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世道变曾几何时【一更】
    姜子白看秦浩轩那失落的反应,笑了笑:“这一截仙木被小友你带了一段时间,在你那里也留下几丝仙气,对你走小仙路还是非常有帮助的。”

    慕容超一直在等着姜子白选择弟子,见秦浩轩老是在插话,于是变得十分不耐烦了,直接开口问道:“前辈您说还有一件事是来我们这选个弟子,不知道前辈选择的标准是什么?还是说前辈已经有中意的人选了?”

    慕容超说完那些,秦浩轩面色就有些不好看了,他略带冷硬的对姜子白说道:“前辈,我们这群人全是太初教的弟子,怕……不是很适合……”

    姜子白的眼睛眯了眯,很有耐心的解说道:“我只是要选择一个传人罢了,并非想要让她改换门派。我的教派早就消失在时间长河中了,不过,消失也就消失吧,并没有什么,而且我本身也是教派的弃徒。”

    众人:“……”

    谁都没想到这一茬,一下子有些沉默。

    慕容超眼中喜忧参半,一方面他觉得自己是灰种,是所有人中资质最好的,一定会被选上;另一方面,这种事情被打击的多了,就有些不那么自信了,很害怕秦浩轩被选上。

    内心忐忑无比的慕容超,万分紧张的看着姜子白。

    姜子白淡淡笑了笑,直接说道:“我知道你们这有个小女孩,我想带她走。”

    慕容超身子顿时就僵了!脸上神情十分难看。

    秦浩轩一愣,然后让了让身子,看了看自己身后的几个师姐妹,问姜子白:“不知道我们太初教的哪位女弟子入了前辈的额法眼?”

    姜子白摇了摇头,然后伸出手指指了指秦浩轩身侧的龙鳞剑:“我想要的徒弟,在你的剑里。”

    秦浩轩愣了一下,然后脸色刷的一下子就黑了。

    姜子白仿佛看出了秦浩轩的顾虑,说道:“你放心,她是紫种的事情我不会告诉其他任何人。毕竟我也希望自己的传承徒弟能够真真正正的成长起来。”

    秦浩轩紧抿着唇,眸中厉色一闪而过,心中警铃大作,他看着姜子白的眼睛已经带了浓厚的敌意:“这个人,知道徐羽是紫种!”

    秦浩轩不知道姜子白的真正意图,只能自己做出猜想:“如果姜子白是想要徐羽的紫种呢?如果他想要对徐羽不利呢?!不行,我绝不能让徐羽落入他的手中!”

    牙齿一咬,秦浩轩腾地将龙鳞剑拔了出来!

    “轰!”

    姜子白蓦然出手,身后九座道宫瞬间而现,铺天盖地的威压仿佛九天倾塌,顷刻而至!

    九座道宫!

    太初教所有弟子在那瞬间都怔愣住了,完全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秦浩轩感觉在姜子白出手的瞬间,这整片空间都凝固了!如果不是对方故意收敛威压,怕是现在所有人都被压得跪在地上站不起来了吧?他眼眸蓦然瞪大:“这就是九座道宫境强者的力量吗?竟然如此恐怖骇人!”

    他只见过死掉的仙王,还从未遇到过这样人物的出手!

    秦浩轩全身都被封住了,从里到外,连动都动不了,他仔细感受了一下,发现姜子白竟然连他的仙树都给封住了!他体内的灵气好似瞬间被抽空了一般,空荡荡的!

    他真的比圣胎或者巨龙还要强悍很多,几近于仙王!秦浩轩这才深切的感受到了力量的差距究竟能够多么惊心,他感觉自己在姜子白面前就是一只蝼蚁!

    姜子白轻轻一个招手,秦浩轩身上的龙鳞剑瞬间飞入他的手中。姜子白一个弹指,被冰封的徐羽便从龙鳞剑中飘了出来。

    秦浩轩眼睛蓦然瞪大。

    姜子白再次弹指,龙鳞剑刷的一声重新飞回秦浩轩身边,直直插入他身前的地面中。

    姜子白看着徐羽身上的层层寒冰,眉毛轻轻一挑,有些意外的看向了秦浩轩:“哟,小道友机缘不浅啊。这可是以前孤月仙王采摘寒月炼制的寒焰之冰,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得到。”

    说完,姜子白手指轻轻一弹,只听一阵寒冰破裂声,徐羽身上的寒冰瞬间而碎,姜子白再次出手,并指如刀,从徐羽身上拂过,一部分金色丝线也被轻易的斩断了。

    秦浩轩看着那些断裂的丝线,心中一块大石头放了下来,知道姜子白果然是能够救徐羽的,但他还是担心姜子白会对徐羽不利,秦浩轩暗暗发狠,如果这个家伙敢伤徐羽一根头发,就算他是仙王也不会放过!

