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八十五章 屠仙遗步步为凶
    秦浩轩的一片暗红色的视野中,看到盛瑞他们又折了回来,盛瑞还一脸奸诈笑容的走到自己面前,挑衅的叫嚣:“秦浩轩,你还真是没用啊!自己护着的人都被我们杀了,追都追不上我们!你还活着干什么?啊!去死吧!”

    秦浩轩脑中嗡嗡作响,有些尖锐的疼痛,而后便是一片愤怒的昏沉,他眼前再次现出那惨死了一地的同门弟子,想起了身首异处的小刺猬,想起了上官紫……

    一路的追赶令他心中的狂怒到达了顶点,纵然沿路杀了几个不知死活的魔修也无法令他心中的怒火平息,反而助长了他的戾气,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杀戮!

    而现在,杀死他们的凶手,就在眼前!

    该死,这群人都该死!

    “你们……都该死!”

    秦浩轩怒吼一声,他全身的杀气沸腾了起来,犹如千万座火山同时爆发,恐怖的能量波动瞬间席卷了这一片天地!

    天地的灵气骤然涌向他高高举起的龙鳞剑,好似江河倒灌,银河下挂!秦浩轩怒睁着通红如血的双眼,面具下的脸庞狰狞到一个万分恐怖的地步,滔天的恨意与怒火,在这一瞬间,全部转化为铺天盖地的杀意

    杀!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轰!”

    秦浩轩一剑劈出,将站在他面前一脸担忧关心之色,却毫无半分防备的慕白,劈成了两半!

    “啊啊啊……”

    泣血的嘶吼声从慕白身后传来,大元教的弟子看着毫无预兆,瞬间被砍成了一片血雾的师兄,脑中有过一瞬间的空白,然后眼泪一下子喷涌了出来,在泪水流满脸庞的瞬间,他们精神恍惚,只觉得这一切都不是真的。

    到底怎么了?刚刚还跟他们谈笑风生,还一脸甜蜜憧憬着未来生活的师兄,怎么就一下子没了?!

    为什么会这样?

    血!入目所见一片猩红的鲜血,那是他们师兄的血……漫天的血液如同细雨般落下,在血雨中朝他们一步步走来的秦浩轩,宛如地狱的恶鬼,修罗场上嗜杀可怖的修罗!

    大元教的弟子心中悲恸万分,又从心底里对一步步走向他们的秦浩轩感到害怕惊恐!

    为什么会这样?秦浩轩为什么要杀我师兄……

    残阳如血,铺洒下一片艳红的霞光,明明是一副艳丽的景色,却因为秦浩轩的那一剑,染上了令人心悸的恐怖与悲恸!

    他们几个刚刚还在打算在这里安营扎寨,打算为了庆祝这几日的胜利狂饮一番,打算……他们有那么多的想法,可是……现在!都没了……

    秦浩轩闻着浓烈的血腥气,心中有个声音在喊,这就是你想要的,尽情的杀戮吧,把这群伤害过你,杀过你门下弟子的畜生,全部杀死,杀死!

    “拔剑!”张横双眼通红如血,满心悲愤化作滔天的愤怒,他厉声叫道,“敢杀我师兄,我们跟你拼了!”

    看着祭起法器朝自己攻来的霄云阁弟子,面具下的秦浩轩,嘴角勾出一个冰冷的弧度,声音好似万年寒冰:“去死吧!”

    这是一场万分惨烈的屠杀。

    秦浩轩剑气如芒,锋锐无匹,带着绝世的杀机与无人能挡的威势,他大开杀戒,将满脸血泪,满心悲愤的张横一剑挑上了天,铺天盖地的剑光,将那个一心想着在万教仙遗行侠仗义尽屠魔修的张横,劈成了无数段!

    血如雨下,秦浩轩剑意不断,如同一个幽灵,带着惊天的杀意,攻向了第三人!

    为什么?

    怎么会这样?

    王京跌落在地上,泪水糊住了他的双眼,而后又哗哗落下,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哭,只看到眼前的世界变得模糊,用手一抹,才感觉到满脸的泪水。

    彭山流尽血液的脑袋滚落到他身前,惨白的脸上定格住死前的震惊恐惧与悲愤!

    彭师兄的眼睛都没闭上,这怎么行呢……王京全身都是伤口,鲜血汩汩流出,心中到了极致的恐惧与无边的悲痛令他指尖都在发抖,他哆哆嗦嗦的往彭山脑袋那靠了靠,想要用已经流满鲜血的手帮他合上眼睛。

    “刷!”

    一道光芒闪过,王京只觉得全身好像被万道剑光劈过,然后整个人轰然炸裂了!

    他们到死都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如血的残阳落入了地平面,大片大片的黑暗侵染了上来,秦浩轩杀完这群人,头也没回,冲向了黑暗之中。

    ……

    当小刺猬他们终于赶到,看到秦浩轩的时候,他手中的龙鳞剑染满鲜血,脚下散落着几个辨不出样貌的尸体,而在他的前方,剑尖所指的地方,是三个在地上吓成一团,瑟瑟发抖,无声痛哭的女修。

    小刺猬从看到了这一幕,骇的他肝胆俱裂,双腿根本不受控制的跑了过去,同时大喊:“快住手啊老秦!住手!”

