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太始生水第一水【七更】
    姜子白连看都没看蟾蜍老祖身后的妖树,只是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蛤蟆,非常淡定有格外霸气的说道:“其实,我只是看你见过那个小友,感觉你即将成为我弟子朋友的朋友,才给你这个机会来当我的坐骑。不然的话,小蛤蟆,你是不可能有资格做我的坐骑的。”

    蟾蜍老祖的脸,瞬间就绿了,如果他有毛的话,早炸了!蟾蜍老祖感觉自己受到了深深的侮辱,虽然心中的怒火早就要把他给烧死了,他还不敢朝姜子白大声嚷嚷……

    “蛤蟆这种生物。”姜子白依旧十分淡定的说道,“你也知道,那是比较低端的。我念你修行不易,又与我即将得到的徒弟有些许的缘分,所以给你这个机会……”

    “你……你……你不能这么侮辱我啊!”蟾蜍老祖被气得头脑发昏,眼前发黑,整个蛤蟆都要炸了!

    姜子白十分认真的告诉蛤蟆:“我没有侮辱你啊。”

    蛤蟆双眼一番,差点气死过去,有气无力的说道:“你还是侮辱我吧……”

    “好了。来吧。”姜子白显然也说完话了,随手一指蟾蜍老祖,蟾蜍老祖登时现出了原形!

    蟾蜍老祖:“……”

    我靠……要不要强到这个地步啊?就算是道宫境的,也不能一点我就让我现出原形啊!我好歹是仙婴道果境啊!给点面子行不行?!

    姜子白如同一片鸿毛般被清风托起,落到了蟾蜍老祖的脑袋上,他盘腿而坐,轻轻一拍蛤蟆,道:“走吧,在那边。”

    蟾蜍老祖:“……”

    蟾蜍老祖呆了一呆,都快哭了,无可奈何的朝天“呱呱”大叫了两声,然后任命的就托着姜子白往秦浩轩他们所在的方向去了。

    蟾蜍老祖的速度的确够快,不过半个时辰就看到了秦浩轩他们一行人。

    秦浩轩此时已经将龙鳞剑完全炼化完毕,并且将徐羽身上那些与巨龙相连的金色丝线斩掉了部分,但是没有办法全部斩断。

    这时候被冰封的徐羽,生命已经不再流逝,但那只是在她被冰封的情况下,一旦解开封印,秦浩轩发现,徐羽的生命力依旧被巨龙抽取着。

    秦浩轩将徐羽再次冰封,然后珍而又珍的放入了龙鳞剑中,没见的那抹忧愁还是没有抹去。

    难道就这样永远冰冻着吗?这有什么用?里面的徐羽根本无法修炼,更不要提在万教仙遗中寻找机缘了。

    就在秦浩轩考虑要不要去屠龙的时候,他就看到一只巨大的蛤蟆从天边一蹦一跳的疾速跑了过来。

    “咦?!蛤蟆大爷?”小刺猬腾地跳了起来,使劲看去,很惊讶的对秦浩轩道,“这蛤蟆被什么追杀吗?速度好快啊!好像是冲我们来的!”

    “咣!咣!咣!”

    蟾蜍老祖每跳动一下,大地都要颤三颤,不过它很快就来到了秦浩轩面前。

    小刺猬瞪大了眼睛:“蛤蟆头上怎么还有个人啊?”

    秦浩轩也站起来看过去,看着一下子跳到自己身边的蛤蟆,非常小心的后退了一步,看了眼蛤蟆头上盘膝而坐的姜子白,只是一眼就令秦浩轩非常心惊,虽然那人并没有展示自己的修为,但是秦浩轩明白,绝对是一个恐怖的强者!或许对方只是一个念头,自己变粉身碎骨!

    秦浩轩收回目光,然后看向蟾蜍老祖,疑惑的问道:“蛤蟆前辈您不是闭关了吗?”

    “闭嘴!”蟾蜍老祖气急败坏的叫道。

    秦浩轩笑喷了,故意加大了声音道:“哦,我知道了,蛤蟆前辈,这是您开展出来的新业务吧?比方说送人之类的。我说,这类业务是不是给钱给的特别多啊?”

    蟾蜍老祖的脸一下子黑了个底儿掉!

    “呵。”姜子白轻轻拍了下蟾蜍老祖的脑袋,然后就从蛤蟆的头上落了下来,如同柳叶落地,悄无声息。

    秦浩轩的呼吸立即放轻了,看向姜子白的眼神也带了似戒备。

    姜子白往前走了一步,秦浩轩却觉得仿佛有十万大山压境,整个人都惊骇了。

    “小友,我是这里的一个老人了,你可能不知道我,很多年前,人们称呼我为姜子白。”姜子白非常友好的对秦浩轩做了自我介绍。

    蟾蜍老祖暗暗翻了个白眼,心中吐槽:“我也不认识你!你可不止老人了,简直就是个老怪物!”

    秦浩轩看着姜子白,面上的警惕并没有少,总感觉来者不善!

