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一十章 道目观遍诸天影【一更】
    秦浩轩瞳孔里金芒闪动,神识爆闪,却怎么都看不穿道目里面的动静,所有的神识只要靠近,就被吞噬得干干淨淨。

    “这东西究竟是什么来历?我看不穿。”感觉到道目里面如渊如海的神秘,秦浩轩更加好奇,仔细摩挲,感受道目的神妙,长久不言语。

    秦浩轩心一动,丹田的仙叶簌簌响动,一股股灵力汇聚,猛地冲进道目当中,汹涌的灵力如同大漩涡疯狂灌入道目。

    “嗡!”

    沉寂的道目散逸出耀眼的光华,表面上那些艰深晦涩的神秘符文闪动,带着一股悠久的气息,不停流转,光芒四射,在空中交织出镜面般的画面。

    画面中,不知名的地方,广阔得没有边尽,漆黑幽暗,厮杀声沸腾如潮。不知道多少修仙者正在里面跟一群幽泉魔渊的魔族厮杀,有的修仙者的仙树足足有九百九十九丈,已到达了仙树巅峰;有的修仙者仙放光明,灼灼如日,释放出无尽伟力。

    修仙者们不知道是什么门派,衣袍颜色不一,每面战旗都不一样。他们有的彼此靠在一起,对抗几十个甚至上百个魔族,勇猛强悍,情义深重,放心地将背脊交託给对方,全力对付面前围攻而来的魔族。甚至有修仙者死去,都紧紧守护着同伴的后背,阻挡魔族的偷袭。

    这些魔族也一个个实力强悍,里面甚至有秦浩轩曾经看过的王者身影,更有一群镇狱象魔族和山岳魔族中的佼佼者,举手投足间释放出磅礡气血力量,发出如同闷雷的声响。

    但无论魔族如何勇悍,修仙者们都是拼死不退,而且许多修仙者都实力非凡。画面一闪,在修仙者背后的营地里有冲天的光华闪耀,释放出无穷的道韵,显然里面有强大的修仙者坐镇。

    “啊!”突然间,修仙者阵营里面有数道猩红色的剑芒贯穿天地,传来了数声惨叫。数十名仙树境巅峰的修仙者背脊露出了森然血洞,心脏被击碎。在他们背后,一群面无表情的修仙者施展飞剑,从背后发难,猛攻修仙者阵营中央地带。一些修仙者猝不及防,瞬间毙命。

    “为何你们要叛乱?”有修仙者在嘶吼着,双目喷血,充满了愤怒和不甘。

    旋即修仙者阵营大乱,对面的幽泉魔族纷纷冲了过去。

    “这是哪里?”秦浩轩看得热血沸腾,修仙者在不知名的地方与幽泉魔族奋战,实在是为人间造福,连他也想参战。

    “可恶,居然有叛徒!”秦浩轩握紧了拳头,为那些在不知名地方征战的修仙者捏了一把冷汗。

    道目继续闪耀,情景又是一变。一处洞天福地灵力满盈,浓郁得化不开,滔滔如水流,五彩的光华交织。有个熟悉的靓影盘膝在无边的灵气当中,手中捧着不知道什么东西,有诡秘光芒笼罩着,里面隐约有神秘的诵经声传来

    “徐羽?”

    看到那个靓影,秦浩轩面露喜色。很明显,徐羽得到了什么大机缘,正在这洞天福地闭关修练。

    神秘的诵经声音,字字珠玑,甚至化为实体,如游鱼般围绕徐羽闪烁。许多符文都深入徐羽的皮肤里面,甚至在血肉当中发光。徐羽身处神秘的经文声中显得深不可测。

    又切换了许多情景,秦浩轩再次看到了熟悉的人。菜园沉寂,只有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和浇粪的声响。昔日那位雍容华贵、心比天高的皇子李靖,穿着普通的灰色布衣,肩上挑着粪桶走在碧油油的菜田里,挑粪浇菜捉虫,做得一丝不苟,脸上没有半点不悦。

    跟从前比起来,李靖此刻就像是一粒尘世中的微尘,是那么的不起眼。但是这样的李靖却让秦浩轩赞了一声。

    “想要冲天的神龙如今变成了潜龙,反而更加深不可测……他日如果绽放光华,必定是他再次掘起之日。”

