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宝山现瑞华冲天
    胡山更是感激,双拳紧握,立在秦浩轩身边,他想着,如果犬妖兄弟要动手,自己就算是死,也要跟着打一架!

    “你!”犬妖被秦浩轩一通说,感觉自己面上无光心中恼火,狠声的叫了一声,但看着秦浩轩身后同仇敌忾,大有他一动手就大战一场的太初教弟子,犬振还是制止了自己脾气更加火爆的弟弟。

    “我说,蟾蜍老祖,你的这个奴隶可真是不听话啊,竟然敢当众让我们兄弟俩难堪!我觉得就凭他刚刚的样子,对你肯定也不怎么听话吧?”犬振意有所指的对蟾蜍老祖说。

    蟾蜍老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他耸了耸肩,理所当然的说道:“站在他们的立场上想想,也没什么不对。如果咱们都被别的东西抓了,看着你们俩要被弄去送死,我也会为你们说话的。他们都是修仙的嘛,为自己同类出头怎么了?我觉得还挺好的。”

    “对对!我老大说的对啊!”小刺猬忙站出来,也一副本该如此的样子说道,“那个修仙者做的很对啊!我倒有些佩服他了。”

    犬妖兄弟:“……总觉得哪里不对啊……”

    犬明还是气不过,但是被犬振拉住了。

    “哥!”犬明皱眉看着犬振。

    “就这样吧,我们再想想办法。”犬振给犬明使了个眼色,然后飞快的瞥了一眼悠然自在的蟾蜍老祖。

    犬明一下子也冷静下来了。

    蟾蜍老祖,他不只是名头很大,而且也非常神秘。整个万教仙遗中,没有多少人真正的知道蟾蜍老祖的实力究竟有多高,更不知道他真正的底牌是什么,就连他们的老祖都告诫过不要去惹这个妖族万花筒。

    对,蟾蜍老祖在万教仙遗还有一个外号,是被其他妖族封的,叫做万花筒。

    因为蟾蜍老祖手中的法宝层出不穷,好像永远也用不完,而他打出的灵法更是诡异多变,刁钻难挡,各种稀奇古怪的灵法都有。是一个很令人忌惮的妖族老祖。

    犬妖兄弟思量许久,终是妥协了,不再喊人去探路。

    那些修仙者看着秦浩轩,就像是看着救命恩人一般,说不出的感激涕零。

    正在众人一起想办法怎么破除这阵的时候,一股异常冰冷,令人灵魂都止不住颤抖的寒意凭空而来,大片大片可怖的雾气好像有了生命般骤然变得浓郁,朝他们周围卷了过来,很快,他们目之所及只有自己周身半丈的范围。

    “怎么了?怎么回事?”

    所有人大惊,神经紧绷的他们遇到一点风吹草动就会感觉惊骇不已。

    刚刚被犬妖兄弟打破脑袋的修仙者,在浓雾聚拢的瞬间竟然腾地一下子站了起来!

    一副无头的身子,脑袋炸裂的地方还有粘稠的血液流出,骇的毫无准备的众人尖叫一声,面上表情无比惊恐!

    紧接着,更早之前被犬妖兄弟杀死的那些修仙者也“活”了过来,他们有的半身残缺,就这样拖着血淋淋的身子,朝众人为了过来。

    那几个“人”已经不能被称作人了,他们眼中一片黑气朦胧,完全看不出眼白,身体裸露在外面的部分青黑一片,有丝丝黑气流转其上。

    接连不断的惊叫声从秦浩轩他们那一行人中喊出。

    “这是什么东西?!”

    “他们怎么活了?怎么活了?这里有鬼,有鬼!”

    惊骇的尖叫声打破了这里死寂的沉默,犬妖兄弟怒喝一声,两棵长了道果的妖树轰然而出,数道道法打出,直接打碎了他们身前那无头修仙者!

    一团黑气从那破碎的身体中窜出,想要逃离,却被蟾蜍老祖一道闪着霹雳的电光击碎,消失于虚无!

    众人这也才明白,是有邪祟作怪,并不是什么鬼物,开始联手消灭这几个活死人!

    秦浩轩很低调的打死了一个,也并没有引起犬妖兄弟的注意。

    等他们终于将所有的黑气打碎,这一片天地突然恢复了清明,大片大片的景致出现在眼前!

    “原来,刚才的那一切都是邪祟作怪啊。”蟾蜍老祖轻轻说道。

    众人默然,心中也是那么想的。

    毕竟那些邪祟就是这片天地孕育而出,与这里的山川地势都有共鸣,借助地势制造这么一片阵也不是没有可能。

    “行了,我们往里面走吧。”

    秦浩轩面色依旧没有放松,虽然破开了一直以来围困他们的迷阵,但是将他们全身力量吸收的东西并没有找到,就算那些邪祟已经被斩灭干净,他们的力量也没有被还回来。

    秦浩轩细细感受一下,他的力量在以一种极其缓慢却很均匀的速度流失着:“太奇怪了。不知道这崇阳教中还存着什么诡异的东西。虽然这一丝半点的力量消失并不能说明什么,但若长久下去,就算是我也吃不消。”

    与蟾蜍老祖对视一眼,秦浩轩也能够看出那蛤蟆眼中同样的顾忌。

    等浓雾散去,众人才真正的看清了这崇阳教内部的样子。

    大片大片奇诡的巨石罗列道路两旁,山峰瘦削而突兀,直冲九霄,各种亭台楼阁遥遥立在山巅,被白色的雾气笼罩,仿若仙境,奇花异草遍地都是,唯一令人感觉不舒服的就是这里太安静了,好像除了他们一行人再无其他生物。

    他们沿着铺设大气而华美的山道一路向上,沿路随处可见各种难得的法宝符纸。

    就在他们沿路走过一个山间拱桥之时,远处一道流动着华光的宝贝差点闪瞎众人的眼睛!

