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零八章 螳螂捕蝉黄雀后【九更】
    众人当中,最强者也只是比闯入阵中的冯德诺强一点。虽然垂涎于阵法里面有仙王气息,但是在死亡威胁面前,众人色变。

    “没办法,这阵法不可破。堕仙岛上有仙缘无数,我们暂且去其他地方寻找仙缘吧。”面目阴沉的削瘦中年人望着空中有巨大眼球的绝阵,冰冷的声音里透着一丝无奈。

    “就听师兄的,走吧,去其他地方寻仙缘。”

    三人一同商议了一会儿,恨恨地在阵外替两位闯入阵法里死去的师兄弟搜捡了一些尸块,倒也果断,说离开就真的迅速解散。

    等那几个大派的人一走,秦浩轩从石林阴影里绕了出来,缓缓踱到了绝阵的最边缘。越靠近绝阵,他越感觉到如山的威压,从绝阵里面一阵阵向外面扩散,连步伐都沉重了许多,神识里更是掀翻了惊涛骇浪;幸亏他全力运转神识压制,才没有什么动摇。

    “居然连九品水龟盾那等防御性法宝都能够毁灭,这绝阵果然恐怖。”秦浩轩看着面前飘浮在阵法里的巨大眼球,他能够清楚感觉到阵法里还有眼球当中都有一的仙王气息散逸出来,眼睛里不禁燃烧起两团火焰。

    “他们不行,不代表我不行。或许我能够试试……”

    秦浩轩静静地想,他虽然行事谨慎,但是也不乏胆大包天之举,特别是面对巨大的利益,冒险的事情绝对还是会去做。纵然知道绝阵凶险,但是他也有一些本钱。

    心中这样想着,秦浩轩手中的龙鳞仙剑一闪,一片薄如蝉翼的东西出现在手心。这东西一出现,秦浩轩体内厚实无比的仙叶开始涌出灵力,滚滚灵力如大江大河,连绵不绝地向手中蝉翼般的东西——遮天翼冲去。这东西是他刚刚得来不久,属于万载大教的东西,秦浩轩亲眼见识过这东西的非凡,自然对它有信心。

    一的灵力涌入,遮天翼开始暴涨,十丈……百丈……十息的时间过去,天空中光线更加黯淡,天空都被奇异羽翼所遮蔽。

    秦浩轩口中默默念诵真言,遮天翼散发金色光芒,羽翼犹如铺天盖地的金色飞剑撕裂空气,劈到了奇异阵法上。

    “噗”的一声闷响,遮天翼上面无尽的符文演灭,但也将阵法劈开了巨大的缺口来,就像是大阵出现了一个伤痕。遮天翼无数的符文鼓荡、灵力汹涌、符文暴涨,跟巨阵抗衡,绝阵的缺口居然一时间不能合拢,只是发出难听的嗡嗡鸣动声响,一点一点地挤压遮天翼。

    秦浩轩眼睛一亮,小心翼翼地丢出一颗下三品灵石,从遮天翼里抛进了阵法中央。似乎因为被遮天翼干扰,绝阵居然一下子没有反应,过了两息的时间,绝阵才有动静,发出一道精光射向灵石,不过被遮蔽了灵石的遮天翼所阻挡。

    “铛!”一声沉闷的响声震动天地,轰击出金铁交击的剧烈声响。

    遮天翼刚刚被绝阵力量轰中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凹陷,但是在无数的符文修补下,正在迅速恢复。

    “好硬……”秦浩轩心中惊讶,眼睛却更亮了。刚才他亲眼看到九品水龟盾都在绝阵的冲击下化为灰,可遮天翼居然能够承受住绝阵的冲击,真是不简单。也不知道遮天翼究竟是用什么东西做的,似金非金,似骨非骨……

    这样一来,秦浩轩也放下了心。起码他若是闯入绝阵,遮天翼绝对能够提供庇护。

    “仔细观察这绝阵,里面的眼球配合周围的天地大势隐约成了阵眼,只要拿下眼球,就能破除阵法。”

    秦浩轩仔细观察,慢慢得出了一个结论,嘴角逸出一丝淡然的笑容,身影倏尔一闪即消失不见。秦浩轩瞬间冲入阵法当中,大手的灵力汹涌,化为滔滔巨掌向眼球抓去。

    快要抓到眼球,眼球迸射出一股耀眼血光,霞光无尽,精气滚滚,向秦浩轩轰去。不过有遮天翼防护,那如海潮般的精气便被遮天翼阻挡下来。

    “轰!”一声更加响亮的爆炸声响彻天地,剧烈的冲击波向四方扩散,周围的大树被冲击波扫中,彷彿被尖锐的剪刀喀嚓剪掉,纷纷轰然倒塌。

    不过遮天翼依旧没什么事情,只是凹陷下去一大块。秦浩轩已趁机运转灵法,手掌膨胀,一把将巨大眼球抓到了手心。说来也奇怪,眼球一抓到手之后,便迅速缩小。

    “嗯?”秦浩轩感到一股异常沉重的力量,从眼球传来。

    秦浩轩脸色顿时胀得通红,使出全身力量抓住眼球,向阵法外面冲去。似感应到眼球要出阵法,绝阵里面的天地大势轰然涌动,雷电如潮,纷纷向秦浩轩轰去。幸亏有遮天翼阻挡了一瞬,就是这一瞬的时间,秦浩轩拍动自由之翼一下遁了出来。

