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五章 对立皆为太初好【盟主苏落加更第六更】
    秦浩轩这一修便是半个月。

    这半个月中,他身上的寒气时隐时现,与他仙树上的寒冰遥相呼应。

    半个月后,秦浩轩缓缓睁开眼睛,他周身笼罩着一层薄薄的寒冰,头发、眉毛,就连睫毛上尽是白霜。

    秦浩轩灵气一震,所有的寒气褪去,他站起身,望了望窗外。

    没日没夜的半个月,虽然没有将九龙冰天**修炼到圆满,无法在对敌之时将九条冰龙召唤出来,但是却可以提前设好寒冰阵,用寒冰阵为辅助,再加上他仙树的寒焰召唤出冰龙。

    缺点是……只能维持三个时辰。

    足够了!

    秦浩轩面上虽然寒冰尽褪,神色却比雪山之顶更加寒冷,今天,他定要把那作恶多年的血妖拿下!

    他迈出房门,太初教自从半个月前的血妖杀人事件后,一直很平静,秦浩轩心中还有些纳闷,都这么多长时间了,西极教的那帮小人怎么没有动静了?

    他可不止是杀了他们一个长老,那个仙轮境的长老对他们而言应该是非常重要的教派高手,按理说,这仇结大了,难道他们怂了?

    秦浩轩深吸了一口气,不再想这事,目前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办!

    秦浩轩来到古云堂后,直接对古云子说道:“古堂主!浩轩要再施一次法,将血妖逼出来,但是需要您的落雪寒冰阵为辅助。”

    古云子很想劝一下秦浩轩,这其中的阻力真的很大,但最终却只是动了动嘴没有说出来,毕竟秦浩轩的性格,他还是很清楚的。

    “老夫自然尽力!但……浩轩你还是要先同其他堂的人说一下,做好防寒准备。”

    当太初的高层们再次聚集到黄帝峰,众人眼中都很疑惑,秦浩轩难道还有什么大事?

    秦浩轩见人都来齐了,没有废话,直接对众人拱手沉声对他们说道:“诸位前辈,血妖在太初教已经肆虐这么多年,不能再容许他作孽!浩轩决定施展一个灵法,将它逼出来。”

    此话一出,坐下的堂主、护法、长老反应各不相同。

    赤炼子首先站出来支持:“那个血妖不知道残害了我们多少弟子了!我早想宰了它!可惜,总是抓不住啊!”

    苏百花也是叹了一口气,道:“是啊,血妖久久不除,也会让我们太初教发生动乱。”

    周天生依旧是满脸阴沉,好像秦浩轩在的地方,他总是满满的杀气。

    一个女护法问道:“那秦堂主想要怎么将血妖逼出来呢?”

    “对对,上次古云子用了那么大的一个阵法都没有将它逼出来,还毁坏了不少庄稼药田,莫非秦堂主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是啊,秦堂主想怎么做?只要能把那个血妖给灭了,我碧竹堂倾力相助!”碧竹子恨声道!

    众人听着碧竹子这话,都知道,半年前,碧竹堂的一个刚入门没多久,却对药理炼丹有着很好天赋的弟子也被血妖给吸干了血死了,所以碧竹子对血妖这么恨之入骨!

    秦浩轩缓缓扫过众人的面孔,淡淡的说道:“其实我用的法子,跟古云堂堂主用的雪落寒冰阵是一个道理,只不过到时候威力更大,让整个太初教更冷罢了。”

    “什么?!再来一次?”夏云子皱着眉问。

    碧竹子沉默了,上一次古云子的施法,碧竹堂药田里的娇贵的灵药死了三株!那都是五百年份的!上上上代堂主留下的宝贝啊!这次秦浩轩说会更冷,那么……

    “我同意!”碧竹子沉默之后,沉声说道。

    就算再毁三根灵药,三十株!他也要将那个血妖给逼出来,不然……想起那个总是在自己身边问这问那的小弟子,总会觉得对不起他。

    “我同……”

    “我反对!”