    “张狂在干什么?”情景又是一变,秦浩轩赫然看到了老熟人张狂,意气风发,正在一处神秘的修仙战场上厮杀。此战场浩瀚莫测,竟是飘浮在无边的漆黑云霭里面。杀声震天。

    张狂站在一条长达百丈的符龙上,双瞳精芒闪烁,气势汹汹。手中灵剑喷涌庞大的灵气,一剑下去,劈斩出如同深渊般的秘力,只要有魔族冲过来,都被一剑斩杀。

    符龙周围足足有上千具魔族尸体横陈,彷彿小山般将张狂围在中间。他的四周还有许许多多的精英和天才青年追随,一个个气势雄浑,显然实力不凡。

    张狂身后一位赤着上身的精壮大汉举着太初教的大旗,大旗猎猎作响,只要张狂向哪里冲去,大旗也跟着一起冲锋。

    “这张狂,好手段。”秦浩轩看到这一幕,发出由衷的赞叹。张狂越强,太初教也会跟着增添实力,他当然高兴。

    道目当中情景流转。秦浩轩还看到了赤炼子不知道在太初教的哪处灵山上修练,背后的仙轮又多了一轮,闪烁秘力,光华灼灼。整座山峰似乎跟修练中的赤炼子产生共鸣,随着他的呼吸起伏。

    “南烟仙子?”在一幕情景当中,秦浩轩赫然看到了他想要斩杀的女人。

    南烟仙子的脸庞依旧被无上玄功萦绕,看不清楚。但是她即便化成灰,秦浩轩也能认出来。

    南烟仙子正带领着清羽坊的人在一处神秘的山峰空地上奋力厮杀。这座山峰,显然是在堕仙岛,只是不知道确切位置。

    南烟仙子所斩杀的人,显然是另外一队修仙者,不过这批修仙者里还有魔物参战,战局混乱,很奇怪。南烟仙子手中拿着一样异宝,是一面模样奇怪的鼓,不知道是什么异兽皮做的。每敲击一下,就散发出肉眼可辨的强悍音波,挟带奇异的符文冲击四方。被音波扫到者往往头破血流,甚至身体崩裂而亡……

    不过这情景有些模糊,秦浩轩睁大眼睛,神识闪烁,竭力想要将这情景看更清楚一点,起码要找到这个地点在什么地方,他想要追上南烟仙子,斩杀她。但没一会儿,情景越来越模糊,消失不见,切换成了另外一个情景。

    “妈的!”秦浩轩懊恼无比,狠狠地一拍手掌。刚才他试了几种方法,都无法让道目投射出的情景停下来。

    “嘿嘿,臭小子,吃瘪了吧!以为单靠灵力就能够让道目停下来吗?果然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跟本石皇果然有智商上的差距,只会凭蛮力办事……”

    赤溜的一声响动,秦浩轩背后的地面冒出了石妖的身影,绿豆大小的眼睛滴溜溜地盯着秦浩轩,很高兴,彷彿看到秦浩轩为难是件天大的喜事。

    “道目在你手上,你却完全不会用,暴殄天物……啧啧……”石妖怪叫。

    秦浩轩心一动,淡然地说道:“我不会用,难道你就会?”语气听起来颇不服气。

    石妖一听这话,一蹦而起,愤道:“居然敢怀疑本石皇的本事?本石皇当然会用了。这道目是崇阳仙王得到的,当年可是非常强,让崇阳仙王睥睨那个时代的众多天骄。不过随着时间流逝,岁月侵蚀,道目的力量流逝,威力不复从前……”

    “幸亏你这小子运气好,是现在得到这道目,如果在多年之后才得到,差不多就没用了,还可能化为灰烬,哼哼。”

    秦浩轩摩挲着道目,将石妖的话一字不漏地记在心里面,陡然间敏锐地察觉到一个问题。

    “万物都抵挡不了岁月的侵蚀……可惜崇阳仙王仅仅留下了一颗道目而已……”秦浩轩故意微微叹息了一声。

    石妖听到秦浩轩这话,洋洋得意地一笑:“你们这些人知道什么?以你们的机缘当然也就只能找到道目了……这个地方是仙王曾经居住过的古地,可是有重宝的。”

    秦浩轩眉头一挑,心里面涌起一阵欣喜,不过神情却表现得很平静,淡然地说道:”即便知道有重宝,想来你也不知道在哪。”

    石妖一听这话,不禁一愣,居然没有回答,因为它确实不知道仙王重宝所在。但是它心想,岂可在这小子面前示弱?

    一念至此,石妖昂然地说道“”哼,本石皇可以勉为其难教你这小儿几手使用道目的方法,你学会了,就能够找到仙王留在这里的重宝……那仙王重宝里面,也有本石皇能用的东西。如何?”

    秦浩轩刚才动用道目一下就将仙树境强者斩杀,当然知道这东西的威力厉害无比,只是苦于不清楚道目运用之法。现在听到石妖的提议,眼睛里一抹喜色一闪而逝。

    “好吧。”秦浩轩嘴角逸出淡然的微笑。

    石妖看到秦浩轩平淡的反应,心头一阵鬱闷“”这小子,这道目之法不知道多少人想要……居然还如此镇定……”

    石妖本来以为说出愿意指导道目使用之法后,秦浩轩一定会苦心巴结,没想到却这么平静,让石妖彷彿一拳打在空气上,嘴里哇哇乱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