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八百九十九章 碧竹拿命换浩轩【四更】
    但秦浩轩!禁锢他足够了!便是其他人想要解开禁锢,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够做到!

    秦浩轩骤然感觉到被禁锢,体内仙树连连膨胀,却发现……一切的力量都被禁锢……残阵也还是西极教的护山残阵!

    这力量……来自于太学真人……这力量来自于西极长生山蕴藏千年的力量!这是西极的意志!

    西极的意志不止困住秦浩轩,同时散发出一股特殊的力场,那力场阴柔却又粘稠,像是一块牛皮糖将人粘住一般!

    黄龙想要救援,却也发现这种力量一样可以影响到他!

    困不住他没关系!那边粘住他!拖延他的速度便好了!这是太学真人针对击杀秦浩轩所做的一切!

    救援……已然不能!强如黄龙,也无法瞬间赶到!

    在所有人都反应不及的时候,一道青色的身影瞬间飞出,用自己的身体与毕生的修为生生的扛住了太学真人以神魂为祭而发出的这一道能够毁天灭地的攻击!

    太学真人无法理解……众人应该都被拖延……怎还会有人这般的迅速!

    碧竹子!为何太初的碧竹子不受影响!

    自由之翼!每个人的感悟不同,碧竹子的自由之翼……像是一条雷电般的泥鳅,他快不说,而且还滑……阻止别人可以,却无法阻止碧竹子的自由之翼!

    时间仿佛变得无比缓慢,碧竹子的身体被太学真人打出的这道灵法瞬间轰成齑粉,伴随着巨大的炸裂声,太初教的所有人都无法相信眼前发生的这一切。

    无论是黄龙还是秦浩轩,还是太初教的其他任何人,在这一瞬间全都呆愣住了。

    碧竹子的身体在空中炸裂,连一丝血迹都没有留下!

    凶暴的道法被这一次冲击,打的偏离了方向直冲天际,将还未完全散开的劫云彻底轰炸的无影无踪,整个天空在这道法威能下都在颤抖,苍穹仿佛都要被破开个窟窿。

    碧竹子残留的神魂挂在半空,看着自己的躯壳被炸成了齑粉,面上也不见悲喜,只是看到太初教众人在自己的保护下,没有一人受伤之时,眼中才带了几丝欣慰。

    用我自己的命,去换太初教这么多人的命,值了!去换秦浩轩的命,值了!以后进了英灵山,也能对得起列祖列宗啊。

    “堂主!堂主!”

    碧竹堂的弟子泪水一下子就流了下来,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嘶吼着,大叫着,连打着卷的风都被他们巨大的悲恸惊散!

    几个年轻的弟子看着半空中碧竹子虚影的神魂,挣扎着就要去抱住他,可是哪里能抱得住?那不过是一缕还未消散的神魂而已。

    碧竹子再次不舍的看了看地面上悲愤痛哭的自然堂弟子,看了看眼眶发红神色癫狂的黄龙与秦浩轩,他嘴角轻轻的掀起,心想,哭什么呢?你们只要只要好好的,我……便能走的安心了。

    阵阵悲风刮来,将碧竹子的虚影吹得更加缥缈,他的四肢逐渐的变得透明,随时都会随风消散,再也不见。

    “不!不!堂主,堂主……”

    碧竹堂的弟子狂吼着,痛哭着,奋力的去抓还在半空中的碧竹子,面色狰狞,却根本连一片衣角都抓不住。

    终于,一阵清风吹来,面上带着豁达笑意的碧竹子还是不见了。

    为什么会这样?黄龙在心中问自己,完全无法接受碧竹子死去的事实,早知如此……便应该将简版的虚空之舟建造的更加坚固!而不是一炮之后,虚空混天梭的炮便损伤的坏掉无法继续发射!早知如此……便不该节约那一点点的材料!

    黄龙他睚眦欲裂的看着这一切,狂怒的咆哮出声,好似上古发狂的异兽,将这一片虚空都震得在不断的震颤!

    秦浩轩看着消失的碧竹子,整个人都呆住了,在那一瞬间,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做,西极教残活着的人已经溃逃而出,而他们竟然在即将将西极教剿灭,胜利在望的时刻,陨落了一名堂主!

    “畜生!”秦浩轩眼中泛红,再次看了一眼碧竹子消失的地方,立即转身,带起一阵能够将人活活撕裂的罡风,如同嗜血煞魔,冲入了已经被打的四散溃逃的西极教人群中,以杀戮来止息他心中不断涌起的杀心!

    “啊!杀了这群畜生!杀了他们!为碧竹子堂主报仇!”

    太初教所有人都疯了,眼眶瞬间变红,狂怒与巨大的悲恸充满他们的胸口,唯有更加血腥的杀戮,唯有用西极教所有人的鲜血才能平息他们现在的悲愤!