    秦浩轩耳朵中听不进外物任何一个声音,他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看着眼前依旧一脸嚣张之色的骷髅夫人,脑袋微微一歪,用一种带着疑惑的声音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骷髅夫人他们怎么进来的?

    三个被吓得面无血色的女修,其中位分最高的一个壮着胆子,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我们,我们从通道进来的,秦道友,你还记得我吗?我是金旭殿青虹仙子的师妹青禾,我们见过……”

    而在秦浩轩的眼中,面容绝美,却拖着一身白骨的骷髅夫人眉眼不屑的说道:“我们当然是使出了通天手段,躲避了天地规则,这才进来的,你不知道吧,修仙者的新鲜的血液是真的美味啊!哈哈哈哈哈……”

    耳边被骷髅夫人尖锐的笑声冲荡,秦浩轩面色狰狞,双眼泛出血色,全身狂暴的杀气震得三个女修身后的林子顷刻间化作了齑粉!

    “该死,该死!全都该死!”秦浩轩暴怒的喝道,同时手中龙鳞剑光芒大盛,杀气如同潮涌,搅动的天地变色!

    “住手住手!”小刺猬见距离太远,想也不想的将大鼎扔了出去!

    秦浩轩头也没回,剑光依旧凛冽,轰然劈下!

    那女修毫无招手之力,顷刻间被劈飞出去,在空中洒下一大片鲜血!

    同时,秦浩轩猛然挥拳,金色的拳头犹如上古利器,携带起无边的狂风,一拳击上了已至身前的大鼎!

    大鼎发出令人耳膜震痛的巨响,两边的山峰,被无形的音波冲击的深陷下去,峰顶被顷刻间削平!

    狂风呼啸,沙石遍地!

    “啊!秦浩轩你这个杀人魔鬼!”被自己师姐温热的血液铺洒一脸的两个女修终于骇破了胆子,青柠放声尖叫,声音直透云端,凄厉无比,“我们根本没有惹你,你却上来就杀!你是魔鬼,是杀人狂魔!我们金旭殿不会放过你的,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到底怎么了?他们在路上走的好好地,竟然碰上了这么一个魔鬼,青柠眼看着保护自己的师兄弟被这个畜生以无比残忍的手段杀害,而就在刚才,挺身而出,想要保护她们两个的师姐也死了!

    这个魔鬼,这个畜生!青柠眼中迸发出强烈的恨意!

    已经转向小刺猬那边的秦浩轩,被这尖叫声引得回头,眸中一片血红,整个人残暴的如同上古魔鬼!

    看出了秦浩轩的意图,小刺猬大叫着跑了过去,将身上的法宝一件件全部扔了出去,同时朝那两个女修狂吼;“跑,快跑!快跑!!!”

    可那两个女修哪里还有力气再跑?她们手脚并用,挣扎着往前面爬了一丈,就被秦浩轩那骇人的威压震在了当场!

    眼看着秦浩轩的龙鳞剑再次举起,赶过来的上官紫大吼:“秦大哥!住手住手!”

    青柠眼中光芒愈盛,全身爆发出一股骇人的威能,她用尽全身最后一丝力气将已经吓得面无血色,眼神呆愣的师妹远远推开,同时朝秦浩轩怨毒的大喊:“畜生!我跟你同归于尽!”

    她想自爆!

    唐元瞪大了双眼:“秦长老,快闪开闪开!”

    面具下的秦浩轩,面色阴沉的好似万年寒冰,他身体微震,两条冰龙腾空而起,空中猛烈的寒息,将即将自爆的青柠当场冰封!

    秦浩轩手举利剑,高吼出声:“该死,该死!”

    “不要!”小刺猬叫的喉咙泣血,猛然扑了过去,却被空中的冰龙一个摆尾,横扫出去,重重落到了地上,内脏受到重创!

    “砰!”

    冰封成块的青柠,在秦浩轩这一剑下,直接被斩成了冰粉!

    上官紫与唐元等人,遍体生寒,被刚刚那一幕骇的牙齿都在颤抖!

    “秦长老!不要!”眼看着秦浩轩反手又劈向了金旭殿最后一个女修,唐元施展出秦浩轩曾经教给全教的自由之翼,速度快到了极致,眨眼扑到了那女修身前,将那女修一把推开,拔剑相挡!

    但此时秦浩轩的力道哪里是他能够阻挡的!

    龙鳞剑以锋锐无匹之势,轻易的斩断的唐元的飞剑,同时速度不减,猛然下劈!

    “唐师兄!”

    “唐元!!!”

    几个人狂喊出声,唐元的一只胳膊被秦浩轩砍落,而他自己因为这股力道被轰然震飞出去,面上鼻孔嘴角眼睛全都溢出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