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一十五章 杀戮血海无人敌【四更】
    秦浩轩这一番话说的王丰脸色一下子青一下子白,显然被气得不轻,他用手指颤抖的指着秦浩轩,嘴里的话都说不连贯了:“你……你们太初教……要不是因为你们不识抬举,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下场!”

    秦浩轩的一双眼睛快速的扫过将他层层围住的这些阵法,他刚刚那一通话其实也是在为自己争取时间,来寻找阵法最薄弱的一处!

    虽然他自爆之后,会实力大增,施展出的灵法攻击会极其强悍,但是若是从阵法中轰出去定然会削减威力,为了将灵法发挥出最大的威力,秦浩轩必须寻找到破绽,然后将他们一举拿下!

    围困秦浩轩阵法有数层之多,就在所有人的眼睛放在王丰身上,等待他一击杀掉秦浩轩之时!

    “轰!”

    一道从天而降的黑色魔法直接将秦浩轩最外层的阵法轰碎!

    阵法周围的数百人被这道魔法轰上了半空,瞬间身体碎裂化成血雾!

    强悍的魔法波动震得此处数千个散修残教站立不稳,心神剧震!

    主持最外层那道阵法的散修顷刻毙命!尸骨无存!

    漫天的血雾带着汹涌而至的魔气,骇的众人脸色惨白,所有人回头望去!

    “怎么了?怎么回事?”

    “什么东西?这是什么东西!”

    ……

    只看到一个背生双翼,遮天蔽日的魔物,带着冲天的魔气瞬间而至,他如同铁水浇灌的身体上,流转着神秘莫测的金色符文,带着无尽的战意,好像上古战神降临!

    “是魔物!强大的魔物!”

    “怎么会有魔物?这个魔物想做什么?!”

    所有人惊骇的退去,瞬间将数百个修仙者化成血雾,这种强悍的能力即刻就击溃了他们的心理防线,让他们满心满脑的恐惧,毫无战意!

    王丰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能够感受到那魔物何等强大,根本不是他能够对抗的!

    他嘶吼道:“拦住他!阵法上!”

    一个仙轮境的强者强忍着心头恐惧,双手迅速的翻飞,祭出无数的灵石,一道铺天盖地的金色阵法瞬间形成,几个人合力簇拥着这道阵法朝刑劈头兜去!

    刑的嘴角裂开一道嗜血的弧度:“今天,谁也休想活着离开!都给我……死!”

    看到这群人,刑知道……徐羽的紫种身份暴露了!那今天,为了老秦也好,为了太初也罢!今天……在场的所有人!绝对不能活着离开!

    他不躲不避欺身而上,一只好似神鹰爪子般的手滑过虚空,带起无数的金色符文!

    金色符文像是沸腾的大河,从虚空中突然闪现,又如狂怒的暴龙,摇头摆尾,带起暴虐的狂风,飞沙走石,威势撼天动地!带着漫天的战意,符文如海浪狂涌,顷刻间冲破了兜头而来的金色阵法!

    刑速度不减,从打开的阵法缺口中直奔阵法核心的仙轮境修仙者而去!

    王丰心头巨骇,在冲天的魔气中大吼:“上!杀了他!杀了他!快上!”

    已经呆掉的散修们纷纷回神,祭起自己最强大的灵法,不要命似的打像钢筋铁骨一般的刑!

    刑周身黑雾缭绕,金色的符文闪现其中,巨大的蝠翼如同两座小山一样生在他的背后!

    无数的灵法从四周而至!电闪雷鸣,怒火狂涛,交织成一片法术流轰向魔气冲天的刑!

    数十个巨大的符兽朝天嘶吼,虎豹蛇龙,全都操控到最极致的力量,朝刑狠狠的拍去!

    刑对这些攻击却根本毫不在意,他蝠翼一扇,便能卷起漫天飞沙,狂风一起,将符兽卷的站立不稳,再一扇,便将这些符兽绞成碎片,随风消散!

    他的身体上浮现着一层黄金色的强光,玄奥繁复的符文在其中快速的流转,带着神秘莫测的力量,他的速度快到极致,左闪右退,没几个法术能够真正的打到他的身上!

    纵然有法术击中,刑的身体强光一闪也被震成齑粉!

    王丰心头惧怕至极也愤恨至极,他一咬牙祭出一道流光溢彩的符剑,朝刑狠狠拍去!

    刑单手一抓,带着王丰全力一击的符剑竟然瞬间化成了碎末!

    刑闻到了无数修仙者血气的香味,魔族的本能再难抑制,他金黄色的眸子变得越发深沉!

    他蝠翼一震,无数散修被震飞到半空中,他又双手一抓,将他们全都拦腰截断,徒手捏成了数块!大块大块的血肉送到了他的嘴边,刑大口咀嚼,疯狂的吞咽!

    修仙者的血肉对魔族一向是大补!而刑又施展了天魔解体,身体受到了极大的损害,这时修仙者的血肉比任何的补药来的更加美味!