    刚一遁出来,整座阵法顿时停止运转,眼球上面萦绕的符文也黯淡下去,不再有异动。

    “匡!”一声巨响。

    刚出了阵法,秦浩轩额头沁出了豆大的汗水,手中握紧的眼球轰然砸落,在坚硬的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巨坑。

    “这东西……好重啊!”秦浩轩咋舌。他握着眼球就好像是握着一座山岳,彷彿有亿万斤的重量,纵然他肉身强悍,气血滔滔堪比凶兽,却依旧不能够完全将眼球抓紧。

    “呼,终于将这东西弄出来了。”秦浩轩蹲下去,一把将巨坑里面的诡异眼球抓了出来。他这番有了准备,体内气血鼓荡,终于勉强能够将眼球抓牢。

    说来也奇怪,眼球居然十分冰凉,只是里面可以感觉到一股股仙王气息存在,如渊般深不可测,还有种岁月流逝的沧桑感觉。

    秦浩轩心中欢喜,心想如果能够拿眼球回去细心参悟,跟他体内那股纯阳仙王气息一一印证,对于他的修为绝对有莫大的好处。

    “你看,他还在这个地方吧。”

    “果然出来了,还得了好处。”

    “嘿嘿,我就说这小子藏在这里!”

    “这小子倒是有好宝物能闯入阵法,居然就这样给他拿到了……”

    几个阴冷的讥讽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秦浩轩眉毛一挑,循声望去——不久前离开大阵的几位大派中年人居然又回来了。

    为首的削瘦中年人以不善的目光盯着秦浩轩上下打量,最后众人都露出贪婪的神情,齐齐盯着秦浩轩的手上,那颗奇异的冰冷眼球。眼球无时无刻不在涌动着神祕符文和灵力光华,吸引众人的目光。

    “听他们的口气,好像知道我藏在石林中且最终会出来一样……怎么回事?”秦浩轩皱着眉头暗忖。

    那几人彷彿看穿了秦浩轩心中的疑惑,其中一名身材矮小的中年人咧嘴,亮出八颗黄牙笑道:“早就在刚刚那画面里看到了你躲在石林之中。”

    “嗯,这小子不过区区仙苗境四十六叶的修为,看不穿道目所存的景象,也是必然……嘿嘿。”

    三人看着秦浩轩,连连冷笑。

    秦浩轩暗自一惊,他在眼球里看到了太初教的景象之后,太过于惊讶,后面的画面并没有仔细看,看来眼球刚才将他躲藏在石林后的一幕都显示出来了——这几人刚才是故意离开,好等他出来。

    “小子,乖乖将道目交出来吧。”削瘦中年人冷冷地说道。

    “道目?什么道目?难道是说我手上的东西吗?”听到削瘦中年人开口,结合刚才他们的话,秦浩轩看了一眼手中沉重无比的眼球,满脸古怪地问道。

    “哼,连道目都不知道还敢抢夺。”矮小中年人冷哼一声:”道目,又叫第三法眼,还有人称之为天眼。这天眼,仙王都不一定能够修练出来,这东西需要机缘的。”说话间,颇有种颐指气使的上位者气势。

    “每一颗道目的能力都不一样。你手中这颗道目,显然是非常厉害的一种,留在你身上是罪过。”另外一名中年人冷冷地说道,看着秦浩轩的目光像是望着死物。

    “不交出这东西,你绝对难逃一死。”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交出来吧。你手上的道目肯定是某个仙王祭炼出来,这样的宝物,你还没有资格拥有。”也有人柔声劝道。

    “一个黑脸,一个白脸?”秦浩轩撇撇嘴,心想既然这道目这么厉害,他更是不会交出去。不过他心里面倒是很疑惑。

    “如果真是仙王的道目,恐怕释放出来的仙王非凡气息在瞬间就能够将我压死,为什么这道目的感觉很不一样?”秦浩轩在心里打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秦浩轩在纯阳仙王古墓里面曾经有过一段奇遇,仙王的尸骸,即便是看上一眼,都非同小可,能让岁月和轮迴力量都减缓。当年他在仙王墓穴里可是历经九死一生才逃出来,对于仙王的恐怖十分知晓,所以对于目前手上的这颗道目难免有些困惑。

    “或许是有人祭炼过这道目?将里面的仙王威力大大减弱了……”秦浩轩回想起道目催动阵法的时候,显现出的那些能够感应到许多过去甚至是未来发生之事的情景。

    “交不交?”有人向前走了一步,身上陡然间冒出凌厉的杀气。

    三个中年人呈品字形,闪电般围住秦浩轩。每一个人都散发出如渊如海的气息,居然都是仙树境的修仙者。

    “为什么要交给你们?我看东西在你们身上才是罪过。”秦浩轩淡淡一笑,身上衣物陡然无风自动,猎猎作响。他哪会怕被人威胁,最差的打算,打不过的话,他还逃不过吗?而且他并不认为自己面对三名仙树境的修仙者就一定会输。

    “你?”脸色阴冷的中年人脸色倏地沉了下去:”既然不从,只好杀了你。”

    脸色阴冷的中年人体内的仙树暴涨,足足涨到了三百丈,双掌一翻,手心里面迸射出耀眼的符文。双手在空中膨胀,灵力汹涌,彷彿山岳般向秦浩轩劈头盖脸地压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