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二十章 浩轩强杀紫种靖【一更】
    李靖浑身一震,使出一道气流挡在秦浩轩身前,可是秦浩轩如同开刃的宝剑,浑身都是锋锐的光芒,神佛不惧,杀意沸腾,无可阻挡。

    李靖心中发毛,但齐长老毕竟是他这边的人,齐长老的做法就是他示意的,他当然要出面保他!

    几个长老也立刻出面,挡住了秦浩轩的步伐。

    秦浩轩整个面容都掩在乱髮之下后,但是他浑身的杀意如同万年雪山上刺骨的寒气,如潮水浪涛般铺洒冲击着在整座补天阁中。

    齐长老摔落到地上之后,全身没有一处不痛,嘴角不断流出鲜血与被剑气震碎的血肉。他心中巨骇,没有想到过秦浩轩会如此暴怒,他不断地咳嗽着,挣扎说道:”你凭什么杀我?我是在除魔,我在卫道!”

    “秦浩轩你想做什么?残杀同门吗?”

    李靖竭力控制住心中的恐惧,不断对自己说你是紫种,你是天道宠儿,怎么可以怕一个区区弱种!

    李靖的怒喝响彻补天阁,几个长老也顺势纷纷出声劝说。

    “你断齐长老一支胳膊手臂就已经很过分了,还想怎么样就此打住吧?!”

    “它是魔啊,魔族向来凶残嗜血,对修仙者虎视眈眈,不会安什么好心的!”

    “人魔不两立,自古以来就是如此,秦浩轩你想为了一个魔物而残杀自己的同门吗?”

    …………

    秦浩轩如同从深渊中走出的煞神,方才眼中沉寂的荒凉、悲怆的沧桑在此刻被无边的怒火席卷,战意滔天,杀气直达九霄之上汉。

    他遥遥指向药池中的刑,嘴唇轻启,声似寒冰,杀气瀰漫:”是这个魔以命拼杀,我才能够活着回来!”

    他又指向跟在自己身后持剑而立的徐羽,话语缭绕在整座大殿:”是这个魔以己身血肉祭祀,徐羽这个紫种才能活着回来!”

    “是这个魔,自然堂才能有今天!”

    三句话,好似三把锋锐的利刃劈穿了所有人的心,他们全都沉默了,却固执地站在秦浩轩面前还想说点什么。

    “秦堂主,你别动怒,齐长老可能因为见到魔的真身一时激动,忘了它还是自然堂堂主了。”

    “对啊对啊,秦长老……”

    “让开,今日谁挡我,我杀谁!”

    秦浩轩一句话堵住了所有人的嘴。这些人顿霎时沉默了,没人敢再说话,他们明显的感觉到,秦浩轩绝不是在开玩笑!

    大家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黄龙突然直接出手,一道呼啸的剑气越过众人,俐利落地将齐七长老的脑袋砍了下来。

    众人哗然。

    掌教竟然出手杀了一个长老!补天阁的所有人眼中都充满了不可置敢相信。

    这可是太初教的一个长老啊,掌教怎么能直接出手将他砍了呢?!不过是伤了一个魔而已,而且也只是斩了一剑,并没有将它当场刺杀啊……

    在场所有弟子心中都翻起了浪涛,他们都在想,就算齐长老不出手,那个魔也活不长久了,理当随便处置一下齐长老就好,毕竟他已经被打成那样,何必下杀手呢?

    如果掌教劝说秦浩轩,说不定秦浩轩会松口而不再下杀手了,可是掌教竟然直接将齐长老一剑杀死,这是何必呢?

    “这个人,该杀。”黄龙立在药池之上,单手一指刑道,”花劳是上任掌教亲自给予太初教腰牌之人,即便它是魔,也照样是我太初教弟子。出手斩杀同门之人,是犯了太初教教规,该杀!偷袭堂主以下犯上!该杀!”

    即使是魔,也照样是我太初教弟子!

    这一句话如同惊雷炸响在所有人的耳中,补天阁中的所有人满面震惊,但也无人敢说一言。

    秦浩轩的怒火却没有因为齐长老的死亡而消逝,他转身面向李靖,单手提剑,一跃跃到了李靖的身边。

    秦浩轩的头髮无风自动,悉数飘至脑后,露出一张布满血泪痕迹的脸,那双幽深漆黑的眼睛直直盯着李靖,散发出无尽的杀意。

    李靖面对这样的秦浩轩,心中”咯登”一声,眼皮狂跳,惊骇之意窜遍全身,语气却依然保持着应有的傲意:“秦长老?本座从未有对那个魔出手!你这是何意?”

    黄龙看着满面杀意丝毫未减的秦浩轩,心中暗叹一口气。

    他刚刚那样俐利落地的杀掉齐风,便是想要在第一时间平息秦浩轩的怒气,如果他不动手,秦浩轩杀掉齐风之后肯定会再杀李靖,因为齐风就是李靖那一系的长老。

    “噗!”

