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一滴仙水开九花【二更】
    可!这个面子真的没法给!太初子弟的命,大如天!

    柳乘风见秦浩轩不说话,心中也是焦急,他真的很想救下眼前这批人,九瓣黄金道花啊!如此英杰,便是死也该战死在魔渊战场!而且,这等天资!日后定是魔渊战场的重要战力!定能护住许多仙道同门!

    “算了吧……收手可好?”柳乘风好言相劝:“若嫌不够,再让他们赔偿一批物资可否?”

    盛瑞眉头紧锁,如果可以……真的不想赔任何资源!可当下的秦浩轩凶暴异常,若是可以给资源活命下来,那自然是最好!至于日后……争取早日突破凝聚黄金道果,再来找这秦浩轩麻烦!

    “我……愿意……”盛瑞尽量让自己表现的不那么恨。

    “盛瑞道友愿意赔偿。”柳乘风面色温和,甚至有些谦和的对秦浩轩道:“这件事情,可否便这般算了……”

    秦浩轩轻轻摇头:“柳道友,我本该给你面子。但,事关我太初弟子,柳兄……抱歉了。”

    “真的不能?”柳乘风再次追问。

    “不能。”

    “那好,我知道了。”柳乘风的话音落下,身后数名弟子在这一刻将自己的仙树骤然释放!

    这一刻,便是连秦浩轩的面色都微微出现了变化,其他人也一样尽是惊讶。

    跟随柳乘风来的那十人,每人的仙树之上密密麻麻的排列着十朵道花!

    虽然只是普通的道花,但每一朵道花上都有瓣,而且胜在数量多!

    万教仙遗之外的人,也都看的连连赞叹。

    “不愧是万教仙遗,不愧是仙音林啊,仙缘果然够大!”

    金煌阁的掌教,更是激动!他睥睨了自己身旁的那些掌教一眼,心中得意之情快要溢出来了!

    这都是我们金煌阁的弟子啊,想必,日后,我们金煌阁要大兴了!

    仙音林内。

    柳乘风眉梢眼角带着几分伤感:“浩轩,放弃可否?”

    秦浩轩再次摇头:“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做!”

    柳乘风叹气,自己可以理解秦浩轩,但……为了修仙同道……这次不得不阻止他!真是造化弄人!若是换其他时间认识,彼此应该可以成为朋友吧?

    刷!

    秦浩轩犹如一把出鞘的利剑,全身上下都是危险到极致的气息,蓦然一动,便能够牵引天地之力,狂风为他开道!

    盛瑞体内每一滴血液都在叫嚣着危险,他不管不顾,将全部的灵法道法打出,希望能够阻挡秦浩轩的进攻!

    但……这根本没有用!秦浩轩金色的拳头凝聚着千条道法,仿佛能够劈裂天地,一拳就将盛瑞的保护罩打散,然后整个人欺身而上,再次出拳,将盛瑞全身骨头在瞬间打散,紧接着一把捏住盛瑞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太快了!

    秦浩轩做从出手到将盛瑞打的毫无还手之力的提起,前后相隔不过一息时间!快的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浑身浴血的盛瑞被秦浩轩提小鸡一样提起来之后,眉心骤然裂开一道道目,炽热的金光从道目中猛然射出!

    盛瑞与秦浩轩不过一臂之隔,这么短的距离,如此强悍集盛瑞一身的力量就这样射了出来!

    偷袭!盛瑞在等这个机会!双方距离极近!而且对方认为自己没有反击能力而放松的一刻!

    盛瑞这是最后一博,想要出其不意的击杀掉秦浩轩!

    躲?已然来不及了!那……便正面刚吧!

    “吼!”

    秦浩轩不躲不避,猛然发出一声撕裂天地的怒吼,无形的音波,在那瞬间仿佛有了实质,顷刻间将盛瑞的道目生生震裂了!

    “啊!”

    盛瑞发出一声极其惨烈的呼号,一道泛着金色的血液从他眉心刷的落下,同时他双眼流出了血泪!

    这一下子,所有人都呆住了!

    秦浩轩这还是人吗?竟然强大到了这种地步!

    霄云阁的掌教裴清真人愤怒的站起身子,双眼充血,一转不转的狠狠盯着光幕中的秦浩轩,浓烈的恨意与杀气从他身上迸射开来!

    仙音林中。

    秦浩轩神态从容,他仿佛没有听到耳边那惨痛的喊叫,泛着金色的右手,生生撕裂了盛瑞的小腹,探入其中!

    盛瑞面色惨白到极点,豆大的汗水从他额头哗啦啦的落下,他大张着嘴巴,却因为那股剧痛,发不出任何声音!

    在场的人,好像都已经听到了皮肉被撕碎的声音。

    其实只用了一瞬,秦浩轩的手便从盛瑞的小腹中收了回来,但是那一瞬,对于盛瑞而言,却漫长的仿佛一年那么久。

    所有人朝秦浩轩手心看去。

    秦浩轩金光皮肤的手心,静静的立着一粒七彩的水滴。

    青虹果然没有骗我,这些人的仙缘真的是以水滴的形式存在于他们的丹田之处。

    秦浩轩身边的人都被他这一手震惊了!

