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百九十章 觅觅寻寻自己道【四更】
    要走出自己的道,所要经历的困难无疑会比普通的人修炼多很多,而且是没有前人经验能够指点。

    仅凭这一点,就知道这子母河里的这个魔王,不是等闲之辈!难怪他会不甘!

    这魔王的不甘,并不是对生命眷念,而是对于自己的道的渴望。

    他要完善自己的道,就要经历更多的东西。拘泥于子母河这小地方,无疑会对他完善那“道”有影响。

    这个道理,秦浩轩是深有体会。他入红尘时,就是借助三千红尘来修炼,最终突破。

    可以说,对于道的理解也十分深刻。

    这方天地,这方红尘俗世,是磨砺道的最好地方。

    枯寂、森冷的子母河里,始终太狭小,禁锢了心境。

    “好,我同意你的要求。”秦浩轩点点头。

    知道了面前这老魔王的来历,他对于这一方仙魔遗迹里的机缘更加感兴趣了。区区一个子母河里,就有这么多的魔物,还诞生了这么强的魔王。

    这里的非凡,恐怕并不比绝仙毒谷逊色多少。

    “口说无凭,你总要拿东西做抵押才行。不然我放你过去,你夺得了机缘,若是反悔不帮忙,本座并无十足的成算将你扣下。”那老魔王直接将自己心思和盘托出。

    秦浩轩并未意外,只是好奇问道:“不知道前辈要我拿什么做抵押?”

    “我要她做抵押。”老魔王身影飘忽,这时候出现在了船舷边,居高临下,一指百丈外那跟廖超凡等人。

    秦浩轩跟老魔王的对话,声音隆隆,直接将子母河方圆百里的波涛声都盖了过去。

    他们的对话,当然也被廖超凡等人听得一清二楚。

    现在一看到老魔王指向自己这边,廖超凡脸刷的一下寡白。

    “我……我……”他可不想被抵押在这里啊。

    这时候,就听到身边传来了一个清冷而坚定的声音:“好,我留在这里。”

    说话的人正是青虹仙子,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

    廖超凡这时候暗自舒了一口气,刚才还真是他自作多情了。想想看,青虹仙子实力比他高出那么多,又得秦浩轩看中。

    老魔王要找人抵押在这里,也一定是青虹仙子,不会是他啊。

    “青虹仙子,万万不可答应啊。这里凶险,你被扣押在这里,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办?”那蜈毒教的独眼长老洪钟,声音凝重。

    他这话有些私心。他早就看出来了,这青虹仙子跟秦浩轩是队伍里的核心凝聚力。如果少了青虹仙子,他们即便过了子母河,恐怕也会遭遇一些想象不到的困难。而且他还有一些其他的担心……

    一些金旭殿弟子这时候也陆续赶了过来,听到青虹仙子的话,无不大惊失色。

    “师姐,不能啊。你若是被扣押在这里,那我们等下怎么办?”

    “对,师姐。我们不过河了,我们回去。绝对不能让师姐赴险。”一些金旭殿弟子群情汹涌起来。

    “前辈……”秦浩轩抱拳拱手说道:“她并非晚辈道侣,留下她对晚辈来说,并不能增加太多牵挂……”

    魔道里轻轻摆动着食指说道:“本座只是知道一件事情,此间中人。若说还有谁会让你有些牵挂,唯有此人了……”

    秦浩轩沉默,青虹怜对自己颇多照顾,确是一位值得结交的道友,有天骄之姿,却无天骄之傲慢,至少对自己是如此,那也便足够了。

    只是……将青虹怜押在此地……前方路途凶险,自己若是陨落其中,岂不是害了对方?

    青虹怜见秦浩轩沉默不语,心头没来由的急速跳动了起来,这跳动的心中隐隐还涌现出几分甜甜的味道,虽然很多人口口声声说担心自己,也或许真有不少人是真心担心,但唯有秦浩轩的沉默,让她感觉对方这种担心,很甜……很暖……

    “前辈,能不能换个东西?我身上还有不少宝物……”秦浩轩打算开启讨价还价模式,刑说过……魔一般来说都是可以做买卖的。

    “你这一些人,包括你身上的东西。老夫还是觉得只要把这女人留在这里,你才会回来。刚刚我看到过,你在救那帮人的时候,这女人用毒药控制了那帮人,却把解药给了你。这就显示了你们之间肯定互相信任,很有默契……你们的关系,可不简单……”

