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凡尘行走踏轮回
    唐元接过木偶,眸光湛湛的望着秦浩轩道:“秦长老放心,我们一定会为您拖住那群小人。”

    “秦长老,这星球上真有仙缘?我也曾经寻找过……”周友如带着几分疑惑。

    碧竹堂的弟子刘贺也开口道:“秦长老是在感悟凡俗?可你经历过入红尘,这凡俗便是有感悟,也有限了……除非你真的找到了大仙缘?不少人都说三千星球,三千世界……理当有大仙缘,却从未有人找到过。”

    “我确实没找到大仙缘……”秦浩轩望着不远处他们刚刚离开的那家药铺,但是眼眸深处还是有了触动:“我这一年来,与这些凡人朝夕相处,是真的从那些散碎的时光还是有些感触。。”

    秦浩轩轻轻叹了口气开口道,“我们修仙者,相对于凡人而言,寿命太漫长了,对于生死的理解反而没有凡人来的透彻。”

    “我们过于执着于不死这一个结果,所以会忽略生命中的很多事情。而凡人,他们深知自己寿命不过数十载,活的却更加潇洒。甚至我看到有一种虫子,朝生暮死,时间短暂的都可以忽略,但是它们更加珍惜自己存活的那一天,然后再坦然的面对死亡。”

    看着有些懵懂的太初教弟子,秦浩轩微微笑了:“人只有知生死,才能明生死。生死轮回,暗含天地大道,其中妙味无穷,发人深思。”

    “修仙者虽然时时自省,也时时感悟仙凡,但……”秦浩轩叹了口气:“哎……其实大道理,诸位又有谁不懂?我得太多奇遇,却从未想过若没有奇遇,我又该如何修仙?此地教会了我若未有奇遇,我该如何明心修仙。”

    太初教弟子听着秦浩轩这一番话语,心头大震,隐约间仿佛真的感悟到了什么,但是等他们伸手去触碰的时候,那些萦绕耳边的话语,却又一一散了。

    唐元挠了挠脑袋,然后对秦浩轩道:“既然秦长老能够在这里感悟到自己的仙缘,那我们就先去其他星球布下迷阵。”

    “秦长老再见!”

    等所有弟子离开之后,秦浩轩才再次抬脚,一步一步,迈入了人声鼎沸的红尘之中。

    秦浩轩穿过嘈杂的市集,走过生机盎然的森林,也越过罕有人迹的沙漠。

    他望着总是不停的变化,却又好像亘古未变的太阳,突然更加明白了曾经看到过的轮回仙王与轮回魔尊的一些东西。

    “轮回仙王与魔尊,曾经一定做过跟我一样的事情,观摩过凡人的生死,凝视过草木的发芽与落败,见识过潮涨潮落,聆听过春夏秋冬,感受过那种生生不息的轮回之力。”

    秦浩轩微微闭眼,他看到老者的生命走到了尽头,而新生儿的第一声啼哭也划破了天际。

    “天地之间本应该是有轮回的,而越强大的力量,受到天地规则的制约,越难以产生轮回。但是凡尘俗世的力量真的过于弱小了,小到冥冥中,真的有一股力量,能够帮他们完成轮回。”

    嘶鸣了一夏的蝉终于倒在了秋风中,然后新的幼虫却已经深埋地下,静等它们夏季的来临。

    “但是,帮助凡尘轮回的力量,却又会将前尘过往一并抹杀,就如同朝生暮死的虫蚁一般。而这种轮回,也肯定不是轮回仙王想要的。所以他才想要逆天改命,从天道中偷得一缕轮回之力,想要借助这股力量,实现自己的再生。”

    秦浩轩来到众山之巅,遥看万里浮云,心头微微激荡。

    他想起自己还是少年的凡人之时,看着前来接引他们的太初教修仙者,就感觉他们便是传说中的仙人。

    “而等我真正的踏上仙途,第一次见到仙王之墓的时候,感觉那才是真正的接近仙人的境界。”

    秦浩轩抬手轻拂,无边的浮云被他瞬间震碎,随风消散,朗朗乾坤,一眼看穿。

    “那么,仙王看天的时候,又是什么感觉呢?是不是也正如我年少懵懂时看着那些修仙者的震撼?”

    夕阳缓缓没入地下,一颗颗星辰逐渐浮现在半空中,无数星光从天幕上亮起,而大地陷入了一片黑暗,万籁俱静。

    “所以,仙王才会去触摸轮回应该存在的东西,才会为自己建立起轮回之墓,才会有轮回重生之念。”

    秦浩轩静静立在山巅,于一片静谧中,任思绪狂飞。

    日出东方,一点点的挪出云海,然后,刹那间,万丈金光骤然而出,朝人世间洒下一地金辉。

    仿佛一道犀利的光明破开了云雾,秦浩轩心中蓦然一动!

