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四十四章 华一破关镇四方【八更】
    就在双方对峙,一触即发之时,太初教补天阁方向突然霞光大盛,瑞彩千条,无数祥云汇拢其上,神虹飞出横贯长空,青鸾鸣绕,白鹤飞舞,朵朵道花绽开,幽幽清香扑面而来,似流泻的清泉将漫天血腥气味冲刷殆尽。

    彷彿能够毁天灭地的恐怖灵力,如同倒灌的河海汹涌而来,西极教三方联盟中数百个仙苗境弟子顷刻间化作了血雾,随风而散。

    “这是怎么回事?如此恐怖的能量……”

    “这是什么?我感觉到好像有座高山压在心头,很难受……”

    无数的散修残教以及西极教普通弟子一下子好像被数座大山压在胸口,体内灵气倏地变得沉重而难以灵活的调动,他们全身的骨骼都好像承受不了这似天崩地陷的威压咯咯作响,口鼻溢血,无力再战。

    西极教掌教以及四位太上长老眼中闪现出惊骇。

    “这样恐怖的能量波动,好像,好像是仙婴道果境巅峰强者的实力……”

    神虹贯空,一道被柔白色光芒笼罩的身影缓缓走来,看似只走了一步,却像横跨虚空,无数的残峰从他身后略过,几步便来到了这血染的战场。

    太初教浑身浴血的弟子、堂主、护法、长老们见到来人,眼中登时迸射出极度的喜悦。

    “老祖出来了,老祖出来了!”

    苦苦支撑的众人看到踏空而来的老祖,心中燃起浓浓的战意,身上流血的伤口好像也不痛了!

    听着太初教众人的欢呼,西极教的一个太上长老眼睛狠狠地瞪大,闪着不敢置信的光,他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他不是死在坠仙谷了吗?怎么可能……”

    西极教掌教死死盯着来人,胸中升起阵阵惊惧。

    “怎么会是他?太初教的上任掌教!怎么可能?不是死了吗?”

    太学真人微微颤抖,脸上惊惧之色一闪而过,他收回视线,不经意间扫过秦浩轩,脑中突然灵光一闪。

    “是这个臭小子干的!”

    太学真人周身灵气暴涨如同狂怒的雄狮,单手指着秦浩轩高声道:”这个畜生活着从坠仙谷出来,一定是他将太初教上任掌教救出来的!”

    “什么?这个小子竟然如此厉害?”

    “他能够将太初教上任掌教救出,那我们西极教的老掌教是不是也能被救出来?”

    “我们的老掌教……”

    太学真人听到这话,眼中迸射出精光,心中升起狂喜:”是啊,这小子能活着离开坠仙谷,还能将自己的上任掌教救出,如果能够知晓这个小畜生身上的秘密,我们肯定也能将我师父也从坠仙谷救出来!有了他,那么我们西极教还怕什么天劫!”

    心中风起狂涌的太学真人双眼如电,狠辣无比,残忍而又暴虐地瞥了一眼还护在秦浩轩身边的青虹怜,口气万分冰冷地说道:”你最好让开,不然就算杀了你我也要将这个小杂种擒住!”

    话音刚落,太学真人瞬间闪动,体如游蛇,疾速无比,带着卷动天地的杀伐之气,轰然朝秦浩轩袭来。

    青虹怜面色大变,那股狠厉的杀机令她如坠寒渊,但是青虹怜银牙一咬,眼中寒意凛然,她挡在秦浩轩身前,将全身的灵气汇聚在已经出现裂痕的清泉剑剑身,想要再搏一次!

    秦浩轩单手灵气暴涨,毫不犹豫地拍在青虹怜身上瞬间将她送出了战场,而后面容沉稳,淡然面对凶狠的太学真人,秦浩轩双手高举龙鳞剑,无边的大道气息透体而出,金色的光芒将他团团覆盖,天魔解体已经开始在体内流转,就等太学真人近身,发动死命一击。

    太学真人眼含暴虐,出手狠辣,他要直接废掉秦浩轩,然后将他带回西极教酷刑拷打,逼问进入坠仙谷的方法。

    远处的黄龙见到太学真人击向秦浩轩的狠辣灵法,睚眦欲裂,狂吼一声,宛如九天之上炸起的惊雷,震得他身边的世学长老一个不稳,灵法顿时停滞,黄龙趁机飞身而出,冲向太学真人。

    太学真人感受到那股搅天动地的杀机,头也不回地狂喊道:”拦住他!等我废掉这个畜生捉他回教!”

    世学长老见黄龙速度狂飙,马上要追至太学真人身边,脸色微变,罡风四起,他十指成爪,根根锋锐无比,带着漫天的寒气抓向黄龙。相隔数丈,世学长老的十根手指骤然变长,凌厉无比,将黄龙身后飘散的白发都斩落许多。

    可是黄龙已经陷入癫狂状态,完全不顾自己毫无防备的身后,拼着重伤也要为秦浩轩挡下太学真人这无比狠辣的一击!

    “铛!”

