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零二章 三年时光进境多【五更】
    这门滔天诀下启自然堂现在所有的功法,上开了一片豁达通常的修仙之路,而且内里温厚,内容也十分的简单易懂,但是秦浩轩只是看了一字半句就觉得受益匪浅。

    玉简里面,字字句句精妙无比。秦浩轩从头看到尾,只觉得浑身都带着这功法中处处所包含的温厚清和的气息。

    他盘膝而坐,双目微垂,开始修炼了起来。当他开始修炼之时,四散的灵气缓缓的朝他靠近,后来速度却越来越快,在他的头顶上逐渐形成了海浪滔天之势!

    修仙者一旦陷入修炼,便会不知春秋冬夏,时间都会变得模糊。

    他修炼这一道滔天诀足足用了一年的时间,才堪堪有所小成。

    这一年中,太上长老也曾来看过他,与他说过很多繁奥又精妙的道法,令他也受用无比。

    秦浩轩仔细算着,他在这冰窖中已经呆了快三年的时间了,自然堂的上上代堂主留下的滔天诀,也已经炼成大半,这滔天诀看似简易,修炼起来,却一字一进步,非道心坚韧恒固之人能炼!

    也怪不得关在狱中的女前辈会说,这道功法是最适合自然堂的弟子修炼。

    有了这道功法也解了秦浩轩的心头一念,那就是为自然堂的弟子寻找适合他们的功法,自然堂的弟子大多是弱种,秦浩轩虽然得到了很多的精妙功法,里面内容太过玄奥难懂,总是不太适合他们。

    这道滔天诀却不一样了,不仅秦浩轩自己修炼起来如有神助,他想就是传给自然堂的弟子们也一样的大有裨益!

    “秦兄。”

    秦浩轩听到有人喊他,他抬头一看,门外竟然是慕容超。

    慕容超一派从容姿态,风骨更甚。只不过,秦浩轩有些看不明白他眼中那么深沉的心思了。

    “秦兄,你何必要苦坐这桀狱,你若是想出去,没人会不答应。”慕容超声色低沉的说道,“都已经这么多年了,你还不出去吗?”

    秦浩轩笑了笑:“说好二百年便是二百年,你也不要劝了。你呢?这几年过得可好?”

    慕容超看着秦浩轩苦笑,没有这秦浩轩的时候,自己过得一向不错。可是,秦浩轩每次出现在他的面前,慕容超就会觉得自己被狠狠的压了一头,有秦浩轩在,他在徐羽面前永远出不了风头。

    慕容超心中波涛翻涌,可是面上依旧不动声色,他见过秦浩轩的强悍,也听说过秦浩轩在门派外面做过的事情,所以,他即使在心中对秦浩轩嫉恨到极点,也没有办法现在就跟他撕破脸,因为,他对上秦浩轩,根本没有胜算。

    “我过的也不错,之前因为入道师兄是古云堂的一位师兄,而且这几年我也做过几件为古云堂争脸的事情,现在已经是古云堂的执事了。”

    秦浩轩想起古云子也在桀狱,就问道:“古堂主现在如何。”

    慕容超心中一动,他本来就是要来看古云子,然后顺便来看一下秦浩轩的,可是现在听秦浩轩这么问,不知道他是不是知道了自己不是特意来看他的。

    慕容超怎么会特意来见秦浩轩呢?他恨不得秦浩轩在这里关五百年一千年!永远都不要出来,永远都不要出现在他面前才好!

    不论心中怎样阴暗疯狂,慕容超的脸上还是带着一脸和煦的笑意,他对秦浩轩说道:“师父一向都好,他应该已经从张扬的打击中走出来了。”

    秦浩轩点了点头,想慕容超也是灰种,虽然比不紫种,但是对古云子也算一种欣慰。

    二人又说了几句,慕容超就告退了。

    秦浩轩微微一叹气,不知道为什么,跟慕容超说话,竟然都没有跟李靖说话来的痛快。

    半年之后,秦浩轩终于将玉简中所记载的滔天诀全部修炼完毕,现在他的经脉在滔天诀的滋养下更加强韧,修为的进展也非常令他欣喜,这道滔天诀在辅助他的道心种魔,根本就是如鱼得水啊。

    秦浩轩微微笑了笑,觉得有了这些,他在日后的对敌中,也可以轻松一下了,不至于遇到一个仙轮境就搞得跟之前那样狼狈,还害的小石头小金受伤。

    秦浩轩听到外面有人说话的声音,他抬头去看,看到了刑跟蓝烟。

    蓝烟看到秦浩轩眼中是不加遮掩的高兴,她立刻凑到门前,从门上的小窗户里问道:“秦浩轩,你,你怎么样?”

    秦浩轩心头一暖,笑着道:“我很好啊,倒是你们,我很挂心。”

    刑大大咧咧的声音传过来:“有我呢,你别瞎操心了。”

    听着刑恢复正常的笑声,秦浩轩稍稍放下了心。

    然后他想起了蓝烟母亲的事情,然后问道:“你母亲找到了吗?”