    姜子白看着自己身前的徐羽,眼中露出欢喜之色,然后食指于徐羽额头一点,柔和的白光顷刻间将徐羽包裹,无边的灵气于万物精气瞬间汇成了丝丝缕缕没入了她的身体。

    秦浩轩看着徐羽花白的头发重新变得黑亮,看着她面上的沧桑消失无形,一双眼睛温柔的能够滴出水来。

    徐羽微微皱了皱眉,然后蓦然睁开了眼睛。

    “你……”徐羽看着姜子白,张了张嘴。

    “我救了你,想要你成为我的徒弟,但并不是要你改换门派,只是继承我的道法。”姜子白对着自己徒弟,耐心更足,“如果你跟我走,那你身上与龙的牵绊,我可以为你斩断,并教你无上的功法。但是你若跟着那位道友,他就得到处奔波为你找东西,对他修为影响也很大。”

    徐羽听着姜子白的话,也逐渐的清醒了过来,面对姜子白的提议十分心动。

    “你看,你跟我走,一定能够变得很强,等你变强了,还可以反过来保护他,对不对?”

    蟾蜍老祖与秦浩轩听着姜子白的这番话,都惊呆了,这真的是差一步就成为仙王的人吗?真的不是商人吗?怎么一开口就全是蛊惑的意思啊?怎么这么能说啊?

    徐羽心动的已经非常明显了,她转过头望向,秦浩轩,好像在征求意见。

    可秦浩轩全身上下只有眼珠子还能动那么一下,要急死了。

    姜子白再次轻轻笑了:“小道友,我是真的诚心出来找个徒弟的。并不是觊觎这颗紫种。如果我是来抢紫种的,大可以将你们全部捏死便是,这于我也不过是挥挥手的事。何必如此大费周章?”

    姜子白非常坦荡的说道:“现在,紫种于我已经没有用了。但凡我还有一百年的时间,那我是真的会抢这颗紫种。但是我没有时间了。只想找个继承人,将我一生所学通通交付。”

    “我愿意。”

    徐羽清脆的声音响起,她认认真真的看着姜子白,拱手拜了三拜,叫道:“师父。”

    “好!好!”姜子白心中大悦,全身道韵都在瞬间绽放出湛湛光辉,“你放心,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徐羽笑了笑,然后一双美目看向了姜子白手中的仙木,她在龙鳞剑中的时候,虽然是被冰封,却还是能够感受到仙木的气息,她眉毛轻轻一皱,微微歪头对姜子白道:“这块木头是我浩轩哥哥的。”

    姜子白:“……”

    如果能笑,蟾蜍老祖一定会大笑出声!

    “不是啊!”姜子白指着自己手中的仙木,眨巴了眨巴眼睛道。“那是他从我这拿的啊。”

    “对啊,是浩轩哥哥拿走了啊,是他的。”徐羽面上保持着小女孩撒娇的倔强。

    姜子白高高挑起眉毛,想要争辩两句,却发现……好容易得了个传人,跟她这丫头争什么争,最终叹了口气,笑了笑,然后并指如刀,一道金光从他手指闪出,刷的一下就将仙木削下了一小块,然后扔给了秦浩轩。

    靠!这都行!那可是仙木啊,比龙鳞都要坚固的东西,你说削就削啊?

    连蟾蜍老祖都看的肉痛!

    将那块木头扔到了秦浩轩怀中,姜子白回头看徐羽:“这样总可以了吧?徒弟啊,等我哪天死了,这木头全部都是你的了,那块够他用了!”

    徐羽拿不定主意,总觉得被削下来的那块木头有点小,她回头去看秦浩轩。

    秦浩轩声音都被凝固了,他只能用自己唯一能动的眼珠子,眨了眨,拼命的告诉徐羽,够了!真的够了,好歹有一块了。

    看着秦浩轩与徐羽的互动,姜子白真的感觉到时代真的变了,他叹了口气,很无奈的说道:“我姜子白收徒弟,放到以前,那可是无数人拿着绝世奇珍跪在我面前求我收的,就算是紫种那也得跪着!现在倒好,我收个弟子,还得自己往外送东西,送的还是仙木!唉,这个世道……”

    感叹了两句,姜子白对徐羽道:“我们走吧,寻个隐秘点的地方,我传你道法。”

    徐羽再次回头看秦浩轩:“浩轩哥哥,你等我回来。”

    秦浩轩眨了眨眼睛。

    姜子白实在看不下去了,随手一挥,解除了众人的禁制,然后拉起徐羽就上了蟾蜍老祖的脑袋。

    蟾蜍老祖:“……”

    靠啊!您老人家……这什么意思?!

    快要抓狂的蛤蟆大叫:“我都把你带来了,咱们就该一拍两散了啊!前辈你这是干什么啊?怎么又上来了?”

    姜子白带着徐羽在蛤蟆的脑袋上坐好,非常淡定的回答道:“你我相见的确是缘分。所以我觉得,给你这个荣耀资格,让你幸运的再跟我一段时间,也算是你蛤生最光辉的岁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