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九百四十章 海底凶神一跪拜【一更】
    用了这十多天的时间,秦浩轩将仁霞殿守山大阵的缺陷牢记心中,收起令牌,与几位老人郑重告别,再次冲了出去!

    这一次,因为已经对整个仁霞殿熟记于心,秦浩轩凭借自己仿佛能够缩地成寸的速度,几个来回就找到了仁霞殿守山大阵的破绽,并逃了出去。

    “轰!”

    无数的灵法汇聚成一道道冲天的洪流,以碾压一切的姿态朝秦浩轩袭去!

    秦浩轩身体疾速的在空中变化轨迹,仿佛一道流光在不住的移动,已经止住的伤口因为他剧烈的运动再次崩裂,流出艳红的鲜血!

    秦浩轩面色有些惨白,却紧咬着牙齿,猛烈的朝前方冲去!

    “怎么可能?”

    沈炼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秦浩轩已经淡出他视线的身影:“在教派内的时候守山大阵还可以打中他,但是出了山门,一个万载大教的守山大阵竟然完全无法攻击到他的一丝衣袍?”

    所有人都震惊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谁有这样的疾速,那真的是缩地成寸,瞬间就飞出了近百里!

    一拜托仁霞殿守山大阵的攻击,秦浩轩便伸展自由之翼,全力往无尽海狂奔,瞬间便将沈炼排出来追杀的弟子甩出去百里之远。

    果然如同荣泽真人所说,秦浩轩手中的令牌似乎有了自己意志,牵扯着秦浩轩往无尽海深处走。

    秦浩轩以灵气护体,深入海底,在一片幽暗暗的氛围中,一声高过一声的叫骂越来越清晰。

    “……荣泽小儿你有种把我放出去!”

    好似猛兽狂吼,叫骂的声音带着令人气血翻腾的力量,将无尽海海底的海水都搅动的如同发生了海啸般晃动不已!

    “荣泽!你个缩头乌龟!阴险小人!……”

    随着接近海底,秦浩轩终于看清了眼前的一切。

    那是一个用无数宝铁打造的牢笼,暗沉沉的符文张牙舞爪般的附着其上,阴森浓烈的杀意从那被关押的人身上毫无保留的迸发出来!

    显然!这是一个被关了不知道有多少岁月的人了。

    如此长的时间,依然还能大吼大叫个不停,仅仅只是这份暴脾气的耐性跟嗓门,便令秦浩轩很是佩服。

    那人见到秦浩轩,猛然回头,秦浩轩心中微微一惊,这人黑发狂舞,衣袍破碎,但是在整个人的气势却如同潜伏的猛兽,有一股令人心惊的危险与压力!

    “呵,那缩头乌龟已经不敢派教派弟子来了?这点胆量都没了?竟然还找其他教派的弟子来?”

    这人的声音似猛兽低吼,沉凝中带着一股大气,但是那份威严也随他声音泄出。

    杀意太盛!

    秦浩轩微微皱眉,他能够感受到这人身上浓烈的杀气,那是手刃无数生命才能有的!

    “别费心思了!”那人眉毛很粗,斜飞入鬓,一双眼睛好似星辰般闪亮,面容刚毅如刀削斧刻,身材高大威武,一副强者姿态,他带着怒气的低吼,“门派传承本座是绝对不会给你的!”

    门派传承?秦浩轩心中疑惑更盛。

    “荣泽老儿诬本座灭人教派,这个罪名本座是永远不认的!”那人突然激动起来,一双有力的臂膀将围困他的铁笼打的铿锵作响,整片海底都似被狂飞舞动,乱石飞沙,被搅得一派浑浊!

    “本座是将那个教派给灭了!但是本座没有杀人!那整个教派全都是魔!杀它们怎么了!”

    最后一句被那人愤怒吼出,如同一场风暴袭来,海水狂啸,这片地方方圆数百里除了秦浩轩与那人,再无一个活的生物!

    秦浩轩听了这人的话,心头巨震,一整个教派都是魔?竟然还全都被这人给杀了?!

    那人完全没有给秦浩轩开口的机会,再次愤怒的吼道:“当日本座将那整个教派的魔物斩杀,可是荣泽那个阴险小人,却趁我力气用尽之时,联合教派太上长老利用无上阵法将本座镇压海底,自己窃取了掌教之位!畜生!小人!卑鄙无耻!”

    因为这人太过狂怒,将他围困的牢笼突然爆发出一阵摄人心魄的寒光,无数玄奥的符文从牢笼上产生,将这人牢牢镇压!

    一连串的叫骂声从这人口中吼出,看着他因为被镇压而紧皱的眉头,秦浩轩眼神复杂,心中思绪瞬息万变!

    如果这人说的是真的,那么仁霞殿的掌教就有问题!

    秦浩轩轻皱眉头,心中对仁霞殿的掌教产生了怀疑:“若是我将仁霞殿的掌教他们救了出来,以这人口中那荣泽真人的人品,他会不会对我也下黑手?”

