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五十三章 卦艺无双惊西极【三更】
    不多一会,一个身穿青色衣袍的英俊男子就来到了迎客阁,这个男子不过二十多岁的模样,而且神色间一片淡然,没有刻意的热情,反而带着微微的疏冷之气。

    他心中也对这份任务十分不满,毕竟他是灰种,还可能是西极教未来的掌教,一个未来如此不可限量之人,若是来接待太初教的慕容超,那还说得过去,可是竟然让他来接待这个什么自然堂的堂主!

    自然堂是太初教一个可有可无的弱堂就不说了,那个秦浩轩也不过是个弱种,长山长老竟然如此礼遇他,这真是令钱明心中十分不满。

    但是心中再不满,他接待秦浩轩的时候,依旧礼貌有加,处处彰显着大教的风派。

    钱明领着秦浩轩来到了一处花丛掩映,绿树茵茵的的庭院里,对秦浩轩道:“秦堂主刚来,必定困乏了,请秦堂主就暂且住在此处,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我就住在隔壁。”

    秦浩轩微笑着点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屋子,虽然此处庭院十分美丽,假山流水一一不少,但是,却只有一处房子。

    秦浩轩转念一想,对了,刚刚在迎客阁,他承认了蓝烟的母亲使他的岳母,那么他与蓝烟就自然的被西极教被认为是一堆双修道侣了,想到这里,秦浩轩也就没有多说什么、

    “秦堂主远道而来,先休息一晚,等明日,再让钱明带堂主去我们西极教各处转转,见一见西极教的风景,然后再向秦堂主讨教一些,有了秦堂主的指点,想必钱明也能在仙道上更进一步。”钱明很真诚的说道。

    秦浩轩道:“钱道友说的什么话,你的资质比秦某高,要说讨教也是秦某向你讨教。”

    钱明笑笑,彼此又说了一些场面话,就各自告辞了。

    秦浩轩一回到房屋中,就问蓝烟:“为什么不离开,而是要答应住在这里?我们两个在加上石头也算是一股力量,出去了也可以找一下你的母亲。”

    蓝烟摇了摇头,说道:“每一个教派,都会有一个卦坛,我想借他们教派的卦坛一用,但是刚刚我没有开口,毕竟你是太初教堂主……而我不是。”

    “你不是他婆娘吗?你也有身份……”

    小石头跳出来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秦浩轩一脚踢出千丈之外……

    “休要听那石头乱嚼舌根子……”秦浩轩面带抱歉的看着蓝烟:“即使如此,咱们现在便去找钱明好了……”

    蓝烟想着小石头的话,心头微甜,打算回头给这小石头买几块石头犒劳一下它,同时暗暗思索,若是见到母亲大人,又该如何介绍秦浩轩……情郎?救命恩人?太初自然堂堂主?

    钱明对于自己刚刚回到房间,便被找上门来,心中也很是无语,只能耐着性子,有礼貌的进行着接待。

    “钱道友,我们想借贵教的卦坛一用。”

    钱明面上十分意外,便问道:“秦堂主借卦坛何事?”

    秦浩轩道:“我想推算一下她母亲的位置。”

    钱明沉吟一会,回答道:“既然这样,那不如秦堂主将那个女子的生辰八字告诉在下,让我为你推算。”

    秦浩轩笑了一下,说道:“多谢了,不过还是我们自己来吧。”

    秦浩轩此话一出,一直面色温和的钱明心中更是不爽了,莫非你们还怕我还能拿那个女子的生辰八字去害你们不成?

    当然!钱明最大的不满,更是因为秦浩轩不过是一自然堂的,还敢与自己争谁去卜卦,自然堂不论是哪一方面都非常弱这个就不说了,而太初教之所以有今日的威名,比之前两届的掌教执教之时风头更盛,那是因为你们掌教勇猛好斗,战斗力非常强悍,占卜这一方面就真的很弱了!

    这周围数国之内,占卜之术最强大,非我们西极教莫属,而我钱明又是灰种,在占卜一道上更有过人的天分,而我们的占卜术也非常厉害,一般教派外出历练寻宝,所寻找回来的宝物,也比你们太初教多得多。

    钱明看着眼前的秦浩轩,虽然心中不忿他一个灰种竟然在天色将黑之时在这里招待一个弱种,却还是微微点了点头,将两个人请到了西极教的卦坛。

    钱明将他们领到卦坛之后,秦浩轩就感到了一股天地之间亘古悠扬的气息传来,萦绕在周身,随着人往前走的每一步,都在自发的做着调整。

    而蓝烟一进入这个卦坛,整个人都不一样了,她虽然依旧身穿蓝衣,却在无形中增添了一抹不容人亵渎的高贵圣洁,她神情虔诚,面容平淡,黑色的发丝在一片微风中缓缓飘荡。

    西极教的卦坛全部由汉白玉构成,八个个突兀而又奇特的高台分立于中央卦坛的乾、坤、巽、震、坎、离、艮、兑八个方位,形成小成之卦,高台周围又高高立起八八六十四个直指天空的圆柱,其中暗含天地五行阴阳之变幻,彼此相互搭配,层层渐进,最终,天地的奥妙汇聚于中央宽不见头的卦坛之上。