    苏百花的话还没说出口,周天生就腾地站了起来,直接逼到秦浩轩面前,脸上是遮不住的杀气。

    周天生看着秦浩轩的眼睛,异常冰冷的说道:“我反对!你不会不知道上次古云子的雪落寒冰阵失败了吧?怎么能让我们相信你的阵法会成功呢?”

    秦浩轩回视他,丝毫没有被他释放出的仙婴道果境实力压制,脸色瞬间罩上了层寒霜,说出的话中都透着要将人冰冻的寒意:“我,自然堂死人了。你让我这个堂主就站在一旁看着?”

    周天生狠狠瞪着秦浩轩,面容扭曲,那个样子,好像要一口吃了他:“太初的灵药,你知道有多少吗?你这一场雪下去!你知道会死多少吗?太初的底子可没你想的的那么厚!如今教劫已然在眼前!再损失一批灵药!教劫若是抗不过去!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众人一片沉默……血妖?确实是头疼之事!

    可……教劫?那是悬在所有人头上的一把剑!

    若真的因此导致太初渡劫失败……这个责任谁也扛不起!

    如今,为了解封上任掌教,太初少不得又要大出血一次!

    若是再因为暴雪损失一批药材……

    张狂站在一边,看到周护法的样子,皱了皱眉,暗中蓄力,如果周天生敢动手,那么他也不会旁观!秦浩轩,必须由自己亲手解决!

    夏云子见张狂的样子,暗叹一声,张狂现在是夏云堂的弟子,也是他们夏云堂日后的希望,他可不想张狂现在跟周天生有什么矛盾,所以立刻道:“现在还是找出血妖为重,不管秦堂主的方法能不能奏效都要试一下。”

    谁知他刚刚说完,周天生立刻满脸阴沉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咬牙切齿的对秦浩轩说道:“年轻人,本座素来不喜欢你!但,你确实为太初立下大功劳!若换其他事情,本座捏着鼻子容忍你胡闹!可这次关系到太初的未来!本座绝不同意!”

    “血妖事小吗?”秦浩轩盯着周天上:“周护法,你看过那些被血妖杀死的弟子吗?就这么任由他逍遥下去?怕只怕!如此任由他逍遥下去!他的修为会越来越强!怕是没到教劫来临!太初的人,都被它吃光了!”

    “放肆!”周天生一声咆哮。

    古云子小声密语传音给秦浩轩说道:“浩轩,周护法的田中,种着一棵近五百年份了的血灵芝……听说很快就要成熟,若是给他冻死了……怕事情会很麻烦。你强行用冰来逼迫血妖,在他看来……你这是在挟带私欲想跟他作对了……”

    秦浩轩叹了口气,看向了周天生:“周护法,你的血灵芝若是因此死掉,我愿意赔你一份相同药效的灵药……”

    周天生被秦浩轩一口揭破,面色黑的如同抹了一层锅底灰,他大袖一甩的说道:“秦堂主,本座之所以反对并非仅仅只是为本座一人!这般瞧本座?那你也太小看本座了!你可知我太初,有不少长老护法,寿元已经枯竭?他们都在坐死关!期望有灵药可以帮忙突破!他们都在作死关!哪怕不能突破,也想撑到教劫那一日!为太初尽最后一份力!”

    周天生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我不想他们死啊!他们都是我太初的精华!你一场大雪下来!你可知!有几人会因此彻底断绝未来的路?他们现在寿元依然枯竭!可园子中的药!若是成熟!依然还有机会再次续命!”

    “秦浩轩!被血妖杀的人是命!那些坐死关!为太初要拼上最后性命的人!就不是命了吗?”

    生死存亡时刻,周天生也顾不上其他的了,如果秦浩轩定要动手,自己也少不得动武了。

    秦浩轩面无表情的看着周天生,他面无表情的盯着对方,只是那样看着,不说一句话。

    沉默……大厅中产生了一种无形的压力,便是其他堂主都感觉喘气不顺,胸口好似压了重物。

    周天生双眉不知不觉间锁起,心中的怒火在这注视下好似要被浇灭!

