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九百三十五章 道路不同难为谋【三更】
    前来的玄冥教弟子大约有十数人,每一个都是轻抬着下巴,看向太初教众人的眼神时不加遮掩的轻蔑。

    来到黄帝峰后,为首之人见到地上死掉的玄冥弟子也是面色突变,怒容暴起,他一双如恶狼般的眼神狠狠看了眼刚刚被秦浩轩所杀的萧言子,半点寒暄没有的怒声朝大殿中太初教众人道:“谁杀的我们玄冥之人?!”

    秦浩轩立于众人之前,面对那人汹涌的怒意,上下打量对方还有来人的状态。

    为首之人看没人应话,冷笑一声,道:“本座乃玄冥教红狼长老,五万载的流月派都被我们给打下来了,你们看起来几千年的小教派也就是我们动动手指头的事。现在,你们立刻将流月派的余孽交出来,还有,把杀我们这个弟子的人交出来!不然的话,你们这个小教派,就等着被灭吧!”

    红狼一脸嚣张的将威胁的话说完,便负手抱拳在胸,好整以暇的看着太初教的人,在等待着太初的反应。

    一片寂静中,秦浩轩淡淡的开口:“我杀的。”

    一脸惊讶之色的红狼,上上下下打量了秦浩轩一遍,冷冷问道:“敢承认?很好,你想怎么死?”

    秦浩轩嘴上勾起一抹冷笑,瞬间祭出龙鳞剑,清锐的龙啸蓦然响起,一道剑光带着杀意突现,被捆绑的玄冥教弟子瞬间再次倒下两个,全都身首分离,血溅当场!

    秦浩轩这一剑,将所有人都震住了!

    秦浩轩杀人收剑不过眨眼之间,以红狼为首的玄冥教众人全都呆住了,完全忘了面对现在的情况应该如何应对。

    “我又杀了两个……”秦浩轩一脸的挑衅。

    “你……”红狼愕然,眼中怒火熊熊。

    秦浩轩眉目间也没有多少表情,周身却自有一股刚硬的霸气流露:“这些东西,刚刚全都对太初言语不敬,甚至还问候过我太初的祖宗!辱我先人,杀他何方!”

    秦浩轩一番话说得并不大声,却令红狼等人瞬间感受到一股凌冽的杀意,他们丝毫不怀疑,秦浩轩会将这些人杀光!

    红狼一双浓浓的眉毛微微皱起,心中暗道:“这个人,不好对付……”

    跟随红狼而来的几个同样地位不低的人,更被秦浩轩的气势引起了警惕,再次开口的时候,不再是一开始那种唯我独尊的霸气:“我们与流月派之间,是我们自己教派的事情,与你们太初教无关,现在……你只要交出那个教派的余孽,我们玄冥教便不计较你做的事情了!”

    一直被玄冥教喊做余孽的桑落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怨恨怒火,愤然起身,单手颤抖的指着他们吼道:“畜生!什么余孽?什么自己教派的事?你们明明是侵略者!我们流月派与海外教派向来没有过节,更与你们素不相识,却被你们这群畜生残忍的灭教!”

    红狼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眼神轻飘飘的落到桑落身上,哼笑道:“动动脑子行吗?你觉得我们毫无关系,是两个教派?那为什么你们的灵法被我们的功法克制的死死的?为什么我们很多灵法十分相似,有没有觉得我们的御剑术与你们的御剑术非常一样呢?”

    桑落听着红狼一句句的质问,脸色蓦然变得惨白,完全怔愣住,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想起自己的掌教,道宫境高手,却依旧被对方打的毫无还手之力,好像每一个灵法都被完全克制,还有太上长老,护法……

    看着桑落震惊惨白的脸色,红狼大笑:“傻了吧?真没想到,你们这里的人竟然是如此的无知!你们开派祖师是流月道人吧?数万年前流月道人在东土收了一个弟子,教导他修炼。但是流月道人法力通天,想去看无尽海的另一面是什么样子,于是凭一人之力渡过了无尽海,并且在我们那边又收了一名弟子。”

    桑落脸色更白,流月道人的的确确是他们的开派祖师,他们流月派就是以流月道人的道号命名……

    “流月道人曾经对我们玄冥教的先祖说过,他收的这两个弟子资质都不是十分上乘,没人各得他五成的修为。”红狼盯着桑落的一双眼中闪着嗜血光芒,“我们先祖是流月道人后来收的弟子,自然知道你们,而你们,却从来不知道有我们这个教派的存在。”

    桑落全身都在颤抖,他没有想到,自己的门派竟然还会有这样一个往事,就连太初教众人也全都震惊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玄冥教这次是……”很多人都在心中暗想,然后得出一个令自己惊诧的结果。

    红狼高声道:“流月道人曾经说过,如果两派能够合并联合在一起,那他的一身修为可能会在此传世!所以,你们现在明白了吧,为什么我们穿越无尽海来到这里,不打别人专打你们?为什么你们教派实力强横却依旧被我们轻易的灭教?为什么你们守山大阵那样逆天,我们却轻易的进入?”

