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二十九章 仇人相见眼血红【盟主勐夔的加更,第五更】
    离太初教稍远的那座小山上,西极教的掌门看完了太初教这一天的表现,深深叹了口气:”太初教稳健啊……可惜……看不到太初内部到底如何情况……只能看清这天劫被阻拦了下来。”

    旁边有长老面上也笼罩了一层愁绪:”天劫气势如此骇人,咱们教派的大劫将至,到时候恐怕不好过啊。”

    西极教的掌教听闻此话,面上显出一丝冷冷凝的笑意,令他身边的长老都感到阵阵寒意。

    “我们西极教运气好就好在太初教率先渡劫,可以先见识一下,有心理淮备,而且……”太学真人说到此处,话音突然转得更寒,”而且,我们还能去占些便宜。”

    一个仙树境的散修在旁边干着急,听到西极教掌教的话,忍不住插嘴道:”现在他们刚刚渡完一次大劫,元气定然受损,我们现在就应该冲上去抢东西啊!”

    太学真人眼眸微闭,没有说话,西极教的第二副掌教冷冷看了这个散修一眼,语带凌厉的说道:”这时候怎么可以过去?我们不仅不能在这时候去抢劫太初教,反而要尽最大的力量帮他们渡劫!”

    跟随在他们身侧的散修跟残教们全都面面相觑,惊叫道:”你们疯了吗?”

    第二副掌教心中对这些残教散修满是不屑,说出的话也有些不客气,他道:”你懂什么?等太初教成功渡劫之后,九天之上便会降下甘霖,到时候我们再一举冲入,抢他们的甘霖,等我们西极教渡劫之时,就可以安枕无忧平安度过了!”

    太学真人没有接话,只是好奇……第一副掌教为何会战死……太初满可以将人击退便是……为何要斩杀西极的第一副掌教?而且将所有人都杀光……便是那偷偷隐藏在战场的影像石都被人用大力量彻底震碎!

    为何要这般做?为何他们突破了阵法包围不是逃走,而是杀人?他们到底想要隐藏掩盖怎样的秘密?

    太初教自然堂。

    秦浩轩匆匆赶回来,只见很多弟子都汇聚在一起。

    他问徐羽道:”大家怎么样?”

    徐羽脸色虽有些苍白,说出的话却一派轻松:”一个都没有受伤!最新入门的弟子也都被保护起来了。”

    秦浩轩看着她略有些苍白的脸,心中一疼,刚想说什么,那些天劫来临时被安排在地下保护起来的小弟子就出来了。

    他们看着阴沉沉的天空与坑洼遍地的自然堂,心中沉重,有一人直接红了眼对秦浩轩道:”秦长老,我们没用……身为自然堂弟子,在天劫来临之时却只能藏在地下,不能为自然堂出一份力!弟子没用啊!”

    秦浩轩拉着徐羽的手,转身对他们道:”不用如此,教派大劫也是教派发展的大机会,大家趁着此时的大劫多多修练,每次教派大劫过后都会迎来一个大发展,那就是我们太初教所有弟子的机会!”

    新入门的弟子们听着秦浩轩的话,胸中涌起一阵热浪,豪气冲天。

    “秦长老放心!我们在天劫期间一定会努力修练的!”

    “对!我们绝对不辜负秦长老的期望!”

    “就算现在无法与诸位师兄一起对抗天劫,但是我们也绝不会拖师兄后腿的!”

    …………

    小弟子们群情激奋,所有人的眼中都闪着浓浓的激动。

    一个月的时间里,太初教所有人都习惯了这种生活模式,也深深刻刻的感受到了什么叫度日如年。

    天劫来临时,不给人一丝喘息的机会,谁都不敢有丝毫放松,紧绷着心神,全神贯注的应对这教派大劫,他们累到极致,却从未有一个人喊放弃。他们心中自有一口气撑着,教派天劫不散,那口气就不散。

    正如秦浩轩所说,教派大劫也正是太初教所有弟子磨练自己,在修仙之道上更精进一层的机会!

    这一个月的时间,所有人的修仙之路好像走过了十年一样,道心更加稳固,修为大幅提升。然而秦浩轩也在无意中发现,掌教黄龙的两鬓竟然生出了几根白发。

    教劫!每一击……太初都可能湮灭!掌教身处大阵阵眼中央位置,承受的压力跟劫数之力,外人难以想象!

    补天阁。

    周天生左臂淌血,胸口处也有一大片烧焦的痕迹,他迳自走进补天阁,淮备趁着天劫停歇的这段时间借助补天阁的阵法药池修复一下伤口。

    补天阁中氤氲的灵药气息令他感到一阵舒爽,他深深吸了一口这满满精纯的药气,便走向了位于补天阁中央最大的那个药池。

    侍立在池边,被派来关注刑伤势的两个弟子见周天生朝他们这个池子走来,便朝他躬身行礼:”周护法。”

    周天生一愣,然后看向药池,池中一片淡淡的血红色,异兽强悍的生命精气缭绕其上,与无数世间罕见灵药的精纯药性一起将一个干瘪到只馀皮包骨头的魔包裹起来。

    那个魔生机极其微弱,几欲断绝,全靠药池中的灵药阵法支撑。

    周天生眉毛一皱,面上露出嫌恶之色,满心不满。他毫不客气地对两个侍立的弟子说道:”这东西还没死?一支魔竟然占了这最好的药池与灵药,根本就是浪费!”

