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零二章 巧夺遮天取其翼【三更】
    申屠志望向秦浩轩手中的飞剑,那飞剑的森寒剑锋,正滴下一滴鲜血。秦浩轩依旧淡然地站在原地,彷彿并没有挪动分毫。他虽然平静地站着,但是身上的气势已经跟方才完全不同,锐利如刀锋利刃,更透着逼人的森寒。

    “怎么可能?发生了什么事?难道这么多须弥圣殿的精英全被这小子瞬间解决掉了?就算是我……也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一票须弥圣殿的人斩杀……”申屠志感到震撼,虽然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但是身边那几个还活着的须弥圣殿弟子望着秦浩轩的惊恐神情,已经充分说明了一切。

    申屠志的瞳孔微缩,射出点点寒芒,神情变得凝重无比。他隐约感觉到一股莫大的危机,面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实力低微的家伙,居然带给他莫大的压力。

    突然间申屠志伸手掐出一个手印,灰黑色的雾气骤然迸发出来,在空中融入了一道符箓,形成一支森然的铁灰色巨蟒,卷向秦浩轩。这巨蟒鳞甲坚实,一出现便嘶吼震天,每一鳞片上都有颗恶鬼头颅飘浮,煞是诡异;血色瞳孔射出恐怖的光,锐利如实质。

    秦浩轩只是冷笑,若这胖子不去操作遮天翼,那么同自己还确实有一战之力,如今这胖子分心来战,一条巨蟒?有何用处?

    秦浩轩背后自由之翼铭文闪动,浑身萦绕一股奇异的风,一闪便瞬间消失在申屠志面前。

    “飕”的一声,秦浩轩出现在巨蟒身后,手中龙鳞仙剑在巨蟒弱点部位一绕,将巨蟒劈成两段。

    巨蟒骤死的瞬间,申屠志如遭雷击,不由得蹬蹬蹬连续退后数步。尚未站定就感觉到面前人影一闪,他看不清那人的身影,但浑身汗毛倒竖,明显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因此根本不抬头,动用飞剑在周围留下了无数细密的剑气,将四周完全防住。他这瞬间的举动救了自己一命。

    “锵锵锵——”空中闪耀出一连串的火花来,申屠志的飞剑连续跟秦浩轩手中的龙鳞仙剑对斩了几次。但是旋即申屠志浑身又是一震,面如死灰──他手中祭炼了无数次的飞剑在跟那龙鳞仙剑对斩了数次之后,居然炸裂,断成一截一截的。

    申屠志顿觉不妙,狂吼一声,拼命后退。身上长袍灵力涌出,金光喷涌,符文迸射,迅速在空中形成了一道道厚实犹如铜牆铁壁般的灵力防御,连忙急退,瞬间退到了千丈之外。

    但申屠志听见背后响起了激烈的风声,一股凉气从尾椎骨直窜天灵盖,一个念头升起:”在后面……”

    念头尚未转完,申屠志脑袋一阵剧痛,神识!

    申屠志惊愕秦浩轩的神识如此强大,大到自己在一瞬间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强大的灵力墙壁防御在刹那间完全消散的无影无踪。

    一瞬的时间很短!但是对于秦浩轩杀人来说,已经足够足够了!

    申屠志只觉得身体一轻赫然腾空,向下看去,就看到了自己身体再次开始喷涌着雄浑灵力,还有那开始喷吐出鲜血的无头断颈,随即才有无边的痛楚袭来。

    我不甘心啊!申屠志心头涌起一股怨念,这怨念混合着体内的部分灵力,在刹那间形成了类似恶鬼的存在,只是这恶鬼还保留着几分神智,看样子短时间内并不会完全消散。

    怨恨的恶鬼破体而出直冲天际,秦浩轩手中长剑挥动,在天空一划,那恶鬼便化为了碎光。

    剩下的几名须弥圣殿弟子虽然对于秦浩轩能够杀掉其他弟子感到心悸,但有申屠志在,他们虽惧却不会退缩;可现在申屠志也不过只是在秦浩轩手下过了几招就被斩杀,这几名须弥圣殿弟子快崩溃了,知道秦浩轩根本就不可敌。

    要知道申屠志的实力在须弥圣殿来的这批人里面,可是能排进前五,是货真价实的仙树境强者。连这样的强者都不敌秦浩轩,更别说他们了。

    其馀的几名须弥圣殿弟子纷纷狼奔豕突,各处逃窜。秦浩轩跳动几下,龙鳞仙剑如闪电斩落,那几名奔逃的弟子连声音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头颅就被斩飞。

    有位须弥圣殿的马脸弟子早就看出来不对,在申屠志跟秦浩轩对战的时候就先悄然靠近凶阵。等到申屠志一死,马脸弟子立刻抽出了一张符箓,脚下彷彿长出双翼,犹如闪电径直向凶阵里闯去。

    此刻凶阵正受遮天翼冲击当中,有不少生路,居然还真被他一路跌跌撞撞闯进了凶阵深处……

    “嗯?”瞄见须弥圣殿的马脸弟子闯进了凶阵,秦浩轩微微一怔——好快的逃跑速度。不过他也没有追赶,兀自来到申屠志的尸体前,两支手分别抓住了申屠志的双手——申屠志的手心里尚有未消失的神祕经文显化。

