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零四章 西极登门来拜访【一更】
    “有这话就够了。”徐羽脸上带着几分醋味的开心笑容,眼中绽放着亮芒:“那徐羽不再这里打扰浩轩哥哥了,教劫将至!徐羽也需要好好修炼,为教劫努力!不过我会经常来看你的!不要被别的女人拐跑了呀……”

    秦浩轩有一丝愕然,徐羽不知何时不再是那个只会被自己护在翅膀下的小鸟了!她……长大了。

    “那我走了……”

    徐羽一离开桀狱,便直奔了黄帝峰。

    大殿中。

    徐羽朝黄龙掌教躬了躬身,就急急的说道:“掌教,把浩轩哥哥放出来吧……”

    黄龙看着倔强的徐羽无奈了,哪里是自己不放啊,是那小子自己执着不出来啊!这怎么能怪在掌教的头上?

    “徐羽啊,不是我不放,是秦浩轩他自己不出来啊。”

    徐羽叹了口气,本以为掌教可以放浩轩哥哥出来,可堪掌教的表情便知道,掌教他老人家应该也去过桀狱了,没把人给劝出来。

    黄龙道人见徐羽回来了,而且修为大有长进,比之张狂都不让,很高兴,有心指导徐羽一下,可是……见徐羽这样一幅失魂落魄心不在焉的木有,也在心中大叹一声,无奈的说道:“恩,那你就下去吧,最近要抓紧修炼知道吗?”

    徐羽还是很郑重的应了声“是”。

    黄龙摆摆手就让徐羽下去了,算了算了,过几天等这孩子心情转过来了,让她去老祖那听讲道法吧。

    距离蓝烟被冰封,已经过去了两年了,秦浩轩从打坐中回神,然后用灵法检测了一下蓝烟。

    发现她的生命变化才过了一年的时间。

    秦浩轩看着完全冰封的蓝烟,想着,这个办法对于增加异种的寿命还是有用的,难道蓝烟可以活两百年了?

    秦浩轩因为最近都在修炼天寒道人的灵法,所以对于寒冰的把握也有了长足的进步,于是他又给蓝烟上了一层冰封。希望这样可以在为她拖延一下时间。

    “浩轩哥哥!”一声清脆娇俏的声音远远的传来。

    徐羽轻妙的身体只是一个晃眼间就来到了秦浩轩的狱门前。

    秦浩轩眼中带着欣慰的说道:“你的修为又有长进了。”

    徐羽脸上也是高兴,一双仿佛盛着盈盈秋水般的眼眸落落大方的看着秦浩:“是啊,还多亏了老祖给我们讲解的道法,”

    秦浩轩也想起了之前老祖曾经跟他说过的话,还有几位太上长老来时为他讲解的玄经道法,自然是深知其中妙处的。

    秦浩轩想对徐羽说要多多听老祖讲解大道经法,但是就着这时候,太初教的大钟被敲响了。

    秦浩轩往远处看了看,问徐羽:“这是有什么事吗?”

    徐羽也不知道,她立刻对秦浩轩道:“那我出去看看。”

    秦浩轩点头,徐羽又看了看秦浩轩,这才心满意足的疾速离去。

    徐羽行至半路,就远远的看到有外教的弟子来到教中,看样子好像是西极教的弟子。

    其他人来,那么紫种弟子肯定是被自己堂主领回去,好生躲着的,她撇了撇嘴,看来没法去打探一下什么了,但是她又看到自然堂的花劳领着几个弟子也朝会客大殿去了,点了点头。

    她知道这个花劳是秦浩轩的好友,有什么事情也一定会告诉秦浩轩的,她这才放心的回去了百花堂。

    刑现在也是太初教五大堂之一的堂主了,领着马定山跟李文远就去了会客大殿。

    他们到的时候慕容超已经在那里招待着钱明他们了。

    西极教这一次是钱明带着四个仙树境的长老前来的,有慕容超这个灰种弟子接待,也算是实力相当没有失礼。

    “钱道友,有失远迎啊。”

    慕容超带着几个古云堂的弟子站在门口,脸上是洋溢着的笑容,待人接物这一方面,太初教的年轻一辈里,还没有哪一个能够高明过他去。

    面对人家的笑脸,钱明也不好一上来就翻脸,于是也朝慕容超拱了拱手,却是一言不发。

    慕容超也不在意,直接拉着钱明进入大殿,边走边说:“快进来快进来,请坐,钱道友也尝一尝我们太初教今年刚上的灵茶。”

    钱明落座后,没去看刚刚送上来的灵茶,而是扫了一眼大殿中的人,没有见秦浩轩。

    他直接问道:“听说太初教的秦浩轩回来了?”

    慕容超笑容不变,很诚恳的望着钱明道:“是,我们也听说了,秦堂主与西极教在回来的路上发生了一些不愉快,我……”

    慕容超的话还没说完,钱明就冷哼一声,清秀的脸上满是嫉恨的说道:“不愉快?慕容道友可真会说话,那岂止是不愉快?你们太初的一个堂主连杀了我们西极教数名弟子并几位长老!”

