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一十一章 教劫一雷动太初【四更】
    李靖冷笑一声:“为秦浩轩争取回教的时间?花堂主,你把整个太初教当做儿戏吗?他秦浩轩一人如何值得整个太初教为他陷入危险?”

    刑冷冷看着李靖,好像气度如九天神祗的李靖在他的眼中,也不过是最卑微的蝼蚁,他的声音仿佛来自寒冰地狱般,带着慑人的冷意。

    “他秦浩轩自然当的!近年来四大堂多出的那么多本灵法秘籍从何而来你们不会不知道吧?老祖解封需要的大多数灵药从何而来你们也不会不知吧?!几千年来从未有人进坠仙谷还能活着出来,可是他做到了,他不仅自己出来了还将我们教派的老祖带出!他为太初教做的一切你们都忘了吗?现在秦浩轩有难,你却落井下石想要置他于死地,又是何居心?!”

    刑一句句的质问落在听者耳中,他们面色惭愧,皆低头不语。

    “我早已尘埃尽洗,不再是从前的我。我是紫种,天道的宠儿,我根本没有将他放在心上,我所说的话,句句字字都是为太初教着想,绝无一点私心,还请掌教明鉴。”

    李靖的这番话,朗朗明月高立天空,又如汩汩清泉滑过山涧,不夹杂半点情感,带着超脱的气息,又是站在大义的肩膀上,得到站在他那边诸多长老面色更是凝重。

    大家谁不知道秦浩轩为太初立下赫赫功劳,若是其他事情,便真的依了这花劳也是。

    可!现在是太初教劫!若不早早布置,整个太初都会毁于一旦!若真的到了那一刻,不止秦浩轩会死,整个太初也无人可以幸存!

    太初人!当为太初尽力!

    诸位长老自信,若自己现在处于秦浩轩的位置,得知此间如此争吵,自己定然会说,不需再吵!完全开启守山大阵!我可以死!太初不可亡!

    诸长老也坚信!秦浩轩若是知道,也定会如此选择!

    刑一双眼睛直直的看着黄龙,说出的话好像直接从胸腔中迸出,带着最深切的情义:“掌教!守山大阵现在绝对不能开!现在的情况是我们可以应付的!秦浩轩也一定在尽最大的努力赶来,他肯定会相信我们在等他!为什么我们就不能齐全教派的力量等他一次?!他信我们!我们就不能信他吗?太初!这里是太初啊!没了太初的弟子!还算什么太初啊!”

    刑的一字一句如同警钟长鸣,响彻整个黄帝峰,那浑厚的声音震得人胸腔发颤!大殿中所有的窃窃私语,在这一刻全都停下!

    静,死一般的静!

    “呵。”

    一声轻笑从李靖的口中发出,带着一丝丝嘲讽,如同轻石入水,为整个大殿的寂静带出阵阵涟漪。

    “现在的情况是可以勉强应对,那是因为天劫还未下落!你就能够保证落下的天劫真的能够被化解吗?掌教,弟子还担心,没有守山大阵,那九天之上的天劫在下一瞬就要削平太初教了呢!!”

    最后一句话,李靖提高了声音,如金龙长啸,直直敲进黄龙的心中,也同样敲进了大殿所有人的心中,毕竟……没人迎接过五千年教劫!大家只能从各教文献记载稍窥其貌而已。

    “掌教,您是想要拿整个太初教来换秦浩轩的性命吗?你就能保证最后秦浩轩能够活着回来?请掌教三思啊!”

    “是啊,掌教,请开启守山大阵吧!不能那太初教几千名弟子的性命做赌注啊!”

    “掌教!我们太初教屹立在修仙界几千年,是无数的列祖列宗维持拼搏下来的啊,请掌教开启守山大阵!”

    ……

    一直站在李靖身旁的几位头发花白长老一起出列,用言语一声声的逼迫黄龙。

    苏百花再也忍不了,她站到刑的旁边,通红着双眼对掌教说道:“掌教!我的徒弟徐羽正在往回赶啊掌教!徐羽也是紫种,她对太初教的重要性您不会不知道吧?掌教,请您再等等吧!”

    夏云子看到自己同样皱着眉头的弟子张狂,心下一思量,也拱手朝黄龙道:“掌教,请您再等等吧,那可是浩轩啊……花堂主说的是啊!浩轩一直信我太初!我太初便不能信浩轩一次吗?掌教!三思啊!”

    ……

    黄龙对面明显分为对立的两拨人,均不发一言,神情肃穆,他眼望远方,神情中是掩藏很深的担忧。

    太初教的重任沉甸甸的落在他的身上,英灵山上太初教所有的先人都在看着他!

    五千年大劫!修仙之人有大劫!修仙所在的教派一样有劫数!天地万物,都不可长久的与世长存!

