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二十五章 一声够了显豪情【一更】
    此话一出,立刻得到了几个仙树境长老的附和,他们眼中皆是杀意,就等着掌教一声令下,冲出山门,将这群蝇营狗苟之辈歼灭。

    夏云子却不赞同地的皱了皱眉,道:“现在冲出去有什么用?你们现在出去他们就跑了,难道还要追着他们杀吗?天劫在即,时间宝贵,不容浪费。”

    “掌教,我们现在要做的是加紧护山阵法的防护以及各项淮备。只要扛过天劫,上天就会降下甘霖,经过天劫的洗礼,太初教便会迎来一个大发展,到时候再灭他们岂不是如同杀鸡一般容易?”

    苏百花点了点头,道:”夏堂主说得对,大家又何必争这一时之意气?”

    几个心中依旧不平的弟子彼此看了一眼,山门前的那群乌合之众的行为让他们出奇愤怒,纵然堂主的话说的有在理,他们的愤怒却无处发洩。

    一个长老愤声道:”那本来不过是一群被我们追杀至四处流窜的溃军,却胆敢趁着我教天劫在即,趁火打劫、浑水摸鱼!这等小人行径实在令老夫嚥不下这口气!”

    “难道就这么算了吗?”

    “是啊,由得他们在外面嚣张而没有作为,我太初教威严何在?”

    秦浩轩心头同样是憋着怒火,无处发洩。

    一想到躺在药池里的刑,秦浩轩的全身就如同架在火上烤一样难受,而明目张胆派人出手暗伤刑的李靖却还活着!虽然……如今已经活的不如一条狗了……整个人残废了!并且被监禁起来……更有掌教也答应事后不会留下李靖这个祸害!

    但!李靖还活着的事实,像一根鱼刺般横插在秦浩轩的喉咙中,难以忽略。

    对门外散修充满愤恨的众人依旧一言一语痛斥着那种人的卑鄙,秦浩轩听在耳中,满心的怒气也直冲云上霄汉。如果不是这群散修残教阻拦我的去路,如果不是西极教派出大人物要对我下杀手,刑也不会伤成这样!

    这群人是刑受伤的源头,不可饶恕!

    秦浩轩深深呼了一口气,语气沉沉地的问报信弟子:”山下来了很多人吗?”

    “回秦长老,山下发现的散修残教弟子不足百人,带队的是一个仙树境四百丈的高手。”

    秦浩轩听完,神色淡淡地说道:”知道了。”

    黄龙听着这话,不由得转头看了秦浩轩一眼,这一眼就明白了,这小子打憋着坏主意呢。

    “秦浩轩这小子的性格跟我年轻时候还真像啊。他这是想冲出去杀一通呢,勇气可嘉啊。”黄龙眼睛微微一眯,同时带着一些叹息在心中想道:”要不是因为现在我身为太初教掌教,事事要以太初教的整体安全为先,不能随心所欲,否则怎么可能容许这些废渣在教门前晃荡?”

    我是掌教,我不能冲动行事,但是这小子却不是啊,这小子可以啊!

    黄龙面上带了一丝无人能察查的笑意,没有说话。

    秦浩轩心中的确在计算着,他很认真地想:”那群散修之流不过百人,如果现在我遁地过去,抓紧时间将他们全部剷除后再飞速回教,应该也不会耽误大事。”

    就在秦浩轩细细思索的时候,遮天翼之下一个满头花白的老人嘶哑着嗓子问道:”秦长老,我们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

    秦浩轩丝毫没有隐瞒,实话实说道:”如果我撤去遮天翼的话,你们……你们应该很快就会被天劫发现,天人五衰也会立刻发作。”

    老人顿了顿,再次问出口,声音中带着一丝期盼:”那等我们想要出手的时候,能不能再让我们恢复年轻一瞬?”

    秦浩轩看着这位老人,他满头的白发已经没有了光泽,面上褶皱堆积,双眼都有些浑浊,却还是一心想着教派的天劫。

    秦浩轩认真地看着他,面上带了一丝不忍,十分艰难地说道:”以我对遮天翼的瞭解,如果让你们的时间倒退百年,而且你们还要施展灵法的话……三息个呼吸之间就会被天劫发现。那时候……那时候你们的天人五衰将会发作更快也更厉害,可能都没有办法补救了……”

    听了秦浩轩这话,遮天翼下所有的老人脸上非但没有忧愁,反而都露出了欣慰。说话的这个老人轻轻叹息着笑了笑,像是说给秦浩轩听,又像只是在喃喃自语:”这……便够了,这……够了。”

