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九百九十五章 十万大山百年压【一更】
    秦浩轩皮肤在浓烈的火焰中变得通红,更衬得他已经蔓延到腰间,黑色游龙般的魔纹分外可怖骇人!

    魔种丝毫不受葫芦内烈火的影响,脸上笑的很欢,看着魔纹一段段在秦浩轩身上蔓延,他就无比舒畅!

    只要魔纹遍布了秦浩轩的全身,那么他便可以尽情的占据秦浩轩的身体了!

    秦浩轩怒吼一声,已经覆盖了半身的魔纹站发出无尽的凶光,乾坤葫芦中所有的烈火竟然在一瞬间全部被震退,葫芦内无数的灵气魔气全都涌入了他的身体,秦浩轩整个人仿佛随时都能炸裂,汪洋一般的能量如潮水般从他身上轰然炸开,令浩大到难以望到尽头的乾坤葫芦都在连连震颤,在齐夺的手中大力的晃动,细小的涟漪从葫芦身上崩裂开来!

    “不好!”齐夺面色骤变,双手飞快的在空中捏出一个万山印,天地间传来轰然巨响,从四面八方飞来数座高山,随着齐夺的手指,刷的进入了乾坤葫芦中!

    “啊!”

    秦浩轩犹如被困的野兽,发出了滔天的怒吼,全身的力量仿若潮水般轰然朝骤然压顶的数座高山袭去!

    “轰!”

    秦浩轩凝聚的全身一击,竟然将一座高不见顶的巨山砸成了碎片,但……随之,他自己也被近十座高山轰然压下,完完全全的镇压在了山底!

    秦浩轩大半身子都被压在了山下,只有脑袋跟左手能动,他死咬着牙,用力撑起左手,全身肌肉紧绷到极致,左手青筋暴起,额头豆大的汗珠一粒接一粒的滚下,狂吼数声,将压在他身上的高山都震颤的连连晃动!

    葫芦外的齐夺脸色十分难看,他没有想到,秦浩轩的肉身竟然强悍到了这个地步,一个区区仙轮境的修仙者,竟然能够用肉身直接对抗十座高山!说出去谁能相信?

    齐夺十指捏诀,将一道遮天符印打出,金色的符文闪烁着锋锐的光芒:“去!”

    符印随着齐夺的手指猛然贴上了压在秦浩轩身上的高山上,秦浩轩只觉得身上的高山一下子重了一倍有余!

    本来秦浩轩就是在竭力苦苦支撑,哪怕他的身上再增加一粒石子都会令他难以承受,更何况是直接多了一倍高山的重量?!

    “彭!”

    秦浩轩终于再难支撑,整个人被高山狠狠的砸入了地下,身体多处骨头碎裂,道心种魔自发的运转了起来,无数的灵力涌入他的身体,缓缓修复他遭受重创的伤口。

    “呵。”看着被完全镇压的秦浩轩,齐夺语气中带着一丝兴奋,“今天,便让你感受一下我们大自在天魔的幻术,绝对是一次难得体验。”

    随着齐夺自言自语的这句话,几道极其繁复诡异的符文被他打出,以一种万分古老而有韵律的节奏贴入了乾坤葫芦中。

    乾坤葫芦中,淡淡的涟漪散开,一切都变得有些朦胧而模糊。

    秦浩轩不知道自己被压在了山底多少年,他眼前的一株小树苗都已经高不见顶,老态尽显,而他自己更是满头白发。

    在这几乎是静止的世界中,秦浩轩只能听到自己不甘的怒吼。

    乾坤葫芦在一场激烈的战斗中被打碎,可他还是被困在数座的大山的山地,只有他的脑袋与左手能动,在这数百年里,他无数次的朝天怒吼,无数次的想将自己从山底翻出,无数次,无数次想将压在他身上的大山击碎……

    后来,后来他越来越暴虐,几百年的时间都没有磨去他心底的怒火,每一天每一瞬间都想着逃离这高山,他一直在挣扎,全身游龙般诡异的黑色魔纹已经蔓延到了他的膝盖。

    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他已经几百年都没有开过口,但是每天都会在心底告诉自己,我一定能够出去,我要离开这里,太初教还在等我,徐羽还在等我!

    秦浩轩挣扎的越厉害,跟在他身边的魔种就越兴奋,看着蔓延到秦浩轩膝盖位置的魔纹,魔种看着秦浩轩的目光越贪婪,心中止不住的幻想自己霸占他躯壳后要做的事情。

    魔种能够清清楚楚的看到秦浩轩所经历的幻像,明明现实中不过只是过了一刻钟,但在秦浩轩的认知里,时间已经流淌了数百年。

    魔种老老实实的立在秦浩轩身侧,从不去碰触大自在魔修营造的幻像,就怕一个不小心反而将秦浩轩从心魔中惊醒。

    就在这时,秦浩轩的幻像又出现了新的情况。

    一个身穿太初教教袍的弟子从远处跑了过来,长相普通,属于扔进人海就找不到的那种,他血污遍身,神情狼狈还带着几丝痛苦,像是误打误撞来到这个地方,就靠在秦浩轩不远处的石头上,才坐了没一会,就呜呜的哭了起来。

    秦浩轩看着那身穿自己教派服饰的弟子,一脸慌张满心惶恐,心头有些不舒服,于是出声问道:“你怎么了?”

