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六百九十六章 漂洋过海终入岛【五更】
    其他精英弟子也不禁肃然起敬。显然问真仙子心中一直都矢志报仇,只是实力不济的缘故,只能小打小闹。但是这股敢以一己之力挑战那大派的勇气,却真正值得人敬佩。

    哗啦一声巨响,河流里面的水浪犹如一面山岳般升起,重重撞击到了问真仙子所在的那灵叶上。

    硕大的灵叶居然一颤,那仙子都战力有些不稳。显然刚才的水浪太过于浩大了。

    那山岳般的水浪之下,一个足足有六臂,身上披着密密麻麻拳头大小,足足三张多高的魔物跳了下来。

    簸箕大的拳头涌动黑光,拳风呼啸,六臂如同轮转的风扇,高速轰击下只剩下一溜残影,径直向那问真仙子轮番轰去。

    锵锵锵!

    无数金铁交击般的爆响,骤然响起。

    就看到问真仙子手中提着的两把灵剑,剑痕森然,跟那魔物的拳头发出了一连串的斩击。

    居然只是在那魔物的拳头上斩出了一道道的白痕,却没有让那魔物后退分毫。

    反而是那魔物扬天嘶吼一声,似被打出了真火,瞳孔里都喷吐出了黑光,刷拉一下向问真仙子席卷去。

    问真仙子手中灵剑散发出无尽的符文灵力,虚空中匆忙形成了防御灵法。

    可那黑光端的是厉害无比,防御法阵被黑光扫到,居然发出了噗噗噗的沉闷声音,无数的符文都在湮灭。

    一下子被彻底破解。

    问真仙子眉头这时候才微微皱了一下,抬手在空中写出一个“之”字。

    字迹在虚空中吞噬灵力,化形,带着森然的指意,跟那跳上来的魔物轰到一起。

    她一使用出指法真意,便威势大涨,那魔物还想要凭借拳头硬抗,结果撕拉一声轻响,那魔物拳头已被割裂出了森然伤口。

    但是转眼间,那魔物伤口处血肉以肉眼可辨的速度蠕动,愈合。

    惊人的防御力,让问真仙子眉头又是一皱。

    “这小娘皮惨了,居然碰到六臂水猿,而且是快要修出魔性的六臂水猿,战力可比一般的仙树境修仙者都强大了很多。”空空儿在秦浩轩身边,啧啧有声。

    秦浩轩眉头微皱:“修出魔性?什么意思?”

    “修出魔性,就是子母河里的魔物拥有灵慧,跟魔将一样。不过六臂水猿又是魔将当中,实力最强悍的。大魔王最得力的手下将领,也是一个六臂水猿。”空空儿对于秦浩轩,态度上丝毫不敢怠慢,笑嘻嘻的解释道。

    “这么说来,你的魔性不是自己修炼出来的?”秦浩轩从空空儿的一句话里,陡然听出了语病。

    空空儿尴尬一笑,“嘿嘿,秦大人果然聪明……我的魔性,是被老魔王大人赋予的。自然不能够跟自己能够修炼出魔性的魔物比。”

    他话音一落,赫然就发现秦浩轩在舒展筋骨,不由一愣:“秦大人,你是要干什么?”

    秦浩轩淡然的看了他一眼,“帮忙。”

    这时候,旁边的宗汉不禁好心提醒:“秦堂主,这女人得罪了一个很大的门派。你帮她,如果传到那门派耳朵里,恐怕不好。”

    毕竟秦浩轩是青虹仙子带来的,实力也不凡。宗汉自然不希望秦浩轩惹上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我欣赏她……。”秦浩轩丢下一句话,人在原地消失了。

    问真仙子不急不躁,古拙的指力在虚空中如同铁笔银钩,一个个无比有韵味的大字凝练出来,带着冲天的森然锐气,向那扑击过来的六臂水猿轰去。

    六臂水猿喷吐黑光,拳头如雨,不断炸响轰过来的那古拙指压之上。

    一人一魔一时间居然斗了个半斤八两。

    不过六臂水猿气血雄旺,这里又是他的主战场,根本就无惧跟面前的问真仙子打持久战。

    反观问真仙子,眉头微皱,森然如刀的目光在六臂水猿身上四处逡巡,想要找到弱点,一举击杀。

    可六臂水猿浑身都被漆黑鳞甲覆盖,一时间想要找到弱点还真不容易。

    突然间,一个人影鬼魅般出现在了六臂水猿身后。

    刷拉一剑,直接从六臂水猿的一条肩膀切削下来。

    六臂水猿那比一般玄铁都坚硬的手臂,居然激射出了冲天的血光,手臂被一剑割裂了一大半,鲜血淋漓,差一点被彻底砍断。

    “好快的速度,好……快的剑!”