    这便够了。

    所有人都知道老人说的这句够了是什么意思。

    能够在天劫来临之时发挥自己最后一次作用,哪怕之后即刻就死去了,也够了,够了。

    “师祖!我……”

    苏百花泪流满面地的扑倒在一个女性太上长老面前,这个老人身体伛偻,老态龙锺,一双手皮包骨头,没有一丝血肉,却还是轻轻的抚着苏百花不住颤抖的脊背,轻声说道:”傻孩子,你哭什么啊?老婆子活了这么多年,最后能够为太初教出点力,也足够了啊。”

    几个小辈也扑倒在各自的师祖或爷爷身上,压抑地的硬咽着。

    这些老人平日里都是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就算是对着自己的直系子孙都是不苟言笑,严苛以待的,但是此刻,他们却好像凡人家里年岁已高的老人般,嘴中满满都是对自家小辈的叮咛嘱咐,严肃了半辈子的脸上全是为教舍命的决绝与对自己子孙的淡淡不舍。

    一个老人看着身前哭得不能自已的弟子,半是安抚半是玩笑的说道:”我们这些老东西啊,早就该去英灵山趟着了,是为了熬到了天劫来临还能为太初教出点力,进了英灵山之后啊,总算也能向我们的列祖列宗有个交代了。”

    听到了这话,遮天翼下的老人彼此对视着笑了一下,然后又絮絮刀刀的继续跟自己的小辈们说着什么。

    即便早就勘破生死,不惧轮回,但是他们心底也总有一丝牵挂,牵挂着太初教的未来,也牵挂他们弟子的日后。

    易华真人看到了这一幕,又看了看立在一边看着的秦浩轩,心中好像打翻了五味瓶,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这是老了吗?易华真人在心中问自己。

    我不过是闭关数十年而已,以往甚至有数百年没有问过教派中的事,也没有发生过什么大事啊!

    易华真人细细思量着他闭关这几十年来知道事情。

    这几十年来,我知道教中收了三个无上紫种,这是我最为高兴的事情,因为只要能够将他们培养得足够强大,太初教就一定能够大兴!至于秦浩轩……

    想到这里,副掌教又看了秦浩轩一眼。

    是了,秦浩轩这个家伙的消息每次传到我这里,从来都是令我很不耐烦的。为什么呢?副掌教问自己。

    因为有关于这个家伙的消息,不是黄龙因为这小子砍了灰种,就是因为这小子废了紫种,可我满心挂念心心念念的就是紫种能够好好成长,不受一点挫折啊。,可见我对秦浩轩的印象一直不好也还是有原因的。

    所以第一次见到他,我才满心的愤怒,甚至想过要将其杀死。可是现在看来……

    副掌教想到了秦浩轩的轮回,想到了秦浩轩的遮天翼,也想到了秦浩轩为太初教诸位长老施展本命阵法时,拼命想要为那些长老们保留更多青春时光而青筋暴起的额角与湿透后背的汗水……

    易华真人轻轻叹息一声,心中暗道:”我真是没有想到,秦浩轩这小子竟然真的是一心为教,并且能够为太初教做这么多事!若是能让他同紫种和睦相处该多好啊!实在不行,回头……老夫亲自教导紫种的心性也行……不再求突破了……专心为太初教育下一代……”

    几位老人轻轻安抚小辈的话语还在山腹中轻响着,秦浩轩只觉得自己喉咙发紧,早憋在心底的怒火与此时看到这一幕的心酸无力交杂在一起,令他急切的想要找一个发洩口。

    秦浩轩未发一言,只是看了黄龙一眼。

    如果我现在冲了下去,不知道掌教会不会……

    黄龙从一开始就完全明白他想做什么,见秦浩轩看过来,便轻轻阖了阖眼,微微点了点头。

    掌教果然懂我!

    秦浩轩心中一动,趁无人注意便转身出了黄帝峰,一离开众人的视线,就土遁而出。

    太初教山门外数十里。

    一队零散的散修徘徊在此,他们的脸上全都是将要报复成功的快意与残忍。

    一个小队长似的人物背靠着一棵参天古木,十分悠閒自得地的坐在地上,周围站着数十个弟子。

    那个坐在地上的中年人,身穿青色的道袍,面上全是倨傲之色,他朝劫云所在的太初教方向瞥了一眼,眼中尽是不屑。

    “李队长,我们都在这里监视这么长时间了,到底什么时候动手啊?兄弟们都等不及了!”

    那个被称作李队长的中年人哼笑一声道:”急什么啊?太初教一群土鸡瓦狗,被天劫一打,就穷途末路算是到头了!等命令下来,兄弟们可千万别手软啊。”

    此话一出,周围数十人都发出一阵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