    “这颗星球中,的确拥有天地轮回的一些力量存在,只不过非常非常渺小罢了,对于我凝结道花是完全不够的。”

    秦浩轩先是轻轻叹了一口气,然后将那股小小的感悟凝聚心中,紧接着他飞身而起,整个人仿佛上古大鹏,直逼天际,飞出了星球,直直的奔向了第二个。

    一个月的时间,悄然而过。

    因为太初教弟子的捣乱,金铭他们的确毫无所获,根本连秦浩轩的衣角都没有摸到。

    但是,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万载大教万鼎派的弟子丁泽,也凝结出了金色道花,令人惊讶的是他凝结出的道花,同样是五瓣金花。

    丁泽刚刚一出他的仙缘,万鼎派弟子以及一直跟随他们的一些小门小派弟子就来了。

    “恭喜丁师兄,贺喜丁师兄啊!”

    丁泽一派意气风发,故作淡定的接受众人的恭喜。

    照样一通礼物送下,丁泽的小弟这才凑上前,说道:“丁师兄,最近仙音林中发生了一些事情。”

    “哦?什么事?”

    “就是重山教的弟子金铭,他凝结道花出来之后,就一直在带人围杀秦浩轩,听说,一个月下来,秦浩轩被围杀的到处乱窜。”

    丁泽目光一凝:“他们为什么这么大动干戈?秦浩轩在仙音林中不是没有仙缘吗?”

    “我听说,是因为秦浩轩也好像找到了什么东西。”

    丁泽双眼一眯,瞬间想到了秦浩轩之前在听仙会上的表现,接连两次引发了天人合一的异象!太可怕了!如果被这万教屠夫得到了巨大仙缘,后果不堪设想!

    丁泽的脸色顿时变得非常危险,他沉声道:“绝对不能让他成功找到自己的仙缘!”

    “那,丁师兄,我们也要趁着秦浩轩还没有凝出道花,一起去围杀他吗?”

    丁泽又想起出入万教仙遗之时,秦浩轩大杀四方的无敌样子,心中颤了颤,皱着眉头道:“秦浩轩手中的底牌无数,而且个个都诡异的很。虽然我现在已经凝结出了黄金道花,却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围过来的小弟相互看了看,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丁泽却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他嘴角勾出一个阴冷的弧度:“我要去找我的师兄林飞,我知道他也有仙缘,而且比我的要强大很多。”

    丁泽全力飞行,也是用了大半个时辰才来到一处高可比天的巨树之下。

    巨大的树木枝叶上,一个身穿玄色衣袍的男子,盘膝而坐,他眉目精致,鼻梁高挺,只是眉梢眼角都带着一股冷傲之气。

    丁泽刚刚来到树下,林飞便睁开了眼睛,他的身后一朵六瓣黄金道花的虚影,一闪而没!

    竟然是结出了六瓣的黄金道花!

    跟随丁泽而来的众人全都震惊了!

    能够凝结出黄金道花就已经是非常不易的事情,数万年来,能够凝出两瓣道花的修仙者便非常稀少,更何况是六瓣!

    “有事吗?”林飞面冷,声音更冷,一开口,便有几人忍不住心中一寒。

    丁泽在面对林飞之时,也没有了刚刚的嚣张之色,反而一脸的恭敬,语气更是非常难得的温和:“师兄,是这样,我们有事情需要师兄相助。”

    林飞闭了闭眼睛,然后飞身而下,望着如同瀚海般广袤的森林,说道:“我现在凝结第二朵黄金道花,却始终差了点什么,无法完美凝出,的确需要出去走一走了,也算是找时间,重新体验一下我的六瓣黄金道花。”

    丁泽面上一喜,快走几步,来到林飞身边,轻声说道:“那,不如我们现在去杀一个人。”

    “杀谁?”

    “万教屠夫秦浩轩。”丁泽慢慢的吐出这三个字。

    林飞眉峰一动,微微看了丁泽一眼:“他?他也凝结出黄金道花了吗?”

    “这倒还没有。但是,师兄,我们听说秦浩轩好像也找到了他的机缘,为了防止秦浩轩那个杀神真的凝结出道花,成为我们仙王争霸上的一大阻力,还请师兄出手,助我们杀掉他。”

    “凭借他一介弱种,还想着在仙音林找到仙缘?他是很出色!但仙缘更加眷恋我等有色仙种!”

    看林飞还是一副对秦浩轩毫不在意的样子,丁泽低头,眼珠子转了转,再次开口道:“师兄,虽然秦浩轩到现在还是没什么动静,但是,想着仙音林中所有人都相信他能够找到不同寻常的仙缘。毕竟,他以往创造了太多奇迹,也给修仙界带来了太多意想不到。小仙路只容许小仙王通过,不能有半分的差池啊。”

    “更何况,传闻,秦浩轩身上拥有无数的天材地宝,更有一些中级法宝甚至更高级的宝贝。”丁泽的声音中,带了一丝蛊惑的意味。

    林飞一派平静,但是一双眼眸中却透出了森寒的杀意与隐藏在眼底的贪婪。

    “既然如此,那就杀了他便是。”

    ps:明天后天,两天之内,还完欠章。今天又欠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