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四十三章 青虹现身助浩轩【福利更第七更】
    秦浩轩只觉得一股凌厉的气息扑面而来,他将自己颤抖的手藏进宽大的衣袍中,挺身而立,黑发散乱的披在身后,刚毅的脸上有两道深深的血痕,一双如星辰般的眸子中是无尽的战意与永不退缩的凛然。

    太学真人高立半空却如履平地,鹤发飞舞,道袍逆风而动,周身一方天地好像完全在他的掌控之中,罡风四起,从他身边呼啸而过,却带不起他一根发丝。

    秦浩轩深吸一口气,眼睛里带着一往无前的决绝。

    “这个老杂毛是想杀我,那我就让他试一试天魔解体加自爆的威力!两者并出,应该有一定的机会将这个老东西给干掉!西极教若是死了掌教,定然会全教大乱,也算是为太初教争取到一点机会!”

    太学真人负手而立,满藏杀机的灵法凝聚在他的每一个指尖,他面上却静静的不见丝毫暴戾之气,反而用一种十分奇特的目光打量了秦浩轩一下,好像在看一个将死之人。

    这个小杂种不过是一个无色弱种,小小的年纪竟然能够修练到仙树境八百丈,实在令人惊讶。更可怕的是,他竟然能够以仙树境的修为杀我西极数位仙轮境长老。

    彭长老一直不见踪影,肯定也是被这个小杂种下黑手了!他可是道果境的强者……

    想到这些,太学真人杀意更盛,狂怒的气息从他身体缓缓释出,令他身边呼啸而过的狂风都在颤抖。一股如同汪洋的恐怖能量从他身上四射而出,他身下一大片的土地深深凹陷了进去,巨大的石块瞬间崩裂。

    “小畜生,今日老夫要用你的血来祭奠我西极教数位长老的性命!”

    “老杂毛,你试试看。”秦浩轩挺身而立,如同不倒的撑天柱,纵然面色惨白如纸,全身灵力几近干涸,却依旧战意沸腾,毫无畏惧地与西极教掌教对视。

    太学真人眼睛一眯,无尽的怒气喷薄而出,周身汹涌的灵气瞬间狂暴了起来,紫色的闪电骤然而现,铺满半边天空,顷刻间凝聚成一隻浑身布满铁甲的雄鹰。

    这一隻雄鹰身长数丈,没有一根羽毛,却遍布着寒意凛然的紫色铁甲,身体的每一寸都有劈啪作响的闪电覆盖,振臂一挥,方圆十几里狂风大作,阴云汇拢,电闪雷鸣。

    “撕裂他!”

    太学真人怒喝出声,遍布闪电的紫色雄鹰冲天而起,直奔秦浩轩而来。巨大鹰爪上闪电缭绕,劈啪作响,带着凌厉又暴虐的气息直扑秦浩轩而去。

    黄龙神色大变,手中宝剑绽放出森然的杀意,剑光冷峭,锋锐无匹,轰然劈向世学长老想将他震开,前来救秦浩轩。

    世学长老只觉得连绵不绝的慑人杀意扑面而来,令他悚然一惊,身如游龙般左右晃动了一下却没有退散,世学长老双手不断地抖动,恐怖的力量凝结成无数攻击力惊人、似能劈裂一切的风刃,轰然间砸向了转身要走的黄龙。

    黄龙蓦然回头,怒海狂涌,无边的怒气引得山河晃动,天地失色,一把可以斩断世间一切的宝剑疾速飞舞,凝结出的道道剑光将漫天的刀刃劈碎。

    黄龙再次被世学长老缠上!

    远处的赤练子怒吼一声,声音如同狂暴的上古异兽震慑天地,他奋力举剑,烈焰滔天,豔红如火的剑光疯狂挥出,一举将与他纠缠的仙树境长老斩灭,飞身而动,想要来解救秦浩轩,斜边却突然冲出一个仙轮境高手,出手快如闪电,再次截住了狂暴的赤练子。

    几位护法、堂主,看到秦浩轩被西极教掌教太学真人对上,面上皆是惊骇,通通灵气暴涨,拼着一伤也要赶来救他,但是太学真人下了死命令,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一定要拖住这些人,等他擒住秦浩轩!

    四面吼声震天,太初教每个强者都被数人团团围住,无法抽身,纵然心中急火滔天也救援不得。

    面对太学真人的攻击,秦浩轩却面色不变,丝丝金色的灵法缭绕其身,天魔解体在下一刻就要爆发。

    “住手!”

    随着这一声娇叱传来,一个轻灵的身影如同空中飘荡的云朵般飘然而至,青色纱衣飘飘,黑发舞动,肌肤晶莹剔透,如同天上仙子一般冷豔绝尘。

    青虹怜!