    他讨厌这种感觉,自己堂堂的护法,会被一个弱种!被一个自然堂的堂主给逼视的心神不稳!

    这时,秦浩轩开口说话了,他陡然把声音猛地提高,抬手指着周天生的鼻子说道:“那要多久?周护法,你告诉我!我们太初还要拿出多少条性命来满足那血妖?才能将它抓住?你能告诉我吗?”

    周天生在秦浩轩的质问下,表情一僵,眼角抽动喘着大气,像是被气到极点。

    他们争吵的时候,大殿中弥漫着压抑的紧张,与周天生交好的护法也知道那一株血灵芝对他的重要性,但是秦浩轩所说,是他们无法反驳的,小声说道:“天生……”

    赤炼子虽然非常看不上周护法,还是懂他的那种拼命想抓住什么的念头,于是别扭的粗声粗气的说道:“秦浩轩的这个灵法是一定要进行的,坚决不能让血妖再放肆下去了!不过,我也可以为你照看一下那什么血灵芝的。”

    “呵呵……呵呵……”周天生冷笑连连的倒退着,看着所有来劝他的人:“你们这般看我?我在你们眼中便是这般自私不成?好好好!既然你们已然这般看我,那好!我便强硬到底!谁也休想坏我太初未来大计!便是拼上我这条老命!也在所不惜!”

    “太初的孩子们不能再受损失了……我们这些老骨头没事的……天生……让秦堂主去做吧……”

    突然有苍老之声在大殿内响起,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发现张狂不知何时手持一块影像石站在了不远处。

    那影像石投影出来的人,正是太初一位坐死关的老人家。

    影像中的老人依然满头银发,面上沟壑皱纹千百条数计了,好似一棵老树的树雕一般。

    周护法扬天闭目长叹,又是这紫种!上次惊动太上长老!这次又跑去惊动坐死关的老人们……

    只是……如今……坐死关的老人们依然表态……周天生难再阻止,他再次仰天长叹,话语中带着几分狠味:“希望秦堂主的方法管用!别只是伤了我太初教灵药,没抓住血妖!那责任,你承担不起!”

    “诸位!此次事情的后果,我秦浩轩一人承担!三日!”秦浩轩冲众人抱拳说道:三日后!我会在黄帝峰施法,还请大家利用这三天,做好药田的防寒。”

    第七百八十六章 冰龙寒逼血妖现【一更】

    三天的时间对修仙者来说,不过是转瞬即逝的事情,几乎整个太初都在忙碌着自己的农田防寒工作,执法队的人更是时刻监视守山大阵,防止血妖趁此机会逃离太初。

    报仇!几乎是每一名太初人的想法!大家宁愿付出高昂的代价,也绝对不能让杀太初的血妖逃走!

    小石头蹦跳在同样准备期的秦浩轩问道:“老秦,找鬼啸出来,用道目一扫,还找不到吗?”

    秦浩轩面露苦相,自从鬼啸吞了西极那仙轮境高手的怨魂之后,便一直硬撑着不去沉睡,最后勉强撑到了太初便沉睡了……

    仙轮境怨魂的积累实在是太大了!鬼啸若是有道目加持,怕是在吞掉西极仙轮高手的那一刻,便被撑的身体炸裂。

    如今……唯有沉睡慢慢消化仙轮怨魂的全部力量……而想要取下道目已然不能……

    如今的鬼啸已然同道目完美融合,若是强行取下……鬼啸不只是会死亡,更麻烦的是它会爆炸……那自爆的威能……不但能损伤到道目,太初同样会被炸的损失不小。

    用冰阵……是唯一的办法了……

    秦浩轩叹气过后,再次专注着阵法的研究,小石头一旁又要发言,嘴巴刚刚张开,还没来得及发声,便被身旁的刑一脚给踢飞到十几里外的位置。

    “花劳!你敢踢本皇!你死定了……”

    远方……传来了小石头不满的威胁……

    刑晃动着手腕走出秦浩轩的房间,直奔小石头的位置前去,嘴里低声说道:“今天,本大爷让你知道知道,你不过是一块垫脚石罢了!真以为本大爷随便踢得?你现在身处本大爷这些日子设计的遮天阵中,本大爷在其中显形,太初都查不到本大爷……所以……你今天等着挨揍吧!”