    刑已经杀到毫无理智,也不再管之前秦浩轩对他下的不许吃人的禁令!

    他一路碾压过去,不浪费一滴血,一块肉!将这些拦路的散修跟残教弟子的血肉啃了个干净!

    刑一副食人恶魔降临的形态,将所有的散修跟残教弟子震慑到脑袋发昏神魂俱惊!

    秦浩轩同样震惊到无以复加,看着疯狂杀戮,血腥到极致的刑,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刑在搞什么?他的修为怎么突然拔高到了这般地步?上次见他,并未恢复到道果境啊!

    刑怎么会来?他又是怎么过来的?!为什么不呆在太初!太初没了他,损失一大战力!

    所有围攻者都为刑的前进让路!

    就连西极教的护法都飞速的后退,同时围困秦浩轩的阵法被完全撤去!

    他们真的相信,这个恶魔会将阵法打穿!所以他们直接将刑放了进去,然后准备施展更厉害的阵法!

    刑一路冲到了秦浩轩面前,他全身都被金色的符文笼罩!

    玄奥繁复的符文飞绕在刑的周围,在冲天的魔气中如同一个个微小的星辰,飞速的旋转,快速的交织,形成一个无人能够靠近的场域!

    不论什么东西撞上这个场域,都会被瞬间震碎!

    虽然被无数的灵法攻击,但是刑落到秦浩轩面前的时候,却没有受到一丁点伤!

    “你不在太初教呆着,过来做什么?谁让你来的?!啊?!”秦浩轩粗略的扫视了刑的全身,发现他没有受伤后,就朝他大吼!

    刑早就做好了被秦浩轩吼的准备,当下朝他翻了个白眼,道:“我来带你回去啊,还能干吗?难道还要看着你被头顶上的那片劫云给劈死吗?”

    呆在太初?太初有魔?这么强大的魔?太初什么时候跟魔合作了?

    一时间,围攻的散修跟西极教人都愣住了,纷纷不能理解跟消化自己听到的东西。

    刑说完,一把抓起秦浩轩的手腕,握住了他的命门就要往外冲!

    数道金色的阵法瞬间结成!

    将秦浩轩与刑重新围困在了阵法中心!

    阵法一层层的笼罩了下来,刑感觉到一阵轻微的压力,压制了他一部分的魔力!

    一道尖锐的呼啸声从王丰手中响起,暗红色的光芒没入长空,一闪而过!

    王丰站在阵法外朝所有的散修跟残教弟子大吼:“大家再坚持一会!我已经将此处的情况汇报给教派,我们的副掌门马上就到!他们已经被阵法封闭,不用怕!”

    说完之后,王丰有恃无恐的站在阵法边缘,眼中闪着恶毒的光,不住的看着秦浩轩与刑,他桀桀怪笑道:“秦浩轩,你们太初教竟然跟魔物勾结!罪大恶极,就该被灭派!”

    秦浩轩冷冷看着他:“你们西极教勾结散修残教,心肠歹毒,残杀同类,比之魔物更加不如!”

    王丰哈哈一笑,极其嘲讽的说道:“你就不要再狡辩了,太初教勾结魔物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是要受到全修真界的诛杀的!兄弟们,我们今天就杀了这只魔,除魔卫道!”

    秦浩轩用看垃圾的眼神看他一眼,不再跟他多话,而是回头对满身魔气战意冲天的刑,厉声道:“你真是太乱来了!谁让你过来的?天劫将至,你走了自然堂怎么办?你可是自然堂的堂主!他们出了事你是要负责的!”

    刑眉头一皱,道:“我他妈管得了这么多吗?你这都要死了!我不来救你谁还来救你啊!你要恨我就恨吧,反正我要把你带回去!”

    太初教黄帝峰上所有人惊骇到沉默!

    透过影像上传来的画面,他们清清楚楚的听到了秦浩轩与刑的对话,一个个全都面色惊疑不定,神色惶恐不安!

    只有黄龙,还是一副深沉似海的样子,没有人能够看透他在想什么。

    “自然堂的堂主花劳,竟然是……”一个老者艰难的说道,但是说到最后却也说不出话了!

    另一个女长老皱着描的细细的眉毛,狠狠的盯着画面说道:“这几年来,我们的自然堂竟然是个魔在做堂主?!”

    这个女长老最后话语徒然转高,响彻在大殿当中。从众人的耳中直击道心脏!

    “天啊,这个魔怎么会来到太初教的?”

    “这个魔潜入我们太初教到底是想干什么啊?!”

    “我们……”

    就在众人还小心翼翼的议论的时候,李靖立刻闪身出列,拱手朝黄龙道:“掌教!您也看到了,自然堂的堂主是个魔,也许自然堂的弟子全都被那个魔给魔化了,现在很可能是人魔状态!必须将他们全部关起来!还有那个秦浩轩,看他的样子明明知道花劳是魔,还推荐他当自然堂的堂主,居心叵测的啊!请掌教立刻开启守山大阵,不能让这些不知何居心的人魔进入太初教!!!”

    “掌教……”古云子大急,出列想要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