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一十四章 踏入道果举手间【三更】
    秦浩轩的性格有多么刚烈,刑最明白不过了,如果真的被逼到绝境,为了将徐羽送回太初教,他一定会施展天魔解体自爆拼命!

    因为在他自爆的瞬间,他的战力会无限提升,然后再施展他仙树上的本命阵法,围攻他的所有人都会在一瞬间苍老无比,秦浩轩就可以抓住这个瞬间,将徐羽送出去!

    而秦浩轩就可能真的自爆而死……

    一想到这个后果,刑双目通红,血丝不断的在他眼中聚集,他怕自己太慢,怕秦浩轩等不及,怕自己过去之后只能见到他的尸体!!!

    而且以他现在所恢复的力量,过去之后还不一定能够突破那个大阵!

    刑的嘴角缓缓的勾起一抹残忍至极的弧度,随着这个弧度的升起,他的身体再度发生了变化!

    蝠翼上血色的符文在一瞬间变成了金黄色,闪耀着太阳一般的光芒!

    金色的符文从他的蝠翼上不住的往外扩散,刑黑亮的身体上也蓦然的浮现出金黄色的符文,背上,胸膛上,脖子上……所有的地方全都刻画满了!

    他的眼睛从暗沉沉的血红色一下子变成了黄金色!好像远古时期的天魔!

    金黄色的符文好像一条条有生命的游龙一般在他的身体上游转,带来无限的战意与汹涌澎湃的力量!

    狂涛怒海般的力量在他身体里轰然爆发,魔气翻滚沸腾,直冲云霄!

    刑的修为在瞬间一举冲入了道果境!

    道心种魔之天魔解体!

    没有谁比他更适合施展了,刑在心中想着。

    刑的速度快到了极致!

    他一双蝠翼遮天蔽日,好像背负青天而行,万物山川飞速的朝后略去,他振一振翅膀,瞬间就飞过了百里!

    “报!”

    黄帝峰上再次传来报信声。

    所有人神情紧绷,只有黄龙真人依旧是那副沉稳如山的模样。

    “说。”

    “启禀掌教,太初教外所监测的那只魔,实力突然间提升,瞬间达到了道果境!”

    黄帝峰所有人脸上都露出了惴惴不安之色,好像……他们面前的路已经绝了,黑暗一片。

    向来沉稳的护法们在这一刻都坐不住了,他们不住的起身坐下,望着黄龙欲言又止。

    “掌教!”

    李靖再次出列,想要请求掌教立刻开启守山大阵,谁都不要等了!

    黄龙也终于看了他一眼,但是那一眼心思莫测却又沉重如山,将他所有的话一下子全都压在了心底,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一个一直站在黄龙身边,辈分很高的长老,朝太初教黑云压顶的天空望了一眼,雷云层层的累积,似有狂风在雷云之上怒吼!

    他微微垂下眼眸,深深叹了口气说道:“天不佑我太初,天劫过后,与魔祸可能会同时而来啊。”

    此话一出,大殿中的气氛已经接近于冷凝,连呼吸声都微不可查,所有人都紧张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

    ……

    秦浩轩收回寒冰之力,刚刚那一下,虽然将一个仙轮境的高手完全冰碎,但是,他因为灵力不济,险些无法灵活的运转寒冰仙树,将自己也冰封起来!

    情况越来越危急!

    秦浩轩看着将自己团团围绕,而又久攻不破的阵法,再看着周围围攻之人脸上那满满的贪婪之色,眼眸微眯。

    “我来杀他!”一个身形彪悍的大个子了紧紧盯着秦浩轩,像是盯着一快奇珍异宝,恶狠狠的说道!

    “不不,徐师兄,他太危险了,还是我去吧!”一个斯文瘦弱的散修,用同样的目光看着秦浩轩。

    “不行,我去!我是仙轮境的修为,把杀死他的把握更大!”

    “不行!你没看到刚刚仙轮境的葛师兄被他十息之内绞杀了吗?修为高低都已经没有分别了!还是需要战斗力丰富的人上!正巧,小弟虽然修为不济,但是战斗经验还是非常丰富的……”

    “我不管你们怎么想的……这颗紫种小娘皮,我要活的!抓来双休!我的修为定能大进!”

    ……

    秦浩轩所表现出的战斗力惊骇了他们所有人,虽然他被层层围住,但是没人敢轻易的上前挑战,尽管他已经几近力竭!

    离开大阵之时,便挨了仙王大阵之中的一掌!

    那一掌的伤势虽然勉强看似恢复,最深层却并未痊愈,也不是一时半会可以痊愈,连番激战……那一掌的伤势牵动出现,比他所有受到的伤势都要重上十倍!

