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一十五章 万物莫不天地生【一更】
    原本生机勃勃,喷涌灵力的千年桃木迅速缩小,周围的灵气在道目的黑光照耀下不断消失。这种消失不是被震散,而是化为虚无,彷彿那些灵力从未存在,只是障眼法一般。

    苍鬱青葱且如山岳般巨大的千岁桃木一下子化作只有十人合抱大小,树枝枯萎,树皮朽败。桃树上面纵横的树皮缝隙就像是阴沟一样漆黑污秽,刚才不断飘出的桃香也变成了一阵阵腥臭,令人作呕。

    那些令秦浩轩心动不已,想要吞吃的千岁桃更恐怖,哪里还是什么桃子,分明就是一颗颗恶鬼头颅所化成的。每一颗恶鬼头颅都在凄厉地嚎哭,恶鬼已跟婴孩一样长出了手脚,漆黑尖锐的爪、牙刺向秦浩轩,瞳孔有毫不遮掩的贪婪,咿呀怪叫,想要将秦浩轩吃掉。这一幕让秦浩轩大感震惊,整个人几乎如化成石头般呆立原地。

    此时千岁桃木周围的气息被破除,一切都在道目的奇异黑光当中失去了伪装。这时候秦浩轩发现身边的老药精也不同寻常,十分诡异。

    此时秦浩轩的神识又能运作了,清楚看到老药精的双足之下居然连接着粗壮无比,如同蟒蛇般的树根,树根里隐约有血红色的精芒闪烁。这些树根,都是从巨大桃木延伸出来的。

    “靠,这死药精……不对,它分明就是千岁桃木的树灵!”秦浩轩一下子醒悟过来,一股凉气从尾椎骨直冲天灵盖,浑身都忍不住一震。

    老药精更是很吃惊,没有预料到面前的事情发生,身影一闪,倏尔扑入了看起来干枯腐朽,散发出诡异气息的千岁桃木当中。

    鬼王眉心的道目继续喷出黑光,已将千岁桃木周围十里都笼罩。黑光渗进地下,那看起来生机勃勃的金壤土纷纷失去了光泽而黯淡下去,跟普通的泥土无异。

    而在桃木下数百丈深处,秦浩轩看到了更加恐怖的一幕。千年桃木下,血色的根就像是一条条血色巨蟒纵横百里,密密麻麻,散发出恐怖气息,下方彷彿是座巨大的坟墓,有足足千百来具尸骸。

    这些尸骸依稀可以看到面目,只是一个个眼眶深陷,没了生机。每具尸骸的头颅都被巨大的血色树根贯穿,身体各处都有密密麻麻的根须缠绕,尸骸都穿着不一样的服饰,不少服饰是万载大教甚至无上大教所有,还有服饰则是幽泉魔渊的王族所有。可以想像,这些尸骸在没有死亡之前身分何等恐怖,一个个来历都大得惊人。

    其实这也不难猜到,崇阳仙王布置法阵所留下的药园,没有一定实力的修仙者怎么能够闯入?别说闯,即便是想寻到此处都很困难。秦浩轩如果不是拥有道目还有石妖的帮助,都不可能会发现深藏在大地深处的腐朽药园。

    这些尸骸当中,有些尸骸还保留的灵力全部被血色树根吸收,成为千年桃木的养分。

    秦浩轩打了个冷颤,彻底醒悟过来。自己绝对不会是第一批进入这里的人,昔日肯定有许多人来过,但是都被这狡猾的千年桃木树灵欺骗而丧命,成了千年桃木的肥料。

    “如果不是有鬼王的道目而发现不对劲,恐怕连我都有可能着道……”秦浩轩嘴唇一阵干涩,升起一丝惧怕。

    好阴险,好毒辣的树灵!

    “好险……差一点就上当。”秦浩轩脸色铁青,往后一步便退了千丈远。

    “看来崇阳仙王离开之后,这一片天地便都被你霸占了。”旁边的石妖一蹦而起,看着老桃树破口大骂:“好无耻的老东西,连本石皇都敢欺骗。幸亏本石皇的手下有几分本事,看穿了你的阴谋。你身为一株桃树,好好开花结果供养世人就够了,居然杀人,还杀了这么多,将他们当成了肥料……你这家伙,难道不怕遭天谴吗?黑心肝的老头,本石皇鄙视你。好没有树性的黑心肝老桃子!”

    秦浩轩在旁边无语,心想他什么时候成了石妖的手下?

