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八十五章 对立皆为太初好【盟主苏落加更第六更】
    秦浩轩这一修便是半个月。

    这半个月中,他身上的寒气时隐时现,与他仙树上的寒冰遥相呼应。

    半个月后,秦浩轩缓缓睁开眼睛,他周身笼罩着一层薄薄的寒冰,头发、眉毛,就连睫毛上尽是白霜。

    秦浩轩灵气一震,所有的寒气褪去,他站起身,望了望窗外。

    没日没夜的半个月,虽然没有将九龙冰天修炼到圆满,无法在对敌之时将九条冰龙召唤出来,但是却可以提前设好寒冰阵,用寒冰阵为辅助,再加上他仙树的寒焰召唤出冰龙。

    缺点是……只能维持三个时辰。

    足够了!

    秦浩轩面上虽然寒冰尽褪,神色却比雪山之顶更加寒冷,今天,他定要把那作恶多年的血妖拿下!

    他迈出房门,太初教自从半个月前的血妖杀人事件后,一直很平静,秦浩轩心中还有些纳闷,都这么多长时间了,西极教的那帮小人怎么没有动静了?

    他可不止是杀了他们一个长老,那个仙轮境的长老对他们而言应该是非常重要的教派高手,按理说,这仇结大了,难道他们怂了?

    秦浩轩深吸了一口气,不再想这事,目前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办!

    秦浩轩来到古云堂后,直接对古云子说道:“古堂主!浩轩要再施一次法,将血妖逼出来,但是需要您的落雪寒冰阵为辅助。”

    古云子很想劝一下秦浩轩,这其中的阻力真的很大,但最终却只是动了动嘴没有说出来,毕竟秦浩轩的性格,他还是很清楚的。

    “老夫自然尽力!但……浩轩你还是要先同其他堂的人说一下,做好防寒准备。”

    当太初的高层们再次聚集到黄帝峰,众人眼中都很疑惑,秦浩轩难道还有什么大事?

    秦浩轩见人都来齐了,没有废话,直接对众人拱手沉声对他们说道:“诸位前辈,血妖在太初教已经肆虐这么多年,不能再容许他作孽!浩轩决定施展一个灵法,将它逼出来。”

    此话一出,坐下的堂主、护法、长老反应各不相同。

    赤炼子首先站出来支持:“那个血妖不知道残害了我们多少弟子了!我早想宰了它!可惜,总是抓不住啊!”

    苏百花也是叹了一口气,道:“是啊,血妖久久不除,也会让我们太初教发生动乱。”

    周天生依旧是满脸阴沉,好像秦浩轩在的地方,他总是满满的杀气。

    一个女护法问道:“那秦堂主想要怎么将血妖逼出来呢?”

    “对对,上次古云子用了那么大的一个阵法都没有将它逼出来,还毁坏了不少庄稼药田,莫非秦堂主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是啊,秦堂主想怎么做?只要能把那个血妖给灭了,我碧竹堂倾力相助!”碧竹子恨声道!

    众人听着碧竹子这话,都知道,半年前,碧竹堂的一个刚入门没多久,却对药理炼丹有着很好天赋的弟子也被血妖给吸干了血死了,所以碧竹子对血妖这么恨之入骨!

    秦浩轩缓缓扫过众人的面孔,淡淡的说道:“其实我用的法子,跟古云堂堂主用的雪落寒冰阵是一个道理,只不过到时候威力更大,让整个太初教更冷罢了。”

    “什么?!再来一次?”夏云子皱着眉问。

    碧竹子沉默了,上一次古云子的施法,碧竹堂药田里的娇贵的灵药死了三株!那都是五百年份的!上上上代堂主留下的宝贝啊!这次秦浩轩说会更冷,那么……

    “我同意!”碧竹子沉默之后,沉声说道。

    就算再毁三根灵药,三十株!他也要将那个血妖给逼出来,不然……想起那个总是在自己身边问这问那的小弟子,总会觉得对不起他。

    “我同……”

    “我反对!”

    苏百花的话还没说出口,周天生就腾地站了起来,直接逼到秦浩轩面前,脸上是遮不住的杀气。

    周天生看着秦浩轩的眼睛,异常冰冷的说道:“我反对!你不会不知道上次古云子的雪落寒冰阵失败了吧?怎么能让我们相信你的阵法会成功呢?”

    秦浩轩回视他,丝毫没有被他释放出的仙婴道果境实力压制,脸色瞬间罩上了层寒霜,说出的话中都透着要将人冰冻的寒意:“我,自然堂死人了。你让我这个堂主就站在一旁看着?”

    周天生狠狠瞪着秦浩轩,面容扭曲,那个样子,好像要一口吃了他:“太初的灵药,你知道有多少吗?你这一场雪下去!你知道会死多少吗?太初的底子可没你想的的那么厚!如今教劫已然在眼前!再损失一批灵药!教劫若是抗不过去!你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众人一片沉默……血妖?确实是头疼之事!

    可……教劫?那是悬在所有人头上的一把剑!

    若真的因此导致太初渡劫失败……这个责任谁也扛不起!

    如今,为了解封上任掌教,太初少不得又要大出血一次!

