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八十七章 君子之争显奇观
    如果可以,秦浩轩真的不想出现在此地,毕竟自己又不是无上大教派来的使者,其实便是无上大教……也不能缏干涉人家的内部家事。

    只是……事情涉及到青虹怜……

    秦浩轩只能硬着头皮接受着众人目光的审视。

    黎安道人的位置离亭心很近,他一双眼睛,好似有重量一般的落在秦浩轩身上,因为当着众金煌阁的人,他也不好做出一副恶人的姿态,只是淡淡的朝秦浩轩开口道:“年轻人,我的徒弟很优秀,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喜欢她的人也非常多,我也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是人呢,就是要认清自己的位置,你们真的不适合,有些事情你做做梦就好,听我一言,这里不是你呆的地方,还是尽早离开吧。”

    秦浩轩暗暗叹了一口气,如果现在坐在那位子上的不是青虹怜,他也不会来了,青虹怜好歹是我的朋友,还为我带来了那么多的财富,现在朋友有难,这个忙不帮……真对不起朋友。

    “诸位……”秦浩轩对众人抱拳拱手说道:“黎朔掌教,听闻贵教有个规矩,浩轩斗胆……提出决斗。”

    秦浩轩一句话,所有人都沉默了……众人的面色在这一刻皆是不好看,毕竟秦浩轩也只是外人,突然跑来夹在两个门派之间,很是突兀。

    黎朔掌教将疑惑的视线落在了,教中的规矩,怎么会被一个外人所知?

    如果可以,黎朔掌教真想立刻直接一巴掌把秦浩轩拍死,可众目睽睽之下……金煌阁也在此地,若是真的拍死了秦浩轩,那岂不是在说金煌阁的弟子不行吗?

    黎安道人被掌教一个询问的眼神丢来,心中的火气自然冒了起来,这小畜生什么意思?这还真是女大不中留啊!这样的规矩也对外说!

    黎安道人深吸一口气,想要出言训斥秦浩轩,将其赶走,但是坐在青虹怜旁边的柳乘风却翩然起身,脸上带着谦和的神色,朝金旭殿的掌教一拱手,道:“掌教真人,可真有此等规矩?”

    众人一时间都难以接话,现在说没有?那未来若是柳乘风知道有这个规矩,他会怎么想?认为其不是对手?所以故意说没有这个对手?看不起金煌阁的天才柳乘风?

    说,有这个规矩?这个时间点跳出这么个人来,金旭殿说不是自己故意安排的,怕是都没人信吧?

    “看来是有的。”柳乘风叹气,眼神无限温柔的看向青虹怜:“我愿一战,若败……乘风回去潜心修炼,日后再来提亲,若是侥幸获胜……还请虹怜不要这般再拿人来试探乘风,在下真心想同虹怜做神仙眷侣。”

    黎朔掌教满意的捋着胡须,此等天才还如此有君子风度,哪里去找?虹怜真是太不识好歹了!让这乘风出战也好!打败那太初来的小子,也让虹怜知道,谁才能是保护她的男人。

    黎安道人在一旁暗想,这也对啊!柳乘风是陆明道人的大弟子,是天赋绝伦的有色仙种,又是在金煌阁这样的大教派中成长起来的,实力自然不凡,碾杀秦浩轩这样一个从小门派中走出的弱种可以说是轻而易举,如果能够趁着这次机会,将秦浩轩斩杀在台子上,也算是了了青虹的牵挂。

    这样想着,黎安道人面色也缓和了,望着柳乘风的眼中是一份赞赏,他说道:“既然贤侄这样说,那就比一比吧。正好我们呢金旭殿的几个老家伙也想要见识一下贵派的绝学。”

    而坐在亭心中的黎朔掌教也轻轻笑了,朗声道:“男人嘛,在女人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强大也是应该的,当初我们金旭殿定下这个规矩不也是为了这个?既然如此,那便比试一下吧。”

    柳乘风作谦让状低头,谦虚的对秦浩轩说道:“金煌阁柳乘风,未请教……”

    “太初……秦浩轩。”

    秦浩轩抱拳拱手的回应,发现柳乘风的眼中闪出片片涟漪的神光。

    “可是魔渊战场,仙苗境天下第一人太初教,秦浩轩?”柳乘风面上带着欣赏跟好奇。

    “仙苗天下第一人的称号,是掌教真人乱喊的,乘风兄切勿当真。”秦浩轩再次抱拳回应:“在下确实是翔龙国,太初教,秦浩轩。只是,今日之事……乃是秦某一人所为,并不关太初之事,还请乘风兄事后不要将事情记在我太初身上。”

    柳乘风连连摆手:“秦兄,人生会遇到许多事情,若任何事情总要去记恨他人,这人生也太累了。我也希望有能力保护虹怜,若我败与你,是我学艺不精。岂能怪你坏我事情?我该回去潜心修炼,来证明自己配得上虹怜。你切莫这般把我当做小人来看……”

    秦浩轩观察着柳乘风,感觉这人异常诚恳,并非是什么坏人,也并非再说什么虚伪客套之话,而是句句属实!

