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二章 魔家有刑斗石皇【三更】
    只是……因为这种小诅咒,便动用青玉替身术……这太浪费了啊!至于第一种?浪费那么多的天材地宝来解决?疯了吗?还不如捐献给太初,用来解封上任掌教真人好了!

    秦浩轩正在想着,已然进入自然堂的范围,一道人影从旁边窜了出来。

    秦浩轩不用看都知道是谁,多日不见的刑大老爷!

    刑一见到秦浩轩,就“啧啧”有声的围着他转了一圈,然后一脸嫌弃的说道:“看你现在这个狼狈的熊样!让你不带本大爷!吃亏了吧?长教训了吧?话说……你说你要是带着你刑大爷出门,能落的这般惨样吗?”

    秦浩轩见到刑,听着他噼里啪啦的唠叨,心中暖意顿时满满,脸上露出笑容,拉着他的手便一起往前走。

    “本大爷是谁啊?啊?那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前知五万年后知五万年的天才魔!这世间就没有什么是本大爷搞不定的!下次出门,还是带着本大爷吧!你这自然堂现在在本大爷的指导下,已然井井有条……”

    秦浩轩衣服中的小石头听着刑那滔滔不绝的话,一脸不服的从衣服中钻出来说道:“这谁啊?这谁啊?我的个崇阳仙王啊!这也太能吹了吧?给你条泥鳅,你都能吹成天龙吧?给你个茅草屋,你能吹成仙王宝殿吧你?”

    刑正满足跑天龙跑的爽的时候,突然听到有声音跑出来抬杠,还是一块破石头,当即把小石头抓在手中:“哟?你这么一块破石头,跟你邢大爷叫板?信不信我把你丢粪坑里当垫脚石?”

    “我的个仙王!你算老几啊?不是看在老秦的份上,信不信本石皇把你压在身下五百年?让你风吹日晒!变成人干!”

    “哟!本大爷还不信了!一块小石头……”

    “本石皇还不信了……你一个小破修仙者……”

    秦浩轩顿觉自己掉进了菜市场,颇有一种菜市场听人吵架的感觉‘你动我下试试……你动我一下你试试?’

    秦浩轩忽然想起自己还带了个魔回来,不知道刑看到这魔会有什么反应?至少应该不会跟小石头吵架了吧?双方再吵下去,怕是真的要找个地方约架了的样子啊。

    “空空儿,出来看看我太初。”

    秦浩轩一番手掌,空空儿由混天梭中跌落到了地面。

    空空儿胆子不大,它一出现在太初,便感觉到这里灵气缭绕,盘桓无尽头的样子,比以前在的那个幽泉魔渊的太初教营帐浓郁多了,而且全都是修仙者的味道!

    “秦老大!救命啊!”空空儿钻到了秦浩轩的腿脚边,双手死死抱住秦浩轩的大腿说道:“小的这些日子可没做什么恶事啊。”

    虽然空空儿平日里也同石头吹龙,说什么它能吃多少个修仙者,不过……也就只剩下能吹而已了。

    刑等着眼睛看着空空儿的小模样,噗笑一声,对秦浩轩恨铁不成钢的说道:“这么低端的小东西你竟然也带回来了?!老秦?你这是越混越回去啊!”

    空空儿看到刑的一瞬间,汗毛都炸竖起来,它能够感觉到……眼前这个‘人’是魔中极其高等的存在!

    “主……主子……”空空儿泪眼汪汪的乞求的看着秦浩轩:“能让我再回那个空间吗?这里……太不安全了……”

    秦浩轩笑着将空空儿收回到了龙鳞仙剑之中,又对刑说道:“话说,蓝烟的母亲来到了咱们神州……”

    “哟?你岳母来了啊……”

    “滚!”

    “我闪!”

    “滚!”

    “我再闪!”

    “说正经的……”秦浩轩两教都踹空了,收腿说道:“蓝烟的母亲从天荒海来到神州了,不过被一个无上大教打伤,现在也不知道身在何处,你安排下人手去认真寻找,还有……你也去卜一卦看看情况……”

    刑的面色也严肃起来,道:“那行,我知道了。”

    秦浩轩又道:“之前我们在西极教算过一卦,卦象显示她的母亲在东南峡谷那边,我们一直往东南方向去,一直到从坠仙谷出来都没有见到她的母亲,可能去了别处,也可能在东南峡谷多的很隐蔽,无法令人追查。”

    刑受托下巴认真思考的说道:“这样啊……那不如让夏云子也给她算一卦?”

    秦浩轩摇了摇头道:“她母亲身上有遮掩天机的法宝,蓝烟都算不出……你指望夏云子?”