    口吐鲜血的声音从药池边传来,声音中带着难以承受的痛苦呻吟,在这片死寂的大殿中传进每一个人的耳中。

    所有人的脸色瞬间变了,就像强弓拉到了极致。

    随着刑吐出的鲜血,秦浩轩怒吼一声,怒吼声响彻天地,好似上古神兽发出的狂暴之声,竟震得九天之上劫云一动。

    他眼睛瞬间变得通红,似要滴出血来,身上立即刻浮起一层繁複玄奥的金色符文,符文飞速的流转,大道气息喷涌而出。

    危险!

    这是李靖脑中所剩最后的念头。

    他”哗”的一声释放出自己高不见顶的紫色仙树,深紫色的流光遍布其上。紫种仙树一出,便引起了阵阵龙吟长啸,天地之间灵气翻涌,疯狂地汇入遍布紫色流光的仙树之中。

    狂风大作,天地都为之震颤,整个太初教的护山阵法突然间金光大盛,竟然分出了一小部分护在李靖周身。

    不够,还不够!

    李靖将身上所有的护体法器全部祭出,泛着紫色光泽的鳞甲覆盖了他的全身,一把真正的飞剑流光溢彩,横贯身前。他蓦地发出动了自己的天赋灵法,整座大殿中犹如深陷泥淖之中拔腿不得,又如天柱将倾,恐怖的重力瞬间朝秦浩轩而下,似要将他脊梁压断。

    李靖所展示的这一切,令所有人都震撼无比。

    这就是紫种的威势!

    越到后期越是强大,仅仅只是仙树境修为却已经能够沟通天地之力,借数千年护山大阵之力。

    很多人都在想,秦浩轩再恨、再猛又能怎么样?即便他是传奇又如何?他不过是区区一介弱种,拿什么来跟紫种相比?拿什么来跟紫种斗?龙鳞剑吗?在他一个弱种的手中,也不过是宝珠蒙尘罢了。

    徐羽心中焦急,想要上前帮助秦浩轩,可是双腿如陷泥淖,双肩如背大山,竟然是一步都动弹不得。

    这是大阵的威能!李靖不得不分心将徐羽给压制住,又不能伤害到她……不然苏百花那把剑,便真的斩过来了!

    所有人都看好的李靖,心中却涌起了无限的惧意──看着眼前被金光笼罩的秦浩轩,如同看着夺命的死神。

    秦浩轩面上无一丝表情,拔剑而出!

    他这一刻是狂怒的战神!世间万物都要为他让路──他高举龙鳞剑,无数的灵法符文瞬间涌入剑气当中,一道金光从龙鳞剑中冲天而起,绚烂夺目,似能够劈天斩地,碎神裂佛!

    道法玄音刹那间从秦浩轩身上迸发而出,他集毕生所学,一剑劈出。

    大道真法嗡嗡而响,引动了九重天之上、苍穹之中数万星辰的共鸣,恍若山川万物与他同在,狂涛怒海与他同行。

    霞光万道迸射而出,所有人目眩神迷,魂魄巨震,那是一股令人无法想像的恐怖能量,天地为之震动。

    那一剑,竟然被秦浩轩竟然斩出了自己的道法!

    李靖身前数尺之厚的护体灵法与所有的法宝寸寸碎裂,飞剑直接化作齑粉四散消弭,守山大阵被裂碎成粉末,紫色的仙树剧烈颤动。

    他胸前鲜血狂涌,肋骨尽断,倒飞而出去,重重撞到了牆上,整个大殿在这一声撞击中都在晃动了三晃。

    震惊。

    大殿中所有人都处于极致的震惊当中。

    秦浩轩竟然真的敢杀紫种?

    秦浩轩竟然真的能杀紫种!

    就连黄龙的脸上都是满满的震惊,他没想到秦浩轩真的能够做到这一步。

    如果以前有人跟他们说弱种能够斩杀紫种,他们肯定会大笑三声,感觉荒唐至极,是在痴人说梦。可是现在,秦浩轩做到了!他竟然将紫种杀得血流不止,毫无还手之力。

    这到底是怎样强悍的实力才能做到?

    秦浩轩劈出那一剑之后,身形踉跄,”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脸色惨白似纸,持剑之手颤抖不已,好像就要握不住龙鳞剑了。

    “浩轩哥哥!”

    徐羽带着哭音喊道,她立刻上前想要搀扶住马上就要站立不稳的秦浩轩。然而,秦浩轩吐出那口鲜血之后,身形只是晃了晃,立刻提剑再次冲上去,举起剑便要再劈下去。

    众人在这一瞬间都明白了,秦浩轩是铁了心要砍死紫种李靖。

    碧竹子脸色惨白,欺身上前,拦在秦浩轩的面前,他声音中带着颤抖,急促地急高声说道:”秦长老!李靖毕竟是我的弟子,你给我个面子吧!”

    李靖倒地之后,心中也是惊讶!为何对方一剑之威能到这般地步?没道理!我有太初阵法作为辅助!不对劲!刚刚那一剑浩瀚如苍穹,那一剑透着生死的游走!那一剑透着一股无与伦比的莫大威势!

    那一剑……好似并非是秦浩轩劈斩而出!而是他身后,站着一名看不见的巨人!替他斩出的这一剑!或者说是,他替站在他身后的那个看不见的巨人斩出的这一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