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八十九章 仙树血妖现真身【四更】
    就在秦浩轩同刑僵持之时,一道血光从北面冲天而起!一棵流淌着妖艳的鲜血的仙树在血光中腾地出现,速度好像流星一般,快到肉眼不可捕捉,像是要逃窜离去!

    “啊!天哪,仙树境的血妖!!!”

    所有人都惊住了。

    一直被所有人相逼的秦浩轩怒吼一声,声音如同上古异兽的狂吼,将他刚刚的悲愤,无奈,痛恨全都释放出来!

    周围冰霜被这声音震得蔌蔌而落,秦浩轩双手一挥万丈寒冰瞬间横贯在他与刑之间,刑被瞬间冻僵,连忙运功窜了出去,来到罗茂勋的身边,为他护上一层强光。

    秦浩轩因为突然强行运功,身体早就承受不住,“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可是他根本没有管自己,而是急急的催动九龙冰天,第四条巨龙拔地而起,直冲天际,朝想逃的仙树境血妖撞去。

    就在巨龙要碰到他的一瞬间,一层光华流转的金色符文在那一个血妖身上浮现,虽然被巨龙的一幢变成了齑粉,那个血妖却躲开了巨龙的攻击,继续前逃!

    “符宝!刚刚那个血妖身上的竟然是符宝?!”

    “妈的,这混蛋怎么会有符宝!”

    所有人面面相觑!

    符宝这种宝贝,就算是修为很高的仙树境长老都不一定有,是谁给那个血妖符宝的?那个仙树境血妖到底是谁?!

    “那个血妖不仅是仙树境,更有符宝啊,谁给他的?!”

    秦浩轩猛然祭出自由之翼,以更快的速度超那个仙树境血妖袭去,龙鳞剑出手,直接将那人的前路斩断,一脚把这个血妖踢退千米!

    这时候赤炼子已经赶到,双手朝那一只血妖一打,血妖又被掌风带飞,发丝尽散,狼狈万分。

    他刚刚稳住心神,秦浩轩又到眼前,猛地一脚,就把他踢下了高空,落在众人面前。

    那个仙树境血妖落地后,将地面砸出几百米深的大坑,众人朝他看去,赫然发现,这个人竟然是周孝木!

    周孝木……周天生周护法的亲儿子!

    周孝木披头散发,脸上还带着两只大大的脚印,嘴角是刚刚凝固的鲜血,他全身颤抖的匍匐在地上,不比身边的罗茂勋强多少,哭的眼泪鼻涕都流出来了,不断地朝周天生看过去。

    “怎么会?竟然是周护法的亲生儿子!”

    “真是没有想到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怪不得啊,仙树境的血妖,又有修为这么高的父亲护着,哼……”

    所有人都开始议论纷纷。

    与周天生一向交好的护法,分外痛心的看着跪在地上不断哭泣的周孝木,他们平常对周孝木也很好,但是从来都没有想过,作乱这么久的血妖就有他的一份!

    八大护法中的唯一一个女护法孙薇皱紧了眉头,她想起十几年前,周孝木因为资质差、根基不稳、道心又不坚固,在仙苗境冲击了数十年都没有成功,所有人都觉得他要身陨了。

    但是有一天,这个周孝木却毫无预兆的突破了,成就了仙树境!

    当时他们几个护法就觉得奇怪,周孝木这样的修仙者怎么可能成就仙树呢?

    他们后来得出的结论是,周天生为他找来了天材地宝,助他成功的。

    周天生对他的儿子可以说是百分百的爱护,甚至是毫无原则的溺爱。

    他自身资质不错,道心又坚固,虽然平常过度的宠爱儿子,外人却也无话可说,会为了不让自己儿子死,去找来天材地宝,大家也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他竟然会让自己的儿子变成血妖!这也太疯狂了!

    教派中多少弟子死在血妖手下!恐怕这个周孝木成就仙树境多久,就已经成为血妖多久了!

    原来周孝木才是太初教隐藏最深的血妖!

    孙薇轻轻叹了口气:“作孽啊!”

    其他几个护法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周天生是他们当中修为最高深的,又是最袒护孩子的,恐怕,今天这事不能善了啊。

    其他几个堂主以及长老们却没有他们想的那么平和了。

    他们看向周孝木的眼中是无限的愤恨与厌恶!

    仙树境的血妖啊!这会让太初教丧失多少弟子!

    赤炼子从来都看不顺眼周天生的所作所为,现在一想,这个老狐狸可是一直在干扰秦浩轩的施法!

    “哼,说什么怕自己的灵药被冻坏,我看说怕自己的儿子被冻出来才是真的吧?!怪不得上一次我师兄施法,那血妖没有被逼出来,有你这么一个神通广大的护法护着,怎么可能被逼出来!”赤炼子看向周天生的眼中是数不尽的鄙视。

    周天生站在自己儿子身前,脸部肌肉剧烈的颤抖,像是在挣扎,又像是在忍耐!所有的一切表情最后归于一片冰冷,一片决绝!他的眼中射出寒光,冷冷看着众人!