    面对周天生的指责,两个侍立的弟子皆低下了头,心中暗暗叫苦,如果周护法想要强行做些什么来伤害这个药池中之魔的话,他们就得遭殃了。

    周天生心中的确起了杀机。

    看着刑被无数生命精气包裹却依旧恢复不了一点生机的魔体,他嘴角轻掀,说出的话阴冷又毒辣:”这个东西看起来也没多少活头机会了,这么多好药用在它身上那是白白糟蹋!再怎么说它也不过是一支肮葬的魔而已。”

    侍立在两旁的弟子彼此对视一眼,感受到了周护法那毫不掩饰的杀机,纵然心中焦急,却也一步不退,护在那药池边上。

    周天生眼中杀意更越盛。

    秦浩轩那个杂种曾经为了这个魔差点发狂,这个魔对那个小混蛋而言肯定是非常重要的;如果……如果这个魔死了,那么秦浩轩那个小杂种必然会万分痛苦伤心。

    而秦浩轩的痛苦,就是我周天生最大的快乐!

    周天生心中涌起肆虐的快意,他上前一步,带着森寒杀意的灵法凝聚于他的指尖,只要他一指便能将这个魔击杀在此,只要他一指,就能让秦浩轩也尝到失去亲人的痛苦!

    “周护法!”侍立在侧的弟子见到他指尖凝聚的灵法就知道他真的要动手了,当下立即上前一步,挡在周天生的面前。

    “周护法。”那弟子脑袋微垂,姿态十分恭敬,可是说出的话却令周天生变了颜色。

    “老祖交代过,太初教内任何人敢动刑堂主,就如同叛教。老祖说了,刑堂主出了任何事,他都无法对秦长老交代,唯一能做的就是亲手杀掉动手之人。”

    周天生冷笑:“那又如何?老夫便是死……也……”

    “杀刑者,死后不入英灵山,这也是老祖交代的……”

    侍立的弟子,只用了一句话,便让周天生脸上的冷笑僵硬,萦绕在他指尖的灵法瞬间消散了。

    周天生的脸色十分难看,阴沉如暴雨将临。

    死亡?真的算不了什么!周天生自负,活了这么多年……生死早已经看透!自己的爱子已死,活着也只是为了太初而活着。

    可……死后不入太初英灵山?周天生不是犹豫了,而是绝望了!

    生为太初人!死为太初鬼!

    不入英灵山?周天生眼中含泪,老祖为何如此偏爱心于秦浩轩!

    为什么?

    秦浩轩那个小子不就是把老祖从坠仙谷救出来了吗?单单因为此事这一救,老祖就能为了他杀紫种,护魔族?

    周天生心中泛起了滔天骇浪,怎么也想不明白!不只是周天生,其实李靖那一系的长老甚至碧竹子都想不明白。

    毕竟秦浩轩交予老祖的那些东西,不论是青玉替身术还是崇阳仙王行走的影像,都没有对外公布过。所以周天生他们根本不知道,在老祖的心中,秦浩轩已是一个可以担当太初教掌教之人,不仅因为秦浩轩道心坚韧能坚守本心,更重要的是他一心向教。

    周天生心中气愤难当,他死死地盯着刑,双手紧握,十指都插进了血肉中。

    杀了这个魔,秦浩轩这个混蛋会痛苦,但却不会死……如果我动手了,却会被老祖以叛教罪杀死!

    不行,不行,我想要做的是杀了秦浩轩!不只是让他痛苦,且要彻底将他粉碎!

    周天生的愤怒像是有实质般,搅动得令补天阁灵气大幅动荡。

    “我要忍!现在还不是杀这支魔的时候,我要先将秦浩轩干掉!”

    秦浩轩都没死,我怎么能死?

    刑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处于昏沉中,然可能是被周天生流露出的凛然杀意惊到了它,本应深陷昏迷的刑它竟然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周天生!”

    刑虚弱到极点的身体猛然迸发出一阵滔天的杀意,它的眼睛狠狠盯着周天生,神色冰冷,如同万丈深渊下的寒冰。

    这个老杂毛竟然还活着!畜生!如果不是他,罗茂勳怎么会被陷害成血妖?怎么会死?

    原本平稳的呼吸被这一睁眼就看到仇人的怒气打乱,刑气息微弱,通身药气,说出的话断断续续、沙哑而模糊,但每一个字都包含着他对周天生极度的恨意与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