    而现在,这些散修跟残教的修仙者又因为秦浩轩所展现出的底牌而惊艳,所有人都明白了,这是一头已经马上要力竭的战龙!虽然可怕,但是已经是强弩之末,他身上定然藏着无数的珍宝!

    谁要是能够将他击杀,那么巨大的财富,稀世的珍宝就到手了!

    所以,秦浩轩斩杀的人越多,他的身形越晃动,这些围攻者眼中冒出的红光也越盛!

    又一个仙轮境的高手被击杀,而秦浩轩全身的血好像都要流尽了,面色惨白到极点!身形摇晃,几次站立不稳,全靠手中的龙鳞剑支撑:“来啊!”

    正是围杀他的绝好时机!但是谁都不想让其他人得手!

    为了不让其他人出手,引发了一场小小的内乱。

    秦浩轩冷眼看着这群散修跟残教余孽彼此大打出手,深深吸了口气。

    看来,这一次他真的回不去了,可能真的要陨落在此!

    徐羽已然也是强弩之末,仙王大阵同样深深伤害了徐羽的根基,这损伤若是日后养好,定能百尺竿头!反而成为修仙路上的养分!

    可如今……却是二人的毒药!

    秦浩轩眼中闪出狠厉,他就算是死,也要保徐羽平安!

    “诸位,想让我死?怕你们莫不是忘了,血衣队的头子是谁了吧?怕你们忘了那曾经支配你们的恐惧了吧?今天,我秦浩轩让你们好好回忆一下,犯我太初者……死!”

    天魔……解体……

    现在只有这一个办法了,秦浩轩需要寻找最合适的时机,来施展天魔解体,在他施展的瞬间,再祭出本命阵法!

    秦浩轩扫了一眼立在阵法外包围他的散修们,他自爆祭出本命阵法之后,会让这群人瞬间苍老,如果运气好的话,甚至能够令很多强者当场老死于此!毕竟修为越高,剩下的寿命就越少!

    他在等……在等围上来越多的人,这样!他就算是死,也可以为太初教先除去一批,如果太初教扛过了天劫,接下来应对之时,也会轻松一些。

    而且,在那个瞬间,他也就能够抓住机会将徐羽送入混天梭,将其送回太初教!

    秦浩轩将所有的步骤又想了一遍,确定无误之后,就静静的立在阵法当中,微风拂过,卷起他脚下遍染的鲜血,浓烈的血腥味将他烘托的似一个从远古战场而来的杀神,煞气肆意!

    这份凛然的杀意,震住了还在彼此相互争斗的散修残教们,他们彼此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对秦浩轩的恐惧畏意!

    有胆小的甚至还倒退几步!

    “我们,咳咳,我们也别争了,要不先用捆困仙阵法困住他,等太初教天劫过后,再收拾他?”

    “你傻吗?没看到他头顶上的劫云?如果天劫发动,那劫云会将他与阵法一起震碎!我们什么也别想的到!”

    “而且,我们若是真的用阵法困住秦浩轩,那就是帮他对抗天劫,到时候天劫下来,不仅秦浩轩跑不掉,我们也可能会被轰成碎片!”

    “天啊,这么厉害?那……”

    围攻的众人也是一阵头疼,不知道该拿秦浩轩怎么办。

    杀吧,谁都想杀,可是谁也不敢去杀;不杀吧,等天劫下来,他们也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事。

    教劫不同其他!它不止轰击教派!凡是教派的所有成员都会被教劫攻击!哪怕你不再教派之中……只要教劫到了,也一样会出现在你的头上!

    就在这群散修与残教一个个惊疑不定,拿不定主意的时候,一个在暗处观察已久的西极教长老从半空中落下!

    “这次的事件,是我们西极教主持的,既然你们杀不了他,就让我来吧!想不到这太初居然私藏紫种!此紫种也归我西极了……”

    秦浩轩猛然抬头看他,他记得这个人,这是西极教一个仙轮境的高手护法,看到这个人的瞬间,秦浩轩就明白了!

    怪不得散修跟残教会联合出现在太初教的千里之外,怪不得他们这群被打散的余孽还会有这么强大的阵法!

    原来都是西极教在背后推波助澜一手谋划!

    卑鄙至极!

    西极教天劫将至,这是想要在天劫来临之前攻下太初教,抢夺太初教!

    秦浩轩冷冷看着他,说出的话如同隆冬凛冽的寒风,冰冷刺骨:“王丰护法,西极教什么时候与残教蛇鼠一窝沆瀣一气了?!你们不是最痛恨残教,将他们比作过街老鼠的吗?怎么?为了行强盗之事心甘情愿的将堂堂一个大教降为过街老鼠了吗?你们这种行为比小人更令修仙界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