    若是再因为暴雪损失一批药材……

    张狂站在一边,看到周护法的样子,皱了皱眉,暗中蓄力,如果周天生敢动手,那么他也不会旁观!秦浩轩,必须由自己亲手解决!

    夏云子见张狂的样子,暗叹一声,张狂现在是夏云堂的弟子,也是他们夏云堂日后的希望,他可不想张狂现在跟周天生有什么矛盾,所以立刻道:“现在还是找出血妖为重,不管秦堂主的方法能不能奏效都要试一下。”

    谁知他刚刚说完,周天生立刻满脸阴沉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咬牙切齿的对秦浩轩说道:“年轻人,本座素来不喜欢你!但,你确实为太初立下大功劳!若换其他事情,本座捏着鼻子容忍你胡闹!可这次关系到太初的未来!本座绝不同意!”

    “血妖事小吗?”秦浩轩盯着周天上:“周护法,你看过那些被血妖杀死的弟子吗?就这么任由他逍遥下去?怕只怕!如此任由他逍遥下去!他的修为会越来越强!怕是没到教劫来临!太初的人,都被它吃光了!”

    “放肆!”周天生一声咆哮。

    古云子小声密语传音给秦浩轩说道:“浩轩,周护法的田中,种着一棵近五百年份了的血灵芝……听说很快就要成熟,若是给他冻死了……怕事情会很麻烦。你强行用冰来逼迫血妖,在他看来……你这是在挟带私欲想跟他作对了……”

    秦浩轩叹了口气,看向了周天生:“周护法,你的血灵芝若是因此死掉,我愿意赔你一份相同药效的灵药……”

    周天生被秦浩轩一口揭破,面色黑的如同抹了一层锅底灰,他大袖一甩的说道:“秦堂主,本座之所以反对并非仅仅只是为本座一人!这般瞧本座?那你也太小看本座了!你可知我太初,有不少长老护法,寿元已经枯竭?他们都在坐死关!期望有灵药可以帮忙突破!他们都在作死关!哪怕不能突破,也想撑到教劫那一日!为太初尽最后一份力!”

    周天生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我不想他们死啊!他们都是我太初的精华!你一场大雪下来!你可知!有几人会因此彻底断绝未来的路?他们现在寿元依然枯竭!可园子中的药!若是成熟!依然还有机会再次续命!”

    “秦浩轩!被血妖杀的人是命!那些坐死关!为太初要拼上最后性命的人!就不是命了吗?”

    生死存亡时刻,周天生也顾不上其他的了,如果秦浩轩定要动手,自己也少不得动武了。

    秦浩轩面无表情的看着周天生,他面无表情的盯着对方,只是那样看着,不说一句话。

    沉默……大厅中产生了一种无形的压力,便是其他堂主都感觉喘气不顺,胸口好似压了重物。

    周天生双眉不知不觉间锁起,心中的怒火在这注视下好似要被浇灭!

    他讨厌这种感觉,自己堂堂的护法,会被一个弱种!被一个自然堂的堂主给逼视的心神不稳!

    这时,秦浩轩开口说话了,他陡然把声音猛地提高,抬手指着周天生的鼻子说道:“那要多久?周护法,你告诉我!我们太初还要拿出多少条性命来满足那血妖?才能将它抓住?你能告诉我吗?”

    周天生在秦浩轩的质问下,表情一僵,眼角抽动喘着大气,像是被气到极点。

    他们争吵的时候,大殿中弥漫着压抑的紧张,与周天生交好的护法也知道那一株血灵芝对他的重要性,但是秦浩轩所说,是他们无法反驳的,小声说道:“天生……”

    赤炼子虽然非常看不上周护法,还是懂他的那种拼命想抓住什么的念头,于是别扭的粗声粗气的说道:“秦浩轩的这个灵法是一定要进行的,坚决不能让血妖再放肆下去了!不过,我也可以为你照看一下那什么血灵芝的。”

    “呵呵……呵呵……”周天生冷笑连连的倒退着,看着所有来劝他的人:“你们这般看我?我在你们眼中便是这般自私不成?好好好!既然你们已然这般看我,那好!我便强硬到底!谁也休想坏我太初未来大计!便是拼上我这条老命!也在所不惜!”

    “太初的孩子们不能再受损失了……我们这些老骨头没事的……天生……让秦堂主去做吧……”

    突然有苍老之声在大殿内响起,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发现张狂不知何时手持一块影像石站在了不远处。

    那影像石投影出来的人,正是太初一位坐死关的老人家。

    影像中的老人依然满头银发,面上沟壑皱纹千百条数计了,好似一棵老树的树雕一般。

    周护法扬天闭目长叹,又是这紫种!上次惊动太上长老!这次又跑去惊动坐死关的老人们……

    只是……如今……坐死关的老人们依然表态……周天生难再阻止,他再次仰天长叹,话语中带着几分狠味:“希望秦堂主的方法管用!别只是伤了我太初教灵药,没抓住血妖!那责任,你承担不起!”

    “诸位!此次事情的后果,我秦浩轩一人承担!三日!”秦浩轩冲众人抱拳说道:三日后!我会在黄帝峰施法,还请大家利用这三天,做好药田的防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