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零六章 石皇贵体剑有缺【七更】
    “呼。”秦浩轩还没惊讶完,空中传来”涡涡涡”的声响,出现巨大的灵力漩涡。漩涡当中,一个足足有房子大小的磨盘出现,上方冒出奇异的符文金光,一的金色气流闪动。周围一些石峰被金色磨盘碰上,顿时被硬生生磨成粉尘。

    “轰!”磨盘朝着秦浩轩砸去,卷出滔天的气浪。

    尚未靠近,秦浩轩就感觉到这磨盘带来的惊人风压。他很镇定,不慌不忙,手心涌出一股股滔天的波浪,浪花之强,隐约有灵气幻化的水灵助威。滔天的波浪爆冲而上跟磨盘狠狠撞在一起,磨盘金光迸射,浪花滔滔,竟斗个旗鼓相当。

    “太乙火道!”

    秦浩轩双手一翻,掐了一个印诀,双手涌出了岩浆乱流。炙热的火蛇彷彿火龙冲天,跟波浪灵法一起将磨盘围在中央,一朵朵火焰金莲迸射,将磨盘上的符文完全熔解。

    石台怪叫一声,石台上居然钻出粗如手臂似的东西胡乱掐了一个印诀,符文凭空显现,不断闪烁,一根根粗如水桶的石柱冒出,压制住威猛的火蛇。

    “轰轰轰!”石妖与秦浩轩在宽广的石穴当中用灵法对轰。

    一时间灵法四射,以秦浩轩在绝仙毒谷得到的那些灵法,加上纯阳仙王大道气息日夜熏陶,对于灵法的领悟远超同辈,一些灵法甚至已经大成,居然都没有压制住石妖。

    “这家伙……跟那仙王有什么关系?学了这么多灵法!”秦浩轩咋舌,石台不旦成妖,还能施展如此多的灵法,如果不是今天碰上他实在不敢相信。

    “人族的小子,敢对本石皇不敬——镇压!”突然间石妖怪叫一声,腾空而起,散发出无边的濛濛石灰色气息,无数的符文迸现。石妖瞬间幻化成足足百丈的山岳,轰隆作响,彷彿闷雷滚滚。

    “轰!”山岳带着磅礡气势狠狠压向秦浩轩。尚未靠近,山岳冲击所带出的风压就坚硬如铁石,有一种逼人的窒息感。

    秦浩轩瞳孔微缩,爆射出点点精芒,低沉地喝了一声,左臂伸向天空,森然的鬼气疯狂扩散;左臂上面的鬼王刺青蠢动,腾空而出。

    刺青恶鬼进化到了鬼王之后,战力堪比仙树境修仙者,实力自是不凡。鬼王”哇”的一声张开簸箕般的大嘴,一股漆黑如墨的黑气喷出,里面隐约有阴雷闪烁、符文飘浮。

    “轰!”

    阴雷炸响,石妖一下被炸飞起来,重重撞到了千丈高的石穴顶部,砸得乱石飞溅,发出铿锵之声。石头被鬼气侵染,都结了一层白霜。

    “哎哟、哎哟……好冷,好冷!本石皇被人砍了,肯定受伤了,这下如何是好?本石皇一定要多吃点天灵地宝补补……”石台幻化出一张嘴唇哇哇惨叫,显得很慌乱。

    石妖万万没有想到面前这位年轻的修仙者这般难搞,还有诸多手段,手臂上的鬼王更是战力非凡,也让它不禁心慌。现在身上接二连三被砍,痛得它哇啦怪叫,幻化出双腿在地上乱踢。石妖一慌,便破绽百出。

    “好机会!”

    秦浩轩目光一闪,倏尔抽出了龙鳞仙剑,犹如白龙般轰杀向正在乱踢乱叫的石妖。秦浩轩身上有自由之翼,动作奇快,等石妖察觉过来刚要怪叫一声,”刷啦”一声,它的石头身躯已被斩了一记。”啪塔”一声脆响,火光四溅,掉落下犹如拳头大小的石块来。

    秦浩轩呆愣半晌,心想:“这样都没有将石妖斩杀?龙鳞仙剑在太初教号称无坚不摧,是一等一的利器法宝啊!足以将山峰摧毁的一击,居然只是在石妖身上砍下这般大的破石头,这家伙真是够硬的。”

    “哇呀!”石妖惨叫一声,抱着头跟陨石似的倏地跳起来,又轰隆一声坠落,一路上哇哇叫痛:“出大事了,本石皇真受伤、受伤了……咿呀……”石妖一边蹦跳,一边盯着秦浩轩手中的龙鳞仙剑,惊怒交加。

    “你手里拿的什么东西?”