    “我过来找你,主要是有两件事。一呢,是寻一个弟子,来传承我的道法。”

    到了这个时候,太初教众人都已经明白,这个姜子白绝对是个异常强的人物,修为甚至都有可能在老祖之上!

    听到姜子白说出那句话,慕容超的眼睛刷的一下就亮了!

    传承!如此一个强悍的人来选传承,那肯定就是我了啊!我是灰种啊!比这一群无色仙种强多了!

    慕容超面上绽放光芒,但他强行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只用一双眼睛,十分灼热的看着姜子白。

    “第二件事情呢,是来讨要你拿走的我的那一截仙木。”

    太初教弟子倒吸了一口凉气,十几双眼睛刷的一下子落到了秦浩轩身上。

    秦浩轩异常的镇定,面色沉稳,从容不迫,甚至眼中都没有看到一丝异样的情绪,只听到他用非常平淡的声音回答道:“仙木?什么仙木?”

    我靠!那竟然是块仙木!!秦浩轩在心中咆哮!像姜子白这样厉害的人物都要抢的东西,绝对比宝山跟圣胎加一起都宝贵啊!

    姜子白笑眯眯的看着秦浩轩,伸出一根好似玉石做的手指,放到眼前轻轻摇了摇:“这位小道友,装……可就没有意思了。”

    秦浩轩紧抿着唇,一双眼睛看着姜子白,没有说话。

    “你看,我本来是借用宝山与仙木两重力量将自己封存起来,只等着仙路开启的时候出来成仙的,而你破坏了我成仙的机缘。我没有灭了你已经算对你仁慈了。”姜子白看着秦浩轩,虽然还在笑,但是秦浩轩却感觉到一阵阵的仿佛已经接触到了死亡的颤栗。

    “现在,你就将那仙木还给我吧,这东西,对我而言非常重要。”

    秦浩轩低了低眼,用眼角的余光看向了蟾蜍老祖,蟾蜍老祖给了他一个非常特别无奈的眼神。

    秦浩轩心都凉了,看来这姜子白果然恐怖啊,连蟾蜍老祖这么个要财不要命的都怂了……

    秦浩轩深深叹了一口气,将放在龙鳞剑中的那一截破木头给拿了出来,非常肉痛的看了木头一样,然后对姜子白道:“这也是我无意中得到的一块木头,如果有打扰到前辈的地方,还请前辈原谅,毕竟我也是无心之失。”

    蟾蜍老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心中吐槽:“你可别装了。带着太初教十多个弟子掘地千丈的样子都被人看穿了好吗?”

    姜子白却很大度的点了点头,表示原谅他了。

    慕容超吞咽着口水看着秦浩轩手上的那一截仙木,心中瞬间就乐开花了!

    等我拜了师,这一截仙木可就是我的了!凭我的资质,一定能够在修仙界传出名头,永留史册的!

    看着被姜子白轻轻拿在手中的那一截破木头,秦浩轩很好奇的问道:“前辈,我能不能问一下,这一截破,这一截仙木到底是什么东西?”

    姜子白神色一怔,然后轻轻笑了,半回忆的说道:“这一截仙木,是由仙人亲手栽种在仙界的一块木头,是真真正正的仙界之物。里面蕴含有仙界的一些东西。传闻,如果能够将这一块木头参悟透了,就能够成仙,但前提是,这块木头必须是活的。”

    “活的?”秦浩轩看着那一截死气沉沉,与普通老树的枝杈没有什么两样的破木头,面上很怀疑,这真的能够再活过来吗?

    姜子白面带惋惜的看着手中的仙木,依旧淡淡的说道:“很可惜啊,我得到这一块仙木的时候,它就已经失去生机了。但是,里面依旧有很多的仙道,正因为如此,我才以一介弱种之姿,成就了今天的修为。”

    靠!弱种?!

    众人都万分惊讶,完全看不出姜子白竟然会是弱种,看他那样子,说他是无上紫种都信!

    蟾蜍老祖因为知道姜子白的真正修为,心中震撼更甚:“弱种?这都行!那你强的也太离谱了吧?”

    慕容超心中则是咯噔一声,非常郁闷的看了姜子白与秦浩轩一眼,异常苦闷的想道:“弱种?他不会又选秦浩轩吧?弱种看上了弱种?!靠!还有没有天理啊!我是灰种啊!我是他们中资质最好的,为什么就没个人看上我呢?”

    “枯木就已经如此厉害了……”秦浩轩喃喃的说道,然后再问,“那这一截木头还有可能恢复生机吗?”

    姜子白点了点头,道:“能,但是非常难。传闻太始生水或许能够将这一块木头救活。”

    “太始生水?”

    “恩。太始生水是世间第一奇水,据记载,它可以令白骨生肉,死人复生,孕育万物而生机不灭。与真灵长河等并列为万物之母。只可惜,这样漫长的岁月悠悠而过,却再也没有听说过太始生水的消息。”

    秦浩轩也觉得非常可惜,看着姜子白手中的那一截仙木,心中不住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