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九百九十六章 梦中醒一朝明道【二更】
    秦浩轩发现不对劲,继续维持着自己悲恸的声音,问那小弟子:“是掌教告诉你的?”

    小弟子没有任何怀疑的说道:“是的。”

    “我那门秘法的名字,只有掌教一人知道,他有告诉你是什么名字吗?”秦浩轩轻轻问道。

    小弟子不疑有他,立即回答道:“弟子知道,是道心种魔!”

    道心……种魔……。

    秦浩轩脑中犹如朝阳初升,万丈金光从厚重的层云中破云而出,遍洒金辉,他整个人在瞬间清醒了过来!通红的眼眸顷刻间褪去颜色!

    怎么回事?秦浩轩在心中万分诧异的轻声问自己,我现在是在幻境中?

    不可能!我怎么会进入环境?我道心坚固至此,怎么会被弄进环境中呢?!

    不可能!

    不论秦浩轩如何的否定,但是事实就摆在他的面前。

    怎么回事?秦浩轩脑子疾速运转起来。一层层的剖析自己。

    我是在大战中被抓入葫芦,我不可能在这个时候进入幻境!秦浩轩对自己的道心非常自信,他眸中光芒明明灭灭,我也不可能在葫芦中进入幻境,这绝不可能。

    除非,秦浩轩眸中精光一闪,除非我在之前就已经进入了幻境,没有出来过!

    秦浩轩轻轻闭上了眼睛,与整个天地剥离,独成一方世界。

    在这个世界中,一片茫茫然,他独立世界中心,整个人盘膝而坐,眼眸轻阖,开始问道,问自己。

    一幕幕光影走马观花般从他脑海中闪过,道法境的空灵澄澈将他全部笼罩,阵阵涟漪从秦浩轩身边荡出,整个天地都与他有了共鸣,丝丝白雾从秦浩轩的身边缓缓退去。

    一层层魔气在秦浩轩抽丝剥茧般的问道中,被阵阵大道伦音震出他的体外,顷刻间消失于天地,秦浩轩周身纤尘尽褪,柔和的灵气将他环绕,白茫茫的世界逐渐变得清晰了起来。

    长空阔远,大地无边,秦浩轩孑然一人独自走在自己的一方世界中,他步履平缓,神色平静,在心中轻轻问自己,什么时候进入的幻境?

    他每走一步,脚印便会在地面印下一朵金色的道法之花,宛若他这些年修仙问道的历程。

    在太初教巩固了道法境之后,秦浩轩再没有像今天这样安静的问自己,什么是道。

    他想起了坠仙谷中的轮回魔尊,想起了那颗寄生在自己身体里数年的魔种,想起了!出入万教仙遗,斩杀魔种的一切。

    不对!

    秦浩轩眼眸中一片清明,血污尽褪!堪比烈日的金光从他身上绽放而出,令他宛如一轮耀日,万丈金辉倾洒而出,他走过的每一步都在熠熠生辉,将这一片独立的世界照射的无比清朗!

    乾坤葫芦中的秦浩轩缓缓睁开了眼睛,在那小弟子与魔种的眼里,秦浩轩不过是闭了闭眼。

    睁开眼睛的秦浩轩,轻轻笑了。

    他微微侧头,看到了蜿蜒曲折铺洒在自己身上的魔纹,魔纹如同黑洞一般,一笔一划都透露着无比的诡异,这样可怖的东西,大片大片的在自己身上蔓延……

    我到底是有多么迟钝,全身遍布了这些东西,竟然会一无所知。

    秦浩轩又笑了,一双眼睛深沉如海,完全令人看不出任何的情绪,这令他身边的小弟子与魔种心中惊惶万分,拿不定主意秦浩轩这到底是怎么了!

    秦浩轩啪的一声发散了自己的神识,神识遍洒整个乾坤葫芦,而他,通过神识,也看到了,带着那诡异面具的自己。

    当然,也看到了一直立在他的身边,现在神色万分紧张的魔种。

    这一次,秦浩轩轻笑出声,令小弟子与魔种都惊吓的抖了抖。

    “既然这样,那我还是同你去复教吧。”秦浩轩歪了歪脑袋,开口对小弟子说。

    那小弟子瞪大了眼睛,仿佛在看一个疯子一样看着秦浩轩,咽了咽口水道:“可是,您现在被困在山下,怎么跟我去复教?”

    “你真的不知道吗?”秦浩轩轻轻吸了一口气,呵呵笑了声,“这里的一……都是假的。”

    秦浩轩轻轻抬了抬左手,轰然间,乾坤葫芦中的一切都如同天地崩陷般塌落!压在他身上的大山,竟然好似纸做的一般顷刻间化为了齑粉,那个小弟子也瞬间随风而散,在山崩地裂,天地塌陷中,秦浩轩施施然起身,目光如炬,雪白的头发在狂风中轻轻飘荡。

    说不出的强大!说不出的令人生畏!

    魔种心生警觉,整个人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远离了秦浩轩。

    秦浩轩嘴角勾起一抹弧度,转头看向魔种。

    魔种的眼中尽是叹息之意,就差那么一点!真的只差那么一点了!若非有人乱插手,施展什么该死的幻术!这秦浩轩,本不该从心中之中走出的!

