‘小王八蛋’的位置。

    “黄龙,休要得志……你等着……”

    “黄龙,你这般挑衅,来日定要你好看!”

    “黄龙,今日之事,善了已难……”

    各峰之上传来一阵阵浑厚的喊话之声。

    很快,乱星海周围山峰上已人烟寥落。一干赌徒都气急败坏地离去,还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看了这场战斗,各怀心事。乱星海一会儿就沉寂了下去,除了太初教众人依旧在兴致勃勃地议论着,便只有宝船轻轻滑过湖水的轻柔声响。

    得了碧血珊瑚殿,黄龙真人心中畅快难言。青田子一走,继续留在这里已无意义。黄龙正想要抬腿离开,突然间远远听到一个尖锐的声音喝道:”黄龙,你想要去哪?”

    声音一歇,面前人影一闪,只见一名气质怪异的老者立在了黄龙面前。他一身锦衣华服,雪白的须发修整得一丝不苟,手上戴着墨绿色的灵石戒指,小腹微微凸起。那样子不像修仙者,反而有种商贾气息。老者滴溜溜的小眼睛盯在黄龙身上,抬头昂声道:”黄龙,我也要跟你一战。”

    一看到来人,黄龙微微一怔,“你是……哪位……?”

    听了这话,身穿华服、貌似商贾的老者也是一愣,旋即脸庞胀得跟猪肝一样通红。他脸上肌肉抽动了几下,瞳孔里似要喷出火来,手指着黄龙,声音颤抖:”黄龙……你……居然不认得我?六十年前,幽泉魔渊明山一役……难道你忘了?”

    真是奇耻大辱啊,那一天的事情令这老者终生难忘,从此将黄龙当成了毕生大敌,耿耿于怀数十年,没想到黄龙真人居然根本不记得他。

    经华服老者提醒,黄龙真人陷入了沉思当中,过了好一会儿才眼睛一亮。

    “啊,你是那个差点被我打残废了的贾明子?那天你仗势欺人,我帮人出头,在明山一带将你和你带来的那帮猪朋狗友都打得屁滚尿流……嗯,我想起来了,你就是贾明子。”黄龙真人脸上绽放出笑容,连连点头,肯定地说道。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贾明子原本猪肝色的脸顿时阴沉如墨,心想打人不打脸啊,黄龙真人居然将往事翻了出来,且就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直接说了出来,这是裸的打脸。

    “你……黄龙,你不要太猖狂!”贾明子暴怒地喝道。

    黄龙微微一愣,上下打量了贾明子一番:”贾明子,你今天来挑战我,你觉得你够我打吗?”

    黄龙眼睛微眯,嘴角逸出一丝淡淡笑意。贾明子原来是他昔日得罪过的一个小派长老,这人本事没有多少,倒擅长逢迎拍马,跟许多大派长老、掌教都交好,也算是混得有声有色。

    其为人斤斤计较,小肚鸡肠,一般人都不敢随意招惹他。但是在昔年,黄龙真人刚来幽泉魔渊的时候,风头正盛,因为替人出头,把贾明子狠狠揍了一顿,从此两人结上了仇怨。

    只是贾明子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没有找黄龙,也没什么机会跟黄龙打照面,黄龙几乎都把贾明子给忘了。

    其实,黄龙现在根本就懒得跟贾明子纠缠,他心里面还挂着在赌场上押的那些重注该赶紧捞回来,所以对贾明子根本懒得假模假样,语气里毫不客气。

    贾明子原本气势凌厉,却被黄龙真人这气势逼人的一句话顶得心中一虚,过去种种往事从脑海里面翻涌出来,表情顿时有些不大自然。不过既然他方才在乱星海附近的山峰观察了太初教良久,早就断定这一批太初教的弟子,除了一个实力突出了点,其馀的实力都不强,心里面就有了想法。

    “我倒没有说想跟你直接对战,免得让魔族占了什么便宜。毕竟你也是人族修仙者,伤了你,这是亲者痛,仇者快的事,对于我们人族在幽泉魔渊的实力有损。”贾明子冷哼道:”不过我也不会放过你,我要找几个门内精英弟子跟你们太初教的弟子约战。如何?”