    苏百花他们也在想,刚刚周天生还在喊,让秦浩轩停止施法,原来是怕自己的儿子被冻着啊!

    古云子看着仙树境的血妖,缓缓点了头,带着嘶哑的说道:“这下子就对上了,我们古云堂在查找血妖的时候,也曾怀疑过,这个血妖具有仙树境的修为。”

    秦浩轩一双眼睛中都是暗沉沉的光,他直直看着周天生,道:“周护法?你打算怎么解释?”

    周天生看向秦浩轩的眼中是疯狂的杀意,听到秦浩轩的问话,也只是阴沉着脸,没有回答。

    有长老站在人群中,慢慢的说道:“周孝木在十几年前就因为久久没有突破,寿元将尽,我们都以为他要死了,可是最后他竟然活过来了,而且突破了,恐怕……”

    秦浩轩看着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周孝木,强行压制着愤怒:“十几年前?!”

    周孝木被秦浩轩的一句话吓得肝胆俱裂,面色仓皇的抬头,脸上却是乌黑的泪水,他看了看自己的父亲,然后哭喊着朝所有人说:“我虽然变成了血妖,但是我从来都没有杀人,都是他!”

    周孝木一手指着罗茂勋,声嘶力竭的喊道:“都是他!所有人都是他杀的!都怪他!”

    周孝木实在太害怕了,他全身抖得厉害,猛烈的摇着头,嚎啕大哭:“我只是想活下来,我只是不想死!”

    他哭得太厉害,几度喘不上气来。

    面对这样的指责,罗茂勋还是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周天生何曾见过自己儿子被人欺负到这个地步!

    作为父亲,看到儿子现在这样的那种痛心,全都化作滔天的怒火!现在的他,恨不得立刻将秦浩轩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所有人看着周孝木,看他哭得这么惨,再怎么恨,心中还是有些不忍,而且他说他没有杀人……

    古云子看着周孝木,淡淡的说:“有没有吃过人,这个不用你说,我有一道法术,是可以检验的,真相怎么样,我们检验一下就知道了。”

    说完,古云子就走向了周孝木,周天生一下子挡在了古云子面前,单手指着古云子,眼中闪着杀意的吼道:“我儿子是太初教的长老!他能说谎吗?他一个仙树境的会去诬陷一个仙苗境的废物吗?啊?”

    刑站了出来,双手胡乱的抹去凝结在脸上的被冻住的冰块,他向来能说话,更何况是现在这个时候,一串串的话好像是豆子一样从他嘴里蹦了出来。

    “检验一下啊,检验一下怎么了?!你别忘了,刚刚是谁叫嚣着要秦浩轩动手杀了他的徒弟!刚才那么想要结束这场施法,果然有古怪!原来是害怕被大家发现自己儿子也是血妖啊,还是这么大一只呢!”

    刑越说越溜,所有的话没经脑子全都吐了出来:“我看,你儿子才是最大的凶手!所有人都是你儿子杀的!没准我们自然堂的弟子都是被你儿子给带坏的!不然你心虚什么啊?从一开始就阻止秦浩轩施法,施法过程中还多次要求停止,现在你还能怎么狡辩啊?”

    刑说道最后连自己都相信!更别说围观的众人!

    刚刚被周孝木一同乱吼,开始怀疑罗茂勋的人全都倒戈,用疑惑的眼睛看向了周孝木。

    周天生看向刑的眼睛充满了血丝,也充满了怒恨!

    果然秦浩轩身边的也没一个好东西,他要杀了秦浩轩,也要灭了自然堂!!!

    他的儿子是仙树境的长老,是太初教的支柱,岂能被自然堂的这群废物指着鼻子骂?!

    秦浩轩见周天生看刑的眼光不对,而且面上都是恼羞成怒的愤恨,他就知道,周天生肯定早就知道自己的儿子是血妖!

    他立刻把刑拽到自己身后,然后面对着周天生说道:“必须让古堂主检验一下,如果你儿子没吃过人,那么我们就还你儿子一个清白,如果你儿子吃过人,那么,我们就按照太初教教规来!”

    秦浩轩说完就想越过周天生把他儿子抓过来。

    周天生狂吼一声,如同虎啸山林,气势磅礴,震耳欲聋!他像山一样站在自己儿子面前,面色发狂的大吼:“我看谁敢动他!”

    “今天我不止要清理我自然堂门户!太初的门户!我今天也一同清理了!”秦浩轩刷的一下释放出自己的仙树!

    三百丈的仙树蓦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所有人都惊呆了!

    “仙树境?!秦浩轩他不是弱种吗?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短的时间里成就仙树境?!”

    “仙树……你看清楚好不好!那可是三百丈!三百丈!”

    “他真的是弱种吗?弱种怎么可能成就仙树境啊!张狂紫种也不过是才五百丈啊!”

    “自然堂多少年来,最高的修为都只是仙苗境,连大圆满都不可能达到!可是现在,你看他们的堂主,竟然是三百丈高的仙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