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零九章 道目无双破天地【十章】
    秦浩轩眉头微皱,手掌摩挲着那颗道目。道目的表面,那亿万的漆黑纹路不停地闪烁神祕的黑光,黑光中浮现恒河流沙般的符文。

    虽然道目还没有异状,但光是握着它,秦浩轩就没来由的感觉到它十分强大,彷彿有了灵性一样。

    看到中年人轰来,秦浩轩心念一动——这些人如此看重这颗道目,这东西据说又是仙王所有,一定非同寻常。心念一动,一股灵力涌出,轰入道目当中。

    本来色泽逐渐黯淡下去的道目接受了秦浩轩的灵力,顿时迸发出无边的濛濛混吨气息,每一缕混吨气居然缠绕上了秦浩轩,如饥似渴地吞噬他身上的灵力。

    秦浩轩一惊,几息的时间,他体内厚实如婴孩手臂的仙叶,每一片仙叶里蕴含的灵力居然都被吞噬去了一半。秦浩轩的灵力之深厚,甚至比许多仙树境的修仙者还要强悍;他体内一半的灵力被吞噬,是何等庞大的力量。

    只见每一条黑色纹路都在发光,汇聚在空中,所有的黑光居然形成了一座桥梁。那桥梁比闪电还快,彷彿突破了时空的规则,一下从出手的中年人身上跨过。

    跨过的一瞬间,中年人身上的仙树顿时被斩断。中年人惨叫一声,身躯也被桥梁硬生生接引进了道目当中;道目里闪烁无数黑光,轰在削瘦中年人身上,将他轰成了齑粉。

    “我的个仙王!好强!”

    身体一半的灵力被抽取一空,秦浩轩只觉得双腿一阵发软,丹田里面有些空虚。不过这种异状,他不会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只是对于道目的强悍十分惊讶。只用一击就让如此的仙树境强者惨死,道目真的够诡异且强大。

    其他两名仙树境的中年人面色阴沉如水。那道目之光……无敌!

    “这小子……大师兄被一击就死了……”

    “道目果然可怕,不过这小子为什么有如此浑厚的灵力能够催动道目?看起来还若无其事……”

    秦浩轩暗暗调整气息,体内仙叶上小小的金色小人开始诵经,吞噬周围灵气,慢慢恢复。

    “你们还想要道目吗?尽管来拿吧。”秦浩轩神色平静,向另外两名中年人缓缓地说道。

    两名中年人对望一眼,舔了舔嘴唇。虽然看着道目有些心动,心里升起一丝贪婪,但他们也断了念头——道目虽好,也要有命来使用啊。两人转而看上了遮天翼。不管怎么样,他们都要拿到一样宝物才行。

    “其实道目对我们没这么重要……不过遮天翼是我们须弥圣殿的至宝,你一定要还给我们……这东西在你手上也是无用,遮天翼上有我们门派的独特禁制,你如果出了堕仙岛在外面使用,一定会被我们教派感应到,前来追杀。我们教派毕竟是万载大教,你逃不掉的。”矮个子中年人认真地向秦浩轩解释道,话里柔中带刺,隐隐有些威胁的意味。

    秦浩轩嘴角逸出一丝笑容,缓缓摇摇头,看着手上缩小的遮天翼。

    “不对,这样强大的物品,就算你们是万载大教都不一定能够炼得出来,而且催动的法门也不像是你们须弥圣殿所有。这东西,一定不是你们的。”秦浩轩笃定地说道。

    秦浩轩学习过的灵法不知道有多少,自然对于不少东西也有一些研究,刚才练习过的催动遮天翼的法诀轻灵而诡谲,根本就不像是须弥圣殿这种万载大教的法门。秦浩轩这番话,有理有据。

    两名须弥圣殿的仙树境修仙者对望一眼,脸色都有些尴尬,不知道如何反驳,因为秦浩轩居然一语中的,这东西真正算起来,还真不是他们须弥圣殿所有。

    另外一名须弥圣殿中年人见秦浩轩听不进去,连忙辩解:”这东西就算不是须弥圣殿炼化的,但也是我们得到的……它原本是神鹏身上的一根羽毛,拥有神性,是一个无上大教想要度过无上古劫而炼化出来,想要遮蔽天机,但最终还是没有度过天道古劫,被灭了。当时这东西是完整的遮天翼,不过在天劫当中被毁,只剩下这么一点了……是我们须弥圣殿从那无上大教的废墟里面捡到的,不管怎么样,都是我们的东西……”

    听完这些话,秦浩轩啧了几声。

    “当初你们是从其他无上大教废墟里面捡到遮天翼,你们觉得这东西就是你们的?那我今天也是从你们手中捡到遮天翼的,当然也能算是归我所有了。”

    秦浩轩一字一顿,嘴里蹦出两个字:”不、给!”

