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双胞胎犬族双凶【二更】
    “龙的力量太可怕了,不是凡人能够抗衡的。你还是小心一些吧。”蟾蜍老祖认真的看着秦浩轩说道。

    秦浩轩哪里不知道?但他是真的不甘心。龙血之宝贵堪比绝品法宝。手中握有这么一个宝贝却无法操纵,真是憋屈。

    接下来,秦浩轩试图将龙血直接吸收入体,却被不知道在哪里的龙隔空打出一道灵法,那灵法之强丝毫不弱于道法,若非秦浩轩谨慎,早有防备,可能真的会被打伤。

    除此之外,他还试图将龙血融入法宝之中,那件下品法宝,直接被龙威打出了数道裂痕,暂时成了一块废品,弄的秦浩轩一阵肉痛。

    一路上,秦浩轩尝试了数种办法,都没有引得龙血中一丝力量,还差点在龙那里暴露了自己的行径,在快到达崇阳教的时候,秦浩轩终于暂时放弃了开发龙血的念头。

    来到崇阳教的外围,秦浩轩发现,这里的确如同狼王所说,毒瘴异常凶猛,往里看去,一片黑气缭绕,鸟飞不过,是真正的死寂。

    秦浩轩取出避毒丹,将众人护在自己的遮天翼下,一步步的进入。

    “这避毒丹还真好用啊。”小刺猬狂补了很多灵液,现在已经基本无碍了,他看着秦浩轩手中散发着莹莹白光,不断净化他们周身毒瘴的避毒丹,眼睛发亮,就差流口水了。

    蟾蜍老祖也看着那避毒丹:“的确不错,比我那半成品的好多了。不知道,这一颗避毒丹能不能扛得住沼泽古坟中的毒气。”

    沼泽古坟?秦浩轩与太初教弟子全都一愣,这个地方正是临行前黄龙掌教嘱咐过一定不能去的大凶之地之一。

    “你也知道沼泽古坟?”秦浩轩诧异的问道。

    “这万教仙遗中没多少事情是我不知道的。”蟾蜍老祖拂了拂自己一侧的头发,面上表情矜持而得意,“那沼泽古坟可是古教大战打废了的一块凶地!”

    古教大战!

    太初教弟子倒吸一口凉气,他们基本上连古教中弟子都没有见过,对于大多数普通的修士而言,古教是一种超然的存在,有人活数百年都不一定能够见到一个古教中人,古教对于他们是一种神秘而强大的存在。

    古教大战更是完全无法想象的。

    蟾蜍老祖很享受太初教弟子那些震惊的眼神,施施然说道:“古教大战,那可不是无上大教那些教派之间的小打小闹。传闻,当初古教大战之时,将虚空都打裂,将大地都直接贯穿,直打的日月无关万物消亡,那片地域也从此被称为绝境。”

    想到了什么。蟾蜍老祖将一双精光内敛的眼睛放到秦浩轩身上,眨了眨,问道:“你们这次进来有没有带阵旗?”

    秦浩轩不知道这蛤蟆问这个什么意思,于是疑惑道:“阵旗?”

    蟾蜍老祖眼睛非常欣赏的扫过秦浩轩的虚空混天梭,继续道:“沼泽古坟那些地方可不是平常人能够进的。只有传承悠久的无上大教才能够知晓那些古教所在的地方。很多无上大教的弟子如果没有阵旗,连进都进不去。”

    原来,蟾蜍老祖见识过秦浩轩与张狂的虚空之舟后,感觉他们教派底蕴不错,就算不是古教,也该是个无上大教中的弟子,这才问他们。

    明白了蟾蜍老祖意思后,很多秦浩轩身后的太初教弟子都有些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就连小刺猬都只是干笑一声。

    秦浩轩面不改色,非常镇定的对蟾蜍老祖道:“我们太初教刚刚渡过五千年教劫不久。”

    蟾蜍老祖:“……”

    五千年的小教派?!蟾蜍老祖还以为能够跟着这些年轻人再去探一探那些古教,怎么也没想到他们教派只是个这么小的教派!

    “唉。”蟾蜍老祖在心中深深叹了一口气,“这完全没戏啊。一个小小五千年的教派,一定连那些古教的位置都不知道在哪。”

    蟾蜍老祖不愧是商人,面上微微呆愣后,也是一笑,对秦浩轩道:“五千年教派就能够有仿制的仙王的东西,还是两件,你们教派很有发展前途啊。就算现在去不了古教也没关系,再过几十万年,等万教仙遗再次开启的时候,就能去了。”

    顿了顿,蟾蜍老祖感叹的说道:“可惜的是,到那时候,你我就全是一堆黄土,看不到那盛况了。”

    就在蛤蟆的感叹间,几人已经穿过了崇阳教毒瘴弥漫的外围,真正的接触到了崇阳教内部。

    见到崇阳教真面目的时候,秦浩轩都忍不住感叹一声:“这崇阳教竟然比百草教都要大!”