    那弟子仿佛受了惊吓,哇的一声跌坐到了地上,看清楚秦浩轩样子之后,才战战兢兢的问道:“你,你是谁?”

    “我是太初教的秦浩轩。”秦浩轩听到自己平静的回答。

    那弟子却突然蹦了起来,面上全身不加遮掩的震惊,激动的说道:“不,不不可能,我们太初教的秦长老在数百年前就战死在万教仙遗了!”

    秦浩轩低头苦笑,然后叹息一声:“我没死,只是这数百年来一直被困在这里。”

    “我不信,我不信,全教的人都知道,秦长老死在了那里……”小弟子将脑子摇的跟拨浪鼓一般。

    秦浩轩面色平静的看着他,甚至笑了笑:“你可以问我教派中一些机密的事情。”

    小弟子半信半疑的看了看秦浩轩,然后有些不确定的问出了几个问题,结果发现秦浩轩真的全都对上来了!

    小弟子面上先是呆愣,随即大哭起来,扑腾一下跪在了秦浩轩面前,哽咽道:“你,你真的真的是秦长老!秦长老……”

    秦浩轩见那小弟子哭的伤心,眉心直跳,忙问道:“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令你如此伤心?”

    “我们,我们亡教了!”

    小弟子的话犹如平地惊雷,炸响在秦浩轩的耳边,将他整个脑袋都炸的一团迷糊!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太初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亡教?

    看着嚎啕大哭的小弟子,秦浩轩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炸开了,剧痛令他全身的战意在瞬间爆发,他狂吼一声,左手狠狠的支撑着地面,想要从山底爬出,想要回去看一看太初教!

    “怎么可能?!”秦浩轩的声音仿佛泣血的野兽在低吼,他全身灵气沸腾,完全不受控制,从面具中透露出来的双眼通红一片,无尽的能量聚集在他的身上,诡异的魔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再次朝下蔓延!

    “砰砰砰!”

    秦浩轩左手猛烈的锤击着地面,鲜血淋漓!他恨,他恨自己被困在这山下数百年,恨自己没有在太初教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出现!

    滔天的恨意如同狂暴的火焰,几乎要吞噬干净他全部的理智!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要回去我要回去!”

    看着几乎要崩溃的秦浩轩,魔种在无声大笑,他不在乎秦浩轩崩不崩溃,也许对他来说,崩溃了的秦浩轩更容易对付。

    “秦长老!秦长老!”小弟子的呼唤将秦浩轩即将崩溃的理智唤回。

    秦浩轩眼眶酸涩,一双眼睛都在火辣辣的疼痛。

    “秦长老,我是太初教还活着的唯一一个弟子了。”小弟子哽咽着说道,“如果您真的是秦长老的话,弟子希望您能够将太初教的道统传我。”

    “道统?”秦浩轩喃喃重复着这两个字。

    那小弟子眼中闪过一丝亮光,很快消失,被巨大痛苦仇恨悲伤弥漫的秦浩轩根本没有注意。

    “是的,前任掌教黄龙真人与现掌教张狂真人,殉教之前都没有将道统传下。而我们两个是太初教仅剩的两人,可是,秦长老你……”

    秦浩轩看了看自己唯一能够动的左手,心中被无边的悲凉痛恨占据,但他却命令自己坚强起来,不能在这个时候软弱。

    “好,我传你道统。你可以再开山立派,我们太初教的道统不能断!”

    “是,秦长老!”小弟子面上现出狂喜,朝秦浩轩猛磕头!

    于是,秦浩轩将璇玑子传授给自己的天河诀、聚海诀等全都毫无保留的传授给了小弟子。

    葫芦外的齐夺直接黑了脸,暗暗咬牙骂道:“这算怎么回事?我要你这些低级法诀有什么用?!”

    齐夺怒火中烧,但还是小心翼翼的操纵着幻像。

    得到这些法诀的小弟子,一脸纠结的望了望秦浩轩,然后带着明显紧张的开口:“秦长老,你,你已经传完了吗?”

    秦浩轩脸色沉重的点了点头:“传完了。”

    小弟子忍住骂人的冲动,期期艾艾的开口:“可是张狂掌教以及黄龙真人曾经说过,秦长老有更厉害的秘法,他们一直遗憾,如果秦长老能够将这秘法传给太初教所有弟子,太初教弟子有了这层更厉害的秘法,也许……太初教就不会亡教了。”

    “张狂掌教还感叹,他身为一个灰种,都没有学会您那门厉害的秘法,一直引以为憾。”

    灰种!?

    秦浩轩心中巨震,整个人都愣住了,面上也露出了疑惑震惊,只不过被面具所挡,并没有并发现。

    张狂怎么会是灰种?!只要是太初教的弟子都知道,张狂上是紫种!

    这个人,不对劲!

    不对,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