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九十六章 刑魔真身被查出【二更】
    “但是,在那之前,我想为太初教的这些弟子,也多留下点什么,我们太初教有紫种,也有灰种,更有你这样的优秀弟子,你们平常没事,就来听我讲一讲大道玄法,老头子嘛,活了这千百年的时间,别的本事也没有,这些还是能做的。”

    秦浩轩心底热浪翻涌,老祖的话就如同一个普通的年老长辈,淳淳教导,带着对小辈的慈爱,想把自己一生的经验传给小辈,让他们在未来的路上少一些坎坷,多一些平顺。

    他垂首道:“水府之中还有钟乳灵液,弟子能够打开水府,再为老祖取灵液,应该能为老祖向天争命。”

    华一道人与其他三个太上长老对视,均是笑了笑,然后他道:“到了我这个年龄啊,那些东西对我都没有什么用处了,还是留给其他人吧。”

    秦浩轩心中伤感,他想起了自己逝去的师父,也是带着对死亡的无畏,也是从容不迫。

    “弟子多谢老祖厚恩,但是,弟子没有带好自然堂的接班人,本就是弟子的错,后来又知法徇私,更是罪上加罪,入桀狱,受惩处就是太初教教规所在,弟子觉得还是要去的。”

    华一真人没有说话,秦浩轩接着道:“若是老祖处在弟子的位置,面对犯了错的徒弟,您难道不会去吗?”

    华一道人沉默良久,然后对秦浩轩道:“老夫可能真的没你做得好,你做的已经很好了,你非常优秀。”

    华一道人见秦浩轩坚持,于是对秦浩轩说道:“既然你执意如此,那么就去吧,不过我批准你随时可以出来。”

    秦浩轩朝华一道人深深鞠了一躬,道:“弟子秦浩轩谢过老祖。”

    华一道人笑了笑,然后对秦浩轩道:“花劳那个魔,真的没有问题吗?”

    此话一出,三个太上长老也是一惊,心中全都想:“魔?那个弟子竟然是一只魔?”

    他们从没有感觉出来啊!

    秦浩轩心中也是一惊,刑总吹嘘说自己的那个什么遮掩法术厉害无比,只要他自己不现身,整个太初教都没人能够识破。

    虽然秦浩轩也知道他在吹,但是这么对年了,刑一直蹦跶在太初教,也曾见过几个修为极高的护法长老,却从未被识破身份,可是,老祖也不过是远远看了眼,竟然知道了?!

    老祖果然厉害。

    秦浩轩想了想,然后反问道:“老祖……您觉得,他有问题吗?”

    华一道人被他这一问,问笑了,对秦浩轩慈爱的说道:“有意思……你这孩子……有点意思……真有意思……”

    秦浩轩也是一笑,放心下来。

    “既然这样。”老祖看着秦浩轩道,“那你把那个小东西也给放出来吧。”

    秦浩轩现在是连惊讶都不惊讶了,直接当着三个太上长老与老祖的面取出混天梭,然后把空空儿给放了出来。

    三个太上长老全部惊呆了。

    顺泽长老惊讶的看着空空儿,惊讶的问道:“竟然还有一个?!”

    知秋看着秦浩轩,被他的大胆给震惊了:“你竟然还带着一个魔的真体进入太初教,年轻人你的胆子不小啊。”

    鸣钟长老抚着自己的长须,笑呵呵的说道:“的确不小,不小!怪不得要去桀狱,你这违反太初的教规也不是一件半件啊……”

    空空儿的表现比这三个太上长老要惊骇多了,一被放出来,他就感觉到,一股强大到只是感受到就忍不住瑟瑟发抖的修仙者气息,它抬头一看,恨不得当场昏死过去!

    这里随便哪个老家伙吐口唾沫都能把它淹死啊!

    使劲翻了翻白眼,发现没有昏过去,空空儿颤抖着身子躲到秦浩轩身后,带着哭音道:“这是怎么了?事情败露了吗?要杀我吗?不要杀我啊,我这一辈子都没吃过活的修仙者啊……呜呜,不要杀我……”

    华一道人被空空儿的表现逗笑了,对其他人说道:“这是一个有意思的小东西。”

    秦浩轩垂首,没有去管空空儿的哭喊,空空儿却是个识时务的,一见老祖说话,立马不哭了,紧紧抓着秦浩轩的衣摆,瞪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看着他。

    秦浩轩道:“这是小魔自从跟在弟子身边之后,确实从未害人,还请老祖明示。”

    华一道人笑道:“那个花劳跟这个魔,你信得过,老夫便也信得过。而且也不是什么大事,想当年,老头子我还年轻的时候,也曾与魔中强者喝过酒,打过架,只是可惜……老夫虽然与他惺惺相惜,但是却因为道魔不相容,没有成为朋友,乃是一生的遗憾……”