    听到这里,秦浩轩不禁哭笑不得。他知道,这些话下面的青虹仙子一定也听到了。

    目光不由暗自又瞥了青虹仙子一眼,赫然发现青虹仙子面色平静,跟没事人一样。他心里不由暗自松了一口气。

    只是他没有看到,青虹仙子耳根浮现的一抹火烧红晕。

    廖超凡则神情古怪,跟便秘似的。一会儿看看秦浩轩,一会儿看看青虹仙子,眼神里有一丝妒忌。

    “前辈,方才发生的事情离这里足有百里。你怎么看到的?”秦浩轩一边找着话茬聊天,一边快速的思考对策,尽量不要让青虹怜留在这危险境地。

    老魔王淡然一笑:“只要在我这片疆域里,发生的任何事情都逃不过我的感知。”

    秦浩轩无语,这老魔王说话也太简单了……

    老魔王又继续缓缓道:“……其实你们要去的那个地方,仅仅只是这个河中很大的岛,并非是你们想象中的陆地。”

    “前行的时候,你小心点,这母河里,我所知道,就有九条魔气修炼成了魔王,包括我自己。有的魔王生性粗暴,根本就不想离开这里,见人便杀。不过那家伙现在还在沉睡,总之你们都小心点,最好不要惊醒那些魔王……”

    说到这里,老魔王顿了顿,拿出了一枚戒指和一方古铜色的令牌。

    那戒指不知道是用什么材料做成,上面布满了斑驳的咒印,很是诡异。

    那令牌散发淡淡黑光,周围的任何光线靠近都会被吞噬得干干净净,很是诡异。

    “这母河浩荡,不亚于海洋,十分凶险。你戴上这戒指,就能不受这里河水的天人五衰干扰,我也不想看着你死。这令牌也给你,你用他能够调动一些水魔物。对你前行总是有些好处。”

    秦浩轩听老魔王所说,更为头疼,此令牌戒指看似好东西,实际上是不是监视自己的魔物也很难说清。

    他接过令牌,仔细摩挲,能够感觉到上面洋溢出的神秘力量,还有那丝丝缕缕的老魔王气息。

    秦浩轩脸上神情认真,盯着面前的老魔王:“我是第几个得到这些东西?”

    老魔王眼睛里闪烁过意外的神色,没有想到秦浩轩看上去很年轻,居然也不是个好糊弄的人,十分精明。

    而且十分敏锐。

    居然只是从这令牌和戒指,就能够判断出他不是第一个被托付的人。

    面对聪明人,遮遮掩掩无疑很愚蠢。

    老魔王嘴角露出笑容,坦然道:“其实本座都记不清你是第几个了,从前接受我的戒指和令牌的人,都失败了,没有一个回来的。”

    “他们都很出色吗?”秦浩轩沉声道,从这老魔王的话里,他就能嗅到一丝可怖的凶险。

    “我昔日挑选中的人,都是一方的天骄,都很出色。但是他们上了岛,就没有再回来过。”老魔王淡然道,声音里有别样的意味。

    秦浩轩不再问了,人影一个闪烁,重新回到了青虹仙子等人面前。

    廖超凡和洪钟等人,看向秦浩轩的目光已经变了,很是谨慎。

    刚才老魔王的话,他们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这个仙魔遗迹竟然在很多年前就被人发现过,而且还不止一批人。

    所以老魔王才能够数次挑选天骄,进入那个神秘凶险的岛屿。

    但是这些进入仙魔遗迹的人,肯定都陨落了,没人能够回来。

    不然不会过去了这么久,外界都没有一丁点这仙魔遗迹的消息。

    连强如秦浩轩那样,被老魔王挑选的天骄,都有数人陨落在那个岛屿里,上那里寻找大机缘,绝对是九死一生的事。

    秦浩轩连看都没有看廖超凡等人一眼,目光只是望向青虹仙子。

    “你暂时就留在这里,我一定会回来接你。”

    他跟青虹仙子的关系,这一刻陡然间有些微妙。虽然名义上他是青虹仙子找来的朋友,但是青虹仙子为他做的一些事情,却远不止朋友这么简单。

    秦浩轩有一种感觉,此次事件之后,双方若是都没有死掉,或许可以成为自己同刑那样的兄弟之情!

    青虹仙子也有一种感觉,此次事件之后,双方若是未死,自己心中可能便再也装填下其他人了……

    “我在此地等你。”青虹怜声音罕见的温柔,听得其他人都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

    这一句‘我在此地等你’,怎么那般像女人在对要出远门的情郎说话。

    “好。”秦浩轩送出三张神行符:“若有危险,用它保命。”

    老魔王咳嗽一声,又道:“后面的旅途凶险。你们在河流上跳跃行径,速度既慢又险,我再送你们一艘黑船。这样你们走得也会快上许多。”

    老魔王话音缓慢,在滔滔的子母河上缓缓流淌。

    那些远远跟在青虹仙子等人后面,不敢靠近的金旭殿弟子等人,将老魔王和秦浩轩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听在了耳里。

    一个个面色更是难看,听老魔王的话,去那有大机缘的劳什子岛屿寻找大机缘,绝对是九死一生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