    “太学!!我要杀了你!今日便是你西极灭教之日!”

    暴怒的黄龙如同入魔的神祗,用他恍若迅雷的速度,一个呼吸之间就来到千米之外口鼻溢血的太学真人身前,黄龙手中的宝剑绽放出刺目的神华,带着他极度的悲愤一剑劈下!

    太学看着死去的碧竹子,他面如死灰……自己爆发出最强的一击……并非只是想要杀一个堂主而已……

    自己的这一击,是要杀秦浩轩!是要灭杀大量太初自己!你碧竹子居然用自爆……来阻挡这一击……

    太学真人的眼中是绝望,瞳孔的深处看着那斩来的一剑,充满了冷笑的味道……像是在嘲笑黄龙,你死一个堂主便这般心伤?那我西极呢!我西极灭教了!我又该如何!

    太学真人的身体瞬间被切成了无数碎片,淋漓的鲜血将半边的天空都染红了!

    “掌教!”

    “掌教!”

    西极教的弟子看着太学真人被砍成无数片的时候,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惨白的绝望之色,因为他们知道,这一次,是真的完了。

    大势已去,再也没有反转的机会了。

    原本还手持符剑,奋力拼杀的几人见到自己掌教被杀,手中的符剑一下子落到了地上,发出铿锵的声音,这时候,即使被抓起来,他们也没有感觉了,教派被灭,这种切肤之痛令他们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应该作何反应。

    一切都变得十分缓慢,西极教的所有弟子没有一个再反抗,他们跪在地上,面对着西极教太学真人死去的地方,即使被人捆住,也坚持的跪在地上,泪水滑过他们的面孔,哭的不能自己。

    “这……这也太狠了……”

    “黄龙还是人吗?”

    金旭殿的人看着黄龙这一剑,看着他铁青的面孔,全都从心中颤栗起来,眼中全是对黄龙的惊惧!

    “不行……”飞鹤堂堂主再也没了一开始的嚣张气焰,他的手指都在发抖,“错了,错了,我们不该招惹太初教的……”

    飞鹤堂堂主明川道人的喃喃自语,随风而散,连他身后的弟子都没有听明白。

    至此,西极教彻底陨灭……

    太初教的弟子在碧竹子陨落的地方静默良久,黄龙才用他嘶哑到不像样子的声音吩咐众人处理战场。

    金旭殿被俘虏的众人与太学真人死后投降的弟子全都被灵法捆绑住,然后被带回太初教。

    被困住的金旭殿弟子全都慌张的看向明川道人,明川道人现在全身的灵力被束缚,根本使不出一丝灵法,他深吸一口气,然后对不远处的黄龙抱拳,说道:“黄龙掌教,这是个误会!”

    听到明川道人的话,黄龙一双还泛着血色的眼睛,淡淡的瞥了他一眼。

    这一眼令明川道人如坠冰窟,全身的寒意都窜了出来,但是太上长老被杀,现在金旭殿在此的这么多弟子全都看着自己,如果他不表现一下,他们所有人的处境堪忧啊。

    想到这里,明川道人只得硬着头皮说道:“黄龙掌教,我们这些人前来不过是因为西极教他们朝我们发出了请帖……”

    在黄龙如同寒冰一样的眼睛中,明川道人声音都有些发抖,越说声音越低,但是为了金旭殿,他依旧用低如蚊子般的声音说道:“我们真的是来做客的,现在……既然你们发生了冲突,那我们就要走了……”

    “啊!”

    黄龙脸上现出一种冷酷之色,手中宝剑光华一现,冷冽的剑光反射出明川道人冷汗直流惨白到毫无血色的脸庞,然后在他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便砍去了他的左臂!

    明川道人被黄龙这一击所带的余威重重的跌倒在地上,狂喷的鲜血瞬间染红了地面,明川道人捂着断臂,哀嚎着在地上打滚。

    “黄龙掌教!你们太初教这是什么意思!”

    几个金旭殿的弟子立即去浮飞鹤堂堂主,带着惊惧的开口质问黄龙。

    黄龙淡淡的瞥了这些人一眼,用十分随意的语气说道:“做什么?你们既然参与了战争,竟然想走?真以为天下的好事都被金旭殿占了?你们一个也走不了,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当俘虏,谁敢乱动,我便杀谁。”

    明川道人对着黄龙怒目而视,愤声道:“你这是乱来,你能承担那后果吗?”

    黄龙长身站在明川道人身前,犹如一个神祗般,全身都散发着无尽的杀意:“后果?我们太初教刚刚死了一个堂主!没有你们,他不会死!这个后果你们以为自己承担得起吗?告诉你们,这件事不会就这么完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