    刑撇撇嘴又点点头:“也对!那回头本座亲自卜卦算算看……”

    “就凭你?”小石头再次开启嘲讽:“我说老秦,指望这小子,本皇觉得很不靠谱啊。不如……你求求本皇……本皇……”

    “皇你妹啊!你不过是块成了精的破石头罢了……比起天才的老子来你算个屁……”

    秦浩轩一把将小石头塞回到衣服中,防止双方继续吵架的说道:“对了,我还宰了个西极的人……啊!对了!那帮老头子之前只顾着上任掌教的事情,把西极那帮混蛋给忘了……我是不是该回去再说说这事?”

    “西极的人?你给宰了?你怎么每次出去都能惹来一堆麻烦啊?你是灾星体质吧?!”刑在一旁手扶额头连连摇晃着脑袋。

    秦浩轩苦笑不止,谁想没事找事,只是谁又能想到修为到了仙树境的蓝烟,施展卦艺时,居然能出现那么大的动静?若是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带她回太初来卜卦算了!

    “行了!先不提那不开心的事情了。”刑一旁说道:“老子跟你说说你自然堂的事情。这几年,你自然堂在我手里发展的,可比你当年强多了。很快……整个自然堂在太初都能横着走了!超过那四个堂口也是早晚的事。”

    秦浩轩笑了,知道自然堂没出大乱子就行了,刑的话,他从来都是有选择的听的,他拿出水府令牌交给刑,说道:“那你厉害啊,既然这么厉害,赶紧把开水府的事情,也去办一下吧。”

    刑接过水府令牌,看都已经到了秦浩轩的房间,于是指了指前面的蒲团,对秦浩轩说道:“我帮你看看伤吧。”

    秦浩轩想了想,自己虽然已经有了注意,但是听听看刑能说出什么也好。

    于是对刑道:“好,进来吧。”

    秦浩轩坐在团蒲上,刑用他的灵气仔仔细细的检查了秦浩轩三遍,然后收手……皱着眉头沉思一会,最后说道:“恩……老子得去忙水府的事情。”

    秦浩轩看着他强装镇定的样子,也不拆穿他,很辛苦的憋着笑说:“那你去吧,用点心。”

    刑出了门,又从门外头探出头,担忧的说道:“话说……你自己搞的定吗?老子可能需要点时间才能想明白怎么弄你这个伤……”

    秦浩轩吐了吐舌头:“没那么复杂,我自己搞得定……”

    刑“切”了一声:“你既然能搞的定,那我就放心了。我也回去好好考虑考虑……”

    “对了……”秦浩轩喊住刑,将还在昏迷的小金从混天梭抬了出来。

    刑脸上的从容第一次变得紧张,两步走近说道:“这是怎么回事?”

    秦浩轩叹了口气:“我们当时在躲避一个仙轮境三十五轮的长老,小金被他打伤了……”

    刑稍稍检查了小金的伤势,然后截住秦浩轩的话头,拍着胸口道:“伤的不重,小金的底子也好。等小金治好后,咱们回头去伏击一次那伤小金的老东西,有些场子……必须得找回来才行。”

    秦浩轩又将有些虚弱的石头取出来,交给刑:“它也受了点伤,你帮我看看。”

    “我看这破石头很精神……哪里像是受伤了的样子?本大爷的房间里倒是还是缺一块打坐的石头,这个石头虽然卖相不好,但是本大爷还是可以勉强接受的。”

    小石头哪里受到过这么明目张胆的戏谑,它立刻反击,做凶狠状说:“你特么要是敢坐在本石皇身上,本石皇就让你炸裂而亡!”

    刑做出一番受到惊吓的样子,捧着好似小山一样重的石头,却跟捧着一片羽毛一样毫不费力,他夸张的朝小石头道:“哎哟,这石头有意思啊,敢威胁本大爷!”

    秦浩轩见他们两个吹了起来,觉得闹心,于是开始将刑往外赶:“那你赶紧出去吧,我要闭关了啊!好歹我也是受伤患者……闭关期间,不要让人来打扰我。”

    刑怪叫:“喂喂喂,也亏得我重义气,能为朋友上刀山下火海,不然你就被这一群破事给忙死了!现在还赶我?!”

    虽然嘴上嘟囔,但是刑还是很快离开了秦浩轩的房间,让他好好静养闭关。

    自然堂的弟子全都聚在秦浩轩的房屋门口,听到里面的吵闹声,个个喜笑颜开。

    这几年,虽然在刑的带领下,自然堂的发展越来越好,但是却总觉得少了一些什么。

    现在堂主回来了,听着这熟悉又令他们怀念的吵闹,自然堂的弟子才知道,少的就是这种热闹,人气!

    真好,那种热闹的日子又回来了!

    刑出来后,看围在一起的人,朝他们摆摆手,说道:“滚滚滚滚滚,都杵在这里干嘛?该干嘛干嘛去,你们秦堂主要闭关知道吗?没事少凑上来!”

    自然堂的弟子听到这话,自然不会在秦浩轩门前放肆,簇拥着刑走了好大一段距离,才叽叽喳喳的开始问。

    “堂主他受的伤怎么样啊?”

    “是啊是啊,严重不严重啊?”

    “堂主这次回来是不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