    被石妖絮絮刀刀地痛骂了一通,又没有成功让秦浩轩上当,千岁桃木树灵原本就恼怒,巨大的身影浮现在桃木后面,脸色铁青。

    “你这破石头,好意思骂我?当真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底细?哼,你在山洞里装神弄鬼,不也是欺骗别人,让人以为你是仙王打坐的石台而坐上去,再吞噬他们?你这些岁月杀的人纵然没有我多,但也不少吧,还有脸骂我?”桃木树灵反唇相讥。桃树粗如巨蟒的树枝都在簌簌地颤动,彷彿想要将石妖抓起来狠狠撕碎。

    石妖听到这话,一蹦而起:“我呸,你这个没有树性的老桃子,居然敢质疑本石皇的石品?本石皇杀的人可都是罪该万死之人,在他们坐上石台的那一刻,我就探测到他们过往的一切。只要罪孽深重、杀人无数者,本石皇都替天行道将他们吃了,罪孽不深的人,只要能够通过本石皇的考验,我都会送他们一些有关仙王的东西……呸,你这黑心肝的臭桃子,不要将本石皇跟你相提并论!”

    “居然还是个有原则、有石品的石妖……”秦浩轩听到石妖的怒骂,虽然愤恨千岁桃树树灵的阴毒,但也觉得一阵好笑。

    石妖这一番怒斥铿锵有力,正义凛然,居然将老桃树骂得半天没有言语,气得整株桃树轰轰作响,桃叶纷飞。每一片桃叶都蕴含莫力,上面有奇异的符文闪烁、轰鸣,飞落下来如同雷霆炸响。

    “哇哇哇,你这死老桃子,说不过我就动手!你还有没有一点树品?要动手,也要提前说一声啊!”石妖哇哇怪叫,作为躯体的石台居然在地上连连蹦跳,灵活无比地躲过了诡异桃叶的轰击。

    秦浩轩速度也极快,自由之翼拍动,躲避过一连串的桃叶攻击。一会儿,他方才站的地方出现了无数森然巨坑,卷起漫天的尘埃,每一粒尘埃都挟带着一股特殊的阴森气息。

    秦浩轩身边的鬼王道目连闪,在道目目光的照耀下,漫天的风沙里面瀰漫着无数丝丝缕缕的凄厉英灵怨气。可想而知,这一片土地在无尽的岁月流逝中,究竟有多少实力强大者死在了狡猾的千岁桃精手里。这些死者的怨气将这一片土地变成了诅咒之地,阴气森森。

    千年桃精发了一会儿的火,并没有继续动作,阴森森地发出”咯咯”的尖锐笑声,传遍四方,高耸入云的干枯树身震动不停。它枝叶上凝结的一颗颗恶鬼头颅也都一起怪笑,树叶簌簌,鬼哭阵阵,一时间充斥鬼哭之声,格外慑人。

    笑了好一会儿,千岁桃精的桃木躯干上显现出苍老的树灵,嘴巴张开,对着秦浩轩粗声粗气地说道:“被你看穿了也无妨。历经岁月,我的树根已经遍布这空间的每一个角落,可以说整个空间都被我控制。你乖乖听我的话,臣服于我,按照我说的去做,帮我多弄一点肥料过来,我便不杀你,还会给你好处。”

    “如何?”说到最后,千岁桃精的声音里隐约有一丝蛊惑的力量,传入秦浩轩的意识海里。

    秦浩轩神情淡然,缓缓露出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

    “你口中的肥料,可是指其他的修仙者?”秦浩轩淡然地反问。

    “万物莫不是生于天地,死于天地。修仙者、肥料,对于我来说只是同一件事的两种不同的说法而已。”千岁桃精彷彿在笑,整个树身都在摇晃,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呸,无耻!你是一棵树,餐风饮露才是正途,最多给你浇浇粪,吃吃大便,那便是你的大餐……呸呸呸,还说什么肥料,分明就是想吃人!真是一棵恶树,吃人都吃上瘾了。臭小子,可千万别答应它……这死桃子,不是什么好东西……”石妖在旁边连连怪叫,继续对千岁桃树冷嘲热讽。

    “刚才它给你的那些灵药药体,恐怕药魂也不是被天劫击杀,而是被这老不修吃掉了……”石妖大声提醒秦浩轩,它是真看不起老桃子,树根遍布仙王药园将所有精气都吸收了,想必这无边的金壤土灵性大失也跟这贪得无厌的老桃子有关。

    “让本石皇吃得不尽兴,简直可恶。”石妖怒骂不停。

    “这世间,人可食我之精桃果腹充饥,本座为何不可食人补己身?人有命,我便没命?人有灵,我岂无灵!”千年桃精连连咆哮,一条树根骤然从泥土里窜出,向石妖抽去。

    这树根来得毫无徵兆,既阴险又快速。石妖从后面被抽了一记,发出劈啪的金铁交击声,抽得石妖一个趔趄,却只是在上面留下一道白痕,没有什么损伤。

    “哎呀,臭桃子恼羞成怒了……要杀石灭口啊!”石妖连蹦带跳又退后了数丈。

    这时候人影一闪,秦浩轩的龙鳞仙剑出手,重重斩在桃木窜出的树根上。龙鳞仙剑何等锋锐,而树根比起千岁桃木的其他部位是较脆弱的地方,顿时几缕拳头粗的根须被斩断,千岁桃木发出一声尖叫。

    “你一定要跟我作对?下场可是死!”树灵暴露出干枯树身,以血红色的瞳孔盯着秦浩轩,语气愤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