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七百九十九章 娃子可否等一宿【二更】
    他根本无法想象自己的父亲会哭,会因为想念自己而哭!

    秦浩轩使劲眨了眨眼睛,将涌上来的泪水逼了下去,快步走到父亲身边,主动的说起自己在外面的一切,当时捡有趣又安全的事情讲。

    蓝烟则是站起身,走到厨房,与秦母笑着张罗着饭菜。

    不一会,秦母就摆了一桌子的饭菜上来。

    虽然到了秦浩轩他们这个程度早就可以不用食用食物,甚至灵田中的食物都可以不吃了,而是直接吸收天地灵气。

    凡人的食物吃下去,反而会增添身体内的污垢。

    但是秦浩轩与蓝烟却全是一副大流口水的样子,一边狼吐虎咽的吃着秦母做出的饭菜,一边连连的夸奖秦母。

    一顿饭吃下来,把秦母与秦父哄得是笑脸不断。

    吃也吃饱了,水也喝足了,秦母想起了什么,就问秦浩轩:“儿子啊,这次怎么会想起来回来看我们了呢?”

    秦浩轩沉默一瞬间,然后道:“爹……娘……我……想带你们成仙。”

    秦父秦母彼此对视一眼,脸上全是惊讶。

    他们是活了一辈子的老老实实的山民,从来都没想过这方面的事情。

    秦父对秦浩轩憨厚的笑了笑,说道:“可是……娃啊,我跟你娘的仙种都已经枯死了,根本不能修炼啊。你有这个孝心我们就知足了,有你这么个儿子,使我们的福气啊。”

    那些仙种这样的东西还是他们年少时,来挑选弟子的仙人说的。

    秦浩轩看着他的父母,执拗道:“可是儿子还是想带你们成仙。虽然之前给你们喝过一些灵液,爹娘也能活很久,但是我在太初教犯了一些事,可能要两百年都不出世,我怕……”

    秦浩轩怕他两百年后一出来,自己的爹娘就化为一抔黄土了!

    秦浩轩抿了抿嘴道:“儿子现在有一种秘法,可以将爹娘先冰封起来,等儿子成仙之时,就会为爹娘解封,到那时候,儿子就带着爹娘一起成仙。”

    秦父秦母彼此握紧了手,都看了对方一眼。

    秦浩轩从他父母的动作中,可以感觉到,自己的父母对成仙根本没有,好像只要他们两个人是在一起的,下一刻死掉也没有关系。

    可是想到,自己的父母会永远的离开自己,秦浩轩就觉得心头绞痛,不能忍受。

    父母是他在红尘中最后的羁绊,也是他永远都不愿意割舍的羁绊。

    秦父秦母从对方的眼中都看出了很多,秦父最后还是对秦浩轩说道:“行,那娃你来吧。”

    听到爹的话,秦浩轩反而犹豫了,他对秦父说:“爹,娘,我这个法子也不能保证你们最后都是活着的,可能……可能会死……”

    秦父秦母两人沉默了数息时间,两只老手紧紧的握在一起,最后秦父叹了口气:“那……娃啊……你看这样行吗?明天再把我们封起来可好?”

    秦浩轩不解的看向父母。

    秦父看了看秦母,脸上露出老实人的憨笑,他对秦浩轩说道:“因为……一旦封起来,爹可能永远都看不见你娘了,就让爹跟你娘再呆一晚上,多看看她,多跟她说会话,你妈胆小……两百年冰冻没有我陪着,我怕她害怕。”

    秦浩轩喉头哽咽,他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甚至都怀疑了,自己做的对不对,可是,他真的不想自己的父母死去,就算是有危险,也要试一试!进入太初认识仙道之后!便是要带着父母成仙吗?

    无论如何一定要这么做,这是唯一一个能够让父母与他共享修仙之路的方法。

    没有一个儿子愿意看到自己的父母死去。

    夜夜深了,秦母从一间房中走出来,对秦浩轩道:“这么晚了,你们也快点去睡吧。”

    正在与秦父说话的秦浩轩与蓝烟皆是一愣。

    他们已经不需要睡觉了,可……看着秦母殷切的眼神,他们只好一起走进了为他们打扫出来的房子。

    这是秦浩轩没有离家前住的那一间,里面的东西都很干净,就连被子都是散发着温暖气息的,说明秦浩轩离家这么久,他们的父母却一直在为他打扫着属于他的房间。

    秦母为他们又送来一床被子,见他们都站在屋子中间,疑惑道:“怎么了?”

    蓝烟立刻笑了笑,道:“没什么啊,娘你别忙活了,有什么都让……秦……都让我来做好了……”

    秦母笑了笑将被子放在床上,说:“为他操劳惯了,他走了我才不舒服呢,好不容易回来,我啊……就想为他做些事,你们别愣着了,快点睡觉吧。”

    蓝烟与秦浩轩都应了声是,然后走向床边。

    蓝烟先拖鞋上了床,秦浩轩在自己母亲疑惑的看了一眼的目光中,也上床躺下了。

    秦母捂嘴笑了笑,然后就给他们吹灭了油灯,关门出去了。

    秦浩轩躺在床上,闻着蓝烟身上阵阵的幽香,一阵尴尬,他刚想动身起来,一双温热纤细的手臂就抱住了他。

    秦浩轩整个人都僵住了。

    黑暗好像给了蓝烟安全感,她将自己的脸庞贴上秦浩轩的背,也能感觉出他的僵硬,然后轻轻的说道:“就让我抱抱你吧,两百年呢……两百年的时间,真的太长了,我可能……等不到你了。”

    秦浩轩在黑暗中,轻轻叹了口气,慢慢放松了身体,他能感受到蓝烟的泪水。

    蓝烟在他身后哽咽道:“你也抱一抱我好吗?”