    九天之上的雷云已经遍布整个太初教的上空,雷电轰鸣,如数万仙兵在敲响战鼓!暗红色好像污血染就的雷云堆满头顶,底下之人全都瑟瑟发抖!

    天地的威压越来越强烈,天空被雷云充满,好像有了实质的重量一样压在太初教的顶上!

    天地变色,人心惶惶,所有人都在等他做决定!

    如果他只是黄龙,他定然是死等秦浩轩与徐羽回教派。

    可是,他不只是黄龙,他还是整个太初教的掌教!

    黄龙气息沉稳,面色平静,可是心底却翻滚着滔天浪潮。

    秦浩轩去万应战场的空间裂缝救徐羽,已经一年半了,他们到底在哪,到底怎么样了,没人知道。

    等?

    等多久?

    完全的未知,完全的不可计算!

    可是压顶的雷云却告诉他们,你们没有时间了,天雷可能在下一个瞬间就会落下!

    请求黄龙开启守山阵法的长老们见黄龙不发一言,一个个站在李靖的身侧唉声叹气,悲愤的摇头,嘴中不住的在说着“列祖列宗保佑我们太初教啊!”

    好像电雷即刻就到一样!

    “轰!”

    好像万千上古异兽同时咆哮,雷云剧烈的翻滚,整片天空像是沸腾的海水,狂风浪卷,海啸一般,轰然作响!

    天地为之震动!

    所有人的双耳都被这巨响震得发痛,有人站立不稳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一道暗紫色的闪电滑过长空,直直的朝黄帝峰劈下!

    “我来!”

    为了应对天劫,从桀狱中出来的古云子面色一变,整个人似风一般闪出大殿,跃至半空,一道黄金色灵法带着玄奥繁复的道法符文从他右手中迸出,状如蛟龙,身长五尺,摇首摆尾长啸一声,迎头打向那携带者雷霆之势的闪电!

    剧烈的火花在空中绽放!

    那刺目的颜色令人根本不敢直视!灵法与闪电发出的撞击声好像要撕裂他们的耳膜!

    大殿中响起几句惊恐的惨叫,实在太可怕了!

    古云子接下这道劫雷,将它打碎之后,整个人被劫雷所带的罡风扑落至地!

    “蹬蹬蹬!”

    古云子落地之后,身形不稳的倒退三步!

    每一步都在殿前的千年琉璃石上落下一个深深脚印!

    古朴而又浑厚的道法从琉璃石上瞬间出现,金色的符文在琉璃石上旋转,却还是没有抵抗住古云子带来的冲力!

    最后一步站稳之时,古云子双腿陷落琉璃石中,惨白的面色稍有恢复,在众人过来扶他之前,他就将因为剧痛而不受控制的颤抖的右手藏进了宽大的袖袍之中!

    黄龙却将古云子的一切都看在眼里。

    他的面色越来越严肃,看着九天之上的雷云,阴沉如水!

    天劫的降落是按照能量大小来决定的,第一道的天劫所携带的力量肯定是最弱的。

    但是,就是这样一道最弱的天劫,便将他们古云堂的堂主震退三步!

    将黄帝峰殿前的护山阵法打的一个晃动!!

    将千年来经过无数先辈锤炼的琉璃护山阵击碎!!!

    天雷所携带的恐怖而又剧烈的威势,令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惊悚不已!对天威的畏惧,对死亡的恐惧,在这一刻打到了巅峰!

    “掌教!!!”

    李靖闪身出列,脸上是一往无前的决绝!

    “掌教!这只是第一道天劫,威势便已然如此!难道您还想接第二道天劫吗?!您不能再等了!再等太初教就要出事了啊!”

    李靖语气深沉,带着极大的悲壮:“为了太初教,现在牺牲什么都可以了!如果现在我在外面,掌教您开启守山大阵弟子非但不会怨恨太初教,反而会大笑三声,觉得您做的对!如果您为了弟子不开启,弟子想方设法也会传信回来让您以大局为重,以太初教为重开启守山大阵!!!”

    李靖说的至情至义,透人耳膜,振聋发聩!

    几乎所有人都沉默了,唯有赤炼子既然还要说话,却被刑抢先了,沉声说道:“掌教!现在在外面的可是秦浩轩!您真的要听他们的话将秦浩轩关在教派之外吗?!”

    李靖转身直视他,声音朗朗,带着无上的气势:“花堂主!闭嘴!莫非你想要太初教几千名弟子,数千年的根本全都为秦浩轩一人陪葬吗?!”

    李靖的质问声,响彻整个大殿!

    “李靖我!”刑指尖泛黑,眼中有血光一闪而过,他直直盯着李靖,用更大的声音道:“你他妈的重新站起来,就这般冷狠的心性吗?你他妈的是太初子弟吗?若无秦浩轩,没有他废你一次,你也不过是最普通的紫种罢了,怎么可能有今天的修为?!怎么可能有跟张狂平坐的能力?!你就这般怕了老秦?还是说你天生没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