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百八十六章 救世主张狂降临【四更】
    “秦长老……”唐元陷入昏迷前最后喊道,“醒醒……”

    秦浩轩狂吼一声,杀意震天,手中龙鳞剑嗡嗡作响,踏步上前,这是要取唐元性命!

    小刺猬全身冰冷,脑中一片空白,但是手脚却异常麻利,他强忍着剧痛,将身上所有的攻击符咒全都攻向了秦浩轩,趁着拖住秦浩轩的这几息时间,飞快的拖出早就画好的阵法,如流星般窜到已经昏迷的唐元身边,将他弄进了阵法中。

    上官紫震惊在原地,满脸的不敢置信,最终喃喃:“秦大哥,你到底在干什么啊?”

    被一再骚扰,无法畅快杀人的秦浩轩满心暴怒,眼中通红一片,转眼又不见了目标,整个人散发出比汪洋都要骇人的能量,他朝天狂吼,周身一切都在无声的湮灭!

    杀!杀!杀!杀!杀!杀!

    秦浩轩唇角,鼻孔散发出了肉眼可见的实质杀气!

    上官紫躲避不及,被震的胸口剧痛,嘴角流血,小刺猬眼中大急,拖着唐元加快了步伐,终于将已经受了重伤的上官紫等人一一收入阵法中。

    那个早已呆愣的金旭殿女修,却在他们的很远处,小刺猬一咬牙,扛着阵法就要冲过去。

    可是秦浩轩更快,剑光似雷霆,一剑劈下,那女修便化成了一堆灰烬!

    杀完这些人,秦浩轩收剑便走,好像他的世界只剩下杀戮。

    小刺猬终于力竭倒地。

    “为什么,为什么……”上官紫咳血不止,满脸泪痕,她不明白,秦浩轩为什么变成了这样,“入魔,为什么你会入魔?你不是道心坚固吗?你怎么也会入魔?”

    小刺猬按着满地的尸体,浸透了大地的献血,心中剧痛,恨得拿双手猛烈捶地!

    “砰!砰!砰!”

    小刺猬双手都被鲜血浸满,他却分不出是他自己的血还是刚刚被秦浩轩屠杀殆尽的那些人的血。

    抬眼望去,尽是血!

    小刺猬心中刺痛,若是哪天老秦清醒过来……如果他知道了自己今时今日所做的一切,他会怎么办?!小刺猬满心满脑的都是巨大的恐慌,他不敢想象秦浩轩已经杀了多少人,不敢相信如果秦浩轩醒过来会怎么样!只是这样问自己,就让他心痛的难以承受。

    一个月下来,秦浩轩一路狂杀,无论是魔修还是道修,无论是天荒海的人还是无尽海的人,只要到了他的面前,统统只有一个下场:死!

    小刺猬他们跟了秦浩轩一路,多次出手阻止,却被秦浩轩一再砍伤,除了唐元失去一臂,其他人最严重的时候,几人被秦浩轩看的骨头尽碎,若非小刺猬时刻拿着大鼎与藏天阵,他们早就死在秦浩轩沾满了血液的龙鳞剑下!

    这一个月,秦浩轩凶名骤起,所有人都知道,万教仙遗中,太初教弟子秦浩轩,见人就杀,手段残虐狂暴至极!而且战力更是所向无敌!数次有天骄与其交手,皆是刚一接战便被斩杀,从未有人能跟他战到第二合。

    关于秦浩轩的传言越来越恶劣,说他杀人只为夺宝,人人得而诛之!

    一处山谷中,到处弥漫着猩红的血气,十数个魔修在不到一刻钟的时间里,被秦浩轩全部屠杀殆尽。

    隐藏在阵法中的小刺猬,看着立身血泊中的秦浩轩,心不住的发慌,他面色焦急,频频望向远空,突然,小刺猬浑身一震,一个月来从未有过轻松样子的脸上,顿生狂喜,捏拳叫道:“终于来了!”

    来了?

    上官紫等人精神也是一震,齐刷刷望向远空。

    长阔高远的天空上,疾速飞来一条长达数百丈的符龙,符龙气势极重,通体宛若白骨铰接而成,在烈日下闪烁着金属的寒光,它昂首摆尾,一副王者姿态,仿若劈开虚空而来。

    但是,最引人注目的并不是那条符龙,而是符龙那两个车**小的龙头上所站的青年,他如墨的黑发在身后肆意飞扬,一身玄色长袍随狂风舞动,猎猎作响;他浓黑的长眉飞扬入鬓,深邃的眸子似揉碎了辰星,泛着寒光点点,鼻梁高挺,薄唇优美,五官好似刀削斧刻而成,俊美异常;他身材高大,背脊宽阔,立在长达数百丈雄壮威武的符龙上都不显单薄,反而更有一种君临天下舍我其谁的霸气。

    “张长老!他们终于来了!”唐元一只袖子空荡荡的,但他却从未在意,此时看到张狂,双眼迸出狂喜,很快就湿润了,“秦长老终于有救了!”

    在张狂身后十数丈远处,是太初教进入万教仙遗的所有弟子,他们腾空而来,似乌云遮日,每个人都面色凝重,神情肃然,速度快到极致,在接到小刺猬他们的传音后,全力奔赴了数日,终于在今天与秦浩轩他们汇合了!

    张狂速度极快,第一眼看去还只是天边的一个黑点,但转瞬间便来到了刺猬面前,身形快到令人眼前都出现了幻影!

