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八十章 上代掌教镇场子【一更】
    苏百花也站起身,微微皱眉,她在心中叹了口气,要是秦浩轩真出了什么事,她怎么跟徐羽交代?

    苏百花用清丽宛如黄鹂的声音说道:“周护法先别急,先别急。浩轩,看起来受伤很重,是不是先疗伤,再闭关?”

    碧竹子点了点头,表示同意苏百花的话:“是啊,我们现在是需要想办法解决这件事。但秦堂主还是先疗伤好了……”

    古云子虽然非常不满秦浩轩,这时候也说道:“西极登门的时候,怕是会要我们交人,这人……我们是一定不会交的!秦堂主也不是那种没事找事的人,怕是其中还有缘由,我们也该听秦堂主说说,到时候应对西极也更好应对。”

    夏云子也附和三个堂主。

    张狂站在他们不远处,看着跟四大堂主以及赤练子跟周天生的着急,冷冷说道:“秦浩轩是我要杀的人,谁都不能动他!西极?也不行!”

    周天生顿觉一阵头疼,紫种……您这时候就别掺和了好吧?便是真的同西极干仗,你也得躲起来!不能被人发现啊!

    秦浩轩眼中带着淡淡的笑意,心下有浓浓的暖意,他看着众人,然后重复道:“那么,我们请太上长老出来吧。”

    “咳咳。”夏云子咳嗽一声,道,“这件事……的确够格请太上长老出来了,但是,额……”

    碧竹子见夏云子看向自己,非常不满的看他一眼,然后说道:“但是,也不知道,那个,太上长老,愿不愿意为了这件事出现啊……”

    剩下的几个堂主、护法还有长老也是面上带着为难。

    秦浩轩所说的这件事吧,说大它挺大的,说小呢,其实也就那么回事,谁都不愿意当出头鸟去请太上长老,要是太上长老不愿意被打扰,再被骂一顿,这就得不偿失了。

    赤练子气呼呼的看着这群人,然后甩手道:“行,你们不请,我去请!”

    赤练子在众人讪讪的脸色下,走到大殿中间,拿出一张雕龙画凤的符纸,抬手一挥,一道火光从他指尖迸出,赤练子将秦浩轩所说的这些都用火光写在了符纸上,刚一写完,符纸周身火光一闪,化作了灰烬。

    过了几息的时间,一道苍老却浑厚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根本让人分辨不出说话之人在哪。

    “胡闹,老夫哪有时间管这些事?!”

    语气中是重重的指责,赤练子跟秦浩轩面面相觑。

    周天生眉头紧锁,太上长老如今风烛残年坐诊太初,让他管这事情确实有些过了……只是……其他人……怕是难以处理……

    张狂一直站在靠近门口的位子,看他们在讨论,这时候,他微微疑惑的看了看秦浩轩,在他印象中,秦浩轩不是这种为了西极教这点小事,就这么劳师动众的人。

    他直觉,秦浩轩一定有更重要的事情没有说。

    张狂略微一思考,也信步超前走了几步,也拿出了一道与刚刚赤练子相同的符纸,只是在上面写了一句话“有要事相商,请太上长老移步黄帝峰”一句话写完,符纸同样化成了灰烬。

    所有的人都震惊的看着张狂,完全不敢相信刚刚竟然是他为秦浩轩去请太上长老!

    这小子刚刚不是还说要取秦浩轩的性命吗?!周天生发现自己越来越是不能够理解现在的年轻人了,便是紫种也不能随便惊动太上长老他老人家,他老人家不是半截身子入土,是真的几乎全部身子都入土了,强撑着不死呢。

    秦浩轩也诧异的看着张狂,这小子……感觉怎么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说不上来……但感觉……这小子现在很**的样子啊!

    那道苍老的声音应该是沉吟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话的:“既然是紫种邀请,那么老夫就给个面子。”

    话音一转还是透出了浓浓的不满,一直在隐藏自己遮掩天机的他,是万分不想出现在外面的,因为,那是会折损寿命的,现在他们这些老家伙的每一天都万分宝贵!

    但是这是紫种来邀请他的,紫种那可是门派未来的依仗,自然有这个面子的!

    “如果姓秦的那小子没有什么大事,就自行领罚吧。”

    话音刚落,原本还坐在座椅上的几个人全都站了起来,神色恭敬,态度谦卑。

    一阵异常盛大的灵气波动,由远及近,还未等秦浩轩仔细感受这股慑人的威势,他眼前白光一闪,瑞气千条的光芒就从整个黄帝峰散发出去。

    一个身穿白色衣袍,发须皆白的老者若隐若现的出现在那层柔和的白光中,瑞气从白光外围向外披散。在这个夜色中,就连天上的寒月都失了光辉。

    所有人在他面前恭敬的站着,没有一个敢随意抬头打量,老者的面孔隐在白光中,根本看不清。

    灵气本就浓郁的黄帝峰,现在就疯了一般围着这个单单只是站着那老者打转!