    秦浩轩停下马上就要运转起来的天魔解体,诧异地朝来人望了过去。

    青虹怜出现的瞬间,她手中光华湛湛的护体法宝发出一阵强光,一道飘逸的灵法从中出现,如清泉泻出山涧却携带劈山裂地之势,轰然缠向那头凶残暴虐的闪电雄鹰。

    嗤啦之声传来,迅疾猛烈的雄鹰被那道犹如清泉般飘逸柔和的灵法打中,体表霹雳的闪电瞬间演灭,雄鹰的整个身体似深陷泥淖,速度骤然减慢。

    太学真人眼中毒辣的精光一闪,雄鹰振翅狂暴地吼叫,霹雳的闪电破体而出,与如同清泉般的灵法不住的交战。

    青虹怜俏脸凝霜,被那股大力震得胸口发痛,却不退一步,快速地挥动手中法宝将无数的灵力灌入其中,激烈的撞击中,看似缓慢流淌的清泉终于将雄鹰层层缠绕,最后令牠动弹不得。

    清脆的破裂声传来,青虹怜手中的清泉剑剑身出现道道裂痕,原本流光溢彩的华光也黯然失色。

    虽然凭着手中的宝剑将太学真人的雄鹰困住,但是最后那股强悍的力量将青虹怜击得一口鲜血猛然喷出,身体骤然向后退去,滴滴血液洒落在青色的衣衫上,令秦浩轩神色一紧,欺身而上,接住了青虹怜。

    “你怎么样?”

    青虹怜轻轻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单手撑着宝剑,才能勉强站起身子,听到秦浩轩焦急地问话,她缓缓摇了摇头,道:”不碍事。”

    秦浩轩看着被完全缠绕住的闪电雄鹰,心中十分惊讶:”她竟然能够接下太学真人如此狠辣的一击,修为进步当真神速!看来那两碗九阳泉水对她还是很有用的,而赤色仙种天赋也的确惊人。”

    青虹怜神色凝重地看着自己手中的宝剑,那一把清泉剑是金旭殿掌教赠与青虹怜的灵宝,威势无穷,若施法之人实力够足,能够抵挡道宫境强者的全力一击。

    但是现在……青虹怜凝聚全身灵力于清泉剑之上,才堪堪将太学真人释放出的雄鹰缠住,不仅不能将太学真人释放的这道灵法击碎,这一把法宝竟然被那巨大的冲击力打得一暗。

    太学真人心中同样大惊,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夺命灵法竟然能够被人制住。

    金旭殿的弟子?她来做什么?

    太学真人已经知道来者是谁,但是他心头杀意滔天如狂风骤浪,此刻也只能装作不知。心中发狠,不顾一切地猛然朝秦浩轩打出三道灵法,均为暗青色,角度刁钻,气息诡异似出洞的毒蛇,散发着幽冥之下的森寒之气。

    青虹怜原本已然惨白的脸色更是一惊,她如疾风般扑向了秦浩轩身前,同时口中叱道:”西极教什么意思?想要与我金旭殿开战吗?”

    太学真人眉毛狠狠皱起,十万分不甘的单手伸出,五指成爪状将已经打至他二人身边的那三道灵法猛然收回,同时撤去了还在挣扎的雄鹰。

    青虹怜青色的纱衣在罡风中猎猎作响,黑发如瀑,额前几缕乌发因为被太学真人射出的三道灵法扫过,悄然落地,刚刚那猛烈的杀机令青虹怜一阵后怕,暗暗想道:”如果不是我站了出来,秦浩轩再厉害,也肯定挡不住那仙婴道果境强者的一击!”

    看着面色惨白如纸却依旧立在秦浩轩身边的青虹怜,太学真人心头怒火狂起,喝问道:”金旭殿又是什么意思?”

    太学真人心中怒火狂涌,却也有自己的计算:”这个女子是金旭殿未来的接班人,被金旭殿的那帮老家伙看得比眼珠子还重,如果我真的打伤她,就相当于给西极教树了一个大敌!而我们现在是最不应该树敌的……”

    “没什么意思,只是突然想念分别已久的老朋友,过来与他一叙。倒是你们西极教是什么意思?趁着太初教刚刚经历完天劫就行趁火打劫这等小人行径,不觉得辱没了教派的名声?”

    似大珠小珠落玉盘,青虹怜声音清脆动人,却说得太学真人脸色阴沉,恍若凝聚着暴风雨的阴云。

    “秦浩轩杀我教派数人,老夫不过是来讨个公道!”

    太学真人负手而立,道袍纷飞,一双精光四射的眼睛直直看向秦浩轩。

    “哦?联盟散修残教不仅屠杀太初弟子,更在太初大肆抢夺,如此强盗行为便是太学真人所说的讨个公道?”

    太学真人冷哼一声,沉重的威压似汪洋一般涌出,他冷冷说道:”不过是暂时结盟,老夫要杀你身边这个臭小子,纵然是你青虹怜也挡我不得!”

    青虹怜纵然已经身受重伤不能再战,但浑身气势却蓦然一凝,似宝剑出鞘,锋锐慑人:”你敢伤我?如果不怕金旭殿的报复,那就试试看!”

    秦浩轩心中微动,看向青虹怜,完全没想到在如此大战之际青虹怜会来,还如此维护他。

    青虹怜轻轻看他一眼,眼波流转,有丝丝不明的情意飘在其中。

    太学真人心中怒海翻腾,狂暴的灵气似沸腾的海水般翻涌,杀意滔天,却不敢真的不顾后果地出手。经此一战,西极教已经伤了元气,几年之后还有天劫将至,此时树敌绝对是不理智的,更别说是金旭殿这种庞然大物!

    但……秦浩轩这个畜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