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四十六章 剑出无言墨做回【福利更,第十更】
    “厉害啊,秦浩轩!”

    看着那随风飘散的散修,青虹怜心中一喜,霞云飞上两颊,眼中都闪着莹莹的神彩。

    秦浩轩也笑了,对青虹怜道:”我灵气枯涸,但是还能发动神识攻击,再有哪个不长眼的上来,我就先用神识攻击,你随之补上一剑。”

    青虹怜听后,单手持剑傲然而立,对着秦浩轩连连点头:”这样好,砍他们还不跟砍萝卜一样!”

    二人正说着,一道凌厉的灵法便袭了过来,秦浩轩与青虹怜均是一笑:不长眼的来了,怎么可能放过?当下如法炮制,大杀四方!

    就在战火进入白热状态时,残教副掌教童峰看着太初教的古云堂堂主总是有意无意地支援西北角上的一片高地,快速杀掉接近那里的人之后又迅速撤离,却又做得十分隐秘,好像怕被人发现一样。他心中疑惑顿生,皱着眉头想了想,突然想起之前出现在太初教上空的魔神。

    童峰心头狂喜,看着那一片高地眼冒精光,心中暗暗想道:”那里面藏的不会就是令大魔神都心动的宝贝吧?”

    “我教弟子听命,猛攻这片高地!”

    童峰说完之后,周围近百个残教的弟子全都涌了上来,漫天灵法顷刻而出,打向了那片高地。

    三三两两分落在高地周围的太初教弟子一下子紧绷了起来,慢慢移了过来,站在高地周围坚定地护着这片高地。这边的太初教弟子不过五十人,在人数上占了劣势,但是他们稳稳站在高地之前,不论遭遇多么猛烈的攻击也没人后退一步。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守护的是什么,那是太初教未来的希望,是太初教大兴的希望!这后面藏着紫种!

    所以,他们不能退,纵然是死,也不能退!

    隐藏在高地阵法内的张狂看着高地上站立的太初教弟子,眼中一片血红。外人无法看到他,他却可以看清外面的一切动静。

    “我身为紫种却只能像缩头乌龟一样躲在这里,让一群修为不如我的人用性命相护!真是没用!”

    徐羽静立一旁,俏脸凝霜,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外面的人群。

    被派来守护他们二人的楚长老深深叹一口气,拉着张狂道:”你们两个千万不要冲动,无论如何都不能出去。如果太初教能够撑下来,你们就是太初教复兴的希望!太初教的未来就要靠你们了!”

    张狂心中明白楚长老的意思,他们是紫种,不能被其他教派之人发现,但是看着同门弟子血染眼前,那一股狂怒就像一把烈火烧得他全身作痛!

    残教的一个仙树境长老从侧面冲破了太初教众人的守护,猛地飞了过去,却被一个浑身是血的弟子从身后死死抱住,残教长老心中一惊,狠狠地朝这个弟子打去。

    太初教弟子狂吼一声,蓦然间浑身光芒大盛,以自爆的方式与残教的这个长老同归于尽了。

    童峰看到这个场景先是诧异,后又大喜:”能让太初教弟子捨命相护的,肯定是那个连天魔都在觊觎的宝贝!”

    “再来点人!把这里打下来我们就发了!”

    童峰见打了一刻钟都没有将那片高地攻下,心中急迫愈盛,飞身至半空,衣袍在空中飞舞,放声高喊。

    更多的残教弟子涌入了这个方向。

    高地旁剩余的十几个太初教弟子死咬着牙,不顾打在身上的灵法,纵然血流如注也绝不后退,他们几乎是用自己的血肉筑起了一道防护。

    一个又一个弟子倒下,血流满地。

    古云子现在远在另一个方位被西极教斗战堂的堂主缠上,根本无法顾及他方。

    童峰见太初教的弟子一个个倒下,他们却还没有攻进去,脸色一沉,吼道:”云长老,你上!”

    被唤作云长老的中年男人即刻向前走了一步,发丝飞扬,猛然祭出自己的仙树,高不见顶的仙树遮天蔽日,十七个金灿灿的仙轮横贯树上,熠熠生辉,散发出逼人的气势。

    仙轮境十七轮的高手!

    周围的太初教弟子脸色一白,却依旧不退半步。

    两道璀璨炽热的金光从云长老的仙树上骤然打出,犹如射出了两道参天巨浪,携带着带着巨大的能量波动轰然而至,将守护在高地边上的四五个太初教弟子直接打飞,血雾满天,瞬间从中开出了一个缺口。

    但是很快,这道缺口立即又被旁边的弟子补上。

    云长老面色一沉,飞身而下,朝太初教重新涌过来的弟子冲了过去。他双臂撑开,两道凌厉狠辣的白色匹练骤然飞出,云长老如臂使指挥舞着两条匹练,匹练刁钻无比,如同开刃的宝刀,所过之处莫不是鲜血喷洒,哀嚎遍地。

    云长老如同地狱的来使,每一道灵法打出都血溅四方,他的仙树金光大盛,炙热无比,几乎都快要燃烧了起来;他出手狠辣,毫不留情,太初教数名弟子接连倒下。

    “该死!”张狂在阵法中怒吼!