    “到底怎么回事?”

    张狂好像从半空中一步迈下,带着天地王者的威势来到小刺猬面前,那股凛冽霸道之气,就如同一柄出鞘的绝世宝剑,锐利无匹,见者心寒,令小刺猬心脏有一瞬间的紧缩,心中竟然不由自主的产生了拜服之意。

    太可怕了!小刺猬心中震惊,他从未想到,这种浑然天成狂霸天下的气势,竟然是从张狂身上现出,但小刺猬心中也同时松了口气,这样的人物,应该能够制住入魔的秦浩轩吧?

    望着张狂与张狂身后的近百名太初教弟子,小刺猬心中有了底,抿了抿唇,开口道:“他好像被心魔挟持了,入心魔了,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一个月之久,一直没有出来。”

    什么?!

    所有人都震惊了,看向不远处立在一片血泊中的秦浩轩,满是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呢?那可是秦长老,在太初教弟子的印象中,秦长老道心坚固,沉稳可靠,是太初教重要支柱人物之一,这样的人,怎么会入心魔?

    张狂的脸色一下子就沉了下来,他身上的威势更重,在那一瞬间,直面张狂的小刺猬,几乎觉得是头顶的天空一下子压了下来,令心脏不可抑制的剧烈跳动起来,惊惧的情绪一下子抓紧了他!

    这样的张狂真的太可怕了!

    “他入魔后是什么情况?”张狂长身玉立,黑色的眸子看向远处的秦浩轩,面色虽然沉了下来,却还是一片平静,令人心中产生信服,好像天大的事情,他都可以解决。

    小刺猬想起这一个月来秦浩轩的所作所为,想起他手中饮遍鲜血的龙鳞剑,眼眶徒然变红,使劲用垂在身侧的手狠狠掐了自己一下,才没有真的哭出声,他声音发颤的说:“这一个月来,他,他不断地杀人……不论是魔修还是道修,不论是海外之人还是咱们大陆的人,只要到了他的面前,被他看到,就是,就是杀……我们,我们拦不住……”

    说道最后,小刺猬终于忍不住,连连叹息不止,他心中痛恨自己,为什么平时不多多修炼,为什么手中甚至都没有一件能够克制秦浩轩的法宝,以至于这一个月,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秦浩轩杀人,却没有半点的力气阻止!

    所有人震惊,近百个人的山谷静的没有一丝声音,他们心中全部震颤,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办,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都放到了张狂身上。

    总得有一个人拿主意。

    “不能任由他胡闹!”张狂望着秦浩轩的方向,沉声道。

    犹如大鹏振翅,张狂蓦然腾空而起,一个眨眼间就来到立在一地尸体血污中的秦浩轩面前。

    两人终于对上。

    张狂看着连带面具,眼色血红如魔,大片衣袍都被污血侵染的秦浩轩,眼眸深处带了一丝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薄怒。

    秦浩轩,你怎么把自己搞成了这幅样子?!

    “秦浩轩,你该醒一下了。”张狂看着秦浩轩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

    就在张狂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太初教近百名弟子骤然散开,训练有素,动作迅疾,他们均匀分散到这个山谷的各个方位,十分警惕的开始巡视,万分仔细的检查了整片山谷的每一个角落,确定没有一丝遗漏后,对张狂传音道:“禀报张长老,已经完全查探过,山谷附近近百里都没有能够从外面窥视的水镜,周围百里也没有任何一个其他活的生物。”

    张狂的眼睛一瞬也没有离开秦浩轩,听到门下弟子的传音报道,也只是很平静的回了两个字:“很好。”

    张狂与秦浩轩两人,身高相若,两双眼睛在半空中交汇,像是在角力,又像是在试探。他们两个一样的气势凛然,一样的风姿傲骨,只不过一个内敛一个外放,却都是一样的如烈日当空明珠吐艳,强势耀眼的令人不敢直视。

    而在秦浩轩暗红的视野中,张狂携带太初教上百名弟子将自己包围,一身杀意,满脸讥讽,秦浩轩感受到了他自以为的张狂的敌意,感受到张狂要将他堵杀在此的预谋。

    在秦浩轩的眼中,张狂在得意的狂笑,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模样,他十分恶毒的在对自己说:“秦浩轩,你区区一个弱种,竟然也有胆跟我争掌教之位?你就这么不知天高地厚?就这么认不清你自己的地位?今天不是我要杀你,是你逼我不得不杀你。我不能留你这么一个心腹大患在太初教!”

    而太初教的弟子则听从张狂的话,将他团团包围,并且清了场,向张狂汇报:“张长老,附近安全,可以杀了。”

    张狂极尽恶毒的笑了:“很好。”

    ps:开了个公众号,还是空的。以后应该会经常写太初的外篇放在那里。比如黄龙的,蒲汉忠的,璇玑子的,安和桥的,华万谷的……张狂的,徐羽,刑他们的。因为正文无法完全展开属于他们的故事,可他们也有自己的故事。很多人说张狂,徐羽他们出场太少了,不是他们的太少,而是没有篇幅给他们展现。黄龙同璇玑子的年少事情等等,都会在公众号里写一下吧……没办法给他们单独写在正文中我也很苦恼。

    我的公众号叫做网络作家高楼大厦,号码是glds61645421

    有想看他们外篇的,或者我私下写的其他短篇小说的,可以加这个看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