    入目所见,黑气氤氲中全是一座座破损的殿宇,无数山峰罗列其中,层峦叠嶂,高峻雄伟,数不胜数。一条条登天梯遥遥可见。

    这个时候正是烈日当空,但崇阳教内部黑气弥漫,宛如黄昏,森冷阴寒的气息如同跗骨之蛆,化作千丝万缕缠绕在他们身边,如果没有避毒丹,秦浩轩等人必然要遭受这阴寒侵体了。

    雄峻的高山,每一座都宛如立于世间的锋锐宝剑,直冲云霄,气势昂然,葱郁的绿色在无尽岁月的黑色毒瘴中逐渐变深,好似也染上了那阴寒之气,绿的发暗发沉,一眼望去,令人胆寒。

    数不尽的高楼殿宇远远望去便觉的威严不容侵犯,各座宫殿暗含诸天星宿的星辰之力排布于连绵高山之巅,巍峨慑人,庄严端然。

    越往里面走,越能够感受到数十万年前崇阳教的鼎盛,前进的道路上,蜿蜒铺伸出无数用上品的玉石铺垫而成的小路,十人合抱的大树随处可见,一直到现在都还微微闪着金色光点的护教阵法,更令人心惊,难以想象鼎盛的崇阳教是怎样的风采。

    “我记得百草教是无上大教,但是崇阳教竟然不是,真是令人感到意外。”秦浩轩看着那些雄浑的山峰,略带着疑惑的说道,“这样的大教,看他们那些残存的阵法,就算是无上大教的教劫也打不穿的,怎么就灭教了呢?”

    无人能够解答,太初教弟子也全是第一次进入。

    这崇阳教灭教时间太长,而这数十万年以来又无人真的深入过,很多引起形成的邪祟也强大到了一种令人心惊的地方。

    但秦浩轩带领众人前进的步伐并没有因为那些邪祟而有所停滞,九条冰龙为他们开路,秦浩轩手中龙鳞剑一直发出嗡嗡的声响,一剑劈出,便能将数个邪祟斩灭。

    “你这小子果然不错!”见识过秦浩轩的战力之后,蟾蜍老祖丝毫不遮掩自己对他的赞赏,“战力澎湃,出手快准狠。但是也要注意了,越往里面走,处境也会越危险。”

    一行人一路前进,等深入了崇阳教一段之后,秦浩轩才觉得很不对劲。

    这沿路很多崇阳教的守护阵法都被强力打破,散成一团,地上原本应该生长的一些灵药也全都被洗劫一空,他们走了这么长时间,竟然是连一株灵药都没找到,这太不合常理了!

    秦浩轩默默的将眼睛看向了蛤蟆。

    蟾蜍老祖挺了挺胸膛,说道:“上次我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才能进来,那么不容易,当然得好好寻摸一下了。”

    “那你寻摸的也太干净了?连一块灵石都没留下”秦浩轩微微挑眉,“我看你哪一天不当商人了,去给别人清扫院子也能养活自己!”

    “你……”蟾蜍老祖刚要呛回去,突然神色警觉起来,猛然看向前方,秦浩轩也感觉到一阵威压扑了过来,连忙伸手示意众人安静。

    “哎,前面有人!”一道异常尖锐的声音从他们身后传来,秦浩轩顷刻间将龙鳞剑握在了手中!

    蟾蜍老祖朝秦浩轩打了个眼神,示意他先不要动。秦浩轩身子微微前倾,挡在了太初教众人面前,看了蟾蜍老祖一眼,略微放松了自己。

    几乎是眨眼间,一行大约三十人走了过来。

    “蟾蜍老兄?!”人还没看见,尖锐如同夜枭啼叫般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秦浩轩算是见识到了蟾蜍老祖的变脸,只见蟾蜍老祖面上先是一惊,露出了几丝忌惮之意,然后眼珠转了转,蓦然患上了一副毫无破绽的大大笑容,迎了上去。

    两个长得一模一样,高挑瘦削如同枯枝般的双胞胎走了出来,秦浩轩在看到这两个妖族之时,全身一僵,他能够感受到这两个妖族身上澎湃汹涌的妖力。

    这两个妖族,绝对是道果境修为中的强者,这次怕是遇上大妖了!

    “你这也是抓来的修仙者?”其中一个尖着嗓子问道,一双眼睛意味不明的从蟾蜍老祖于秦浩轩他们身上扫了过去,“没想到,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有了这些探路的替死鬼,咱们也都敢进来了。”

    秦浩轩这才发现,跟随在那两个妖族身边的全是修仙者!那些修仙者各个神色颓靡,一副绝望的样子。竟然被抓去当探路的。

    “这两个是什么东西?”秦浩轩悄然传音问蟾蜍老祖。

    蟾蜍老祖面上带着微笑的与那两个妖族寒暄,一边还能分心传音给秦浩轩:“他们是犬妖,哥哥叫做犬振,弟弟叫做犬明。兄弟两全是道果境,实力非常强大,而且功法诡异多端很难打死。更需要注意的是,这两只犬妖背后有一仙婴道果境的老祖,对他们十分宠爱。我们随机应变,不要轻举妄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