    秦浩轩顿了顿,然后慢慢转身,将蓝烟抱在怀里。

    蓝烟缩在他的怀里,好像缩在世上最安全的港湾中,长长的睫毛上甚至还挂着泪珠,笑着对秦浩轩道:“真好,我这一辈子也是值了。”

    说完之后,蓝烟含笑睡了过去。

    秦浩轩也慢慢的闭上眼睛,不知道多少年没有睡过觉的他,在沉沉的夜中,也睡着了。

    第二天天大亮的时候,秦浩轩才睁开眼睛,有一瞬间的恍惚,他怀里的蓝烟还在沉沉的睡着,他没有叫醒她,而是自己悄悄起身,来到屋子外面。

    秦父正将最后的一担柴送给邻居后回来,将秦浩轩醒了,就笑了:“等等你娘,她把家里的一些肉啊,鸡啊,米啊都送给街坊家了。”

    秦浩轩点头,他耳目聪灵,能够清楚的听到母亲与乡里乡亲说话的声音,很多街坊都在问秦母,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把东西都送人了呢?

    秦母也是笑着大声回答他们:“我儿子要带我们两口子成仙啊。”

    街坊们跟秦母胡乱笑着,开着玩笑。

    秦浩轩已经不在听了,因为他不忍心。

    秦母回来,跟秦父又将家里院子里,屋子里的东西打扫了一番,该藏起来的藏起来,该分了的分了。

    秦浩轩帮着他们将一些盆盆罐罐收拾妥当,秦母满意的笑着说:“这样等我们醒过来,也还能用。”

    秦父则是将几坛自己酿的酒,都埋在地下,然后笑眯眯的看着,想着等他醒来,这些就绝对是美味啊。

    收拾妥当,已经没什么还能收拾的了,秦父拉着秦母的手,来到秦浩轩面前,又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才笑着对秦浩轩说:“来吧,娃,我们都准备好了。”

    “别怕……孩儿他娘别怕啊……就是睡觉……醒来还能见到我的……”秦父不停的轻轻拍打着秦母的手背做着安慰:“别怕,别怕……好事,这是好事……咱俩都能成仙呢。”

    秦浩轩眼中蓄着泪水,始终不让泪留下来,他用双手拉着自己老父老母的手,慢慢动用灵力。

    寒冰从秦父秦母的头上慢慢开始往下延伸,他们的身上就布满了厚厚的寒冰。

    秦浩轩的泪水终于落了下来,他对着冰封住的父母,哽咽的说道:“爹,娘,你们等娃二百年,娃会带你们成仙的,一定会的。”

    将父母放回龙鳞仙剑之中,蓝烟其实早就醒了,可是她一直闭着眼没有睁开,她不想睁开,虽然已经是莫大的满足,可是她还是害怕。

    因为睁开眼睛后,一切又恢复原样了,她也不是秦浩轩的媳妇了。

    秦浩轩看了看蓝烟,没有说话,而是直接将她抱了起来,蓝烟小小的身体所在秦浩轩的手臂中,很甜蜜,又非常心酸。

    秦浩轩离开家门,在门口又设下了一道本命符阵,轰然一声,一整座房子全都沉入了地下。然后光华一闪,一座跟他家一模一样的空房子又出现在地面上。

    他深深看了一眼,才离开。

    秦浩轩一直将蓝烟抱回了自然堂,将她放在自己的房间。

    蓝烟闭着眼睛,紧紧抓着秦浩轩的衣角,泪水不断的往外流。

    秦浩轩陪了她一会,默默的说:“我在里面也会想办法的,你也不要放弃,希望我们可以再见面。”

    说完之后,他毅然将衣袍的衣角撕下,转身离开。

    蓝烟终于哭出了声。

    秦浩轩去找刑,可是刑并不在房间,他微微一顿,几乎不用思索就知道刑去了哪里。

    罗茂勋的房间里,所有的窗户都是封闭的。秦浩轩轻轻将门打开,便看到刑双臂抱膝,像个小孩子一样坐在罗茂勋生前常常坐着的蒲团上,神色有些恍惚,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刑全身都笼罩在阴暗中,像在追忆,又像在逃避。

    秦浩轩看到这一幕,只觉得自己心头一痛,像是一把尖锐的刀子狠狠的扎进了他的心脏。

    在这一刻,他才真的明白了,罗茂勋在刑心中的重要性真的如大山般沉重。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外游荡,根本没有好好的管理过自然堂,也没有好好的教导过自然堂的接班人。所有的事情都是刑一人操办的,说罗茂勋是刑一手带出来的都不为过!

    秦浩轩突然想起黄帝峰上,刑对他怒吼的那句话,罗茂勋就像他的儿子一样!

    刑是魔,是一只总想着每天都能吃一两个修仙者的魔,掩藏在他的嬉笑怒骂之下的是残酷嗜血的本性。

    可是,现在……

    秦浩轩喉咙发紧,发涩,痛的好像不能出声,但是他还是艰难的开口道:“他已经死了……”

    良久,空旷的屋内才传来一句话,好像来自天边,显得虚渺而飘忽。

    “我知道啊。”

    听到这话,秦浩轩眼眶一红:“你没事吧……”

    “呵。”

    极轻的一个字传来,却比刑的痛哭更令秦浩轩难以承受。

    “我没事,你要去桀狱了吧?”

    秦浩轩硬生生的挤出一个含糊的“嗯”字。

    “抱歉啊,兄弟……我今天好累,实在没有力气去送你了。”

    秦浩轩摇了摇头,道:“你好好的,你一定要好好的。”

    刑没有说话,秦浩轩咬了咬牙,转身离开!

    在他转身的瞬间,他听到刑传出来极轻的一句话:“放心,你回来时,我定让你见到蓝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