    看着一个又一个倒下去的太初教弟子,张狂睚眦欲裂,双手握拳,指甲都渗入了血肉中,无形的罡风吹得他衣袍猎猎作响。

    他身旁的徐羽面色沉凝,双眼泛红,紧咬着下唇,死死盯着眼前的血战。

    两个人都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若不是怕身分暴露,他们恨不得即刻冲出去将那个畜生斩成碎片!

    楚长老拦在二人身前,急声说道:”你们二人万万不能冲动!就算这座阵法被破,还有老夫护着你们呢,你们绝不能暴露自己的身分!放心……老夫在!你们安全!老夫若是不在了……也会拖着他们所有人都去死!你们还是安全的!我太初不能灭!你们长大了,懂点事。”

    “楚长老!”张狂与徐羽同时喊道。

    楚长老摆了摆手,明显他心意已决,不想再谈。

    远处正与青虹怜联手对敌的秦浩轩心头一紧,突然朝这个方向看来,正好看到云长老在高地前疯狂的屠戮已经杀出了一道口子,正要带着上百个残教弟子向前冲。

    秦浩轩心头大急,恨不得瞬间飞扑到那边,但他此时身如破布,根本没有一丝力气,连奔过去都做不到。

    “不行,张狂和徐羽不能被发现,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青虹怜看着秦浩轩面上一片焦急,柳眉一皱,问道:”你怎么了?”

    秦浩轩张了张口,又沉默了,说道:”那片高地对我们太初教很重要,我要过去帮忙!”

    青虹怜也抬头看去,秦浩轩所说的那片高地已经快要被残教的人占领了,他们相隔甚远,即使有心冲过去,也根本做不到。

    “不行,我们根本过不去,围攻我们的两个散修不弱,你已经没有力气了,我手中的清泉剑也受了损害,想要硬攻过去太困难了!”

    青虹怜所说的,秦浩轩何尝不明白!但是……

    “轰!”

    就在云长老已经接近高地之时,一道绚烂夺目,完全由灵法构成的大鹏鸟展翅而至。鹏鸟通体金黄,蛮横霸道,带着凌厉如刀的罡风将云长老他们前进的路子全部封死。

    云长老不得不避其锋芒,朝后一撤,在半空中蹬蹬蹬退了几步才堪堪站稳。

    “周天生!”

    秦浩轩不由得惊叫出声,他没有想到这个时候能够支援那片高地的会是周天生。

    周天生身高体大,如一座小山般站在高地前,斑白的头发随风狂舞,衣袍猎猎作响,左臂有一道深可见骨的剑伤,还溢着血。

    童峰随后赶来,看着如此模样的周天生,心中虽是充满不屑,却还是语重心长的说道:”道友……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敢来拦我,你这是找死了。修为不易……退下吧……经此一役,你若不死……日后定能突破!百尺竿头……!”

    周天生沉默摇头,将手中长剑一亮!

    没有任何的言语,却又用最无声的态度,在表达着最响亮的回答!

    不退!亮剑吧!

    云长老眼眸微眯,心中暗想:”这个家伙虽然是道果境,但是很明显已经力竭,看他身形摇晃的样子,干掉他应该不难,如果我杀了这么一个道果境的大家伙,也算是大功一件!”

    想到这里,云长老立刻出声道:”副掌教!就让云某来会一会他吧!”

    “好,这个废物就让云长老来收拾吧!”

    云长老冷冷一笑如同阴险的毒蛇,他欺身而上,两条锋利如刀的匹练带着劈天裂地的气势,直冲周天生而去。

    周天生看着云长老的眼神如同在看一隻蝼蚁,双手捏诀,繁複玄奥的符文”啪”的一声打入身前的鹏鸟中。

    那一头巨大的灵法鹏鸟昂首长啸,震得大地微颤,展翅就迎着云长老的两条匹练飞来,迅疾无比,翅膀一震就带出无数风刃,铺天盖地地打了过去。

    一股彷彿能够撕天裂地的恐怖能量汹涌而来,云长老骇得脸色骤变,仓皇后退,同时在身前竖起一道白色的防护,一层层灵气构成的白色屏障疾速在他的身前形成。

    明明已经重伤了,怎么可能还有这么强的攻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