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白骨生肉栩栩生【八更】
    秦浩轩举目朝天空看去,忆蓝的大脸正从云层中俯视下来。

    秦浩轩:“……”

    这都行?

    自从忆蓝能够修炼之后,秦浩轩便将自己所有的灵法都记在金帛上,留给忆蓝,让他学着玩。

    当时把灵光真人的灵法也留了下来,他没想到的是,这小家伙竟然真的能够学成了!

    “爹爹!我再试试能不能出去!”

    忆蓝说完,身子再次变得很大,给秦浩轩一种他要顶破苍穹的感觉!

    当!

    一道金光当头打下,忆蓝惊呼一声,整个人迅速的变小,一下子又变成了小娃娃一个,跌落到地面。

    秦浩轩心头猛跳,纵身一跃,从空中将忆蓝接住,然后又朝高山一个借力,稳稳落地。

    “怎么样?有没有伤着?”秦浩轩急切的问道。

    “没有没有,我没事!”忆蓝神气的站起来,在原地转了两圈,像秦浩轩确保自己没事,然后小脸一跨,故作老成的叹了口气,“唉,还是不行。”

    自从忆蓝能够修炼后,他们就找了很多方法,在保证忆蓝不会受伤的情况下,尝试能不能将山巅的符纸揭掉,而是无一例外的失败了,忆蓝甚至都不能接近那张符纸。

    相比于忆蓝的失落,秦浩轩倒是习惯了,他舒了一口气,然后又板起脸教训忆蓝:“凡事都要小心,以后不能再这么莽撞了!就算出不去,爹也不要你出事,知道吗?”

    “知道了!”忆蓝笑嘻嘻的说道,眼珠子一转,岔开话题道:“爹爹,咱们今天吃熊肉吗?”

    秦浩轩翻了个白眼:“吃什么熊肉?那群熊都被你一脚踩成肉泥了好不好?再找其他猎物吧。”

    忆蓝吐了吐舌头,驾着飞剑跟在秦浩轩身后,随他往深处走去。

    这些年,亲眼所见忆蓝的修炼是多么神速,秦浩轩不止一次的感慨过,我儿子天赋这么好,纵观整个修仙界也找不出一个能与他比肩的,如果这是在外界,有一个灵气充裕的地方,各种灵药法宝的伺候着,那还真的会逆天。

    落叶一层叠着一层,倏忽又被冬雪掩埋进泥土,成为明天新春的养料,日月星辰象征着永恒,一日重复一日的出现,当日子变得平淡温和,没有一丝波澜,人的心境是不是也趋于自然,如同水流,知道从何处来,明白往何处去。

    忆蓝已经将真整个镇仙山翻了个遍。他也十岁了。

    十岁的秦忆蓝,仙树遮天蔽日,高达九百九十九丈,四十九个金晃晃的仙轮高挂树上,汹涌如同大河的力量从忆蓝身上喷薄而出!

    十岁的秦忆蓝,已经是仙轮境满轮境界!

    这一日,是忆蓝的生日,也是蓝烟的忌日。

    前一段时间,秦忆蓝刚刚从秦浩轩很多的秘籍法典中,学的一种白骨生肉的灵法。

    顾名思义,能够令白骨生肉。

    “爹,我知道你一直介意没能保住娘的肉身。”小小的忆蓝站在蓝烟的坟头,一张稚嫩的脸蛋上全是认真,“但是儿子可以了,儿子能为爹实现这个愿望。”

    秦父秦母还留在家中,现在蓝烟的坟头,就站着忆蓝与秦浩轩。

    秦浩轩看着忆蓝的眼睛,里面全是自豪。

    将坟墓挖开,虽然早有准备,可是看到里面的骸骨之时,秦浩轩还是忍不住心头剧痛,眼眶蓦地变红!

    原本以为时间会将一切伤痛洗刷掉,可是直到这一刻,秦浩轩才突然发现,所有的悲痛没有一丝一毫退却,它们只是短暂的隐藏起来,然后在最措不及防的时候,一下子将你洞穿,只在心口留下一个血淋淋的口子,任凭你如何呼痛,都没有办法止住,只能等着自己痛的麻木。

    看出父亲面上的伤悲,忆蓝很快上前,泛着淡紫色流光的灵法轻轻附着在蓝烟的尸骨上,刺目的光芒刹那间绽放,雄浑的力量缓缓淌过蓝烟的尸骨!

    光芒褪去,完好的蓝烟出现在眼前。

    她穿着水蓝色的长袍,正如秦浩轩第一次见到她的样子,宛如瀑布一般的长发垂在脑后身前,面容宁静平和,却又带着他们久处之后的恬静气质。

    “我娘真的很漂亮……跟我梦中的娘一模一样……”

    那些模糊的有关母亲的记忆在这一刻变得清晰起来,虽然是第一次见到母亲,忆蓝却感觉好像两人已经在一起生活了很久,好像梦中那些温馨关切的话语,真的是记忆中有的一样。

    忆蓝突然开口,对正抱起蓝烟的秦浩轩道:“爹,等我以后变得更厉害,我一定会把娘给复活!”

