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八十九章 翻脸无情夺人质【二更】
    “卑鄙!”

    在柳乘风连连后退数步的同时,金煌阁的弟子已然有人大声的指责起秦浩轩。

    “你这人实在太卑鄙,竟然趁我乘风师兄还未准备好之际便发动偷袭!”

    秦浩轩淡淡的瞥了金煌阁,用仿佛听到了笑话一样的口气说道:“卑鄙?如果是在野外对战,与极道魔修碰上,你觉得他们会给你时间来等你准备好?呵,恐怕你现在连说卑鄙的机会都没有。”

    风波亭中的几位长者面色虽然都十分的难看,但是看向秦浩轩的眼光却十分的意味深长。

    他们都见识到了秦浩轩刚刚打败柳乘风时所用的那一招,说不贪婪那是假的,但是这里是金旭殿的地方,金煌阁的人很聪明的选择了沉默。

    金煌阁又有人想要说话,却被柳乘风抬手阻止,他面带着几分沮丧之情:“输阵不丢人,诸位切勿不要将我金煌阁的人都给输了。浩轩兄已然手下留情,不然……如今的我早已是死尸。”

    秦浩轩得到柳乘风的维护,心种更是惭愧,自己为了完成赤种青虹怜的嘱托,自己刚刚的出手,严格算起来并非是完全依靠自身实力在战斗,是借用了仙王他老人家制作的法宝一丝寒气。

    若是真的放弃掉这种近乎作弊的手段,秦浩轩不得不承认,这柳乘风将会是一名极其难缠的对手。

    “乘风兄夸奖了……是我取巧了……”

    “输了便是输了……我不怕输,浩轩兄岂可以怕赢?”

    “乘风兄说的是……”秦浩轩点头辩解道:“只是,秦某刚刚确实……有取巧之嫌……”

    “那你我找个时间再切磋一次便是了。”柳乘风笑的很是爽朗洒脱:“只是,回头咱们再次切磋,不要在如此多的众人面前可否?柳某不想再让众人看着输一次……”

    金煌阁的人几次张嘴,最后也都闭上了嘴巴,毕竟……柳乘风亲自给秦浩轩站台,很大方的承认输了。

    秦浩轩看着面对战败很是洒脱,面对青虹怜又情根深重的柳乘风,心中抱歉之意渐起,自己今日为朋友这般来闹事,被闹事的人却如此心胸……金煌阁真是一个有意思的地方,既能培养出那种心胸狭窄的小人,又能培养出这般大将风范的人。

    “秦道友切莫因为柳某的师兄弟为了维护柳某,而对我金煌阁有任何偏见。”柳乘风说道:“他们只是……想要维护我罢了。想来,你也能明白何为同门之谊。”

    秦浩轩听的连连点头,同门之谊!金煌阁能到今日,门内的关系自然不会逊色太初许多才是,不然也走不到今天这个地步。

    黎朔道人周身的气势在听到秦浩轩的话时,突然一沉,看着自己门派的弟子,甚至连金煌阁的大弟子都被秦浩轩这么个东西打败了,他只觉得面上无光,再加上他同样对秦浩轩所施展的那一手冰封**感兴趣,阴冷看着秦浩轩的目光越发的深沉。

    “你到底是哪里来的散修?使用这些旁门外道来扰乱人心,来人,将他拿下!”黎朔道人开口了,而且一开口就是这样一句令在场众人一惊的话。

    金旭殿的几位弟子虽然都知道秦浩轩的身份,可是既然自家的掌教开口了,那么秦浩轩就算是太初教的弟子,现在也只能是一个散修了。

    散修?

    秦浩轩与青虹怜心中一紧,看来这个黎朔掌门是想要找个借口杀人灭口了!

    青虹怜趁着手上镯子没有动作之前,整个人飞上了台子,挡在秦浩轩的面前,俏脸凝霜的看着想要动手的金旭殿弟子,怒道:“我看谁敢!”

    青虹怜一出现在秦浩轩身边,她的师父黎安道人脸色就一下子沉了,然后猛然催动青虹怜手腕上的禁灵镯,青虹怜手上的禁灵镯散发出鲜血一般的光芒,将她周身灵气全都封闭,青虹怜脸色一下子就变得惨白。

    秦浩轩很快就看出了青虹怜的不对劲,伸手将其搀扶住,同时皱紧了眉头,他没想到青虹怜的师父竟然能够对自己的徒弟这么狠,在太初教的话,根本就不会有师父这样对自己的徒弟,金旭殿的人也太无情了吧。

    青虹怜一咬牙,然后噗通一声给依旧端坐在亭心中的黎朔道人跪下了,她沉声道:“掌教,弟子青虹怜是真的不愿意与柳乘风结为道侣,希望掌教能够成全弟子,金旭殿对弟子的大恩,弟子永生不忘,日后定然会全心为教派。秦浩轩是太初教长老,是弟子的朋友,希望掌教能够高抬贵手。”

    柳乘风在不远处听到此话,面色带着几分憋闷,可眼中的情愫却并未减少多少。

    陆明道人十分不赞同的看了柳乘风一样,很淡定的朝他传音道:“乘风,你修君子之气我不反对,但……男人该有男人应该有的样子!你未来的婆娘这般刁蛮!岂能这般柔情?你该把人抓回去,吊起来打!打到她服软!愿意伺候你为止!”