    石妖天生坚韧无比,金铁都不如它的躯壳硬,从来就不怕被人砍,没想到居然会被人斩下一块,心痛之馀更是充满惧怕。

    秦浩轩淡淡一笑,手中龙鳞仙剑剑芒又是一闪,撕裂了空气,尚未斩出,石妖怪叫一声,一阵濛濛的灰色灵力从下方冒出来,渗入了土地里。土地倏地变松软,石妖身躯急遽缩小向地面一沉,身上诡祕的符文闪动,瞬息间钻入了地下,不见踪迹。

    秦浩轩微微一怔,手中龙鳞飞剑如闪电般射出,发出轻微的爆鸣声响,刀锋所及地面劈裂开百丈的沟壑,却没有看到石妖的身影。

    秦浩轩连芒动用神识,向刚刚石妖逃亡的地方探测,但是神识扩散千丈方圆,除了一条遁去的地下通道之外,连石妖的影子都没有见到。

    “靠,土遁灵法……逃得倒是很果断。”石妖逃跑时候的果断,还有奇异的土遁灵法,都让秦浩轩颇为惊讶。如果石妖不跑,秦浩轩倒是真想要看看,究竟是龙鳞仙剑硬,还是石妖的躯壳更硬。

    “算了,不追这家伙了,寻找这里的大机缘重要。”秦浩轩耸耸肩膀又搜寻了一番,完全不见石妖的踪迹,断了寻它出来的念头,继续前行。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上飘起了丝丝缕缕的细雨。雨丝濛濛,飘荡于天地之间,挟带濛濛的灵力,走在雨中,秦浩轩可以感觉到每一寸皮肤都在如饥似渴地吞噬灵力;体内的仙叶伸展枝叶,灵力涌动,彷彿在欢呼。

    “堕仙岛果然不同寻常,在这里潜修的话,如果再加上聚灵阵,效果恐怕不输给大派的修练圣地……”秦浩轩感叹。

    感慨的当头,秦浩轩突然觉得不对劲,身后的地下,似乎有窸窸窣窣的异动。秦浩轩一回头,循声望去,赫然看到一块巴掌大,散发莹莹光泽的石台”呀”的一声怪叫,光芒闪现,钻入了地下。

    “咦?石妖跟着我?”秦浩轩觉得讶然,皱着眉心想石妖土遁了得,根本就追不上,但任凭它这样跟着始终是个麻烦……

    又走了一些时间,夜幕渐渐深沉。秦浩轩找了一个石穴在里面住下,点燃篝火,正想要盘膝入定,静静修行,身后石壁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刷!”一块石灰色石台鬼鬼鬼祟祟地露出了一角。

    秦浩轩的眼睛闪现光芒,龙鳞仙剑神出鬼没地出手,”飕”的一声朝石台如闪电般飞去。

    “轰!”整面石壁露出百丈裂痕,刚刚闪现的石妖却逃得了无踪迹。

    秦浩轩眉头微皱,龙鳞仙剑一闪重新回到手中。这时候刚刚被劈斩出的石缝里,石妖倏尔又露出了脑袋,朝秦浩轩愤然地说道:“想斩我?哼哼,没有第二次了。你斩了我一刀,毁我石皇贵体……本石皇要报仇,我要日日夜夜地跟着你、骚扰你,让你吃不下睡不着……拉屎都拉不安稳,哼哼……”

    说完,石妖骤然看到龙鳞仙剑又是一闪,吓得怪叫一声,重新遁入了山石当中。

    “轰!”刚才石妖冒出头的地方,被龙鳞仙剑斩出更深的裂缝。

    秦浩轩突然很想念刑,眼前这个石头妖……很记仇不说,而且打法相当的无耻!若是换刑来的话,或许很快变成收拾掉同样无耻打法的石妖,可自己……真没刑无耻啊!这个打起来很是头疼啊。

    漆黑阴冷的地下,石妖依旧跟在秦浩轩身后,凭着天生的灵觉感应秦浩轩在前方的一举一动静,两排石牙磨得咯吱响,甚至磨出石粉。

    “呜呜,本石皇受伤了……可恶的臭小子,警觉性那么高根本下不了手……他手上的剑还很难招惹。本石皇报不了仇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石妖在泥土深处来回打滚,两支犹如莲藕般的玉白石臂钻出,连连捶地以洩心里的郁闷,轰然作响。

    石妖滚了一会儿,又哀嚎连连。再闷了好一会儿后,它一脸不爽地爬起来,眼睛里冒光,喃喃自语:“不行哩,犯本石皇者一定要付出代价,再不济也要让他见识见识招惹本石皇的下场……”石妖想了想,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咧嘴一笑。

    溪水清澈,秦浩轩漫步其上,掬一把水擦手洗脸,背后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响。

    “嗯?”秦浩轩头也不回,龙鳞仙剑一闪,直接向声音的源头斩去。

    “本石皇……”话尚未说完,看到直劈而来的剑芒,石妖”哇”的一声怪叫,小心肝乱颤,一屁股扎进了泥土里,忙不迭地迅速远遁。

    接下来的一整天,石妖始终跟在秦浩轩身后,时不时冒头,溪流边、山林中、石头缝里……只是它每次才刚冒出来,秦浩轩就动用龙鳞仙剑直接斩去,让石妖的骚扰根本没有一点效果,全身的力气就像是打在了一团棉花上面。石妖愤怒却也无奈,但是又不甘心,就这样一直跟着秦浩轩。

    不过石妖的石遁之术确实了得,秦浩轩有任何异动,它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一时间秦浩轩也拿这鬼东西没有办法。但是他道心稳固,不会轻易被外物干扰,表现得很淡然。

    篝火熊熊。秦浩轩又一次将石妖吓跑,暗忖:“这样下去也不行,石妖一直纠缠,要想个什么办法将它抓住才好……这东西身上有仙王气息,抓了用处也极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