    黄龙像看傻逼一样的看着贾明子,刚刚秦浩轩的表现,瞎子都看得到啊!你贾明子的门派,真不是看不起你啊……你们真不行啊!这摆明是找着被羞辱啊!

    “你确定?要跟我约战精英仙苗境弟子?”黄龙真人试探性的发问。

    “自然!”贾明子眉毛高高挑起:“敢不敢吧!我就问你!”

    “行!我们就拿这场约战赌一场,我用这东西当赌注。”

    黄龙真人毫不含糊,血肉丰满的手心里,钻出了一把火焰飞扬,带着天火大道气息的火焰剑。这剑一出来,周围的光线都如水波一样扭曲,连似乎连空间都能够被斩断,散发出无上威势。

    看到这把剑,贾明子吃了一惊:”赤炎剑?”

    黄龙真人很久以前到幽泉魔渊里时,曾经用这把剑斩杀过无数幽泉魔族,令不少幽泉魔族光听到赤炎剑之名都心惊胆战。从前这剑就如此犀利,现在又经过祭炼这么久,肯定更胜从前。

    贪婪地看了赤炎剑一眼,贾明子怦然心动。刚才他在山峰上观察良久,自认对于太初教新一代弟子的实力已经很瞭解。如果他挑选出门派精英弟子来约战赌斗,绝对不会输。

    “好,既然你黄龙都拿出了赤炎剑,我也拿这东西来跟你赌斗。”

    贾明子说完从身上摸出了一个样式古拙,上面印了花鸟虫鱼、山川河流图案,似石非石、似玉非玉,质地光滑细緻的圆盆来。

    这圆盆不过半个脸盆大小,却散发出奇异的祕力,那些花鸟虫鱼、山川河流图案居然隐约在灵气当中动了起来,彷彿是活的一样。

    “这东西怎么样?炼石盆,可是我熬鲸派至宝。”贾明子摇晃着手中的奇异古盆,那些山川河流图案也跟着一起摇晃,煞是奇异,顿时吸引了太初教一干弟子的目光,所有人都瞪圆了眼,呼吸粗重。

    虽然不知道炼石盆究竟是什么东西,但光看这个架势还有那古盆释放出的奇异气息,就知道一定是个好宝贝。黄龙真人盯着炼石盆,眼睛亮了。

    “好,就拿你这东西赌斗。”

    “一言为定?”贾明子嘴角洩出一丝诡异的笑容,凝声问道。

    “一言为定。”黄龙掌教淡然地说道。

    黄龙真人哪里不知道贾明子的心思,这家伙分明就觉得已看穿了太初教年轻一代弟子的实力,有吃定了太初教的把握,才会提出此等赌斗,只是……他真的是脑子昏了?还是有什么底牌?秦浩轩刚刚摆明没有用全力啊!

    “本座过些时日再来找你。”贾明子深深看了黄龙真人手上的赤炎剑一眼,嘿嘿一笑,大袖鼓荡,空中似有台阶延伸出来,一步步登天而去。贾明子露了这一手,令一些太初教精英弟子惊呼不已。

    “这老小子的脑子坏掉了吗?”黄龙真人盯着贾明子离去的背影,摇头一笑,旋即喃喃自语:“又接了一桩生意……嘿嘿,这样一直赢下去的话,我太初教的财产很快便能充实起来,日子会越来越好过。”

    其他太初教弟子听了黄龙掌教的话,纷纷很是同情的看着秦浩轩,当太初的荷包越来越丰厚时,秦堂主的名声……恩……恐怕日后在这战场之上,不会比掌教好多少了……太初少不了又要多出一个声名狼藉之辈了……

    秦浩轩走上前小声问道:“诸位,这次赚了多少?”

