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八十四章 血影再现自然伤【盟主还有比我帅的么加更】
    如今的秦浩轩连一难都没有练到大圆满,便能感受到那种浩瀚无穷的威势,他想,哪怕只是炼成一难,已然很了不得了,若是真的能够将三灾六难咒完全修炼圆满,便是不能成就仙王,怕是成就仙婴道果境也非难事。

    秦浩轩将身上的诅咒解掉之后,感觉一身轻松,于是便想起了自己之前在绝仙毒谷捡到的那一个玉简。

    他将玉简拿出来,仔细观察,赫然发现,原来那一具散发着寒气的尸骨竟然是天寒道人,而这玉简便是天寒道人的一生绝学记载。

    秦浩轩神情郑重的看着玉简的内容,更惊喜的发现,这里面记载的很多灵法,他甚至不用修炼,就可以利用他身体内的寒冰仙树来施展,只不过,那些灵法若是在他修炼完成后在利用寒冰仙树催动施展,威力会更加强大!

    另外的一部分,是比较玄奥精妙的灵法,比如说“小周天寒气护身法”“冰遁”“九龙冰天**”等,这些都是需要费很多时日来修炼,才能启用的。

    秦浩轩看了看手中的玉简,又想了想自己还没有修炼到大圆满的“皮囊难”,决定先将玉简放一放,把他已经修炼小有所成的“皮囊难”修炼到大圆满再说。

    毕竟“三灾六难咒”确实非常强大,哪怕仅仅是其中最弱的一难,修炼到大圆满阶段,所能展现出来的威力都是十分骇人的。

    若是与敌人对决之时,能使出这个咒法,那就厉害大了啊。

    秦浩轩轻轻叹了口气,想,都已经回到自然堂了,却因为闭关解咒,还没有好好的去看一下自然堂的弟子们,而且也不知道罗茂勋这小子怎么样了,在刑的教导下应该能进步很大吧,还有马定山那群与他一同在仙王墓呆过的小子,也不知道这几年有没有放松。

    秦浩轩闭了闭眼睛,感觉这次的闭关时间应该不会很久,等出关就去看看那帮小子,看他们在他出门的这几年到底进步多大!

    他刚刚要打出一道灵光,告诉众人他又要闭关,房门就被敲响了。

    秦浩轩眉头一跳,沉声道:“进来。”

    来人是自然堂的一个管事弟子,叫做李文远的。

    李文远进来之后就跪倒在地,低着头,呼吸急促的说道:“堂主,咱们自然堂……死人了。”

    “血妖?”秦浩轩猛地站起身来,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跪在地上的李文远。

    “周越师兄……被血妖杀死……”

    秦浩轩的脸色陡然垮了下去,仙苗境四十一叶的周越!血妖都过了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抓到!太初执法队现在真的在吃干饭吗?还是有什么其他内情?不然……没道理!这么久还没有抓到!

    这个周越……秦浩轩听过!

    上次刑前来说是探望,其实是来蹭吃蹭喝时曾经吹过,自然堂现在有几个格外争脸的仙苗境四十几叶的弟子,其中便有这个周越!

    可现在!有人告诉他,这个周越死了!自然堂现在好不容易就出了这几个好苗子,容易吗?

    秦浩轩感觉自己的心都在抽抽的疼,他压抑着怒气,说道:“这么多年了,血妖竟然还没有抓住?!”

    虽然秦浩轩已经压抑自己的怒火了,但是他身上那股浓重的好似煞神一般的杀气,李文远还是一个哆嗦,他飞快的摇了摇头道:“太初教一直没有停止过血妖杀人事件,但是却始终没有将血妖抓住。”

    “现在谁负责捕捉血妖?”

    “是古云堂的堂主古云子。”

    秦浩轩抬手扶着额头,这是谁选的人啊……古云子虽然对太初尽心尽力,但如今的古堂主早已经没有了当日的精气神,堂主的位置其实都该换换人了,古堂主该退下来安心静修了,真的不适合做堂主了,更加不适合来做抓捕血妖的总执行人。

    “哎……你先下去吧……”

    李文远出去后,秦浩轩腾地站起身,身体如同一道疾风般朝古云堂所在的地方飞去,他的速度太快,疾风太劲,他身前的草木全都朝两边歪倒为他让路。

    古云子看到秦浩轩过来,脸上带着几分错愕的诧异:“秦堂主这么火急火燎的前来,可是有什么要事?”

    秦浩轩压着体内的火气,抱拳拱手:“古堂主,我们自然堂死人了,你可知道吗?”

    古云子面色一变,随机也沉了下去,他沉声问道:“血妖?”

