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一十六章 可想再被废一次【一更】
    李靖身后的长老一起齐声道:“掌教,紫种说的对啊!您听一听紫种的建议吧!”

    头发花白的齐长老从李靖身后出列,道:“掌教,且不说现在天劫在即,随时有下落的危险,单单说花劳那个魔,就是修仙界的大忌啊!非我族类其心必异!那个魔潜伏太初教这么长时间,还不知道它想要把我太初教怎么样呢!”

    马定山气的浑身发抖,他上前一步,道:“掌教,我们自然堂弟子的确无人知晓花堂主是魔,李靖他们口口声声说我们自然堂弟子魔化是完全的诬陷!再者,花堂主这么多年为自然堂,为太初教做的所有的事情,大家有目共睹!难道就因为他是魔就一定有异心吗?!”

    李靖身后张代长老立刻出列,他中年模样,脸上带着恶意的嘲讽,有些鄙夷的看着马定山,拱手对黄龙道:“掌教!魔族潜入我教自然是有异心的!您听这个自然堂弟子所说的话就可以知道,他肯定是被魔给蛊惑了!也恰恰说明整个自然堂的弟子都被花劳那只魔蛊惑了!老夫建议,立刻将自然堂所有的弟子关押起来!等待我们扛过天劫之后重重审问!!!至于那个秦浩轩,没准就是他引魔入教,实为太初教的罪人!”

    齐长老接着说道:“对!现在应该做的是立刻开启守山大阵,将秦浩轩这个罪人跟花劳那只魔关在教外,任其自生自灭!”

    马定山双眼通红的看着说这些话两个长老,气的完全说不出话来!

    古云子怒视他们,指着这两个长老道:“你们两个还有没有良心?!秦浩轩为太初教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你们全都忘了吗?一个将老祖从坠仙谷拼死救出,将自己所有的灵药灵法无私奉献给教派的人,你们竟然说他是罪人?!你们用什么脸皮说出的这句话?!”

    罗金花也立刻起身,声音中是无限的愤慨,她拱手对掌教道:“掌教,这么多年来,花劳为自然堂付出了多少我们都看在眼里,没有他,根本就没有现在的自然堂!难道您要否定整个自然堂吗?!至于秦浩轩,他让我们明白了太初教是一个家,是一个值得我们所有人去维护的家,里面的每个弟子都是我们的家人!难道您要把自己的家人弃之不顾吗?!”

    李靖幽深的眼睛深深的看了赤练子与罗金花一眼,然后拱手朝黄龙,还未说什么,黄龙双眼如电,直直的朝他看了过来!

    这一眼,犹如九天之上的雷龙而下!震得李靖呆立在原地!

    黄龙一双深沉似海的眼睛定定的看着李靖,眼中是无尽的寒意,寒意好似有了实体,能够将李靖完全冰住!

    黄龙一字一句的朝李靖说道:“你是不是想让我再废你一次?”

    李靖被这句话骇的身形一个不稳,差点跌倒在地,他身后的两个长老,出手如电,稳住了他的身形。

    就在这一刻,大家都明白了!原来,掌教的心中早已经有了定论!。

    他们更明白了,秦浩轩现在是掌教最想要护着的弟子!

    站在李靖一侧的长老们全都沉默了,黄龙向来是个什么都敢做的强者,没人敢在这个时候找死!

    李靖双手紧握,长长的指甲深深的陷入血肉中,有鲜红的血丝丝流出,自己确实有私心!但除了私心之外,自己真的有公心吗?为了太初!自己也可以去死啊!但!现在,牺牲秦浩轩才是最好的选择!而且……仙魔不共戴天!历来如此!

    黄帝峰的大殿中暗波汹涌,秦浩轩那边战意澎湃杀气冲天!

    翻涌的魔气如狂涛怒吼,金色符文似星辰一般飞速的流转其间,带着神秘莫测的巨大能量,大杀四方!

    如同黄金筑成的金色阵法被层层击碎,维持阵法之人惨叫出声,阵法周围的护阵者个个被魔气侵染之后,霎时间全部化作血雾,在狂风中飞散四周!

    修仙者的血液喷涌,刑大口一张,无数的血液全都流入他的嘴中,甘甜温热的血液从他的嘴中进入身体,滋养着因为施展天魔解体而不断破损的身体!

    秦浩轩却根本没有阻止他喝人血吃人肉,而是眼眶通红的朝他怒吼:“你的天魔解体已经练到中后期了,不能再用了!收了你的解体!”

    刑吃完最近的一块血肉,舌头一舔将残留的血液全都喝干净,才道:“我先带你出去,上次大爷我被魔族皇族围攻都没死,你觉得本大爷这次能死?!天魔解体当然是本天才魔使出最好!放心吧,没人能够伤了本大爷!”