    三日后,黄帝峰。

    太阳还未升起,古云子的雪落寒冰阵已经摆好,秦浩轩站在阵眼中间。

    周围是站着太初教所有能够出现的高层,他朗声朝众人道:“我的这个灵法,只能坚持三个时辰,但……三个时辰之内定会将那只血妖逼出来!”

    秦浩轩说完之后看向苏百花:“苏堂主,所有的弟子都安排好了吗?”

    苏百花一身素净的白衣,脸上是少有的严肃,她点了点头:“所有的弟子都已经五人一组分好,彼此相互监视,绝不会让那一只血妖逃过去!”

    秦浩轩闭了闭眼睛,再次睁开之时,他的仙树在体内寒光流转,晶莹莹的冰粒构成的雾气从他脚下慢慢的上升……

    “开!”秦浩轩右手一扬,落雪寒冰阵被启动,黄帝峰浓郁的灵气一下子疯了般涌了进来。

    他双手翻飞,在身前结出一个又一个金色的符印,玄奥精妙的符文流动在其中,远远看去好像一条条金色的小龙在不住的游动。

    符印一个接一个的打入阵法的每一个角落,天空轰然响起声声闷雷,原本刚刚冒头的太阳立刻被不住翻滚的阴云遮蔽,天地一下子暗了下来,狂风大作,电闪雷鸣!

    秦浩轩催动仙树上的寒焰,以他为中心,寒意如同翻滚的海浪一般涌向众人。

    突然间,阵法中的秦浩轩浑身白光大震,他整个人与仙树合二为一,白色光芒如同质感的寒气,围着他飞速旋转!

    “起!”

    秦浩轩一声爆喝,一道龙吟之声从阵法之中传出,紧接着一条通体银光,好像由万年寒冰浇筑而成的千丈巨龙腾空而起。

    巨大的冰龙现身瞬间,温度骤降!

    冰龙舒展身体,在高空上,阴云下不断的吐出白色的寒雾!寒冰四起!

    仅仅只是一条冰龙所带来的寒意,便已然不逊于当初古云子施法三天的效果!

    古云子愕然,这秦浩轩好手段!修为远不如自己,但在这冰寒一道,却已然走的这么深远。

    他却不知道……秦浩轩能把冰寒之气提升到这般地步,并非是自身多么强大,全凭那冰焰的一丝寒气加持,才到了这般地步。

    秦浩轩周身白光不断,金色的符文在被寒气包围的阵法中忽隐忽现,灵气源源不断的涌进秦浩轩的身体!

    “起!”

    又是一声爆喝,第二条冰龙一飞冲天,速度更快,气势更猛!

    围观之人的脸上都在第二条冰龙飞空的瞬间浮起一层寒霜!

    “起!”

    这一声来的更快,第三条冰龙应声而起,巨大的身躯带着无尽的寒意,冲上云霄!

    三条冰龙在空中翻滚,白色的寒气不住的从他们口中吐出,太初教在一刻钟之内,披上了数层白霜,白霜逐渐累加,最终形成冰块!

    护体灵法已经无法阻挡这巨大的寒意,所有人都开始运功了!

    冷!太冷了!可是,即便如此寒冷,也没有一人离开阵法半步!

    “报!!!”一声长长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自然堂的李文远,急速从远处跑来,他浑身发抖,不知道是不是冻得,苏百花好心为他打上一层保护罩,可是李文远走近后,身体依旧在颤抖。

    众人为他让开一条路让他走进,笼罩着秦浩轩的白光散去,他静静看着李文远。

    李文远扑腾一声跪在地上,磕磕绊绊的说道:“禀……禀报堂主,血妖,血妖找到了。”

    此话一出,哗然一片!

