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九百九十四章 乾坤葫芦拿巨凶【四更】
    黑色!好似万丈深渊一般的颜色,曲曲折折,繁复而诡异,带着令人心惊的不详,从他的面具蔓延开来,好似游动的龙蛇,有着自己的生命,从秦浩轩的面具上逐步的蔓延到他的脖子上。

    不消多时,秦浩轩裸露在外面的脖子上,全是一片诡异繁复的魔纹!

    太初的人知道,秦浩轩脸上的面具每一次变化,随之而来的便是战力暴涨!那好似是完全莫名其妙的便暴涨了!

    不只是战力!还有灵法!从来没有见过的灵法,秦浩轩便那么随手用出来了!

    秦长老有底牌,太初的人自然是知道的,只是秦长老有多少底牌,大家也多少能猜到几分。

    如今的秦浩轩,只要面具出现新的变化,全新的灵法便会层出不穷!

    太初的人都知道,那并非是秦长老曾经修炼过,曾经会的灵法!

    那灵法……像是面具瞬间传授!甚至……像是面具在亲自施展!

    这面具太诡异了!来历定然是比想象的还要不凡!

    谁也说不清现在的秦浩轩到底是什么样的修为,但他的速度,攻击力都带着致命的危急,若不是有大阵加持,扶摇派的弟子如今怕是连个会喘气的都没了,真的要被其杀绝了!

    阵法内扶摇派的弟子心中连连震惊,此次这个绝仙困魔阵,可以说是专为克制秦浩轩而带来!但是它的威能却可以完全压制仙婴道果境的高手,如果操纵阵法之人够强大,里面重要部位的法宝更上乘,甚至能够压制道宫境的强者!

    虽然如今这阵法威能压不住道宫境,甚至压不住仙婴境,但道果境初期怕真不见得能在这阵法中占到什么便宜才是!

    可……如今!虽扶摇的弟子还是处于优势,却能够明显的感觉到秦浩轩所带来的压力,那压力好似大海涨潮一般,一波接着一波的压了过来,好似随时都要冲破阵法!好似这阵法之中困着的并非是个太初弟子,而是一头太古凶手!它要破阵而出,将所有人屠杀的暴虐!

    “加紧攻击!”扶摇派的大弟子朝所有人怒吼!

    虽然他们的目的是要活捉秦浩轩,但是活捉的底限是什么,完全由他们自己做主!全须全尾的活捉自然是最好!若实在做不到!那……断他双腿!若是还不够!那便断他双腿双脚!打瞎他的眼睛!

    扶摇派大弟子的眼中闪出凶狠的光芒,秦浩轩,你不是狂吗?那我们就将你打残!

    一道道灵法在阵法的加持下,携带着无比巨大的能量,如同狂风骤雨般轰向了秦浩轩!

    纵然使出了九龙封天等功法,秦浩轩依旧在密集如雨的攻势下频频手上,整个人都被自己的鲜血染成了血人!

    而他身上的魔纹愈演愈烈,已经蔓延到了他的肩膀!

    “不行!”阵法外的张狂,看着里面的形式,双手紧紧握拳,一扫犹豫之色,眼中一片决然,“我要去救他!就算是暴露了我是紫种也要去救他!秦浩轩只能死在我的手里!”

    “轰!”还未等张狂出手,扶摇派的绝仙困魔阵中再出意外!

    一个气势丝毫不输他们的阵法从半空中蓦然出现,兜头就砸了下来!

    “极道魔修!是云破宗的人!”

    阵法外的扶摇派弟子大叫!他们认出了来人!

    来人正是云破宗之人。

    云破宗的人从一年前就在计划将秦浩轩拿下,这个阵法也是他们耗时一年所建,今日蓦然出现,也是想着将秦浩轩与扶摇派一举拿下的打算。

    云破宗的阵法好似一团遮天蔽日的乌云,悄无声音的出现,却在出现的瞬间,带来了无边的黑暗,绝仙困魔阵中扶摇派的弟子一阵慌乱,措不及防之下,被云破宗的人瞬间砍杀了数个!

    混乱之中,秦浩轩持剑而立,他能够感受到这两个阵法重叠之后,空间的不稳定,而他本身因为绝仙困魔阵法带来的压力也骤然减少,整个人喷薄的战意瞬间迸发,手中龙鳞剑光华暗藏,剑意不断,横剑劈出,身前两人顷刻间毙命!

    秦浩轩没有恋战,他认识到了阵法压制的可怕,想要破阵而出!

    就在秦浩轩举剑猛劈阵法一角的时候,天地气氛陡然凝滞,一股比汪洋都要肆虐的力量从阵法之外轰然袭来,一道暗黑色的流光划过天际,巨大的力量恍若河海倒挂,顷刻间将秦浩轩头顶的阵法劈出了一道微小的缝隙!

    秦浩轩没有丝毫犹豫的从阵法的缝隙中闪身而出!

    就在秦浩轩出现在阵法外的瞬间,一股对危险本能的直觉,令他毫毛倒竖,但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一股硕大的,根本不容他拒绝的吸力从云层中传出,秦浩轩整个人被迫腾空而起,顷刻间被吸入了一个无比巨大的黑色葫芦中!

