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五十五章 镇教太清八宫符【五更】
    西极教的高层人员聚齐之后,出现过一段短暂的沉默,这个沉默被神机堂的堂主郝义山率先打断了。

    “掌教,这七天中卦坛异象纷呈,是我们西极教之幸啊。”郝义山坐在位置上,红彤彤的脸上闪现着激动。

    西极教的掌教太学真人,仙风道骨,他轻轻一拂自己全白的胡子,状似疑惑的问道:“哦?郝堂主,我西极教何幸之有啊?”

    郝义山虽然是第一个开口的,但是他并不傻,在心中叫了一声老狐狸之后,立刻拱手道:“刚刚卦坛异象,是我西极教之福,那卦坛上的姑娘也正是上天好德,赠与我西极教的一份莫大的际遇,是为了让我们西极教将卜算之术增补缺憾,再创开派老祖的辉煌。”

    太学道人微微一笑,这个郝义山是真的会说话。

    神机堂堂主郝义山话音刚落,斗战堂的堂主赢战立刻说道:“郝堂主此话不错啊,既然是上天赠与我们西极教的际遇,那我们就应该顺应天意,收下这份礼物,让她为我们所用。”

    一个长老也在他的位子上,说道:“再不济,学的那个姑娘的占卜之术,也是我们西极教的幸事。”

    太学道人,在大家说过话之后,都点了点头。

    然后,他缓缓道:“不过,这个女子,是太初教的秦浩轩带来的,我们若是想要留下她,恐怕不易。”

    斗战堂堂主赢战道:“这怕什么?他一个刚刚修仙不到十年的小子能有什么发言权?若他真的不肯,我们也可以直接拿掉他。”

    一个发须皆白,身穿月牙白道袍,坐在掌教左手边,一直在闭目的老者,缓缓睁开了眼睛,他双眼浑浊,面上皱纹层层叠叠,这是天人五衰将至的征兆。

    而这个老者,就是西极教五大太上长老的其中一个,同业道人。

    一般而言,门派里这种仙婴道果境的太上长老都会找个隐蔽的地方,躲避天机,试图来延缓自己天人五衰的进度,可是蓝烟所带来的异象实在是过于骇人,门派中一些寿元将尽的人,都从这一幕幕的异象中看到了活的希望。

    有这等卜算能力,只要为自己卜算一卦,窥看天意,没准就能找到一份大机缘,在为自己挣得几十年甚至几百年的寿元。

    要知道,寿元,是修仙者自从踏入仙道,就一直在苦苦追求的东西。

    这个老者睁开眼后,有几个修为不是很高的随侍,连呼吸都感觉有点不畅了。

    掌教太学道人这时候说道:“那个女孩是秦浩轩带来的,秦浩轩又是太初教的一个堂主,就算再怎么不济,身份摆在那,若是冒然杀死他,太初教的一个堂主无故死在我们教派中,在情理上怎么也说不过去。”

    太学道人看了眼还想说什么的赢战,继续说道:“太初教毕竟不是一个小教,若是因为这件事与西极教站在对立面,谁也无法保证,太初教不会跟残余的散修联手,反过来对付我们。最后,再提醒诸位一次,想一想太初的黄龙!”

    黄龙二字出现在的那一刻,所有人都沉默了……

    血手人屠!

    真论单打独斗的对杀,谁砍的过那个疯子?

    就在众人又陷入沉默的时候,赢战低头眼睛转了几圈,然后抬头对掌教说道:“掌教,我还有一事要禀报。”

    掌教看了他一眼,道:“何事?”

    赢战回答道:“六天前,我亲自去了一趟烈火国皇宫,去看了看秦浩轩所说的我们斗战堂弟子与散修同归于尽的战斗现场,总觉得有些不对。”

    赢战此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他身上了。

    掌教问道:“哦?怎么说?”

    赢战道:“从现场的痕迹看来,好像就是两个人相互斗法,最后相互砍杀致死,但是,就是因为现场过于完美,令弟子有一丝难以下结论。”

    掌教继续问道:“那你现在的结论是什么?”

    赢战道:“从那个战斗现场看来,有九成机会,正如秦浩轩所说,两人相斗而死,另外一成,我怀疑,是有人杀了他们两个,然后伪装出一个两人相互拼斗的场面。”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便是连那刚刚睁开眼睛的太上长老同业道人,看着赢战的目光都带了一丝赞许。

    “一定是那个秦浩轩杀了我们教派弟子,然后又弄出两人相斗而死的场面的。”神机堂堂主郝义山率先发声。

    “恩,我也同意赢堂主的那一成看法,那个秦浩轩看着就不像好东西,带着那个女人来我们西极教还不知道是为什么呢!我看两个人没准心怀叵测!”一个长相艳丽的女子说道,她正是八大护法之一的吴曼曼。

    这时候,赢战身后跟着的弟子郑哲也说道:“掌教,既然这两个人如此狼子野心,我们一定要把那个秦浩轩拿下,然后再将那个女子的秘法询问出来。”

    钱明来到会议堂的时候,听到了吴曼曼跟郑哲的话,他心头一惊,原来……教中已有如此多的人在打那个蓝烟的主意了?

