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 仙子谈价好买卖【一更】
    血淋淋的情形,更是让这队伍士气低落,一些人眼睛里充满了绝望的目光。

    “是蜈毒教的人。”

    有金旭殿的弟子眼尖,一眼就看到那群身穿花花绿绿袍服,被围困在巨石上的人,赫然是万载大教当中一个比较邪门的门派——蜈毒教。

    这门派的声誉并不好听,行事亦正亦邪,擅长用毒。教门里的弟子也比较跋扈,平日金旭殿的人很少跟蜈毒教来往。

    蜈毒教当中,一个独眼老者正在居中主持防御大阵。一只只承载着灵力的毒虫,接二连三被魔物吞噬,还有一些阵法最外围的弟子惨遭毒手。

    这老者眉头纠结,几次想要出手,都因为害怕那天人五衰降临,强行忍耐住。

    他目光陡然看到,后面的河流上,突然间来了两队人马。

    其中那一个身穿青色裙裳,散发出惊人美丽的女子,亭亭的站在人群中。

    他目光一亮,脸上顿时浮现了喜悦之色。

    “来人可是金旭殿的青虹仙子?还请施加援手,救救我们。蜈毒教上下感激不尽!”老者声音如同闷雷,隆隆的在河流上滚动,中气十足,清晰的传入了金旭殿每一个弟子的耳朵里。

    其他蜈毒教的弟子,也都纷纷看到了金旭殿和奔雷居众人,一个个都大声求救。

    “过路的道友,大家都属修仙一脉,还请施加援手,不要见死不救啊。”

    “道友救命!”

    各种求救声音七嘴八舌,在河流上方响起。

    “蜈毒教的人?嘿嘿,平时眼高于顶,嚣张跋扈,居然也有今天。”

    “蜈毒教终于也不嚣张了。花花绿绿的,又在搞那些毒虫什么玩意儿……”

    “可怜,死了那么多人。”

    金旭殿和奔雷居的弟子,面对蜈毒教众人的求救,也是表现各不一样。不过不管如何,面对蜈毒教的人求救,他们并没有什么发言权。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青虹仙子,还有那秦浩轩身上。

    秦浩轩对于周围的动静,根本懒得理会。他来这仙魔遗迹,只是帮青虹仙子的忙,哪里会瞎理会什么蜈毒教。

    青虹仙子却被那蜈毒教的独眼老者点名求救,柳眉不由好看的皱了起来。

    “我跟你们蜈毒教不熟,为什么要救你们?”

    她声音渺渺,在河流上空回荡,传入了每一个蜈毒教人的耳朵里。

    蜈毒教众人脸色大变,他们在这里跟魔物争斗,体内灵力几乎都快要耗尽。如果没人搭救,必死无疑。

    “仙子,别拒绝得这么快,我是蜈毒教的内门长老洪钟,愿意奉献珍宝给仙子,只要仙子能够救我们一命。”那蜈毒教的独眼老者,连忙大声道。

    “对,仙子,我这里有九转玉露膏……情愿奉献给仙子,只要仙子救我。”

    “仙子,我也有宝贝……”

    蜈毒教其他弟子,顿时有样学样,生死关头,一个个焦急无比,纷纷开始从身上掏出了各种东西。

    一时间,蜈毒教所在的阵营里,灵药药香阵阵,各种难得的符器甚至一些稀罕事物,散发瑰丽光芒。

    金旭殿弟子眼睛都看直了。

    “虽然很邪,但蜈毒教也是有些东西的嘛。”

    “师姐,这些东西还不错。不如,就救他们一命?”金旭殿弟子开始吞咽口水,终于是被蜈毒教那些弟子拿出来的东西打动,有人向青虹仙子小声建议道。

    青虹仙子不为所动,只是看着那蜈毒教的洪钟,淡淡一笑:“我要你们的珍宝做什么?你们如果死了,我照样可以从你们尸体上获得珍宝。”

    她这话很恶毒,一些蜈毒教教众听了,不由打了个寒颤。

    “话……话可不能这么说啊,仙子……”洪钟一时无语,青虹仙子的话虽然残酷,但也是事实。

    金旭殿的人,只是在旁边旁观,就能等他们死后获得宝贝。

    “况且,我救了你们。等下到了那有机缘的地方,你们就会跟我们金旭殿的人抢夺机缘。平白竖立了一个对手。”青虹仙子笑容转冷。

    蜈毒教的人都慌忙摆手,“仙子,你若救我们……我们怎么敢跟金旭殿的仙长们争锋?一定退避三舍。”

    蜈毒教的人开始信誓旦旦的赌咒发誓,若是被金旭殿的人搭救,若有什么机缘,绝对不会争夺。

    青虹仙子根对于这些人的话,本像是没听到一样,继续道:“如果要我相信你们的话,除非你们能吃下我手中的延魂丹。”

    柔荑摊开,白皙的手掌当中,赫然出现了一瓶漆黑的丹丸。

    这丹丸一出现,就散发出阵阵黑气,里面有隐约的厉鬼呼啸声,很是邪魅。

    蜈毒教的人看到这漆黑丹丸,无不眉头大皱。

    “这延魂丹吃下去之后,就只能听从我的话。不从的话,我随时能够控制丹丸,让服食过丹药的人魂魄尽丧,爆体而亡。”