    有弟子微微一愣,旋即笑了起来:“不算多,也就一千万下三品灵石。”

    “我挣了三千多万下三品灵石,赌场的赔率是一赔八。”

    “我挣了……”

    一群太初教弟子被秦浩轩勾动了话头,纷纷高声谈论。他们看向秦浩轩的笑容满是真挚的感激。这一次的赌斗,让他们赚了平时要攒上数年乃至十年的本钱。而秦浩轩在擂台上的拼命,也让众人看在眼里。从这一刻开始,这帮平日桀骜不驯的太初教弟子对于秦浩轩是真的心服口服。

    “好、好。”秦浩轩听众人七嘴八舌也很高兴,自己这次恐怕是除了掌教真人之外,赚的最多的吧?希望赌坊不要被搞得破产了便好。

    众太初教人抬着秦浩轩浩浩荡荡而去,士气如虹,秦浩轩被抬着,兀自闭目养神……

    小胖子葛杜灿就跟在被抬着的秦浩轩身边,小眼睛滴溜溜地在秦浩轩伤口处乱转,仔细观察着还有些许没有自动痊愈完毕的伤口。

    “唔,这些伤痕都是皮外伤,其中几处翻开血肉的伤势都已自动癒合,连新肉都长出来了。堂主……你行啊……战力惊人!”葛杜灿连连称赞个不停道:“秦堂主,下一次赌斗,我一定连道侣本都押上去!”

    太初教众人一个个神情兴奋地回到了太初教主营地里。

    到了傍晚时分,秦浩轩所在的房间就安静了下来。原本围在他身边擦药、喂水的师兄弟们全部走得一干二净,净室里面只留下了一地的灵药。浓郁的药香,瀰漫在净室的每一个角落。

    那些师兄弟们为什么走得那么急──自然是去各大赌场领取赢得的赌资了。原本看起来受了重伤的秦浩轩,这时候睁开了眼睛,嘴角逸出了一丝笑意,背脊闪现出莫名的铭文,身影顿时模糊起来,瞬间从净室消失。

    暮色低沉,那些贩卖灵药、灵丹的店铺里,人烟稀落。廉勾赌坊里沸反盈天,赌徒表情都很不悦,有的大声咒骂,有些则垂头丧气。

    “震岳派是不是跟太初教勾结起来放水?不然震岳派怎么可能会输?害老子输了那么多灵石。”

    “哎,兄弟,自认倒楣吧。青田子跟黄龙仇深似海,不可能放水……要怪,都怪那个叫秦浩轩的小子太可恶了,居然连赢六人!”

    一群赌徒大声讨论着,边说边大骂不已。其中一位中年赌徒脸色阴沉,在他身边的几名青年看到中年赌徒的脸色,一个个襟如寒蝉。

    只有一名青年小声道:“岳轮师叔……这事情真的不用禀报掌教吗?下个月购买丹药的钱,可都输掉了……”

    中年赌徒一听,眉头皱得更紧,不禁狠狠瞪了说话的青年一眼:”我自有分寸……事情还不是你们几个废物弄的?起初不是你们鼓噪说震岳派铁定会赢的吗,不然我怎么会下这么多?”

    受到这一番凌厉责备,几名青年互望一眼,心中暗骂不止。这哪能怪他们?谁教岳轮师叔太过贪心,私下将下个月门派购买丹药的钱都拿去下注了,而且这行为也没有跟他们知会一声。

    不过即便将这几个师姪骂得狗血淋头,也无济于事。岳轮依旧愁眉不展,那可是足足五千万下三品灵石啊,即便是他的家底全拿出来也不够填补,更别说他的家底这一次也输了个底朝天。

    “难道要开口找门派里几个老家伙借一些钱不成?恐怕免不了遭那几个老家伙一顿嘲笑……”岳轮心里面很苦闷,身为仙树境的强者现在却弄不到钱,真是讽刺。

    岳轮心中默默地想着,突然间,他察觉到赌坊的门口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岳轮和其他赌徒的声音一时间全部陷入沉静,只见刚刚还正被他们集体埋怨的秦浩轩,竟出现在赌坊里。

    秦浩轩浑然没有看在座的赌徒们一眼,迳自走到赌坊虯髯满面的男老板面前,将自己的赌牌递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