    清脆的碰撞声传来,世学长老只觉得十指好像被数道刚硬无比的宝剑击中,那宝剑的威力震慑虚空无可抵挡,令他修练数百年、坚不可摧的十指都感受到剧烈的疼痛。

    一片雾气轰然散开,竟然是太初教的上任掌教华一道人挡下了这一击。而且根本没有什么宝剑,抵挡他全力一击的不过是华一道人凝聚出的数道灵气罢了。

    “华一道人到底是什么修为?怎么如此可怕?”世学长老心头骇意大盛。

    “太学!”

    这两个字犹如巨龙狂啸,震得地面数十块巨石轰然碎裂,顷刻间化成了齑粉,声中尽是杀意。黄龙狂吼出声,携带着肆虐而出的罡风,如同上古战场中的战神蛮横霸气。

    黄龙双手持剑,剑锋锋锐无匹,光华直冲霄汉,带着这劈天裂地的威势,身如闪电冲向了太学真人,势不可挡。

    太学真人悚然回头,那凌虐无比的杀意让他周身寒意迸发,汗毛倒竖,那通天的杀气好似九渊之下的杀神亲临。

    黄龙眼角崩裂,鲜血凝成条条细流滴滴落下,凌乱的白发随风而舞,道袍在狂烈的罡风中猎猎作响,血污遍身。经过最后一个月的天劫,他的身体早就受到了数处重创,体内灵力几近枯涸,却依旧气势凛然,持剑而来,形体如鬼魅,神色似杀神,狂暴而疯癫!

    太学真人惊得面色扭曲,放弃了攻击秦浩轩,转而祭出护体灵气。流光四转的宝剑被太学真人横立在身前,挡向黄龙劈来的剑风。

    “铛!”

    两把宝剑相撞,只一声,却如万剑齐鸣,响彻天地。锋锐的光芒无所匹敌,天地震动,狂风悲号。

    在这道如山似海的狂霸力道冲击下,太学真人身体猛然被击飞数里,体内灵气乱窜、血脉翻涌,狂乱无比!

    “噗!”

    太学真人胸口剧痛,胸骨都在这蛮横的力道下瘪了下去,一大口鲜血喷涌而出。

    “掌教!”

    “快去救掌教!”

    西极教的数十位强者见太学真人受伤且口吐鲜血,面上全都是惊骇,放弃了屠杀激战,想要来救援他们的掌教。

    但是太初教众人怎么可能放他们走!

    太初教所有的堂主、长老浑身都爆发出无限的战意,灵法滔天,死死拖住这些人,将方才自己心中憋的无数怒火释放而出。

    西极教强者众多,却被太初教这十几个身负重伤的家伙完全拖住了,没有一个人能够突破他们的包围。

    太学真人手中的宝剑在那一击之下光芒一暗,显然是受到了重击。

    “这他妈哪是一个受了重伤的黄龙?巅峰时期的他我打不过,怎么连站都要站不稳的黄龙我还被打得这么狼狈?”

    黄龙斩出那一剑之后眼前陡然一阵发黑,身体多处伤口崩裂,鲜血如同汩汩而流的小溪般滴落而下,就连体内的仙树也阵阵摇晃,手中宝剑嗡嗡作响,流光溢彩的华光都暗淡了下去,剑灵丝丝散出。

    但黄龙狠狠地甩了甩脑袋,攻势不减,战意沸腾,向前迈出两步如同跨越虚空,瞬间来到西极教掌教太学真人身边,眼中是狂怒的暴虐。

    太学真人持剑之手都在颤抖,他完全没有想到发出那么猛烈的一击之后,全身都在流血的黄龙竟然又砍了上来。

    黄龙面沉如海,手中宝剑如同山岳横空,气势沉凝而恐怖,狂吼一声,震动天地,再次猛力砍下去。

    太学真人只能举剑相抗,那巍峨如同冲天山脉一般的力道震得他持剑双手虎口崩裂,鲜血淋漓洒下,整个人倒飞出去。

    黄龙强忍胸口激盪的疼痛,攻势不减,恍若脚踩疾风,欺身而上,举剑再砍!

    太学真人心中也是怒急,自己竟被一个身受重伤、站都站不稳的黄龙打得如此狼狈,只能不断败逃,真是一种莫大的屈辱!他看着眼前白发狂舞,血污遍身,脸色惨白,神色癫狂的黄龙,心中一狠,不再举剑相抗,而是转为刺杀,涛涛剑气凝聚于一点朝黄龙刺去。

    黄龙却不闪不避,恍若没有看到那直冲他而来的剑光,完全没有防御,所有的道法灵法全部汇集成为一个动作,斩!

    神色疯狂、战意滔天的黄龙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砍死他!

    不论是付出什么代价,砍死他!

    太学真人心中巨骇,完全没有想到黄龙竟然是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他在黄龙身上留下了一个血窟窿,黄龙就会在他身上留下一个更大的血窟窿。

    这样的打法,太学真人怎么敢继续?黄龙不要命,他可是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