    两名须弥圣殿的修仙者柔中带硬的一番话,本来是想要让秦浩轩屈服,不料碰到这么固执的家伙。身为须弥圣殿的仙树境修仙者,在哪里不是被人众星捧月地供着?今天碰到这不知名的小辈却连连吃瘪,两人心里面不禁怒火又起,互看一眼,不约而同闪过一抹杀机。

    “不给的话,出去之后,须弥圣殿雷霆一怒,你们教派就会成为齑粉,到时候别怪我没有事先提醒你!”话里是裸的威胁和腾腾杀意。

    秦浩轩一听,脸色顿时垮下来,刚才还散漫的目光陡然锐利如刀锋,盯在了对面两名中年修仙者的脸上——这两个人威胁太初教,一定要杀了,不能留下祸患。

    “你们以为,你们出得去吗?”

    矮个子中年修仙者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暗地里体内的仙树枝叶颤动,一如海潮的灵力汹涌。

    旁边的中年修仙者怒极。虽然刚才秦浩轩干掉了大师兄,但在他看来,秦浩轩毕竟只是区区仙苗境四十六叶的修仙者,况且他跟身边的师弟可都是仙树境修仙者,联手起来战力非凡。

    “你以为你有道目,就可以胜我们两人?不要太过自负!”

    秦浩轩淡然一笑,看着说话的修仙者,眼里寒芒闪动:”那好,我不用道目。”

    一说完,龙鳞仙剑出现在秦浩轩的手上,灵力萦绕,龙吟之声不绝于耳,煞气冲天。他背脊后光芒闪烁,近乎透明的白色铭文浮现出奇异的道韵,凝聚成了一双足足丈许长的光翼。秦浩轩的气势暴涨,彷彿巍巍大树参天,一股劲烈的风从他身上轰出,风压如刀,直逼两名须弥圣殿的仙树境修仙者。

    “嗯?”一高一矮两名修仙者感觉到秦浩轩气势的凌厉变化,脸色微变。这时,赫然看到面前人影一闪,凄厉的剑芒卷出滔天气浪,向两人斩去。等两人察觉到时,剑锋已到了面前。

    “好快!”两人心头一震,感觉到森然剑气舔舐皮肤的锋利,吓得魂飞魄散,这身法快到他们居然来不及反应。

    “刷——”

    矮个子修仙者眼睛一闪,射出了一把奇异的大雨伞。雨伞上有许多奇异的水雾符文萦绕,一出现就落下无数的丝雨,连绵如织,形成了一道密密麻麻、没有缝隙的雨幕。雨幕垂落,每一丝雨都具有斩铁断金的庞大祕力,空气都被撕裂开了无数的细小空气通道。

    高个子修仙者祭出了飞剑,在空中化为一条剑龙般的森然剑芒,向来到面前的剑锋斩去。

    “去死!”秦浩轩冷哼,根本没有闪避。体内仙叶上的十来个小人连同漆黑仙叶都一齐闪动,唤醒了磅礡的灵气,灌入龙鳞仙剑,一道神识突然爆发!

    “比昂——”龙鳞仙剑接受滚滚滔滔的灵力灌输,上面镶嵌的龙鳞似要活了过来,居然散发一缕龙的气息,剑芒如同大日闪耀,”轰”的一声,无数的雨丝被贯穿,连同黑雨伞一起轰然爆炸,射过来的飞剑被龙鳞仙剑如切瓜斩菜一样被劈成数段。

    两名须弥圣殿的修仙者感觉到本命灵器受损,胸膛如遭雷击,吐出一口鲜血,心想不妙,连忙飞遁。可惜秦浩轩的龙鳞仙剑已脱手,在空中斩出千丈馀的森然剑芒。

    “轰!”两人刚刚拔地而起的身影顿时被斩成两段,惨叫一声,掉落在地,发出”啪塔”两声。

    秦浩轩欺身上前,左臂刺青的鬼王瞬间冒出,张开大嘴喷射黑雾。两个从肉身逃出的怨魂小人一下被黑雾缠住。

    “哇呀呀──”两个怨魂小人在凄厉的叫声中,被鬼王嚼碎吞下,化为鬼气的一部分。

    得了这两个仙树境修仙者的元神补充,鬼王瞳孔里的猩红光芒暴涨,打了个饱嗝,重新化为刺青,回到秦浩轩左臂上进入休眠状态。

    秦浩轩手掌高扬,几团灵火轰然爆射,将地上一团团的血肉全部烧成了焦炭。一掌拍去,那些焦炭化为灰烬飞扬,不留下一点痕迹。

    两名修仙者一死,四周一片死寂。大阵虽然依旧绵延无极,但只是一堆烙印着奇异符文的石林,上面的符文也沉寂无声,黯淡无光。远远看去,荒凉古拙的大阵彷彿是一处枯寂的巨大坟墓。

    “道目究竟是什么东西?仙王炼制?第三天眼?”秦浩轩终于有空查看刚刚获得的宝物,心中想起刚才那几名须弥圣殿修仙者的话。

    拳头大小的道目散发黑光,上面有无数黑色符文闪烁几缕神祕光泽,又有一缕缕电光快速萦绕。

    小小的东西沉重如山,让秦浩轩拿着都感觉到吃力,浑身气血翻涌,使出全身力气才拿稳。秦浩轩握着道目,明显感觉到一种苍古的岁月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