    所有人都很高兴,终于找到了,就连秦浩轩周身的寒意都褪去了一些。

    “终于找到了!!终于找到了!”

    “是啊是啊!这个血妖一定要就地正法!”

    “是谁啊?”

    ……

    “是谁?!到底是谁?!”碧竹子朝李文远怒道。

    秦浩轩脸上也带着明显的放松,他甚至带着笑意对李文远道:“找到了就把他带过来吧。”

    李文远跪在地上没动。

    秦浩轩纳闷,问道:“怎么了?”

    李文远咽了咽口水,眼眶都红了:“是……,那个,他……”

    他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

    秦浩轩皱了皱眉,额头一跳,继续问道:“不管是谁,也得先把他带过来。”

    李文远额头青筋暴起,好像在隐忍什么,最终却狠狠一咬牙,起身将那人带了过来。

    自然堂一众弟子全都来了!

    一个披头散发,好像痛苦万分的人被带到众人面前。

    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看着地上的人久久不能出声。

    秦浩轩看清楚了跪在地上的人,一下子呆住了,好像被万年寒冰从心里面冻住了一般,无法忍受的冷从他的心脏瞬间蔓延到全身!

    他只觉得脑中轰鸣一声,好像被道宫境的强者全力一击,使他整个人都恍惚起来。

    怎么是他……怎么会是他?怎么可能是他!

    秦浩轩眼前一阵发黑……身躯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那个弟子整个人不住的颤抖,哭着朝秦浩轩用力的磕头!

    “砰!砰!砰!”

    “弟子对不起堂主!弟子对不起自然堂!”

    随着磕头声,鲜红的血一下子从他额头上流出,刺得秦浩轩眼睛发疼。

    周天生冷笑一声,对秦浩轩道:“行了,都找到血妖了,你快点停止施法吧。”

    怎么会是他?为什么?怎么会是他?

    秦浩轩不停地问着自己。

    这可是他亲自教导的弟子!是被他视为自然堂下一任的接班人!怎么会是他呢!怎么可以是他!

    神色恍惚的秦浩轩耳中、脑中嗡嗡全都作响根本没有听到周天生的话,他连罗茂勋的话都没有听清楚,只觉得天旋地转,好像万物崩塌,天地不在了一般。

    怎么会是罗茂勋?!

    为什么会是他?!

    秦浩轩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一心想要抓住杀死的血妖,竟然是自己自然堂的道传弟子!!!

    罗茂勋头上的血不住的往外流,可是他还在拼命地磕头,脸上布满了血泪的痕迹。

    “弟子不是有意成为血妖的!弟子在入水府的时候被攻击到重伤,如果不转变成血妖就死了!弟子还想为自然堂出力,弟子还想带着自然堂壮大!弟子不是故意的!”

    罗茂勋句句都泣血!

    “弟子对不起自然堂,对不起堂主的关心教导,对不起自然堂的兄弟!”

    随之而来的自然堂弟子听着他的话,全都红了眼!

    刑感觉到秦浩轩身上正渐渐散发出的杀意,猛地迈步冲到人群最前面,一双眼睛紧紧盯着秦浩轩,双手握拳,也慌到不行,他在心里不住的喊:“老秦!你给老子理智点!这是自然堂的接班人啊!”

    秦浩轩自从看清楚是罗茂勋之后就心神巨震,在恍惚中听到罗茂勋的话,隐隐约约的,人明明离的很近,声音却像是从天边飘来的,一点都不真切。

    周天生怒气腾腾的看着秦浩轩,再看看天上还在不断地吞吐着寒冷冰雾的巨龙,咬牙切齿却无可奈何!

    秦浩轩所设置的这道阵法他还能看出一点门道,可是再加上秦浩轩自己的灵法,他就完全看不懂了啊。

    “秦浩轩!我让你停止施法!你想把我所有的灵药都冻死吗?!”周天生怒吼,可是根本没有人理他。

    因为不懂,周天生只能干喊一声,却不敢轻举妄动,生怕他的一碰,将第四条龙也给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