    蓝烟眼眶泛红,一脸高兴的说道:“我母亲没有死。”

    “找打了?!”秦浩轩惊喜的问道。

    蓝烟神色有些小小的尴尬,然后讪讪的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不是……那个……”

    刑笑了声,道:“不是,本大爷经过仔细推算得出一个结论,她母亲也从坠仙谷逃出来了,逃出来之后就回到天荒海了。”

    秦浩轩“哦”了一声。

    刑道:“我还没说完呢。你不知道,蓝烟的母亲回到天荒海之后就纠集了他们那个门派的一大支队伍,又回到我们这,直接朝普光教攻了过去!”

    秦浩轩惊讶的看着蓝烟,蓝烟咧了咧嘴唇,道:“那个,我母亲性子就是很火爆的。”

    秦浩轩想起第一次见到蓝烟的时候,蓝烟也是一副十分骄横泼辣的样子,于是顿了顿,问道:“那,结果如何呢?”

    刑语气十分诡异且带着十足兴趣的说道:“你不知道,普光教的守山大阵都被天荒海那么来的一群人给打碎了!大有直接将普光教打散的势头!她母亲在普光教到处寻找自己的女儿,因为没有找到,便发狂烧山杀人……”

    “喂!”蓝烟不满刑描述事情的口气,怒视他。

    刑一顿,然后道:“额,总之她的母亲十分勇猛,甚至把人家的两个太上长老都给干掉了,若不是普光教朝其他的大教发出求助令,三个无上大教以及一个古派出面,联手才将天荒海那边的人击退,普光教现在肯定已经在修仙界除名了。”

    秦浩轩瞪大了眼睛,问道:“那蓝烟的母亲没有事吧?”

    蓝烟感动秦浩轩到现在还关心她母亲,笑道:“没事,我母亲跟天荒海的人都退回去了。”

    刑却大叫道:“你关注的重点错了吧?!你们神州的一个无上大教都快被打的灭门了啊!”

    秦浩轩摇了摇头道:“这个普光教,当初在幽泉魔渊之时就对掌教诸多不敬,在蓝烟母亲拿着证据找上门之时还暗中伤人,这样的教派,不值得我去关心。”

    刑撇了撇嘴,小声嘟囔了一句:“色令智昏……”

    秦浩轩没听清楚道:“你说什么?”

    刑立刻道:“我说,她母亲是没事,但是退回天荒海之前,还留下了一句话,说她还会回来的,她女儿的事不算完,打伤她的事也不算完,她是不会就此罢休的。”

    “这一战,普光教整体实力被损去大半,他们门派的守山大阵被直接碾碎,仙婴道果境的太上长老以及各大堂主护法都死伤过半,不得不说,天荒海那边的人,的确是厉害啊。而且没几年,普光教就要经历上升古派的大劫,但是所有人都说,他们应该是抗不过去了,不仅渡劫可能会失败,就连无上大教的名头能不能留下,都很难说。”

    秦浩轩默然。

    他静了静,然后对蓝烟说道:“你为什么不跟你的母亲相聚呢?”

    蓝烟泪水在她的眼眶中打转,却坚持的没有哭出来,她尽量使自己的声音平静的说道:“我母亲早就以为我死了,如果我出现,过不了几十年我就真的死了,那么,她岂不是要伤心两次?我舍不得。”

    这句话一出,秦浩轩与刑一起沉默了。

    秦浩轩道:“不管怎么样,你母亲没事就好。那自然堂呢?自然堂怎么样了?”

    他始终还是放不下自然堂。

    刑道:“有我在呢,放心吧,所有的小崽子都老实勤奋的很,我看啊,过不了几年,自然堂就是太初教第一大堂了,哈哈哈……”

    秦浩轩也笑了,三年多了,他知道刑真的从罗茂勋的死亡中走出来了。

    刑拍了拍门,对秦浩轩道:“好了,事情呢就这么多事,你好好在里面呆着,我们所有人都等你出来。”

    秦浩轩点头:“恩,你们在外面也好好的,等我出去。”

    蓝烟听到他们的对话,身体一僵,她知道要跟着刑往外走,但是一双眼睛却怎么也离不开秦浩轩。

    这一走,可能就是永别了,她心中有万千的舍不得,有万千的悲伤,可是却没办法说。

    她该怎么说呢?

    她没法说任何话,只能多看他一眼,再多看他一眼。

    秦浩轩被蓝烟的目光注视,心头蓦然一痛。

    蓝烟的眼神他怎么可能不懂,这种像海一样深的感情,他根本无法忽视。

    秦浩轩在想,也许自己两百年之后出去,蓝烟真的就化作一抔黄土了……

    在蓝烟貌似永诀的目光中,他只是想到那一种可能,就觉得自己心头的疼痛越来越难以忍受。

    秦浩轩狠狠皱起眉毛,然后道:“等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