    所有的白玉柱子上都用最精纯的灵法,雕刻出了无数符文。

    秦浩轩看着这些繁奥的符文,这些符文静静的刻画在柱子上,人畜无害的模样,他一不留神就看的时间久了些,一刹那,只觉得心头巨震,心神不稳,这些繁复难懂的符文竟然突然在他的眼前飞速的旋转,一股猛烈地冲击直击他脑中的神识。

    秦浩轩心头巨骇,连忙用他浩瀚无边的神识在脑中筑成一道屏障,来抵御这些东西的入侵,同时敛眸垂首,不再过度的关注柱子上的东西。

    旁边的钱明,虽然微微低着头却一直都在关注不知死活,一直盯着卦坛周围柱子看的秦浩轩,见他虽然有过一瞬间的惊慌,却很快的镇定下来,甚至知道不去看那些符文,心中失落的同时又觉得秦浩轩此人果然深不可测。

    想这一方卦坛,是他们开派老祖用最精准的卦卜之术构成,而在中央卦坛周围,更是巧借天地五行,布下了一道道惑人心神,冲荡灵脉的阵法,经过数代教派中卜卦之术大能的加持修改,谁敢小觑?

    他们所有学习卦象之人,在进入卦坛之前都被严令禁止抬头观看卦坛周围的符文。

    曾经有个仙婴道果境的老祖,觉得自己实力强悍,来到卦坛之后,如同闲庭漫步,随意释放神识,肆意打量,最终神毁道消,令教派长老、掌教痛惜不已。

    而道行浅的,只是一眼,都会令他目眩神迷,虽不能说立即就倒地身亡,还是会受很大的苦头的,首先脑中神识就会先受不住。

    钱明原本想,先不提醒这远道而来的秦堂主,让他吃些苦头,知道他们西极教卦坛的厉害,只要这个秦堂主的修为不是太差劲,及时提醒,还是可以保命的。

    谁知道,这个秦浩轩看了十几息的时间,竟然只是在脸上闪过一丝慌乱,气息有些不稳,却又很快的稳住了心神,这个人……不简单!

    钱明看着秦浩轩的眼神也发生了一些变化,不过……很快,他便没有精力去观察秦浩轩了。

    整个卦坛高高矗立在半空当中,从地面到中央卦坛有九九八十一个台阶,每一个台阶也都是用暗含两仪四象的符文雕刻而来。

    如果是对卜算一道一窍不通之人走向卦坛,那么他连一步都迈不出去。强行向上者,一定会遭到自己灵法反噬。

    可是,秦浩轩所带来的那个女子,用钱明从未见过的走位,走在这九九八十一个台阶之上,就好像走在普通的人间小道上,身姿轻盈,步履轻快,衣袂翩飞,从背后看去,如同慢慢踱步进入天宫的仙女,出尘圣洁,令人望而仰慕。

    即使是开派祖师留下的八卦走位,都没有这个女子带给钱明的震撼多,只是看着她一步一步,拾级而上,就有一种物我两忘的醺然陶醉之感,若是真的将她的那种步法学到手中,又会是怎样的一种感悟呢?

    蓝烟很快来到了卦坛中央,有灵光环绕在她的身侧,时隐时现。

    那是用整整一块汉白玉建起的卦坛,宽不见头,而卦坛中央,只有一方用了不知道活了几万年之久寿龟的龟壳制成的圆桌,桌子之上,是一个莹润光滑,同样由龟壳制成的摇签筒,摇签筒之内,是安安静静的三个铜钱。

    的此时夜色已至,漫天的星辰在卦坛之上闪烁。

    蓝烟拂衣跪在圆桌之前,盈盈如玉的双手,虔诚的举起了手中的龟壳。

    这一瞬间,整个卦坛好似活了一般,道道冲天的柱子之上,有片片灵光闪现。

    这一手,令钱明瞪大了双眼。

    蓝烟敛眸垂首,双手握着龟壳,一下一下,摇晃了起来。

    第一下,她的头顶,漫天星辰投下的光影,瞬间形成了一副流光溢彩的八卦之象。

    第二下,星星点点的光点,不住的飞舞,旋转,形成了无数飘荡在苍穹之下,八卦之上的符文。

    第三下,所有的符文,在一瞬间,幻化成了白色的飞鸟,从八卦之上,按照八个方位,四散而出。

    秦浩轩看到钱明的反应,心中暗暗叫糟!自己不知蓝烟的卦艺到了这般地步!这西极虽然卦艺能力在太初之上,想来怕是也没这般本事吧?钱明乃是灰种弟子,都这般反应……难保西极对此事没有反应!等蓝烟问卦完成!必须尽早下山!不然怕是要出事了……别四处征战不死,而折在了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