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七十五章 恶毒心性胆边生【七更】
    偌大的补天阁,陷入了死一般的安静。

    不久前那击杀大天魔的喜悦,随着刑的一口鲜血喷出,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众人的面上皆是凝重,黄龙立身于刑的身旁,双拳握在宽大的袖袍中,开口安慰道:“你不一定死,只要我们能将大魔神的神源完全炼化,便能救你了。”

    刑想抬头笑笑,却发现太难了,他的身体已经进入到了崩溃的最后阶段,不得不放弃抬头跟做出笑脸,他有气无力的道:“虽然我现在的修为没你高,但是我是谁,我是天才魔啊……眼界真不比你差……那魔神的神源有多么难以炼化我也知道……最起码需要两百年的时间……呵,你觉得,觉得我还有两百年的时间等它炼化吗……”

    黄龙深深叹了一口气,在沉默了许久后才说道:“你的估计的确不差,那块魔神的神源,的确很难炼化,需要两百年的时间。你虽然是魔,但是情义上却不输给人,你对秦浩轩的情义都能令我教的一些弟子惭愧。”

    刑费力的撑着眼睛看黄龙,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我说掌教啊……你与其叹气这个,不如想一想,咳咳,想一想……等我死了入英灵山,你怎么面对那些列祖列宗吧……让一个魔进了英灵山,哈哈……,我怕太初教的列祖列宗会从棺材里跳出来骂你……”

    黄龙听了刑的话,苦笑一声。

    而旁边的三位太上长老心中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既觉得这件事有些荒唐,又不能拒绝。

    “唉,让一个魔进英灵山,这……这叫什么事啊!”

    “唉……”

    看着这群一向高高在上的人,一下子被自己问的脸上姹紫嫣红,刑就很想笑。

    秦浩轩离开补天阁后,心中身上一片轻松,眼中嘴角的笑意都没有停下过,看到了治好刑的希望,他高兴的想大喊大叫!

    来到自然堂,秦浩轩便去看弟子孟笃。

    自从知道了孟笃被选定为移植李靖紫种的人,秦浩轩一直想去看看他,奈何事情太多,一直拖到了现在。

    孟笃现在已经被送到了明水山的钟灵洞中,进行最后的准备。

    秦浩轩一来到明水山,钟灵洞洞口的指引弟子便迎来上来,知晓了秦浩轩的来意后,亲自带着他进入钟灵洞。

    一进入这个山洞,秦浩轩就感受洞中那无比浓郁的灵气,仿佛能够凝成水一般,无数闪着金光的阵法遍布整个山洞。

    面容清俊一身白衣的孟笃正盘坐在一个由九天八卦阵组成的阵法当中,眼睛微微闭着,犹如天上星辰一般的淡金色的符文遍布他的身体,汹涌而又浓郁的灵气缓缓在他周身流动。

    他的另一边,是一个完全一模一样的阵法,而阵法中被困之人,正是没了一臂一腿的李靖。

    指引弟子一边引导秦浩轩进入山洞,一边说道:“这些阵法是为了尽量让孟笃师弟,周身的波动、气韵、灵气的运转都与李靖一样,来能够提升移植紫种的成功率。”

    神色癫狂,头发散乱,如同疯子一般的李靖,见到秦浩轩进来,原本散乱无神的眼睛突然迸发出仇恨的怒火,用嘶哑的声音朝秦浩轩狂骂道:“我不服!不服!你们这群贱人贱人!尤其是他!他这个低贱的弱种,怎么可能配得上我的紫种,我是凡人界最高贵的王子,是修仙界的天道宠儿紫种!是要接替太初教未来掌教之位的天才!你们凭什么这样对我!想要我的紫种移植到这个低贱的弱种身上?不要做梦了,这是不可能成功的!”

    秦浩轩转身看向李靖,神色古井无波,如同看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干的疯子:“这么多年,你做了很多很多的错事跟坏事,我,都能容忍。但是,你伤了刑,甚至差点要了他的命,就凭这一点,我秦浩轩就绝对不会放过你。你这是残杀同门!”

    李靖突然间哈哈大笑,如同魔怔了一般,嘶哑的嗓子对秦浩轩吼道:“你说的都不错。但刑是魔,我就是杀了,你能怎么样?!”

    面对李靖的吼叫,秦浩轩的眼神越发冷淡,他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淡淡的问李靖道:“如果刑不是我看重的,而是别人的朋友,你会杀他吗?你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冲着我来的罢了。你想对付我,可以直接冲我来,但是,动我身边的人,不行!”

    李靖沉默了一瞬,接着道:“可我杀的是魔!”

    秦浩轩正面面对李靖,全身的杀意令李靖突然感觉到心头一凉:“刑是魔,但那又怎么样?就算是魔,也比你这个畜生懂情懂义,就算是魔,也是我秦浩轩能够用命换的朋友!”