    见来人久久没有说话,被关押的那人眼中现出浓浓的讽刺:“你不相信也很正常,这么多年来,没人信本座的话,但是没关系,我荣岳是绝对不会将门派的传承交给那样的卑鄙小人的!想要折磨?那边快点动手吧!你们也不是第一次了……”

    秦浩轩看着荣岳闭上的眼睛,并不着急的问道:“前辈,可否告知这魔化的修仙者有什么特点?”

    荣岳差异的睁开眼睛,那双野兽般的深邃眸子中也带了疑惑,眼前这人跟以前的来人很不同啊!

    “我仁霞发生了何事?”荣岳突然的问话令秦浩轩再次重新打量眼前这看似莽撞的汉子,仅仅只是一句可否告知魔化的修仙者,他便猜到了仁霞有事情发生。

    “还请前辈先告知,魔化的修仙者的特异之处……”

    “他们身上有一股臭味,寻常人闻不到,但本座闻得到!他们被杀后,看似跟寻常人死的一般,但真的不同!他们死后手指的指甲会变成暗红色,男人的喉结会消失,而附身女修仙者的魔头,喉结则会生出……”

    一模一样!

    这个荣岳所说,与我所知道的魔化的修仙者一模一样!秦浩轩心头微震,对现在被关押在仁霞殿中的掌教更加的怀疑了。

    “按照这个荣岳所说,那就是荣泽真人窃取了他的掌教之位,如果是这样的话,荣泽真人的品性就有问题了,说不定,也真的是一个小人……”

    秦浩轩暗自思索,心中诸多想法,但是现在一想到仁霞殿的情况,也知道事情轻重,荣泽真人到底品性如何,也只等将仁霞殿一众教派子弟救了再说。

    秦浩轩略略靠近那个修仙界最坚固的精铁所打造的虬龙,在荣岳微微诧异的目光中开口:“前辈……现在仁霞殿已经被那些魔化的人控制住了,仁霞殿的掌教与太上长老被围困在一个小小的阵法中,整个仁霞殿已经落入了魔化了的修仙者手中,这次我来,就是……”

    荣岳只觉得自己脑中翁的一声巨响,秦浩轩后面的话他也听不见了,只回荡着仁霞殿被魔化的弟子控制住这句句话!

    怔愣良久,荣岳爆发出一声怒吼,他双眼怒睁,血丝满布,用好似野兽嘶吼的声音喊道:“荣泽小人误教啊!我们仁霞殿数万年的大教就要毁在他的手中了!”

    狂怒悲愤的荣岳声音渐渐嘶哑,他突然跪在秦浩轩面前,脑袋深垂,令人看不见那张刚毅的脸上是什么表情。

    “小兄弟,求求你,求你放我出去!我要去救仁霞,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们教派被魔物尽毁,我不能让仁霞殿覆灭,否则……否则我怎么去见列祖列宗啊!”

    悲切的声音,在深海之下震得海波连连,秦浩轩心中巨颤,他看着眼前这个脾气火爆,好像对天地都不服气的男人给自己跪下,一股难以言喻的悲伤在心中产生。

    这个男人,明明是被自己教派众人关押在此,而且按照刚开始的对话,好像仁霞殿还经常派人来羞辱折磨他……

    被关在深海之下不知道多少年,时时要受到折磨,可是听到教派危急,这个男人的第一反应竟然是不惜下跪求人,也要脱身去救!

    让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甘心跪下,甚至出声苦求,秦浩轩不禁想问一声,难道你就不恨吗?被那些人关押了这么多年,竟然还要去救他们?

    可是,随即,他就明白了,荣岳要去救的不是荣泽他们,而是仁霞殿这个教派!完全占据了他的心的,是仁霞殿,他对仁霞殿的担忧远远超过了他的个人恩怨!

    秦浩轩看着眼前还跪地不起的男人,眼眶有些发涩,然后他大步上前,利用手中的令牌将关押了荣岳不知道多少年的阵法开启。

    “轰!”

    巨大的海底波浪,在阵法被启动的瞬间轰然翻滚,海底无数的飞沙搅得整片海水都浑浊不堪,无数玄奥的符文绽放出刺目的金光,一个接一个的从围困在精铁所制的牢笼中脱离!

    符文撤去的瞬间,密密麻麻如同婴儿手臂粗大的黑色锁链从荣岳身上退散,如同黑色的烟雾消失在海底。

    “啊!”

    荣岳长吼一声,随着叮叮锵锵的乱响,一百零八道跗骨钉从荣岳周身一百零八道大穴中迸出!

    一百零八颗跗骨钉,如同骤然而出的飞箭,颗颗都带着血肉,看的秦浩轩都眉头一紧。

    荣岳除了面色苍白了一些,神色上完全看不出异样,一百零八颗钉子被他以灵力震出之后,他周身的气势骤变,一股令人胆颤的威势如汪洋般从他身上涌出!

    海水骤然翻滚,似海啸降临,海浪滔天,九天之上阴云滚滚,不时落下的紫色雷霆将整片海面照的如同白昼!

    突然而来的猛烈的能量波动震得秦浩轩都退了一步!

    秦浩轩心头微颤,这个荣岳,竟然是半入道宫境的修为!这还是被压制了多年……若是一直没有被压制,怕现如今此人很可能已然步入道宫了吧?成为真正的人间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