    慕容超面对这冷冷的质疑,也只是顿了顿,面色平和的接着说道:“我们也知道这些情况,所以掌教已经将秦浩轩投入桀狱,要关两百年,并且撤了他自然堂堂主的位子,你看这就是自然堂新任的堂主。”

    刑非常欣赏的看了慕容超一眼,这家伙真是鬼啊,秦浩轩入狱是真,自然堂堂主换人是真,可是这原因……

    可惜,钱明的眼中脸上都写满了不信。

    桀狱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太初教最令人闻风丧胆如同地狱一样的村子啊,开什么玩笑啊,他们会将秦浩轩放入桀狱?还两百年?

    钱明只是略略扫了刑一眼,就不在看。

    钱明还是很傲气的,整个太初教的年轻一辈中,也只有慕容超能够入他的眼,其他的的人根本不值得他看。

    他淡淡的看了慕容超一眼,装作很惊讶的样子说道:“这样啊,那我们能不能去见一见秦浩轩,既然你们说这是误会,那么要我们双方见了面才能将误会解开啊。”

    慕容超心中冷笑,这明显的不信,想见一见啊。

    见就见吧,反正他没说谎。

    于是慕容超很有礼貌的起身,对钱明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钱明见他这样,心中有点怀疑了,但是又怕这是太初教布下的阵,于是便还是坚持去看一看。

    慕容超直接将钱明带到了桀狱。

    通向桀狱的那个山道,阴风阵阵,第一次来的西极教弟子虽然还是强撑着往前走,但是手脚都在发抖,生怕被这些狂风给卷走。

    钱明虽然不至于发抖,心中也在暗自揣度,这个桀狱果然如传闻那样阴森恐怖慑人啊。

    他们来到了秦浩轩所在的寒冰狱,钱明在窗口往里面看了看,愣住了。

    因为里面那盘膝而坐的人事秦浩轩无疑,而且秦浩轩也是久居在此的样子,从他身上的衣服,以及这间寒冰狱都可以看出,秦浩轩应该是回到太初教没几天就被关了进来。

    钱明眼神一转,他就看到了被冰封的蓝烟。

    他不自觉的惊呼一声,然后知道自己失态,立刻掩饰性的咳嗽了一下。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秦浩轩要把那个精通算术的姑娘给封起来?

    一时间各种想法充斥他的脑子里。

    秦浩轩这时候也睁开眼了,看着几年不见的钱明,嘴角扯出一抹讽刺的笑。

    这群人,明面上热情好客,实际上贪图虚宝,心性狭窄而且小人作风,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对他下杀手。

    这笔账,他记得清呢,早晚会让他们还回来。

    慕容超将钱明的神色看在眼中,他脸上还是带着淡淡的笑意,说道:“钱道友可是看清了?慕容没有说谎吧?”

    钱明听到慕容超的话,心念数转。

    他想起了一进入太初教就能感受到的浓郁的灵气,多年前他也曾来过这里,当时的灵气虽然也浓郁,但是与西极教内的也差不了多少。

    灵气从来都是逐渐变得稀少的,还从来没有听说过会越拉越浓郁的!

    而且他走在太初教的山梯上时,能够明显的感觉出太初教的守山大阵更加的强悍浑厚,也更加的气势慑人,令人不敢小觑。

    钱明笑了笑,这浓郁的灵气,更加坚固慑人的大阵是怎么回事啊?

    肯定是秦浩轩从他们的东南峡谷带出来的宝物所致!

    秦浩轩那么急急忙忙的回太初教,身上果然是带着重宝从他们眼皮子底下飞过去的!

    西极教为了截获秦浩轩身上的东西前前后后派出多少人,设下多少关卡,却还是被他跑了!

    这口气,钱明怎么也咽不下!

    他状似有礼的朝慕容超拱了拱手,眼睛还朝秦浩轩撇了撇,道:“既然贵教已经对秦堂主做出了这么重的处罚,我们也就不说什么,那些误会就让它过去吧。”

    慕容超脸上也带着轻松的笑意,但是心里却在暗暗警惕。

    这钱明可从来都不是这样好打发的人啊。

    钱明说完之后,又十分为难的对慕容超说道:“既然误会解除了,那么还请秦堂主将从我们西极教偷走的东西给还了吧。”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呆住了。

    “说我偷东西?我偷你们什么了?”

    秦浩轩不知道什么时候站起来了,他从寒冰窖中冷冷的看着钱明,身上的寒意更重,而且杀意凛然。

    钱明偷偷咽了咽口水,但是想到坠仙谷那些绝世的宝物,也算是拼了,也转头看秦浩轩,理直气壮的说道:“没偷东西,那你跑什么啊?”

    秦浩轩长眉一挑,冷冷的说道:“我当时着急回教派,你们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拦,明显是想仗着人多抢我东西!”

    钱明听到这话,明显的语塞的一下,然后他愤然看了秦浩轩一眼:“我这次来到太初教,就是为了我们西极教丢失的东西而来,秦堂主最好还是将东西拿出来的好,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