    “这是什么?那是什么东西?”

    他们看不懂,却能够感受到那一滴七彩水珠上传来的圣洁强大的力量。

    很快,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什么了。

    秦浩轩的手心,七彩的水滴逐渐绽放出耀目的光华,光华之中,一个令人炫目的光影逐渐现出,一幕幕的情景过后,所有人大悟,仙水中竟然是仙人留下的幻影。

    原来,这竟然是盛瑞的仙缘!

    万教仙遗之外,裴清真人看着秦浩轩的目光,已经恨到无以复加,裴清真人面容狰狞而骇人,恨不得现在就将秦浩轩碎尸万段!

    那可是他弟子的仙缘,他霄云阁未来的希望啊!盛瑞凝结出九瓣的黄金道花,震惊修仙界,本应该能在仙王擂台上与其他教派的天才一决雌雄,本应该带着霄云阁大兴!

    可是现在,一切都没了!

    都是秦浩轩,都是秦浩轩的错!我要杀了他,杀了他,不计一切代价杀了他!

    裴清真人双眼漫上一层血红,却又倏地隐了下去!

    黄龙真人非常明确的感受到了裴清真人的愤怒与恨意,他暗暗皱了皱眉。

    仙音林中。

    属于盛瑞的那一滴仙缘之水,在秦浩轩的手中不住的折腾,似乎非常排斥秦浩轩,不甘愿从一个有色仙种的身体进入一个无色弱种的身体,扑腾着想要逃走。

    秦浩轩看了看手心的仙水,然后反手一掌拍出,直接将那滴仙水拍入了不远处于超华的丹田之中!

    十分排斥秦浩轩的仙缘之水,在进入于超华体内之后,竟然半点都不反抗,甚至非常乖顺的融入了于超华的丹田。

    刹那间,于超华通体绽放出耀目的神辉,他的仙树之上,那朵八瓣的黄金道花,竟然缓缓凝结出了第九瓣的虚影!

    万教仙遗之外,白羽派的掌教致和真人都要乐疯了,不住的跟周围人说:“看到了没?我弟子,我们白羽派的弟子,马上就要凝结出第九瓣黄金道花了!哈哈哈哈……”

    秦浩轩看着那一滴仙水如此反差的对待他与于超华,暗暗翻了个白眼,然后再次转头看向了盛瑞!

    被击碎了全身骨头,喝裂道目,挖出仙缘之水,盛瑞整个人其实就已经废了。

    但是,秦浩轩的眼睛依旧冷酷到令人心底发寒,他突然收拢了五指,猛然用力,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直接将盛瑞的捏爆了!

    轰然一声闷响,温热的血液如同飞雨般飘然落下,这一片天地的血腥味,顿时再次浓重的起来了。

    原本还有些隐约的金色光芒,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于超华第九瓣黄金道花越发凝实,仙树之下,于超华通体好像镶上了一层金华,整个人铅华尽褪,圣洁之气缭绕,眉目端然,宝相庄严,竟然隐隐有一股大道的气韵流转他身上,所有人都看的有些呆了。

    此时此刻的于超华,与他平日里做小伏低,为利所趋的样子大相径庭,感觉跟彻底换了一个人一般。

    “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很多人惊得合不拢下巴。

    就连万教仙遗之外的众人,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

    “秦浩轩也真的大气,一滴仙缘之水,竟然便这么送人了,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如果是我,肯定不舍得送的。”

    ……

    致和真人笑呵呵的抚着自己雪白的长须,看着光幕中的秦浩轩与于超华,满心满眼的满意,心中暗暗想:“秦浩轩这孩子义气,我们白羽派记下这份恩缘了。”

    “黄龙!”裴清真人看着被秦浩轩如同扔垃圾一般扔掉的盛瑞,满心的怒气喷薄而出,怒火烧的他双眼都通红一片,他厉声朝黄龙喝道,“黄龙,这件事,你必须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

    黄龙面色冷淡,转身直面裴清真人,他双眼冷如寒渊,声音却是更冷:“刚刚你门下弟子率那么多人,围杀我太初教门下正在凝结道花的秦浩轩,在那危机关头我说过什么了?刚刚你弟子杀了我太初教门下十一人,手段残忍,令人发指,我说什么了?!”

    站在黄龙身后的赤练子,默默的垂下了眼帘,心中暗暗吐槽:“对,你是没说什么,可你那时候,全身散发出的杀气,令自己本门弟子都害怕了,就差直说,谁敢动秦浩轩出来老子就砍死他,跟说出口也没啥大差别了吧?”

    哦不对,赤练子木着脸想,还是有差别的,黄龙属于那种蔫坏腹黑型的,他不像刚刚那些掌教一样大喊大叫,只会闷不吭声的去做,但是,那更可怕,一旦出手,就绝不会留有余地。

    “裴清真人,我劝你还是给自己留点脸面吧,非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为自己卑鄙的弟子做这些没品的叱问吗?”黄龙一字一句仿佛利刃,直直戳入裴清真人的心中,“而且,盛瑞之死,他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