    柳乘风只是苦笑,哪里可以有这般的事情?

    而望着青虹怜的黎朔道人微微叹了口气,声音中难得的带了一些对弟子的慈悲,他说道:“青虹,你还是太年轻了,等你日后站到了更高的地方,一定会明白我这样做,是对你好。这次的事情,不是你一个人的意愿能够左右的了的。”

    “掌教!”青虹怜不敢置信的看着掌教,黎朔道人却再次下令,要门派中人捉拿秦浩轩。

    “掌教!这是关系弟子生的事情啊!掌教!弟子不愿意!”

    黎安道人这时候腾地站了起来,朝青虹怜怒声道:“青虹,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我们这是为了你好!”

    接收到黎朔道人与黎安道人的命令,金旭殿的几位高手立刻将秦浩轩他们围了起来。

    秦浩轩扶起青虹怜,无奈的笑着说道:“现在的情况可跟你说的不一样啊。没想到金旭殿跟金煌阁这么输不起……”

    虽然秦浩轩这样说着,但是面对金旭殿围上来的人群时,并没有太多担忧的神色,反而开始准备逃跑,因为他在闹事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这方面的准备,因此他开始闹事便一直防范着。

    “将这个散修拿下!”

    随着黎朔道人的命令,金旭殿的守山大阵轰然而起,那浓重的威压令秦浩轩的额头都出了一层薄汗。

    “这些人疯了吗?不过是按照他们的规矩闹事而已,竟然想要对我下死手!”秦浩轩有点想不明白,一个成名日久的万载大教怎么练这点度量都没有。

    他当然想不明白,因为黎朔道人要抓住他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他搅了金旭殿与金煌阁结盟的大局,更是为了他刚刚施展出的那道九龙冰天**!

    黎朔道人一向没有表情的脸上甚至出现了一丝狂热:“如果能够将这小子身上的那道道法学过了,我们金旭殿又将多了一份实力!”

    守山大阵已经祭起,在金旭殿的众人眼中,秦浩轩就是瓮中鳖,只差将他拿下这一步了。

    秦浩轩一看金旭殿的这种阵势,二话没说,直接将青虹怜扣在了怀中,然后将龙鳞剑架到了青虹怜的脖子上,挑着眉对越靠越近的金旭殿众人道:“不要过来啊,否则我这把宝剑可是不长眼的,要是伤了我手中的这个大美人,我可不负责。”

    青虹怜乖乖的配合着秦浩轩,面上甚至特意带了一抹惊慌之色。

    “放开我师姐!你这个小子是跑不掉的!”

    “放开青虹师姐,如果你敢伤了她,就让你拿命来偿还!”

    果然,原本气势汹汹的金旭殿众人立刻停止不前了,只能用言语刺激秦浩轩,甚至黎朔道人都没有立刻给出指示。

    青虹怜毕竟是金旭殿日后掌教的最可能人选,秦浩轩就是看准了这一点才想出的这个主意,就是让金旭殿的众人心有顾虑,为自己拖延时间。

    当然!之所以这般容易将人捉到!自然是青虹怜配合的好!

    黎朔道人的眼中射出寒光,他暗中给出指示,让几个守阵之人将护山大阵的攻击阵法对准秦浩轩,想要找机会将秦浩轩一举打成重伤。

    “诸位,可以试试……你们的阵法快,还是我秦某的剑快。”秦浩轩看向了黎朔道人:“我也是一教长老,自然知道诸位心中所想为何事。若我死,贵教损失一名赤种!不知道贵教是否损失的起?”

    赤种?别说一名赤种!正常状态,任何加派!便是无上大教,也不愿意随意的损失一名灰种!

    赤种?便是无上大教,都轻易损失不起的存在!

    何况是对于一个万载大教来说……那几乎就是未来命根子的存在了啊!

    “开放大阵!让我离开!”秦浩轩手中长剑微微用力,青虹怜的藕颈之上已然有了血痕。

    黎朔道人面色阴沉:“秦长老,你可知自己在做什么?”

    “黎朔掌教……我只求脱身!”秦浩轩说道:“放我走!自然放你们赤种,我并非想要结仇。只是我若不能活了……那贵教的赤种,我看也便不用再活着了。”

    黎朔道人很想提着剑将秦浩轩千刀万剐,可这一刻……赤种在他人手中……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