    从那人影出现,再到六臂水猿一只手臂受损,是电光火石间的事情,快得肉眼难辨。

    让问真仙子都不禁一愣,警惕的目光看向了那多出来的黑发青年,掌中突然多出一双灵剑,灵剑之上发出嗡嗡的声音,仿佛在警告秦浩轩。

    秦浩轩看到问真仙子如临大敌的样子,抱拳说道:“太初秦浩轩,前来帮忙的。”

    秦浩轩表达自己的诚意,他人影又是一闪烁,再次出现的时候,又是鬼魅般出现在了那六臂水猿的身后。

    削铁如泥的龙鳞仙剑一闪,不偏不倚,再次斩击到了刚刚在六臂水猿背后斩到的伤口上。

    这一击,直接将六臂水猿的手臂彻底斩落。

    那六臂水猿惨叫一声,暴跳如雷,凶狠的目光骤然盯在了秦浩轩身上。显然很是将这出手偷袭他的人类,当成了头号大敌。

    问真仙子深深的看了秦浩轩一眼,她现在相信,面前的这陌生黑发青年,确实是来帮忙的。

    而且他那匪夷所思的身法,令人心悸。如果是想要偷袭她,恐怕她也会招架得很艰难。

    自从二十年前所在的师门被人灭去,自己也日日夜夜被那万载大教惦记着,恶劣的生存环境,让问真仙子养成了不相信外人的习惯。

    现在看到秦浩轩出手相帮,虽然警惕,但也只能默默接受,毕竟这样一来,处理掉这个六臂水猿就容易多了。

    叮——

    一双灵剑在虚空中交织,割裂开一个个神秘符文包裹的大字。

    嗖嗖——

    秦浩轩身影如电,手中龙鳞仙剑散发出隐约的龙吟之声,在虚空中激荡,每一个闪烁,都会在六臂水猿身上留下一道森然可怖的伤口。

    “好快的速度,好锋利的剑……”

    问真仙子在跟六臂水猿战的时候,都在仔细观察秦浩轩的动静。但是无论她如何努力观看,都捕捉不到秦浩轩的身影。

    至于那把锋利无比的剑,她却能够断定——一定是一柄仙剑。

    这六臂水猿虽然战力不错,但是秦浩轩跟问真仙子,都是强悍之极的人物。

    一个剑法无双,一个身法无二,剑气纵横。

    六臂水猿一个躲避不及,最后一条漆黑手臂都被龙鳞仙剑斩去。

    痛苦的狂嚎一声,六臂水猿一炷香时间后,已经变成了一直秃猿,六臂全无。

    刷——

    问真仙子哪里会放弃如此大好机会,手中一双灵剑瞬息间剑芒暴涨,射出足足五丈多长的剑光。

    在六臂水猿脖颈扫过去,那六臂水猿尚未反应过来,头颅在虚空中腾起,噗通一声跌落水里。

    空洞的脖颈里,鲜血激射。

    一时间灵叶上方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道。

    这六臂水猿一死,原本还潜伏在水下蠢蠢欲动的那些魔物,顿时都丧胆。

    他们明显知道,那灵叶上的黑衣女子根本不可敌,更别说还有个气息恐怖,令他们心惊胆战的人类存在。

    漆黑的战船上,一帮人都看得心惊。特别是空空儿缩了缩脖子——下面的两个人配合起来,强得变态,那战力比仙树境尚强许多的六臂水猿,居然就这样被斩杀了。

    当然,他们对于秦浩轩那病态无比的身法,再次有了新的认识。

    特别是蜈毒教的人,一个个瞳孔里里神光闪烁,本以为秦浩轩再强也有个限度……上了岸总能逼其交出解药,现在看来……恐怕只能偷袭了。

    “我便不谢你了。”仙叶上,问真仙子拂了下额前散乱的青丝,淡然瞥了秦浩轩一眼,声音清冷。

    其实她心中一直都很意外,甚至是震惊。

    毕竟她得罪万载大教的事,幽泉魔渊里许多人都知道。平日里根本没有什么人敢跟她来往,更别说出手帮忙了。

    这还是第一次,她碰到有人帮忙。

    秦浩轩淡淡一笑,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冲问真仙子点点头。

    “后会有期。”