    “好东西啊!”犬振大叫一声,拔腿就往那宝贝处跑!

    说实话,犬振真的跑的够快了,可是再快能快过蟾蜍老祖的舌头吗?

    只见蟾蜍老祖一个吐舌,瞬间便超过了犬振!

    蟾蜍老祖的舌头仿佛能够无限拉长,红红细细的一道,直伸向远方,平地甩出去了数丈之远,瞬间就将那个神辉流转,华光溢彩的宝物轻轻一卷,刷的一声再次被收回,众人完全都没看清楚那是个什么法宝呢,就直接被吸入了蟾蜍老祖的肚子中!

    “哇!老大了不起啊!”小刺猬露出脑袋,一脸夸张的赞叹,十分大声的说道,“我就说嘛!我们老大那可是浑身是宝,什么宝贝都能手,哦不,是舌到擒来!老大,你这么大方,这次又得了这么个能够晃瞎眼的好宝贝,就再赏小弟一件东西呗?也好让其他妖族知道,老大你最大方了!”

    小刺猬这番话说的十分溜,说的刚刚得了一件宝贝,喜色还没上脸的蟾蜍老祖直接僵住了,然后在众人有意无意的注视下,很隐秘的咬了咬牙,暗中狠狠的瞪了小刺猬一眼,却还是故作大方,实际上却肉痛的要命的随便捡了一个东西给了小刺猬。

    小刺猬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老大最大方啊!”

    随行众人,尤其是犬妖兄弟俩气的鼻子都歪了!

    这一路走来,说实话他们的确是见到了很多令人流口水的宝贝,但是却无一例外的落尽蟾蜍老祖的嘴里了!

    天知道他哪里来的那么多机械小人,不仅动作麻利迅速,更重要的是防不胜防!

    近在眼前的宝贝,蟾蜍老祖就出动机械小人,远的宝贝,就直接跟刚才一样一吐舌头,什么好东西都被他占了!

    秦浩轩因为要低调,一路上只捡到了几件灵药,看着蟾蜍老祖如此肆无忌惮,疯狂收敛宝贝的样子,很是大大的翻了无数白眼。

    犬妖兄弟一路上看着众多宝贝进入蟾蜍老祖的口袋,敢怒又不敢言,脸色阴沉的好像能够滴出水来。如果不是忌惮蟾蜍老祖,他们早就动手把这个碍事的家伙给直接砍了!

    往崇阳教内部行走的一段路,如果说谁最开心,那只能是小刺猬了。

    他作为蟾蜍老祖的跟班小弟,眼明嘴快,说出的话一套一套都不带重复的,每当蟾蜍老祖得到一个宝贝,小刺猬必定先是称颂赞扬一番,然后表示一下蟾蜍老祖多么多么大方,最后看似委婉,其实异常直白的讨要东西。

    蟾蜍老祖虽然得到的宝贝多,但是给出去的也多啊,于是他一面狂喜一面忧伤,看着小刺猬的眼神十分复杂,心中默默吐槽:“我说你干什么那么热情的给我做小弟,原来是在这等着我呢……”

    就在一人欢喜万家愁的气氛中,众人还是继续往前走。

    “我感觉到了……”行至一处干涸的小溪前,蟾蜍老祖突然神色一震,眼中露出了狂喜!

    秦浩轩心中一动,他能够感受到前方瑞华冲天!

    犬妖兄弟也加快了步伐,等所有人转过一处拐角,一片华光扑面而来,令他们眼镜瞬间白晃晃一片,闭眼良久才能再次看见东西。

    “宝山……竟然宝山!”犬振激动的声音都在发抖!

    出现在众人眼中的,是一座瑞气缭绕,光华冲天,彩色纷呈,灵气氤氲成片的宝山!

    那宝山高不过几百丈,却遍体圣辉笼罩,一件件灵气模拟而成的宝物漂浮在宝山的周围,个个神灵活现,折射着彩色流光,有金色湛湛的太极八卦阵,有锐气毕现寒光遍体的宝剑,更有无数或精致或淳朴的法宝悬挂高空,虽然知道那不过是灵气凝聚而成,却还是引得众人双眼发直,不断吞咽着口水。

    “真的是宝山!崇阳教中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

    “真没有想到,我这一辈子,竟然能够见到真的宝山,就这样死了也值了啊!”

    宝山,那是非常逆天的一样东西,它能够自发的孕育宝贝,无论是法宝还是灵药,只要给它时间,就可以孕育出来。而且,它孕育的时间越长,得出来的宝贝就越极品。

    便是仙王……也不见得能拥有此等宝物!

    比如用一万年孕育出来的宝贝,肯定比一千年的高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