    困倒在地上的李靖全身一震,而秦浩轩早已不再看他。

    秦浩轩现在完全无视了李靖,转头看向孟笃,因为李靖的大喊大叫,原本在凝心感受的孟笃也睁开了眼睛,正有些激动的看着前来的秦浩轩。

    秦浩轩见到孟笃还很年轻的面容,微微一笑,同时在心中责怪自己这么长时间也没有好好的跟他说说话。

    “你准备的怎么样了?”秦浩轩温和的问道

    孟笃双手有些紧张的放在身侧,带着浓浓的敬意对秦浩轩道:“回老堂主,弟子准备的很充分了,谢谢老堂主给弟子这个机会。”

    秦浩轩脸上带了一些严肃,看着孟笃说道:“你能够移植紫种是是天大的机缘也是天大的危险,能够真的挺过去才行。还有,这次的机会这不是我给你的,是太初教给你的。孟笃,你一定要记清楚,自己是太初教的弟子,一定不要向这个人一样,错事做尽,他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也是咎由自取。”

    “是!弟子谨遵老堂主教诲,一定恪守本心,不做危害太初教,危害太初教众人的事情!”

    秦浩轩丝毫没有避讳,李靖能够将他们二人的话,听得清清楚楚,这个时候,他才真的感受到自己已经走到末路,感受到死亡的恐惧。

    “秦浩轩,你不要废了我!”李靖猛地朝秦浩轩一扑,但是却被牢牢的困在阵法中,他死死的盯着秦皓轩,急声说道:“只要你不摘取我的紫种,我可以将手上所有的秘法灵宝都给你,只要你不废我,我保证再也不会跟你争任何东西,我会跟在你身边,甘心以你为首!我是紫种啊,有我这个紫种跟在身边,全力的辅佐你,你肯定能够得到更多好处的!”

    看着有些癫狂的李靖,秦浩轩缓缓摇了摇头,微微皱着眉头道:“李靖啊李靖,你真的是利欲熏心,我是不可能再给你任何生机的,你心术不正,对权势力量的迷恋已经不可救药,你已经疯了,真是白瞎了你体内的紫种!”

    见秦浩轩根本不上当,李靖当即变脸,脸上再次出现了怨毒的恨意,他朝秦浩轩大吼大叫:“都是因为你我才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的!掌教他们也全都是受了你的蛊惑才会这样对我的!我是紫种!无上紫种,天道宠儿,你凭什么敢这样对我!”

    秦浩轩觉得跟李靖已经无话可说,便不再看他,而是又看了看孟笃,嘱咐他这几日要平心静气的修炼,将自己的心态调整好,以最佳状态去迎接移植紫种的仪式。

    孟笃一一应着,表示自己绝不辜负太初教、自然堂已经老堂主的期望。

    跟孟笃说完,秦浩轩就离开了。

    秦浩轩离开之后,孟笃潜心融入这个阵法当中,去感知它的奥妙,渐渐进入了沉睡期。

    钟灵洞的弟子仔细查看了一下阵法之后,就离开了山洞,将洞口关闭,洞内霎时间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

    整个山洞只剩下李靖与孟笃,而孟笃已经完全的陷入了沉睡。

    李靖双眼恶毒的看了看洞口以及禁锢了自己周身的繁复难解的阵法,双眸一眯,狠狠的朝自己的舌头一咬,剧痛传来,令李靖眼前一黑,但是舌尖溢出了点点鲜血!

    与此同时,李靖猛然催动体内的灵力,突然间阵法大盛,强力的压制他,李靖面色通红,全身喷出道道血迹,才堪堪突破了一点点阵法,一口舌尖血喷出,双手飞快的在身前打了一个结印。

    暗黑色光芒在李靖的阵法前一闪,无数繁奥的黑色符文结成一个椭圆的源泉,以十分强悍的力量扭曲了那块空气,一道影像出现在李靖面前。

    竟然是秦浩轩第一次进入坠仙谷时遇到的那个邪修云雷!

    那云雷半人半兽,面容妖异,懒懒的看着李靖,脸上是裸的嘲讽:“你是我见过表现最差的有色仙种。”

    听到这话,李靖原本气血冲涌红脸一下子变得惨白!

    “你这种人竟然会是紫种?老天真是瞎了眼。你看看自己现在的样子,肢体不全,浑身是血,像狗一样的被人困在这里。培养你浪费了我那多的力量,当初只看到了你是紫种,完全没想到你像烂泥一样扶不起来!”

    李靖全身颤抖,这原本会令他感到万分耻辱的话,现在却只是让他捏紧了拳头!

    李靖抬头看那云雷,沉声道:“云蕾真人你帮我把我是紫种的消息,传递给任何一个无上大教,你想办的事情那就能办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