    “这些日子多谢你了。”秦浩轩带着笑意出声,整个人转身面对魔种,眼中带着真诚的赞叹,“你真的很厉害,不愧是轮回魔尊所拥有的东西,竟然能够让我不知不觉的中招,长达一年多之久。若非有外力帮忙,我可能真的会真的沉沦在你的幻境中了。”

    秦浩轩语气很平淡,却听得魔种一颗心在往下沉,自己还没有彻底成长起来,真正杀人的手段还没拥有多少,有的……只是蛊惑他人进入心魔,让人沉沦……

    秦浩轩轻叹一声,从红白相间的面具中露出的双眼澄澈而明亮,没有一丝杂质,他轻轻挑了挑左眉,深深的看着魔种,再次开口:“你让我明白了,我与魔尊、仙王他们之间到底差多远。无论我道心再怎样坚固,之前消除你的时候再怎样小心翼翼,都比不过轮回魔尊通天的手段。我是真的毫无所觉,便这样被你钻了空子!”

    魔种一双眼睛变得血红,死死盯着秦浩轩已经快要蔓延到脚踝的魔纹,心中虽然在不住的打鼓惶恐,但还努力在面上保持着淡定:“何必呢……你只差半步便完全入魔。你是有机会成为轮回魔尊那样的存在,我不过是想帮你……现在放弃,太可惜了吧?”

    “何必这么说?别让我看不起你好吗?你已经很出色了,不要让自己跌格……”秦浩轩叹气说道:“来吧,施展你能施展的全部吧,这是你最后翻盘的机会了。”

    在秦浩轩万分平静的眼神中,魔种再也沉不住气,双手在空中一挥,无数灵法轰然凝聚,他单手拍出,猛烈地狂风幻化成无数淬着剧毒的利剑,每一把利剑都闪烁着慑人的锋芒,如同骤雨般朝秦浩轩兜头扑去!

    秦浩轩却仿佛没有看到这马上就要将他割裂的飞剑,眉眼平静,不动如山,只是在铺天盖地的飞剑下一瞬就要将他撕裂的时候,轻轻的挥了挥手,好像在赶走一只扰人的苍鹰。

    在魔种惊恐的眼神中,那漫天犀利如剑的狂风瞬间如一层烟雾般消弭不见。

    秦浩轩对着满面惊恐的魔种,再次笑了,一步一步走近他,轻轻摇了摇头,轻叹一声:“我发现我之前是真的蠢啊。”

    魔种一步步后退,眼神中充满了惊恐与不甘,明明就快成功了,他明明就要占据秦浩轩身体了,为什么事情会变成了这样?

    秦浩轩的面具,在无边黑暗中更加慑人,面具上似笑非笑的表情,令魔种有一种感觉,好像面具下的秦浩轩也在这样笑,笑的他毛骨悚然。

    “我真是蠢啊!”秦浩轩笑着看魔种,一步一步走的分外悠闲,“心魔并没有力量,心魔最厉害的不过是幻术罢了,至少现在的你,有的只是这点本事罢了……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假的。假到跟真的一模一样,连我如此警惕之人都会中招,完全无法分辨。”

    他发现了?!

    魔种一脸好像被雷劈了的神情,怔愣许久,紧接着汗毛倒立,整个人不断地倒退。

    但是,无论魔种退到哪里,秦浩轩如影随形。

    “也许刚刚我与你激战,也能赢,但更大的可能性是我再次中招,陷入你所制造的幻境当中!也许你从一开始,便故意输给我,为的便是让我以为自己战胜了心魔,却不知道那才是让我上钩的心魔幻境。”秦浩轩一步步上前,带着稳操胜券的淡定,一字一句都十分平静。

    可是秦浩轩的话,却如同惊雷炸响在魔种心中。

    魔种终于崩溃,不顾一切的想要逃走!如今的自己,已然成长起来,虽然夺不了秦浩轩的肉身,却可以去夺其他人的肉身!

    魔雾以一种人眼难以察觉的状态弥漫了整个乾坤葫芦。

    秦浩轩看到魔种以通天手段打开了葫芦一个缺口,从缺口中逃走。

    但是秦浩轩并没有急躁,而是再次挥手,魔种战战兢兢的立在他的不远处,半步都没有挪动!

    “呵。别费劲了,你的一切幻术对我,都没有用!”秦浩轩收起了猫捉老鼠般玩味的心态,眼中杀意渐渐弥漫。

    魔种不甘就此被俘,将全身手段都使了出来!

    一重重迷幻的景象铺展在秦浩轩的面前,但是秦浩轩只是勾起了一抹冷笑,随意一个挥手,所有的一切全都消失于虚无。

    “告诉过你,你的一切手段对我都完全无用!”秦浩轩背生自由之翼,神识遍布整个乾坤葫芦,轰然间逼近到魔种身前,眼中现出一抹嗜血的冷酷,“突破你的幻境,令我神识大涨,你以为,凭你那点微弱的本领还能翻天吗?整个乾坤葫芦都是我的天下!你,是真的要消失了!”

    ps:恢复更新时间,下午六点左右还有两更。

    ps:有件事说一下:我打算搞个抽奖,送小说的。想要参与抽奖的可以加一下我公众号。此地过些日子有小说的抽奖,也有太初各个人的外篇。

    我的公众号叫做网文作家高楼大厦,号码是glds4542

    最后喊下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