    看着桑落毫无血色的脸,红狼说道:“那是因为我们有共同的先祖,我们熟知你们的一切,可你们却不知道我们!”

    桑落努力让自己站直身体,他昂首看着红狼,一双眼中是浓浓的恨意:“就算这样又如何?我们流月派依然是独立的!不过是一教传两友罢了,你们凭什么没我教派杀我掌教?!”

    红狼见桑落还是如此执拗,也终于失去了耐心,他冷声道:“现在,你只要将流月派的传承交出来,我们就可以放你一条生路。至于你们的别院,我们已经找到并将它灭了,不过没有找到传承!”

    红狼向前一步,一双如同恶狼般的眼睛死死盯着桑落:“传承一定在你们身上,把它交出来!”

    桑落等人听到别院被灭,心中一片死灰,知道依靠别院东山再起的机会已经完全没有了,原本还有些光彩的眼睛瞬间黯淡了下去。

    一个五万载的大教,倾覆却如此轻易,桑落他们身上的巨大悲恸好像有了实质,令太初教中很多人也红了眼睛。

    红狼却是不耐烦继续看下去,他抬眸挑衅似的看着秦浩轩,语带威胁说道:“你们确定还要收留他们给自己找麻烦吗?你们会庇佑他们不就是因为他们还有个别院,许给了你们的好处吗?现在他们的别院被灭了,所有的宝藏全被我们拿了,你们不可能得到任何东西!识相的话就将他们交出来,那我们就不跟你们计较了,至于杀的那三个人,也就此揭过,怎么样?”

    桑落等人的绝望更重,甚至有些凄惶的看着秦浩轩等,他们心中明白,现在的自己是真的一点用处都没有了,就算是太初教的人。

    桑落心下凄凉的想到:“就算是太初教的人将我们交给那群畜生也是合理的,谁愿意为了几个无用之人惹下这样一群大敌呢……”

    秦浩轩沉默了,交出去?可以不给太初招祸!可……真的交出去?自己不是好好先生,但真的交出去……外界会怎样看太初不重要,但太初的人会怎么看自己?那股刚烈的锐气,会散掉吗?其他太初弟子,会认为我们怕事了吗?

    “我太初需要考虑,诸位请回吧。”秦浩轩抱拳说道:“若因为诸位几句威胁,我太初便把人给交出去了,我太初算什么呢?他们若是想要离开太初,我太初不拦着,但若是有人跑来太初要人,我太初便交出去?我太初是什么?你们玄冥的小弟吗?”

    秦浩轩的话不硬不软,态度更没有最初那般刚烈,可红狼却越发感觉眼前这个年轻人,不是好对付的。

    桑落几人更是面上的绝望化为诧异,一股死里逃生的感觉涌上心头。

    红狼盯着秦浩轩,秦浩轩回看着红狼,两人暗暗的用眼神较劲。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着,红狼的脾气越来越是急躁,全身的肌肉都因为怒气而紧绷,原本平静的大殿也突然将有了一层难以承受的压力,他恶狠狠的看着秦浩轩道:“年轻人,你确定吗?不要为自己惹麻烦!这里你能做主吗?”

    秦浩轩微微皱眉,做主?自己怕是做不了这个主,如果哪位前辈觉得自己错了,想来会出来说话,只是……自己这次真的不觉得错了,若是掌教真人在此,怕也会这般做吧?

    坐在远处的副掌教易华真人听了秦浩轩的话,原本想要有些动作的他也停下了,只是一双眉毛还是有些不悦的皱起。

    红狼发现自己真的很不喜欢眼前这个年轻人,他身上有着一股劲儿,很难用言语来形容,但这股劲儿……很可怕!如果可以,还是不要跟此人在此地交手。

    红狼努力平复自己心头的感觉,他扫视一眼大殿中太初教众人,深知自己现在确实无法凭借这十几个人将桑落他们带走,只能选择用威胁来达到目的:“年轻人,你若是如此执着。你一定会今天的所作所为后悔的!”

    望着红狼等玄冥教弟子离开的背影,副掌教易华真人非常不赞同的看着秦浩轩道:“你何必要这样对玄冥教的人?私下里偷偷将流月派那几个人交给他们不就好了?甚至还可以拿流月派的人与他们做个交易,弄点好处!现在你看看,不仅什么好处都没有还得罪了一个大敌!”

    秦浩轩看着副掌教易华真人的怒容,张了张嘴,但是最终也没说什么,只是轻轻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