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四百七十四章 古月挖墙拦路抢【五更】
    虯髯满面的男老板看到秦浩轩进来,也是笑容满面──今天可是多亏了这个太初教的小哥,他才赚了笔大钱。

    一会儿,这老板十分豪爽地兑换了一大批下三品灵石出来,送到秦浩轩面前。在一干赌徒艳羡的目光当中,秦浩轩很不客气地将所有灵石扫进了龙鳞仙剑里,大摇大摆地走了出去,向另外一家赌坊走去。

    “听说太初教的人都下了大量太初教的注……这小子发财了。”

    大量赌徒看到秦浩轩这架势,嫉妒得眼睛都绿了,更懊悔为什么自己当初不跟着太初教的人下注。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中年修仙者岳轮盯着秦浩轩离去的背影,眼睛一亮,嘴角逸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没错!他准备打劫了!

    秦浩轩这一次可是将身家老底全部搬了出来,押了七、八家赌坊。从第八家赌坊出来之后,他明显能够感觉到龙鳞仙剑都沉了一些──里面的空间可是塞得满满的,被下三品灵石占去了一大半的空间。

    “这一次,足足赚了九倍的灵石。嘿嘿,这下子回去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自然堂弟子们能够用的丹药都会很充足。”秦浩轩走在小巷口默默盘算着收入,心里愉悦无比。

    “难怪掌教希望我假装打得很辛苦,这样的赌斗,赚钱可真快。”秦浩轩心中畅快。

    “嗯?”

    突然间,秦浩轩收敛起笑容,深邃的目光向黯淡的小巷里看去。此刻天色已暗,夜色如潮水般涌上大地,小巷口只有几间商铺散发出的灵石光芒,驱散了一些黑暗。

    “哪位道友在此地等秦某?”

    秦浩轩体内灵力隐隐滚动,眼睛盯着小巷的阴影处。

    “秦堂主,初次见面……”

    小巷的阴影当中,走出一名身穿藏青色袍服的中年人。

    “算不上初次见面了。”秦浩轩看清来人笑道:“赌坊中你我见过,只是擦肩而过罢了。不知道友随我到此地,可是有事?”

    “贫道,古月派的岳伦,看得起我的则称呼一声岳伦长老。”

    岳伦声音淡然,双手背负身后,衣袂飘飘,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说完这句话,他就静静等待,看着秦浩轩的反应。

    古月派在幽泉魔渊也算得上是名门大派,是一个有万年历史的万载大教,起码比起太初教强大太多。岳轮就是古月派中稷山堂的长老,平日负责管理一些内务,如钱粮、购买灵药等杂事。

    “哦?古月派?失敬、失敬。”秦浩轩声音淡然,嘴里说着”失敬”,神态上却没有任何变化,彷彿听到的是一个毫不起眼的门派名字。

    岳轮感觉有点无力,本以为秦浩轩这等小派弟子听到自己古月派长老身分,怎么也会跟自己客气不少,态度上会有明显的转变,结果……好嘛……这太初子弟完全不认识自己,也不认识自己的古月派。

    “小兄弟,今日太初教同震岳派这一战,我也在乱星海瞧到了。小兄弟一人力挽狂澜,可谓少年英杰。我看小兄弟骨骼清奇,相貌堂堂,是人杰,如此人才,为何一定要待在太初教?”

    “你在太初教是龙困浅滩,太过浪费人生。不如到我古月,本座可以收你为徒,教授你一些通天遁地的法术,到时候再碰到震岳派那些蠢材,绝对不会像今天这样因为灵法稀少而束手束脚的。而且,我想以你的潜力加入我古月派,一定再次腾飞,名声响彻幽泉魔渊!我派中的许多灵法,都不弱于无上大教!”

    岳轮声音诚挚,喉结不时滚动,望向秦浩轩的目光里,将那一抹贪婪掩饰得很好。

    秦浩轩哭笑不得的看着眼前这位来挖墙脚的人,没来由的便跑来挖墙脚,规划未来美好生活画面,这……骗个刚出道的毛小子还没什么问题,自己好歹也是太初自然堂堂主啊。

    “原来加入古月派有如此好处……”秦浩轩假意试探。

    这话一出,岳喜──鱼儿果然经不住诱惑,要上钩了。

    岳轮淡淡一笑:“那是当然。我古月也不是这么好加入的,但本座身为古月派长老,想推荐弟子进入门派,这点权力还是有的。不过嘛……”

    岳轮拖长音,看了秦浩轩一眼:“每日想要加入古月派的人不知凡几,入派名额的竞争十分激烈。但凭小兄弟这样的人才,我一定会鼎力推荐的。只是小兄弟得给我一些好处才行,毕竟我需要打通其他几个长老的关节,请他们通融通融,这样一来推荐你进入门派就会万无一失……”

    秦浩轩听到最后彻底明白了,眼前这位‘好心’的前辈,说了这么多好话,原来是打算当骗子,从自己这里骗一把走人。

    大肥羊?秦浩轩低头打量自己,想看明白自己到底哪里长得像肥羊,会被眼前这位古月的长老给盯上了。

    “要我加入还要我给灵石?不是给我灵石吗?”秦浩轩懒得继续寒暄,转身一边走一边说着:“我这般能打,仙树境下第一人,求着我加入仙门的,从这里可以一直排到黄金魔族的王帐之内了,哪个不是给我灵石?”