    “请老夫何事?”

    老者虽然站在他们面前,可是声音依旧如同刚才那样,从四面八方涌进他们的耳朵。

    所有人都不敢说话,只拿眼睛偷偷瞧秦浩轩。

    秦浩轩也没有说话,他直接将自己的龙鳞剑取出,然后暗中发动体内仙树上所带着的寒月琉璃灯中的寒焰,寒气缓缓散出,朝龙鳞剑射入,然后围裹着一个被封在寒冰中的看起来模模糊糊的人取了出来。

    其实在秦浩轩催动体内寒焰的一瞬间,离他很近的赤练子唯一的一个胳膊都立刻结出了一层冰,他早早惊叫着跳开,远离秦浩轩了。

    不仅仅是赤练子,连苏百花跟夏云子堂主身上都结了一层寒霜,被冻了之后立刻引灵法护体,才免过了被冰封的后果。

    等那个冰雕完全取出,整个大殿中都蔓延着有些无法忍受的寒意,所有人运功护体,甚至太上长老周围的白光都浓了不少。

    慕容超的修为不如里面的这些堂主护法,整个人虽然已经立刻运功护体了,但是依旧被冻的瑟瑟发抖,牙齿不住的打颤。

    实在是太冷了!他们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寒冷的冰气!

    要知道不仅仅是秦浩轩催动的寒焰,更大的寒意其实来自冰封着上任掌教的冰块,这个冰块在离寒月琉璃灯不远的地方树立了几百年,被秦浩轩带出来之后,又一直小心的用寒焰冰封着,会把他们冻成这样也是秦浩轩意料之中。

    被秦浩轩突然弄出的寒意,都措手不及的众人,看向秦浩轩的眼中,都带了些埋怨。

    “秦堂主,你……”

    “啊!!!”

    周护法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苏百花的尖叫声遮盖了,他心中的不满达到了极点!!!

    可是,不仅苏百花,大堂主出现了阵阵惊呼声!

    “这这……这是……”

    “这是掌教啊!!!!掌教!!”

    “掌教……”苏百花眼眶红红的,有泪珠在里面打转。

    在场之人,无人可以拟制自己的情绪!

    华一掌教!

    赤炼子的独臂不受控制的抖动着,声音略带着几分抽泣:“掌……掌教……华一掌教……”

    冷吗?

    大殿之上温度极低!

    可几名护法同长老,硬扛着那透入骨髓的寒气,来到冰雕前,若不是那寒意太甚,众人早已经将冰雕中的掌教抱入怀中!

    一个消失了那么多年,所有人都觉得再也见不到的掌教,竟然真的出现在了眼前,所有人都不敢置信,却又狂喜的相信着!

    他们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冰雕中的老者,真的是上任掌教华一真人!

    苏百花终于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被白光包围的老者,在看清楚冰雕中的人影之后,身上的气势一下去了大半!

    他就像一个普通的老人,见到了自己音讯全无多年的老友,虽然没有痛哭流涕,可是面孔上抑制不住的颤动,眼中满满的震惊不敢置信以及狂喜却也将他内心的起伏表现的一清二楚。

    整个大殿,除了刚刚入门没多久,仅仅在画像上见过上任掌教的张狂、慕容超外,无一不是悄悄红了眼眶。

    即便如此,二人心中也是震撼的无以言说!

    周护法手指颤抖,无暇再顾及秦浩轩之前弄死了西极教高手的事情。

    古云子看着上任掌教,手紧紧抓着赤炼子的一个胳膊,就怕自己撑不住。

    “掌教这是怎么了?!怎么会被冰封在这里面?”

    “是啊,掌教他……”

    苏百花留着泪,却笑着对秦浩轩说道:“秦堂主,你竟然将掌教的尸首带回来了,这的确是大功一件!”

    “对!对!”

    所有人都附和着苏百花,就连周护法都没有出声说什么,可见他也知道,秦浩轩能够将上任掌教的尸体带回来,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

    秦浩轩连连摆动着双手:“诸位,诸位……老祖他老人家还活着……”

    静!

    死一般的静。

    所有人这一刻都怀疑自己幻听了。

    刚刚……秦浩轩在说什么?

    还活着?老祖他老人家还活着?

    苏百花颤抖着双唇,轻轻的,好像害怕吓到什么似的说道:“浩……浩轩,再说一次?你刚刚说的话?”

    秦浩轩吸了口气,在众人的注视下说道:“诸位,老祖他老人家还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