    秦浩轩把这些经文看得清清楚楚,正是高空上那遮天蔽日的遮天翼显化出的符文,刚才申屠志就是靠着这些经文来控制天上的遮天翼。

    双手交叠,经文如流水般传到了秦浩轩的手心上。这经文只有短短几句,晦涩艰深,好在秦浩轩在绝仙毒谷奇遇无数,不知道学过多少岁月悠长的灵法,知识深厚,触类旁通;加上体内纯阳仙王大道气息闪动,秦浩轩很快就明悟了这经文的大概意思——果然是一篇操控遮天翼的法门。

    众大教弟子刚刚性命还垂于一线之间,转眼间,现在威胁他们的须弥圣殿众人已化为地上的一滩滩碎肉。血淋淋的一幕冲击视觉,更加震撼人心。

    金旭殿和奔雷居的一干人神情都颇为激动,虽然本就对秦浩轩有信心,但仍讶异秦浩轩也未免太强了吧,真的只是一名小派弟子?直到这一刻,众人才真正对秦浩轩佩服得五体投地,被秦浩轩解救的修仙者,对秦浩轩更加感激。

    秦浩轩将操纵遮天翼的几句神祕经文又反覆记诵,确定完全记住了之后,这才有时间回过头,缓缓看向阵外。在阵法的最外面,正站着金旭殿的一干弟子。

    秦浩轩抬脚,在一诡谲的阵法变化中寻到一个生位,一步跨了出来,走到宗汉等人面前。轻轻松松地跨出阵法,却不为里面的符文陷阱所侵,很显然凶阵已困不住他。这种实力,让那些大派弟子心神剧震。

    “不知道外面是否还有须弥圣殿的小团队在,你们都回去河岸边那些黑船残骸里暂且藏好,随时等我回去。”

    听了这话,宗汉不禁一愣:“那你还有什么打算?”

    宗汉明白众人的性命挂在秦浩轩手上,且不说堕仙岛里处处杀机,即便他们离开了堕仙岛回去,到老魔王那边也不好交代。就怕魔王看到秦浩轩没有回来,一怒之下将众人全部斩杀,这个结果也是可以预料的。

    “秦堂主,堕仙岛上凶险无比。你也看到了,杀了这些须弥圣殿的人,他们势必不会干休,不如你跟我们一起离去吧。”廖超凡也在一旁巴巴地劝道。不管他心里是如何不爽秦浩轩,现在他也不敢让秦浩轩轻易离开——有这人在,生命才有保障啊。

    “入宝山,岂能空手而回。”秦浩轩连连摇头:“就算碰到须弥圣殿的那群人,看起来目前的我想要保命也是并非有太大问题。”

    “那……你小心点,我们先行一步。”宗汉无奈地答道,明明众人都是来堕仙岛寻找机缘,但是这一刻,他们居然变成了秦浩轩的累赘,继续跟着秦浩轩,如果再落入须弥圣殿等一帮人手里,恐怕还会成为别人威胁秦浩轩的武器。

    宗汉等金旭殿弟子不再多说,连忙向刚来堕仙岛时的河岸方向潜行,那帮跟着沾光而被解救的其他大派弟子也不敢多留了。

    “金旭殿的兄弟们且等我们一下,我们跟你们一块同去。”一行人纷纷追着金旭殿的人,他们心中都憋了一口气,一定要保住性命活着回去,将今天在堕仙岛的遭遇向宗门掌教禀明。

    等金旭殿等人离去之后,秦浩轩看向了高空上的遮天翼,默默念诵奇异的经文,手心符文闪烁。

    遮天翼上,那些如陨石飘浮的符文也跟着秦浩轩手中的符文一起闪烁,起了共鸣,发出”嗡嗡嗡”的声音缓缓缩小,一会儿后变成了薄薄如纸张的透明羽翼,缩在秦浩轩的掌心。

    遮天翼出现在手心的一瞬,秦浩轩的手掌微微一沉。他脸上浮现出微微的讶异,没想到看起来薄薄的一张羽翼居然如陨石般沉重,里面也不停散逸出一的奇异灵力,果然是好宝贝。

    龙鳞仙剑里面灵光一闪,顿时将遮天翼装了进去。秦浩轩随即转身,又向凶阵里面闯去。

    凶阵中山峰连绵,阵中有阵,里面的地域庞大无极。

    “飕飕飕!”凶阵里面的一些山头上,许多身影都正迅速地四散搜索。

    这里面还不是凶阵的核心区域,但也不是边缘地带,里面的符文陷阱及一些阵法线的诡祕并没有在这里显现,故而须弥圣殿的人敢在这里大胆地随意搜寻。他们不仅是在找里面是否有机缘存在,也是在寻找不久前在阵法里挑衅众人,口口声声说要逃出去,将须弥圣殿掳走其他大教弟子的事蹟宣扬出去的那个混蛋小子。

    可是寻遍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峰,甚至碰上了一些凶险,须弥圣殿开始有弟子受伤,却别说找到那小子,就连那小子的一根汗毛都没有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