    秦浩轩抱着蓝烟往外走的动作一顿,要将他湮灭的疼痛悲伤一下子涌了上来,令他眼前一阵模糊。

    “恩,爹相信你。”

    就这么骗自己一次吧。

    秦浩轩这时候才感觉到,原来难得糊涂是这样的令人沉迷。

    虽然他的理智告诉他,蓝烟是永不可能被复活的,她如同凡人一样死去,时间又过了这么久,她的魂魄早就消散了;可是情感却在大喊,她会活过来的,会的,会跟自己一起见证孩子的成长,也会跟自己跟忆蓝一起并肩看日升日落。

    忆蓝九龙封天将蓝烟再次冰封,存放入龙鳞剑中,小孩的眼中神情坚毅,有一抹亮光在跳跃:“我一定会将娘救活的,一定会的。”

    世事总会这样。

    上天让人觉得自己是无所不能的,然后在你最得意的时候给予闷头一棒,痛彻心扉。

    忆蓝还这么小,他从未遇到过逆境,自他出生就好像为了告诉世人神童是怎么写的,所以他还不懂这个道理。

    秦浩轩是懂得,但他多么希望自己不懂。

    夜深了,月牙挂在天边,好像一个守护者,带着满满的安详。

    秦浩轩坐在山石上,眺望眼前的一片黑夜,风轻轻吹过来,吹动他身后的一抹黑发。

    “原来是这个样子的……”秦浩轩轻轻的开口,嘴角带着一丝没有察觉的笑意,“原来,有了儿子之后的感觉是这样的……”

    “蓝烟,以前我一直想要去探索仙路的尽头,想要举霞飞升,可是,有了忆蓝之后,我的这个念头却淡了,他这么优秀,势必能在修仙界掀起一番动作,我在想,如果我们的儿子在修仙之路上走的更远,能够成仙,我也很满足……”

    “你说,这就是望子成龙吧?”秦浩轩的声音被风吹散,落入一片月色中。

    又是三年过去了,忆蓝已经十三岁了,他每天都在修炼,却依旧没有开出道花的迹象。

    打猎回来,看院子中又没有忆蓝的身影,跟秦父秦母说了声,秦浩轩转身出了家门,朝那处峡谷走去。

    一个小小的身影,盘膝坐在峡谷深处的参天大树前,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大树。

    “怎么又在这发呆?”秦浩轩走过去,虽然他现在如同一个凡人般,但是依然能够感受到忆蓝愈发精深淳厚的修为。

    冲秦浩轩笑了笑打了招呼,忆蓝突然手指一番,定定一指地面,一株嫩绿的小草便从地上长了出来。

    因为忆蓝总是会学的一些稀奇古怪的灵法,秦浩轩也好奇,原本以为他的灵法都是从自己给的书籍以及玉简中学到的,可是他刚刚打出的那道灵法,自己却真真实实的没有见过。

    “你的这些灵法都是从哪学的?”秦浩轩疑惑的问道。

    忆蓝回头看了秦浩轩一眼,眼中疑惑比秦浩轩更甚:“都是刻在这大树上的啊,爹你没看到吗?”

    刻在大树上?秦浩轩转头去看那一棵大树,发黑的树皮上全是曲曲折折的纹络,还积了很多的尘土。

    “爹你看这些树皮上的纹络,那明明就是很古老的灵法秘诀以及修炼方式啊。”

    秦浩轩按照儿子所说,更加用心的去看那棵大树,大约一刻钟之后,他有些眼疼的晃了晃脑袋,笑着摇头道:“爹在这方面还真不如你有悟性。看不出那么多。”

    忆蓝歪着脑袋想了想,拍了拍胸口说道:“没事的,等儿子回去后,就将上面记载的东西全都写下来,给你看!”

    秦浩轩看着忆蓝那种认真的模样,噗的笑了,也不说自己不能修炼的话,只是很受用的点了点头。

    时间不受控制的往前走,拦都拦不住。几年的时间再次匆匆而过。忆蓝都已经十七岁了,不过因为修炼仙道的原因,他看起来也不过十三四的样子,比实际年龄要小很多。

    这么多年过去,秦父秦母更加苍老。

    看着自己父母已经满头的白发,以及越来越深刻的皱纹,秦浩轩心中就有一种难以忍受的恐慌感。

    原来,这就是凡人子女的感受,见到苍老的父母,痛如刀割。

    不止一次,秦浩轩都在责怪自己,不能带父母亲临仙境,享受永生。

    感受秦浩轩的心态,秦父十分严肃的对他说道:“我们两个老家伙,从来不追求那些仙啊神啊的,就这些年过下来,我跟你娘已经没什么不满足的了,就算现在即刻死去,那也是值得的。娃,你不要总想着让我们成仙啊,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跟你娘就从没想过那些。”

    “爹,我都知道,可是,可是我一想到哪一天会跟你们永远分开,心中的难过就止不住。”秦浩轩难得的低下了头。

    坐在旁边的还在的秦母就笑了:“生离死别,不就是人这一辈子总该经历的事情吗?又有什么呢?我们有了你,你有忆蓝,人不就是这样一代代的传下去吗?你们就是我们生命的延续,又有什么难过的呢?”

    秦浩轩自嘲的一笑,看着母亲脸上苍老的皱纹,叹息道:“儿子总是没有母亲明白。”

    “唉,你啊!”秦母摇了摇头,然后又想起什么一样问道,“忆蓝呢?好几天没看到他,这孩子还没出来?”