    “身为蜈毒教的人,应该知道我所言不虚。”青虹仙子淡淡道。

    蜈毒教的人一听,脸色无不大变。他们经常跟毒物打交道,也会炼化一些毒丹。当然知道延魂丹的厉害。

    “好歹毒的婆娘,居然玩这一手……”独眼龙洪钟脸色微变,心里面暗自对青虹仙子怨恨不已。

    其他蜈毒教的弟子,也都脸上浮现犹豫之色。如果吃下了这丹药,没有解药的话,后面的行程就只能听从金旭殿众人发号施令了。

    砰——

    这时候,又有一只巨大的毒虫炸裂开来,身上的符文湮灭,被那魔物消灭。

    毒虫临时时候的凄惨声音,让洪钟浑身打了个哆嗦。

    “好,仙子,延魂丹给我——我吃!”洪钟一只独眼神情复杂,几乎是一字一顿。简单的一句话,仿佛耗尽了他所有力气。

    内心里面,他是充满了无奈。虽然说吃了毒丸,性命被他人掌控。但是好歹只要乖乖听话,就听够多活一些时日。

    如果不吃毒丸,面前这些魔物就能当场结束他们性命。

    权衡一下,洪钟当然是选择了向青虹仙子屈服。

    “我吃。”

    “我也吃。”其他蜈毒教弟子争相恐后,纷纷向青虹仙子高喊。

    仙家长生,如果连命都没了,还拿什么修仙?当然是保住性命咬紧,其他的事情,渡过了面前难关再说。

    洪钟话音一落,青虹仙子手中那一瓶黑色药丸,径直飞射到了他手中。

    “这些药,都分了吧。”青虹仙子冷冷道。

    洪钟先狠狠心,吞服了一颗延魂丹,其他的丹丸被附近的蜈毒教弟子抢了个空。

    看着一个个蜈毒教弟子抢夺延魂丹的模样,金旭殿的弟子和那些奔雷居的人,脸色微变——好狠辣的青虹仙子。

    秦浩轩暗暗挑起大拇指,这青虹怜可以啊!仙子的气派,做事起来却一点都不只是追求飘飘仙气,如此手段若是被刑看到,或许会喜欢的想把这女人抢回去做压寨夫人吧?

    刑?秦浩轩想起刑,心中不由一阵暖跟好奇,不知道这刑现在忙什么呢?而且这些年,还真没看到他对女色有什么兴趣的模样。

    “阿嚏……”

    太初教自然堂……刑打了一个喷嚏,惊得周围人都在侧目,这位代堂主怎么会平白无故的打喷嚏?他的身体不是极好吗?

    “到底是谁在老子背后恶意揣测老子?”刑擦了擦鼻涕,一脸很认真的模样做着思考。

    奔雷居的人更是对青虹仙子心怀畏惧,之前心中的很多小心思也在这时间渐渐收起。

    “秦道友,这是解药。”青虹怜水袖流动,将一物丢到了秦浩轩手里说道:“人是你救得,解药自然也由你留着,人情该是你的才是。”

    秦浩轩结果这东西是个玉瓶,触手冰凉,其中孕育着淡淡的药香味道,对青虹怜又有了几分好的评价,这女人是真心想跟自己结交。她用延魂丹控制了蜈毒教的人,这些人必定怨恨于她。而解药又送给了我,日后我就能控制一帮人了……好处都给了我,怨愤她自己承担……

    “这东西独一份,你好好留着。”青虹仙子故意太高了声音,向秦浩轩道。

    那些蜈毒教的人,此刻都已吃下了延魂丹,听到青虹仙子的话后,一个个目光的看向了秦浩轩以及他手中的那玉瓶。

    他们心中其实很不解,那小子看上去不过仙苗境而已,为何青虹仙子会将解药送给他?难道那人是金旭殿的仙二代,来这里镀金的不成?青虹仙子故意讨好他?

    还有不少人望向青虹仙子,目光里有怨毒之色。

    青虹仙子独立浩荡的河流巨石前,衣袂飘飘,身姿绝美。

    “秦某定当小心保管。”秦浩轩眼睛一亮,没有丝毫犹豫便将延魂丹解药小心翼翼放好。

    每个门派的解药,都是秘制的,各不一样。如果丢了就会很麻烦,他当然要仔细放好。

    这玉瓶里的解药,就相当于一股不错的势力。毕竟五毒教虽然亦正亦邪,但是比太初教可大了许多,事后给这些人解毒,那这份人情便是太初的了,对太初有大好处。

    青虹仙子如此爽快,秦浩轩也不是畏缩的人,一切的话语,都在不言中。

    秦浩轩将解药放好,厉啸一声,身形拔地而起,向一干魔物扑去。

    蜈毒教弟子他这突然的动作给吓了一跳。

    “他要干什么?”

    “不要去送死……”

    “啊,我们解药还在你身上,别乱动啊。”

    有蜈毒教的弟子都不忍心看下去,怪叫连连,心惊胆战。他们刚才明明看到青虹仙子将解药送给了那黑发青年。

    这青年人拿了解药之后,居然就这样向那帮毒物冲去,难道想死吗?他如果死了,那解药怎么办?他们都要跟着遭殃啊。

    心惊胆战的当头,他们赫然发现,刚刚拔地而起的那黑发青年身形,在虚空中一个闪烁,立刻消失了。

    下一刻出现的时候,已经是百丈外的那群魔物中间。

    一道耀眼的剑光冲天而起,如长虹贯日,一头鱼怪当场被斩杀。

    旋即那人影在魔物当中来回闪烁。

    他每一个闪烁,必定会有惊人的剑光冲起,旋即一头魔物被劈斩成数段。

    眨眼间,刚刚还对蜈毒教众人有生命威胁的魔物,一下子就变成了一堆碎肉。

    甚至快到那些魔物死前,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