    秦浩轩面色阴沉的缓缓点头,自然堂的弟子死了!这么多年的时间,血妖居然还在太初教藏着!他很想大声质问对方,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吗?还是有意包庇!

    可……秦浩轩必须忍着,他知道古云子的心气还没有调整好……而且怕也是尽力了。

    只是……这个尽力……并不能够令他满意!

    古云子面色变得十分难看,有滔天的恨意也有万般的无奈,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对秦浩轩道:“浩轩啊……真的不是我们不尽力。”

    一声浩轩,而非秦堂主,道出了古云子的无奈。

    秦浩轩盘膝坐在了古云子的对面,声音带着几分颤抖,那是因为愤怒而不受控的颤抖,他尽量保持语气上的平和,因为毕竟自己杀掉了对方待如亲子的弟子!

    “古堂主,我并非来问罪,我仅仅只是想知道,都追查到了些什么?我们自然堂死人了……”

    古云子叹了口气,他能够感觉到对面这位自然堂堂主的愤怒,更佩服这么年轻就有如此养气的功夫,依然能够强压怒火跟自己平心静气谈话。

    若是换成我……古云子再次叹气,自己堂的弟子每次死,好像都会大为光火吧?其他堂的堂主登门骂街这种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那血妖的速度极快,我们设下了多次陷阱,却全都被它逃了出去。”

    古云子说完之后,把音量压了下去:“我个人估计,应该是一个仙树境!”

    仙树境!秦浩轩身躯猛震!若真的是仙树境,这事情远比想象的麻烦很多!

    仙树境的都已然是长老!在太初教算伤势门派的支柱存在了,这个血妖若真的是仙树境,那么事情便很麻烦了。

    太初教多数的弟子,面对一个仙树境的血妖之时,根本就是待宰的羔羊,毫无反手之力的,更麻烦的是,这个仙树境的血妖可能在太初教是有一定的职务的,他知道如何规避检查。

    一个仙树境的血妖……秦浩轩眉头紧锁,若真是如此……将这个仙树境的血妖抓到,会在太初教掀起怎么样的风暴?

    秦浩轩体内开始向外散发出了淡淡的杀意,他把身体微微探前的问道:“古堂主,还有其他的发现吗?”

    古云子想了想道:“因为血妖极其畏冷,我曾经在太初教布下过一道雪落寒冰阵,想将这一只血妖给逼出来,却也失败了,迫于太初教其他人的压力,不得不终止这道阵法。”

    秦浩轩手指烦躁的敲击着膝盖:“当时为什么不一鼓作气将它逼出来,若是当时抓住那血妖,我自然堂今日也不会丧失一个四十一叶境的弟子!”

    古云子仰天长叹把头轻摇不止:“当时那场大雪,将太初教的每一个角落都覆盖了,再坚持两天,一定能把血妖逼出,但是太初教的损失太大了,尤其是那些药田跟庄稼就首先受不住了,被那么多人逼着撤法,我能怎么办?”

    秦浩轩眉头紧锁,太初教的所有灵药都死掉,那损失太大太大了,没有人可以扛住这份责任,撤掉大雪确实无奈。

    只是……秦浩轩十指微收成拳,如此纵容血妖,太初教根基一样早晚会被毁掉!

    “古堂主,抓血妖的事情……可否让我来?”

    古云子看到了秦浩轩说话时,双眼迸发出的冰寒杀意,心头连颤,他很想劝告对方,做事情不要太极端,只要慢慢布局,血妖还是能抓到的。

    可……古云子很明白,面前这位年轻的堂主,没有那样的耐心!他自然堂的人死了!在他回来之后又有人死!按照他那刚硬的性格,能忍的了?那才怪!

    “也好……”古云子把头轻点:“秦堂主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找我。只是……不知道秦堂主打算如何做?”

    秦浩轩很干脆的起身,冲古云子抱拳行礼道:“我先回去想想,想好还请古堂主多多帮忙,打扰了。”

    秦浩轩说完,同古云子告别后,一阵风似的回到自己的房间。

    他取出被放进混天梭的玉简,便开始修炼玉简之上的九龙冰天**。

    刚刚听古云子说曾经设过雪落寒冰阵的时候,他已然想到了这灵法。

    九龙冰天**中九条冰龙的威力比雪落寒冰阵强大数十倍,也寒冷数十倍!虽然这道灵法短时间内根本无法修炼成功,但是他可以先修炼其中的精华,然后利用阵法以及他体内的寒冰仙树,来发挥这灵法的威力!

    秦浩轩眼中闪过决绝,这一次一定要把危害太初教这么多年的血妖擒杀,以慰那些枉死在它手中的太初教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