    到了这一刻……岳伦终于反应过来了,秦浩轩这小子刚刚拿自己开心呢!自己好歹也是古月的长老,区区一个太初弟子,居然敢如此的无礼!

    愤怒跟贪婪冲击着岳伦的大脑。

    这位古月的长老如今距离天人五衰也不远了,再不突破境界估计也该尘归尘了,看着秦浩轩的背影,他的眼中闪动出了杀意,嘴角勾起一丝冷然的笑意。

    “好!好!好!你暂且走!这里距离各大派的阵营还近,只要你走到一个偏远无人的地方,且看我如何收拾你。”岳轮心中暗自发狠。他早就将秦浩轩视为待宰的肥羊,哪会如此轻易放过。而且身为仙树境的修仙者,无论秦浩轩今天在跟震岳派的比试当中表现得如何惊豔,始终都只是仙苗境四十六叶的修仙者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秦浩轩的神识何等敏锐,刚刚拐出小巷,他第一时间感觉到了背后那冰冷如刀的浓烈杀意,眉头不禁一挑,嘴角逸出一丝冷笑:“哄骗不成,就想要杀我?古月派的长老未免太没品了。”

    秦浩轩脑海里念头又是一转,杀机涌现:“与其让他一直盯着我,不如找个无人的地方将这威胁解决掉。”

    有心算无心!加上自由之翼的速度!秦浩轩有信心,若是偷袭一个对自己没有防备的仙树长老,并非没有可能!

    没错!秦浩轩打定主意杀人!一来,这人对自己有了杀心,留着也是祸患!二来,秦浩轩也想试一下,仙苗境偷袭搏杀仙树境的可能。三来!便是搏杀失败,自己跑掉还是可以做到的,到时候……便是他告到执法会,恐怕都不会有人相信。

    仙苗境疯了,才会去搏杀仙树境!

    但如果搏杀成功……谁又能想到,仙树境的高手,是死在了仙苗境手中。

    电光石火间,秦浩轩考虑清楚了一切,迈步消失在茫茫夜色当中,一路上走街串巷,彷彿完全没有注意到背后有人跟踪。

    “这小子究竟是要去哪?这边好像不是前往太初教阵营的路径吧。”岳轮在夜风当中,全身彷彿没有一点重量,一飘就是百丈开外,远远跟在秦浩轩身后,身影有神祕的符文掩护而模模糊糊,彷彿随时都要融入夜色中,让人很难察觉。

    岳轮赫然发现,秦浩轩所走的路,居然完全偏离了各大派营地所在,越走越偏。心中虽然纳闷,但也正合了岳轮的心思,嘴角勾出的那一抹冷笑越来越深。

    秦浩轩走了一会儿,居然从一条小道拐入了一座废弃的演武场里。这演武场很庞大空旷,是在一处山坳当中,环山的道路上,还可以看到一些残破的教派旗帜,花花绿绿的,在夜风当中瑟瑟飘着。

    秦浩轩在演武场上的一处砖石站定,”呼”的一声,高空上的岳轮已飘飘荡荡地降落在他身后。

    “你一直跟在我后面?”秦浩轩神色淡然地回过头,看向岳轮。

    秦浩轩平静的神情让岳轮有些惊讶,脑海里不禁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这小子早就发现被我跟踪,是故意引我来这里的?”

    旋即岳轮否定了这个念头,这小派的小子不过是仙苗境的修为,若真是故意引他来这无人的演武场,岂不是厕所里点灯──找死吗?

    “没错,我一直跟在你身后。”岳轮用微弱的神识探测了周围一番,早就察觉到周围空无一人,说话便肆无忌惮。

    “小子,你刚才很无礼。我是古月派的长老,雷霆一怒,就能将你整个太初教都碾为粉尘。难道你不怕拒绝我,给你引来杀身之祸吗?识相的话,乖乖把你身上的灵石都交出来,我还能引荐你加入我古月派……否则的话,哼哼!”

    岳轮冷笑两声,双手背负在身后,看似寻常的动作,其实已封死了秦浩轩的每一条退路。他望向秦浩轩,放肆地上下打量。他将秦浩轩当成了砧板上的肥羊,任凭宰割。

    “否则的话,又怎么样?”秦浩轩淡然地反问。

    秦浩轩平静的态度,让岳轮更加不爽。在岳轮看来,秦浩轩这种态度无疑是在藐视他。

    “否则的话,杀了你。反正这里荒郊野外,渺无人烟,我杀你也没人会发觉。”岳轮直截地说道。

    “你最好能乖乖将那些灵石都交出来,否则逼我动刑威逼,你可有很多苦头吃。”这已是肆无忌惮地彻底撕破脸了。

    秦浩轩眉头皱了起来,有些疑惑:“你一个古派的长老,怎么这么缺钱?如果你找我借,利息算高点也是可以商量的,干嘛一定要抢劫?”

    岳轮听了这话,差一点要吐血。这是一个仙苗境修仙者面对仙树境修仙者威胁时应该有的态度吗?他难道有什么底牌?还是在拖延时间?

    “你在拖延时间?”岳伦试探的发问,打算从秦浩轩的反应力做新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