    钱明没时间多想,快走几步来到了会议堂。

    然后他发现,除了四大堂主,八大护法以及理事的三位长老之外,两个多年闭关不出的太上长老也赫然在列。

    这也发现非同小可啊,要知道这两位太上长老,连前一段时间,掌门的大寿典礼都没有出现,可是现在……竟然全都出来了!

    钱明进来的时候,看到他们全部都是发色灰白,面上有颓色,知道这是天人五衰的征兆。

    看来,他们都把卜算能力十分高深的蓝烟,看做了最后的灵药了。

    见钱明来到,掌教太学道人就问道:“卦象怎么说?”

    钱明回答道:“卦象显示,那个蓝烟的母亲,在东南方向。”

    “竟然真的被推算出来了?神机堂的郝堂主拿着他的宝贝八卦演算了无数遍都没有个头绪啊。”丹药堂的刘标说道。

    “刘堂主你什么意思?啊?是说我们神机堂不如人吗?”

    “呵呵,意思郝堂主可以慢慢体会,毕竟那是一个才刚刚二十多岁的小姑娘。”

    “你……”

    “好了。”西极教掌教太学道人喝道。

    原本还在争论的两个堂主,全都闭嘴了。

    “不如人就不如人,那个小姑娘在卜算之道上甚至比开派祖师还要深厚,说你不如开派祖师,莫非你还要争辩?”太学真人缓缓说道。

    这话一出,神机堂的郝堂主微微垂首,面上一片愧色。

    “大家还是好好想想,如何才能将这个女子留下为我们所用吧,有了这个女孩的秘法,何惧其他教派?”一个身穿藏青色袍子,满脸褶皱的老人说道。

    郝堂主立刻接话:“无秋长老说的是,我们现在可以拿秦浩轩杀了我们的弟子这个……这件事,先拿下秦浩轩。”

    西极教掌教皱了皱眉,慢慢的摇了摇头,道:“不可,这件事还是有很多的错漏点,我们必须要找一个最稳妥的法子。”

    听到这里,钱明上前一步,对掌教深深一躬身,说道:“掌教,秦浩轩执意要去东南坠仙谷,不如让弟子带他们前去,然后在西极教地界之外,杀掉秦浩轩,带回蓝烟。”

    掌教太学道人,眼光闪动。

    钱明又道:“之前已经调查过,这个秦浩轩不过仙苗境四十六叶的境界。弟子不才,修仙一百五十年,才至仙树境四百丈,但是,对付一个区区四十六叶的仙苗境,也不过如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

    “掌教!”一个平日里不怎么出现的长老站起身,对坐在主位上的太学道人一拱手,“就让我去助这个弟子一臂之力吧!”

    钱明听着这话想但翻白眼,因为他觉得对付一个秦浩轩,他自己就完全可以了。

    这个龙山长老,肯定是因为自己寿元将尽,所以想抢先一步得到那个蓝烟,学习她的八卦之术。

    可是,钱明很快就连翻白眼这个动作都不想做了,因为一个个长老护法,都纷纷表示,为了以防万一想要帮忙协助。

    钱明看向了掌教,掌教这么英明的人,肯定不会同意他们去的,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仙苗境的人罢了,何必这么多人呢?

    太学道人端坐在掌教座位上,听着众人的话,微微沉思一会,说道:“让斗战堂的郑哲跟着你,你们一起去,务必将秦浩轩拿下,将那个女子带回。”

    钱明微微一愣,郑哲可是仙树境五百丈的高手,而且出自斗战堂,战斗经验丰富,出手狠辣。

    虽然觉得掌教有点小题大做了,派两个仙树境修为如此高的去对付一个修仙不到十年的仙苗境弟子,但是钱明还是很谦恭的点头。

    太学道人起身,对钱明道:“我再助你符篆一件。”

    太学真人站在高台上,长袖一翻,一道闪着金光的符篆出现在他的左手之上,在金光之中隐隐有一座宫殿的影子。

    此物一出,周围所有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这这这……”

    “这是太清八宫符!这可是开派老祖宗留下的宝贝啊。”

    “掌教,你……”钱明愣愣的问着掌教。

    西极教掌教太学真人道:“钱明,拿着吧。”

    钱明几乎是呆愣的接过手中的符篆。

    这真的是太清八宫符!

    传说,这个符篆是可以反复使用的,而太清八宫符一经催动,就好像将人困在了一所巨大的宫殿当中,手拿符篆之人,可以在这一所宫殿中操纵无数的阵法攻击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