    如此一来……秦浩轩越发的头疼,心说……你还不如是个真小人或者伪君子,那我出手打了你,我也打得还算心安理得,为虹怜的未来除掉一个恶人。

    这般的谦谦君子?秦浩轩感觉自己有点下不去手,甚至有冲动对青虹怜说,哥们……这么好的男人!难得啊!下一个,还指不定能有这个的一半好没?

    秦浩轩看向青虹怜,发现自己这位生死好友,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

    “哎……”秦浩轩叹气摇头,再次对柳乘风说道:“乘风兄,若是秦某侥幸赢了个一招半式?”

    柳乘风眼中含情的望着青虹怜说道:“那是乘风学艺不精,不能保护虹怜。唯有日后修炼之后再来过……只是青虹怜不要着急取消婚约,若我修炼之后再败……”

    秦浩轩好奇的问道:“又当如何?”

    “……”柳乘风沉默些许,脸上带着几分自嘲的说道:“乘风应该不至于运气这般背吧?若真是如此……乘风怕是要厚着脸皮,再请虹怜不要取消婚约……”

    秦浩轩心中暗叹,这倒真是一个痴情的种子啊!

    “那……我……预祝乘风兄赢得美人归……”秦浩轩抱拳一边说着客气话,一边觉得自己这到底是在搞什么……

    “浩轩兄,万万不要手下留情。”柳乘风面色一正的说道:“虹怜请你来,想来不是请你来放水的,我会用全力,希望你也能用全力。我若真的败了,也要败得敞亮。若是要赢,也要赢得光彩!”

    秦浩轩胸中一口豪气顿生,若是可以真想同这人结交好友,只是自己办事办得这么不地道……

    “乘风兄,请了!”

    “浩轩兄!请!”

    围观的众人这一刻都呆住了,这是什么跟什么啊!

    你们一个是真的在争媳妇吗?另一个是真的认真来捣乱的吗?这调子,怎么看着在跑偏吗?

    金旭殿突然有人站起说道:“柳道兄远来是客,今天事情本是不应该发生的,小弟李琛自问不是你的对手,但是这种货色也不能劳烦柳道兄出手,还请允许小弟要尽一下东道主的本分,为你清掉这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

    秦浩轩打量着突然冒头的李琛,人也算生的俊朗,虽然算不上剑眉星目,也确实玉面书生的模样,只是眉宇间带着几分傲气。

    “李道友……”柳乘风苦笑:“若是都像你这般车轮战下去,那对秦道友是不公平的……”

    李琛眉角一挑,很想冲上去打开柳乘风的脑袋看看,看看这个天才的脑子到底怎么长的?自己这是帮他出头,这人怎么还去给闹事的人考虑是否公平?人家可是来破坏你结婚的事情的啊!

    “乘风兄……”秦浩轩一旁都看的不好意思了,干脆开口说道:“秦某前来……闹事……已然对乘风兄很是不敬,李道友的提议倒是能让秦某心中好过不少,不如我们约定?先由三位金旭殿的道友接战。若秦某连他们都无法赢下,那自然是秦某无能……还请乘风兄一定应允。”

    柳乘风面色犯难,若是可以……真不想这般做,可……不论是李琛还是秦浩轩都这般要求,自己若是强行直接交手,对秦浩轩怕也是不公平。

    李琛看着秦浩轩说道:“哪里那么多废话?你若真的想打,来便是了!不要这般假惺惺的同柳道友客套。”

    秦浩轩摇头苦笑,自己确实并未想过要客套,对柳乘风也是真心的佩服,只是看在这李琛的眼中却成为了虚伪。

    也罢!也罢!秦浩轩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青虹怜,青虹怜一双清灵的眼睛中全是祈求,秦浩轩微微叹了口气迈步上前。

    李琛的眼中有着秦浩轩见过很多一样轻视他的目光,那种轻蔑是发自骨子里的,哪怕众人听到仙苗第一人这种称号,也依然是轻蔑的很。

    万载大教的弟子,有着万载大教的骄傲。这就像是很多城里人嘴上说不歧视乡下人,可当民工真的同他们坐在一起的那一刻,他们都会下意识的躲避一样,那是深入骨髓的存在!

    秦浩轩甚至能够读懂对方眼中的含义:不过是一个小小太初教的小弟子罢了,竟然敢在我们金旭殿的教派内如此嚣张!如果不将这个家伙好好收拾一顿,岂不是在金煌阁之人的面前丢了面子!

    ps:诸位,这里的剧情是巨大的改动。我最初的初稿,这柳乘风就是一个嫉贤妒能的小人。可我重新回看以前的稿子,觉得人物太单薄了,不立体……所以我这里完全重写,而且为了要跟后面的剧情还能连起来,毕竟我有粗粗的存稿……结果因为改动完全脱节了……我得重新连接起来……今天消耗了大量时间……今天只有一更,真挺丢人的。昨天说今天有六更。那这样吧,明天是先补上今天欠的五更,然后……再发五更……做个伪十更……真的很抱歉……今天食言了,明日定不会!抱歉抱歉!明天看我行动!高楼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