    三个太上长老不说话了,心中也是有些叹息,世人都被这道魔之分所困,却没人有勇气打破这份隔阂。

    但是老掌教的修为的确高,他们别说这个近在眼前的魔,就是那个在太初教蹦跶了那么多年的花劳,他们也从来没有看出过什么异常。

    老祖又说道:“这样吧,我给他们两个一人一个身份就是了,以后呢……也可以少了那些顾虑。”

    老祖说完,空空儿只觉得一股圣洁的光把自己包起来了,然后将它带到了老祖面前,老祖伸手在它眉心一指,一道柔和的白光闪过。

    空空儿再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时候,已经不是魔的样子了,而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形象,脑袋圆圆的,眼睛圆圆的,就连身子都圆圆的,整个人白白胖胖的,十分喜庆。

    空空兴奋的看着自己的双手,再看看自己的身体,然后看看老祖,还是觉得害怕,但是它本性圆滑,立刻挤出一朵花似的笑脸,对华一道人道:“谢谢老祖谢谢老祖!”

    说完就溜回秦浩轩身边了,老祖又拿出两个太初教的令牌,交给秦浩轩,让他分给空空儿跟刑。

    上面刻着空空儿跟刑的名字,还有太初教的印记。

    秦浩轩将属于空空儿的直接给它了,然后看着刑的那个令牌,笑了。

    老祖面色和蔼的说道:“我让你过来,就是这些事,你呢?有其他想跟我们说的吗?或者有什么要求要提吗?”

    秦浩轩想了想,说道:“弟子有几件事情要说。”

    华一道人说道:“说吧。”

    秦浩轩右手一伸,一个浑身散发着仙灵之气的青玉色小人就出现在他的手掌中。

    太上长老跟老祖全都瞪大了眼睛,惊疑不定的看着秦浩轩!

    “这……”知秋长老抚摸自己胡须的手都颤抖了,他激动地有些说不出话来。

    老祖则是轻轻皱着眉,问道:“这难道是……”

    秦浩轩点头,说道:“是,这便是清羽坊的青玉替身术。”

    此话一出,众人哗然。

    “你怎么会有他们的不传秘法?!”

    “这青玉替身术可是清羽坊的绝密道法啊,别说外人,就算是门派内的普通弟子都不会告之的!”

    “可是,你是怎么会的?”

    就连老祖都问道:“这东西,你是怎么得来的?”

    秦浩轩老老实实的回答道:“这是弟子之前杀掉了一名清羽坊弟子,意外之间就学会了。现在,弟子想要将这一道秘法,传给太初教,为太初教献一份力。”

    老祖跟三个太上长老全部沉默了一瞬,因为他们知道,那绝对不是普通的弟子,甚至可能是清羽坊这个教派的核心弟子。

    他们自认为已经将那个弟子想的很重要了,却还是没有想到,死在秦浩轩手里的,是清羽坊千百年来最出色的天才弟子,被他们看做教派未来希望的南烟仙子!

    若是他们真知道了,那才是真的会被惊倒呢!

    但是,秦浩轩竟然会将这等秘法,毫无保留的传献给太初教!

    “有这样的弟子,是我太初教之福,是我太初教之幸啊!”知秋长老抚须长叹!

    老祖也欣慰的点头,他对秦浩轩慎重的说道:“你杀过清羽坊的弟子之事,一定不能外传,否则会有杀身之祸。”

    这个道理,秦浩轩比谁都明白,但是他知道老祖是一片爱惜之心,于是朝老祖一拜,说道:“弟子谨遵老祖教诲。”

    秦浩轩说完,就将青玉替身术玄奥难懂的秘法口诀传给了老祖,老祖将秘法细细思量过之后,完全融汇进自己的仙树中,一颗闪着青玉色的道果,缓缓形成。

    老祖又将这道秘法传给了三位太上长老,三位长老也同样学会,然后鸣钟长老对秦浩轩道:“这道秘法,我们要先好好研究改进一下,看能不能以另外的形式,传授给太初教的弟子。”

    华一也是点头,眼中闪过狡黠:“这样,哪怕日后清羽坊说咱们太初教偷窃他们的秘法,咱们也能反击,说是自己研究出来的,毕竟跟他们不一样啊是吧。不能在道德层面输了。”

    秦浩轩听了之后,笑了。

    他心中想,老祖看起来如此仙风道骨,一派世外高人的样子,真没想到,也会这样的狡诈啊。

    老祖又问他,说:“你不是说有几件事吗?这才说了一件呢。”

    秦浩轩看了看老祖跟三个太上长老,非常严肃的问道:“不知道老祖与太上长老,信不信我秦浩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