    这一变故发生不过转瞬之间,所有人全都震惊了,还在打的难解难分的扶摇派与云破宗的弟子也非常有默契的分开,妈的!秦浩轩就这么被别人偷走了,大家还打什么?

    扶摇派与云破宗的弟子,谁都没有想到,准备了这么久,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竟然是裂云教一直精心培养的教子!”云破宗的人满脸震撼!

    他们这些人虽然也是无上大教的精英,但却不是顶尖的,谁都没有想到,现在竟然有无上大教将自己的教子放了进来!

    教子!那是一个无上大教倾全教之力培养的接班人,是毫无疑问真真正正的下一任无上大教的掌教!在任何一个无上大教,教子的地位修为等都是超然的!

    “追!”扶摇派的人不甘心布的局就被这样拆了,当即令人去追!

    而云破宗的人只是冷冷看了远去的扶摇派等人一眼,便带着弟子离去,因为他们明白,根本就追不上的。

    果然,裂云教的教子恍若一道流风,只在云层中探出了一只莹白如玉的手,还未等人看清,卷起那一只黑色的葫芦,眨眼间消失在众人面前。

    说要去追的扶摇派等人,甚至连教子他逃窜的方向都不知道!

    “妈的!竟然被裂云教的教子捡了便宜!”扶摇派的人昂首大骂,“若不是我们教派教子还没有来,哪里轮得到这个小人!”

    “真没想到,这么快便有无上大教按耐不住,将教子放进来了!”

    在完全听不到的叫骂声中,裂云教的教子齐夺正在观看手中的法宝乾坤葫芦。

    乾坤葫芦不负其名,整个内部空间十分浩大,暗黑一片,秦浩轩以灵气点燃火焰,却也只能照射到自己身边几尺远,他朝四周打出无数道灵法,却如同泥沉入海,连半点声响都没有发出!

    秦浩轩变得越来越暴虐,无数灵法轰然砸出,九龙封天回生死印等等等等,全部使出,全完全破不开这个葫芦。

    葫芦内的秦浩轩眼眸越发通红,身上诡异不详的魔纹已经蔓延到他的胸口!

    “咦?”齐夺眼中露出惊讶之色。

    齐夺不过双十年纪,整个人生的长眉狭目,俊美到妖异的地步,此刻……他狭长的双目紧紧盯着秦浩轩,就好像发现了一个惊世绝宝!

    “他刚刚运转的是道心种魔吗?传闻中已经消逝了秘法?!”齐夺向来从容自持的脸上出现裂痕!

    道心种魔!那可是曾经令道魔两界都为之疯狂的秘法!这小子究竟是多大福缘才能得到这个?!

    “哈哈,哈哈!”齐夺脸上现出几分得意,一双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秦浩轩,淡淡自语,“真是天助我也了,想不到在这万教仙遗之中,居然有如此大奇缘。怪不得此人战力如此强势,世间秘法犹如星辰般繁多,但真正能称上仙法的却没有几部,此道心种魔虽然从未有人成就仙皇,但却被世间无数人推崇为仙法级的存在。”

    齐夺对秦浩轩的道心种魔势在必得!

    “那我便引烈日之力将你炼化,探取你的记忆!”

    齐夺说完,十指翻飞,牵引天地之力灌入葫芦当中,想用烈日之焰将葫芦中的秦浩轩炼化!

    激荡的烈焰带着能够燃灭世间万物的炽热冲天而下,秦浩轩仿佛置身极热的火炉,整个人连同魂魄都像要被融化。

    “何人将我困住?”秦浩轩虽然为心魔所误导,却并未失去智慧,身处法宝之中立时思考自己所处环境,同时体内那棵巨大的仙树撑展开来,遮天蔽日的寒冰仙树破体而出,无尽的寒焰气息轰然冲出,那是数万年前将天地都要冻住的寒意,果真堪堪止住了烈焰的攻势!

    秦浩轩全身的肌肤在浓烈的火焰中皲裂,心中后悔不已,自己的这点寒月之力只能稍稍阻挡,若是有能力将那寒月琉璃灯取走的话,今日不止可以抵挡烈焰气息,更是可以将这困住自己的宝物活活撑爆。

    齐夺望着乾坤葫芦中的情况,面上再露诧异,往日将人收入这葫芦之中,不消片刻便能将人炼死!可这秦浩轩居然可以对抗!手中底牌还真是雄厚啊!不愧是纵横万教仙遗一年多时间的巨凶!

    “你撑得越久便越好!那代表你的价值越大!”齐夺冷笑中将符印翻滚,好似汪洋一般的力量从他全身迸发而出,无尽的烈焰之火轰然引入黑色的葫芦之中,就连天上烈日都有一瞬间的消弭!

    ps:有件事说一下:我打算搞个抽奖,送小说的。想要参与抽奖的可以加一下我公众号。此地过些日子有小说的抽奖,也有太初各个人的外篇。

    我的公众号叫做网文作家高楼大厦,号码是glds4542

    最后喊下月票!明天,中午十点左右,有两更,晚上六点还有两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