    “你的身体极限再何处,我一样清楚!收了他!”秦浩轩爆喝,刑用了天魔解体之后实力骤升,就算是自己使用这个功法都做不到他这个威能!但威能越大!需要承受的负荷也变越大!

    刑一直吹嘘自己的魔中天才,天魔解体与其的配合实在完美至极!可以助他发挥出最大的威力,搅天动地!但……越是如此……他承受的压力也变越大!

    “我收了立刻变废物!你到时带着我这个累赘?能杀光此地所有人?”

    刑用自己的身体护住秦浩轩,金色的符文被汹涌的黑色魔气包裹,从刑的手中喷发而出,一击之下,数百个修仙者全都化作了血雾!而他另外一手却施展着最正宗的仙家道法!道法浑厚,似自然天成,正是太初教的功法!

    王丰双眼中既害怕又兴奋,虽然畏惧于刑恐怖的战斗力,但是还是忘不了嘲讽秦浩轩:“这个魔族使用的道家正法不就是太初教的功法?!太初教勾结魔族,想要为祸修仙界已经是证据确凿!我们西极教会上报无上大教!你们就等着被诛杀吧!啊哈哈哈!”

    秦浩轩哪里有心思去管王丰在说什么,他一双眼睛紧紧的落在刑的身上,急声道:“阵法缺口已开,你不要再用天魔解体了,我们往外冲吧!”

    刑扫了一眼打开的缺口,道:“不行,口子小了!必须再大点!”

    刑话音刚落,继续拼杀,一道疯狂翻涌的魔气夹带着灿金色的符文,如同九天之上的魔龙狠狠的朝金色的阵法砸去!

    “轰!”

    这力道犹如巨山轰然落下,震的大地三颤!

    王丰在这道力道的冲击下都喷出一口鲜血,他面色狰狞,眼看着大阵不保,猛然欺身上前,挥洒出无数的灵石,灵石散落在阵法中,为阵法输入汩汩不断的灵力!

    王丰双手翻飞如同魅影闪动!

    一道金色的金翅大鹏幻影从阵法中央蓦然升起,金光万丈!

    金翅大鹏长啸一声,地动山摇,它身形如山,展翅遮天,昂然抬首,散发着无尽的杀意,直直的朝秦浩轩撞了过去!

    刑脸色一变,伸展蝠翼挡住了随之而来的狂风,然后闪身直秦浩轩身前,生生扛住了金翅大鹏的撞击!

    “轰!”

    因为撞击而发出的巨大声音,化作实质的音波,四射而去,无数的散修残教弟子双耳瞬间迸射出一股血渍,捂着耳朵惨叫着在地上翻滚!

    巨大的金翅大鹏幻影犹如撞上了上古的仙山,从头至尾,寸寸碎裂,最终在魔气血雾弥漫的万应战场上化作了虚无!

    王丰因为这道冲击,整个人站立不稳,跌落在地,脸色惨白如鬼!

    秦浩轩近在刑的身边,能够感受到那条金翅大鹏幻影所带来的威势有多么的强大!如果是他被撞上,肉身恐怕早就被撞碎!

    刑身前的场域被直接撞开,笼罩着刑周身的魔气一瞬间被击散又很快的聚拢,流转在其间的金色符文被撞得如星辰晃动!

    刑倒退两步,一口鲜血喷出,咳嗽不止!

    秦浩轩眼眶发红手腕用力,想将手从刑的手中抽回,他嘶哑的吼道:“放开我!只有我们一起才能冲出去!”

    刑的手如同铁手一般牢不可动,死死握着秦浩轩右手的命门,命门被控制,秦浩轩根本无法施展天魔解体!

    刑随意的擦拭了一下自己还在流血的嘴角,抬眼看了秦浩轩一眼,咧了咧嘴道:“我若是松开,你只会做两件事情,一个是施展天魔解体,另外一个就是要自爆!你大爷我活了这么多年,也只有你一个朋友,只有你一个!我不会让你冒这个险的,今天我定将你完完整整的带回去!”

    秦浩轩眼眶发红,不管刑的话,死命的掰扯刑的手,可是,魔族的体质本就胜过人类太多,刑又施展了天魔解体,修为更是胜他无数,秦浩轩根本抗衡不了这个样子的刑!

    就在这时,西极教的副掌教李开文终于到了!

    王丰的脸上现出得意之色,看向秦浩轩他们的眼神就想在看死人一般!

    散修残教中的惶恐不安因为西极教副掌教的到来一扫而空,自信重新回到他们的脸上!

    李开文悬浮在半空中,仙树全开!

    一只三丈多长的仙婴也悬浮空中,浑身包裹在柔和色的光芒中,站在高不见顶的仙树上!数十个道果颜色各异,彼此交相辉映,一股莫大的威势席卷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