    虽然这仙子很平淡,但他秦浩轩也不是施恩图报的人。他之所以帮这女子,只是纯粹的想帮忙而已。现在事情已了,已无牵挂。

    冲问真仙子拱了拱手,秦浩轩身影一闪烁,已是瞬间在问真仙子面前消失。

    他这样洒然的离去,问真仙子倒是愣了一下。

    这年头,修仙界而残酷,哪里真有人无缘无故会出手帮人的?可看面前这青年洒然离去的样子,还真是没有打算找她要什么报酬。

    她心里面准备的一些冰冷说辞,都没有机会倾吐出去。

    “这人……”问真仙子心中不觉异样,抬起头,看了那又站在漆黑战船上的秦浩轩一眼,轻轻一咬牙,催动灵叶,继续向堕仙岛所在飞驰而去。

    一会儿,不见了踪影。

    如此又行进了数天,一路上都有惊无险。

    空空儿继续发光发热,一碰到有魔物试图攻击船只,这空空儿上去咋咋呼呼几下,就吓得那些魔物屁滚尿流。

    这一天,子母河上的浪花愈发的汹涌。

    不过隐约间,空气里陡然间多了一丝丝的草木清新味道。

    众人在子母河里渡过了太长时间,一直都是嗅着那股河流独有的腥湿味,陡然闻到草木香味,一时间人人精神一振。

    “看到那堕仙岛了。”有弟子爬上了高高的桅杆,向前方努力张望,冲下方众人兴奋大喊。

    果然,一会儿,一个连绵无际的墨绿色轮廓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当中。

    那墨绿色轮廓,像是无边无际的一片大陆。

    如果不是有老魔王事先提醒,秦浩轩都不敢将面前看到的庞大东西跟岛屿联系到一起

    无边无际,一眼看不到尽头。

    这样的庞大,也是岛屿?

    越是靠近,越能够看清堕仙岛的模样。

    岛屿的岸边,倒是郁郁葱葱,一片碧莹莹的绿意,让众人心头欢喜。

    还可以看到一些残破的战船尸骸,堆砌在河岸上。

    还有一些腐烂的魔物尸骸,散发出阵阵浓烈臭味,令人作呕。

    目光所及,到处都是蒙了青苔的木板,还有各种腐朽的巨大船橹,显然就是老魔王所提起过的,很久以前曾经到过这堕仙岛,最终没了音讯的那些修仙者。

    还有几艘明显全新的战船停靠在岸边,跟小山似的庞大,上面灵阵氤氲。

    有弟子在看守船只,警惕的望向秦浩轩等人。

    秦浩轩来这里,可不是来随便惹事的。只是淡淡的瞥了那几艘战船一眼,发现里面并没有南烟仙子所在的清羽坊船只,目光扫了过去。

    “都下船吧。”冲身后的众人道。

    他一马当先,飘然落在了岸边的沙地上。

    洪钟嘴里轻轻嗯了一声,紧随他的身后也下了船,就落在他三步之遥的地方。

    “嗯?”

    陡然间秦浩轩心中一凛,明显感觉到一股杀意从背后升腾起来,心里面迅速有了警觉。

    一来到堕仙岛,子母河上那氤氲着的奇异魔气,顿时消散。

    秦浩轩的神识力量没了压制,暗自恢复,对于一些冥冥中的杀机,恢复了那敏锐的感知。

    他赫然察觉到,背后悄无声息的多出了几只窸窸窣窣爬行的毒虫。

    每一只毒虫都氤氲着森然的毒力,不容小觑。

    他不用想也知道,这毒虫究竟是谁种到他身上的。

    目光微微向后面一扫,赫然就发现蜈毒教跟下船来的弟子,有意无意间,已呈包围的态势,将众人围拢在了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